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948

>陳天明把昨天晚上看到史宜龍在京城夜總會的事情告訴史家華。開始史統還以為史宜龍是到京城辦事的,但沒有想到經過羅健他們的打探,發現跟史宜龍接頭的人后來回到貝文富那里。
  因此,陳天明才派人抓住史宜龍,開始史宜龍還嘴硬,便看到羅健把他跟貝文富的人接頭的相片,他再也不敢狡辯。為了活命的史宜龍,當然是把自己知道的全說出來。于是,從史宜龍的嘴里問出他們暗殺史家華的計劃后,陳天明帶著手下坐直升飛機趕過來。幸好來的時候還趕得上,要不然史家華就魂歸西天。
  聽完陳天明的訴說后,史家華更是感激,人家陳天明幫了史家這么大的忙,一是救自己,二是扯出內*,這份恩情是難以報答。看來,自己是要回去細想一下合作的細節后,再把玄鐵交給陳天明。
  史家華看到那些蒙面人非常頑強,不愿被俘虜,他們紛紛自殺。沒有過多久,那些蒙面人全死了,要么是被人殺,要么是自殺。史家華看到這些人這么可怕,心里更是害怕。他轉頭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們可以先送我去鄰省談一筆生意嗎?幾天內我一定給你答復。”
  陳天明也看出史家華語氣的變化,估計現在他對玄鐵的態度也不像以前那么強硬了。這也是陳天明為什么要親自過來救史家華的原因。一是讓史家華看到自己的誠意,二是讓他看到如果他不跟自己合作,下次敵人一樣會暗殺他。
  “好,我們現在送你過去。”陳天明點點頭,他讓幾個兄弟在這里等著跟虎堂的人交涉一下,而他帶著史家華坐上直升飛機走了。從那些蒙面人的手法來看,陳天明知道他們是先生組織的人,這些人抓回去是沒有用的,而且他們一般也不會被抓,在自知沒有辦法逃走的情況下,他們會選擇自殺。
  __
  先生聽到貝文富匯報,說派去的二十來人全被陳天明殺了,氣得快要吐血。特別是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史家內*史宜龍被抓,怕死的史宜龍不但供出自己以前所做的事情,而且還把史家其它內*給供出來。
  現在史家已經沒有先生的內*,史宜龍一家也被史家華給控制起來,以前他們在史家的無形投資也算是沒有了。這讓先生如何不氣呢?“媽的,又是陳天明搞的鬼,到底我跟陳天明上輩子有什么宿怨,他老是破壞我的計劃。”先生氣得又把手中的茶杯給捏成粉碎。
  “先生,你不要生氣,我的計劃快要成功,到時一定可以給陳天明一個狠狠的打擊。”老j走上前安慰著先生。
  “唉,希望如此,我現在越來越對你們沒有信心。”先生嘆了一口氣說道。如果再這樣下去,可能他要走另一招險棋了。“不過,老j,你現在的計劃走得相當好,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不會的,先生,我太了解陳天明了,這次我一定能讓他痛苦一輩子,而且我還要用他的女人控制他。”老j得意地說道。
  先生轉頭對貝文富說道:“文富,我知道你跟陳天明有仇,但你不能像陳忠一樣,被仇恨蒙住雙眼,陳天明的武功并不是你一個人或者幾個人所能對付的,我們一定要從長計議,要不然吃虧的是你。”
  貝文富急忙說道:“不會的,我一定聽先生的話。”
  “那就好,你們先出去吧,我好好想想,如何對付陳天明,陳天明越來越威脅我們,我是要想辦法除掉他。”先生擺擺手對其它人說道。如果不是怕暴*身份,先生一早就干掉陳天明。可現在龍定一直派人調查,且歡喜又在陳天明的旁邊。
  不行,一定要想辦法解決陳天明才行。先生在心里暗暗地想著。過了一會,他拿出電話打了起來,好象跟誰交待什么事情。
  __
  陳天明正出學校要去安安保全公司時,他就接到了韓項文的電話。陳天明看到是韓項文打過來的電話,心里非常不舒服。但當時人家韓項文說是要追苗茵的,自己也是沒有辦法。唉,沒有想到現在苗茵現在是韓項文的,這一切怎么能怪他呢?都是苗媽強迫苗茵。
  “天明,”當陳天明剛接到電話時,韓項文就高興地叫了起來。
  “項文,有事嗎?”陳天明有點傷心地說道。說真的,他最不想接韓項文的電話,但人家現在給自己打電話,他又不能不接。
  “天明,不好意思,我跟苗茵在一起是沒有辦法的事,苗茵媽媽的身體急著要動手術,如果我跟苗茵不訂婚,苗媽是不肯去做手術。”韓項文故意不好意思地說道。
  陳天明聽后心里非常不舒服,但他還是假裝無所謂。“項文,事情都過去了,你就不要說了,我祝你和苗茵幸福。”
  “謝謝天明,是這樣的,苗茵說想請你吃一頓飯,感謝你以前一直對她的照顧,不知道今天晚上你有沒有空?”韓項文說道。
  “苗茵太客氣了,”陳天明心里那個苦簡直無法用筆墨形容。這個苗茵也真是的,自己現在最不想看到她和韓項文在一起,但她為什么還要與韓項文一起請自己吃飯呢?她是什么意思?是想嘲諷自己,還是對自己內疚呢?
  “不客氣,天明,其實這也是我的意思,我們是朋友,現在我們的關系又變成這樣,顯得我們之間好像多了一層東西。我想大家好好聊聊,以前的就讓它過去了,我們還是好朋友,你說好嗎?”韓項文故意誠懇地說道。
  聽韓項文這樣說,陳天明不知道如何說好。不去吧,顯得自己太小氣了。去吧,自己心里太難受。唉,人家韓項文都這樣大量說大家做好朋友,如果自己不去就顯得小家氣了。想到這里,陳天明便說道:“好吧,項文,你說在哪里,我晚上一定到。”
  “在紅豆酒店,晚上七點,”韓項文高興地說道。
  “行,我到時一定到。”陳天明說道。“項文,我還有事,先掛了。”
  在那邊的韓項文掛上電話后,得意地笑了起來。他在電話里聽到陳天明傷心的聲音,哼,現在就是傷心了嗎?還沒有到那個時候呢!到時你再慢慢傷心吧!韓項文想著要給苗茵打電話,馬上給苗茵拔了過去。
  自從苗媽的“病”好了后,苗茵和韓項文都回到京城,雖然苗茵有時也跟韓項文一起吃飯,但苗茵一直跟韓項文保持著距離,這讓他恨得牙癢癢。但又沒有辦法,不能用強對付苗茵。
  這次得到先生的指示,韓項文決定用這個方法引陳天明出來,而先生他們在路上會對陳天明下手。其實韓項文是不想讓苗茵跟陳天明見面的,因為他怕陳天明跟苗茵舊情復燃一發不可收拾的話,那他想得到苗茵就更加難了。
  但先生的命令他不能不聽,不過韓項文想著陳天明在半路就會遭到先生他們的襲擊,就算是陳天明不死,也是來不了吃飯。而且這次先生說已經做了周密的安排,就算那個歡喜在也是不怕。而且今晚龍定會出席一個宴會,可能歡喜要暗中陪同,正是他們下手的好機會。
  韓項文想到可以把自己的情敵殺掉,心里也是樂意。于是,他打通苗茵的電話。“苗茵,天明說要請我們吃飯。”
  “他請我們吃飯?”苗茵聽到韓項文這樣說不由愣了一下,她現在最怕的就是見到陳天明,她怕自己見到陳天明后,會情不自禁地哭起來。
  “是啊,說真的,我也有這意思,我們好長時間沒有在一起了,大家見個面吃吃飯也是可以的,畢竟大家都是好朋友,你說對嗎?”韓項文聽到苗茵的聲音很異樣,知道她心里還掛著陳天明。這讓他更恨陳天明,恨不得現在就把陳天明給殺了。
  苗茵想了想,猶豫了一下才說道:“竟然他這樣說,那好吧,在哪個酒店,我到時去。”
  “不用,我過去接你就行。”韓項文急忙說道。他到時故意拖延時間再去紅豆酒店,如果先生他們得手就好,如果陳天明到了酒店還沒有見自己的話,自己就說在路上遇到伏擊,到時讓一些人故意在路上攔一下就行,反正他是不能讓陳天明見到苗茵。
  紅豆酒店在京城的郊區,去那里只有一條有點偏僻的公路,是襲擊的好地方。估計現在陳天明傷心過度,哪會想到這么多?而且這次名義是苗茵請他去那里吃飯,就算那里是刀山火海他也是去的。
  跟苗茵通完電話后,韓項文就給先生打了電話,匯報這里發生的一切。一切安排好后,韓項文得意地把手機放在一邊哼著小曲。這次他左右蒙騙,陳天明和苗茵都以為是對方邀請吃飯。哼,苗茵,等我上了你之后,你就知道我的厲害了。
  想到這里,韓項文覺得自己的那里好象有反應了,這段時間苗茵連小手也沒有給他拖,氣得他快要爆炸。所以,他才又找了兩個新情人泄泄火。
  韓項文給自己的兩個女大學生打電話,那兩個女學生喜歡他的英俊、金錢和地位,不但把她們的清白給了他,還同意跟他一起玩三人游戲。他想著那那兩個豐和苗條的女學生,心里不由一陣興奮。還是那些女大學生好弄啊,給一些錢再來點甜言蜜語,她們就乖乖聽自己的話,自己想怎樣玩都行。不像苗茵那個欠*的婊子,一付清高的樣子。不過這才更加激起韓項文上苗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