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1951

韓項文微微一笑,輕輕拍了一下苗茵的肩膀,“傻丫頭,你是我的妻子,你不要對我說什么謝謝,我為你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因為我愛你,我以后不想聽到你再跟我說謝??。韓項文在心里說著,以后我要??你,也是因為愛你。嘿嘿嘿!
  “項文,我知道了,”苗茵感激地看著韓項文。說真的,韓項文一直對自己很好,明知道自己喜歡陳天明,但并沒有因為這個而生氣或者有其它怨言,這不是一般男人所能做到的。因此,苗茵在跟韓項文訂婚后,不斷地在韓項文的柔情攻擊下,她也慢慢對韓項文無奈的默認了。
  也因為這樣,苗茵并沒有很排斥幾天后的婚禮,她已經跟韓項文訂婚,是他名義上的妻子。跟他結婚生子那是遲早的事情,現在媽媽又天天說,她也只好是同意了。一會她就要跟韓項文去c省跟爸媽商量結婚酒席上的事情。
  于是,韓項文帶著苗茵到
  了京城機場,那里的頭等艙還留著他們的位置。由于韓項文的車牌已經跟機場有關部門交待過,車子直接開到飛機旁邊,他們就在那里上機。不用經過什么安檢,這就是權力的不同。
  到了c省,韓項文跟苗茵到了韓項文在c省的別墅,而苗茵父母也被韓項文的手下接過來。苗媽到了別墅后,看到別墅里面的豪華裝修不由吐著舌頭。“老頭子,這里真是好啊,我們這輩子是住不上這里了。”苗媽對苗爸說道。
  苗茵說道:“媽,我以后也是在京城工作,要不你們在這里住!”苗茵知道韓項文是用她的名義買下來,說這別墅歸她所有。因此苗茵才讓父母在這里住,反正這別墅非常大,一人住一層也是可以。
  “對啊,媽,你們就在這里住,我和苗茵有時過來,也可以跟你們熱鬧一下。”韓項文急忙說道。現在還是要拍苗茵父母的馬屁,等他真正得到苗茵后,苗茵的父母就在其次了。像這樣的別墅他有的是,所以他也不計較讓苗茵父母住。
  “好,好
  ,你們真是孝順,我看著你們幸福我就高興了。”苗媽抹著眼淚高興地說道。看來自己裝病是裝對了,韓項文對女兒這么好,還對自己這么好,最主要的是韓項文對女兒的專一。“只是可惜以后就沒有女兒陪伴在我的身邊了。”
  苗茵看到媽媽哭了,她也難過地走到媽媽的身邊摟著媽媽說道:“媽,你不要哭了,你再這樣我就不嫁了,我一輩子守著你。”
  韓項文一聽臉都綠了,這個苗媽真是傻*,怎么在這個時候跟苗茵哭起來呢?苗茵本來就不想嫁給自己,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和她的威*,苗茵才慢慢答應的。但她這樣一弄,可能讓苗茵又不肯了。不過,韓項文是何許人,他馬上笑著說道:“苗茵,媽媽這樣是人之常情,你怎么可能一輩子守著媽媽呢?媽媽還有工作的,等她退休后,我們接她到京城一起住。平時我們有空就飛過來看媽媽。”
  苗媽也知道自己失態了,她急忙又抹了一把眼淚說道:“項文說得對,小茵你怎么能不嫁守著媽媽一輩子呢?以后你們經常過來看爸媽就行了。”
  “對啊,小茵,項文也跟爸爸的領導說了,像爸爸這樣的閱歷和能力,應該還可以當上小領導,呵呵,以后我還會挺忙的。”苗爸得意洋洋地說道。韓項文為了討好他,已經請他的領導吃過飯,也提過這次事情。他的領導也說一定要考慮這個事情,到時給韓項文一個完滿的答復。
  家里有人當官就是不一樣,像韓項文是國家副主席兒子這樣的身份,大學里的領導個個是巴結得要命。后來韓項文要付錢的時候,人家領導已經提前付過了。現在苗爸感覺在學校里的地位不一樣,以前領導見到自己愛理不理,現在見到馬上向自己點頭哈腰,還經常問有什么意見盡可以提,盡量滿足。因此,現在苗爸的腰挺得特別直。
  聽到爸爸這樣說,苗茵有點不滿地看著韓項文,“項文,你這樣做會不會違反什么?這樣對誰都不好。”苗茵不想爸爸因為這事受到牽連,到時不要說當上領導,可能連教授也不能當了。現在國家正倡導反腐,這可不是說著玩的。
  韓項文不以為然地說道:“沒事,是那個領導先找
  我的,他說依爸爸的能力和閱歷,也應該提一提了。我也看了爸爸的檔案,提上去不會遭人說閑話。”只是在學校里內部提一個領導,算得了什么大事。韓項文根本不在乎。
  苗爸笑著說道:“是啊是啊,項文說得對,我一早就應該提領導了,只是因為沒有后臺,領導讓別人先上了。現在有項文當我的后臺,別人就不敢欺負我。”
  “好了,你們不要說這些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項文和小茵的婚禮,來,我們說說。可惜的是項文的父親沒有空陪我們聊聊。”苗媽可惜地說道。不過她也知道,人家是國家領導,公事繁忙,今天忙這個,明天忙那個,哪有空管這個呢?而且韓賓也給他們兩人打過電話,苗茵也跟韓項文見過他父親了,基本上就是聽苗茵父母的,怎么說就怎么做。
  “爸,媽,我爸爸說我和苗茵的婚禮不能大搞,只是在酒店搞一下就行了,要不然別人就要說閑話。”韓項文說道。
  “對,這個我同意,太夸張只會讓人說閑話,我們擺酒請一些
  親戚朋友,然后宣布一下就行。”苗爸點點頭說道。
  于是,他們商量了一些擺酒的事情,還有聘禮什么的,新房就設在這別墅里面。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聊到中午了。
  韓項文見已經談得七七八八了,他想上樓去洗一個澡,然后再跟苗茵他們出去吃飯,當然,是不去輝煌酒店的了。昨天晚上韓項文跟那兩個女學生玩到今天早上,他現在身上還是有點臟臟的,為了趕時間他直接過來接苗茵了。
  “爸,媽,你們先在這里坐坐,我上去換件衣服就下來。”韓項文跟大家打了一個招呼后,便上樓去了。
  過了好一會,苗媽見韓項文還沒有下來,她奇怪了。都這么久了,韓項文換衣服都應該下來了,難道是韓項文出了什么事?她哪里知道韓項文在上面洗澡。“小茵,你上去看看項文好了沒有?”苗媽轉頭對苗茵說道。
  “媽,我上去看好像不大好!”苗茵有點為難地說道。雖然她知道韓項
  文在哪個房間,且她是他的名義妻子,但是他們還不是真正的夫妻啊!
  “有什么不好,你們已經是夫妻了,而且又不是叫你干什么,你上去催促一下他嘛,怎么換衣服這么久的?”苗媽不以為然地說道。
  “對啊,小茵,你上去看看,不會出了什么事?”苗爸也有點擔心地說道。聽苗茵說昨天他們遇到歹徒的襲擊,現在的壞人越來越多,世道不平啊!
  苗茵聽爸媽都這樣說,只好點點頭說道:“好,我上去看看。”苗茵上了三樓走到韓項文的房間,她輕輕地敲了幾下,里面并沒有出什么回答。“項文,項文,你在嗎?”苗茵又是叫了幾聲。
  但是,苗茵叫了幾聲后,里面還是沒有回應。苗茵有點慌了,她以為韓項文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她扭了一下門把,里面并沒有鎖上可以打開。她開了門走進去,見房間里并沒有韓項文,那張兩米大床上扔著一些衣服,而衛生間里好象有洗澡的聲音。
  天,原來韓項文是在洗澡。苗茵想到這里小臉有點紅了。她不喜歡韓項文,但想著以后自己要跟韓項文生活在一起,她也默認了。不過,她還是不想這么早跟韓項文有什么接觸,當她現在看到這樣的情景當然是不習慣。
  一段音樂響了起來,好象是手機音樂。苗茵看了一會,現響聲是在床上。她走近一看,床邊放著一臺手機,那是韓項文的手機,苗茵認了出來。本來苗茵是想離開的,畢竟那是韓項文的電話,自己不方便聽。
  但她在要轉身的時候,現手機的來電顯示是那個附院領導的名字,他就是幫自己媽媽動手術主刀的那個教授,如果這次不是他悉心地為媽媽*勞,媽媽的病也不會好得這么快。但是,他現在給韓項文打電話是有什么事呢?難道那附院領導跟韓項文很熟悉,還是媽媽的病沒有好,他現在給韓項文打電話商量呢?
  想到這里,苗茵下定決心要接這個電話,畢竟她也認識這個附院領導,她也想知道這領導給韓項文打電話是有什么事。于是,苗茵拿起手機按通了接聽鍵。
  可能是那附院領導打得有點久見終于有人接電話,或者他沒有懷疑韓項文的手機會被別人接聽,他以為接電話的人就是韓項文。“韓少,恭喜你啊,恭喜你很快就要抱得美人歸,我們都是支持你的。聽說你來c省,中午我請你吃飯行嗎?”手機里傳來了附院領導媚笑的聲音。
  苗茵聽到這個附院領導的笑聲,感覺非常虛偽。以前她在醫院里看到這領導好象不是這樣的,一付道貌岸然的樣子,現在感覺整個都是馬屁精。“院長,你好,我是苗茵,項文在洗澡。”苗茵不好意思地說道。
  “啊!苗小姐,不好意思,我以為是韓少。”附院領導聽到是苗茵的聲音,害怕得急忙說了兩句便掛電話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