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946

(史家華遇襲)?
  “嘩,”陳天明齜著牙倒吸了一口冷氣,由于剛才龍月心的身體一下子沖了過來,那柔軟的豐滿一下子也撞在他的身上。那種又軟又硬的感覺,能不讓他興奮嗎?天啊,這么柔軟的地方讓我摸上一把,那該多好啊!陳天明不敢造次,只能是一邊輸著真氣,一邊感受這柔軟的舒服。?
  龍月心也感覺到自己又被陳天明占了便宜,陳天明的真氣讓她的酒意消除得七、八成。她馬上用力推開陳天明,陳天明的左手無意地垂下,正好摸了她翹挺的臀部。?
  “啊!”龍月心小聲地驚呼著,陳天明竟然摸了自己的臀部,這讓她又氣又羞。“陳天明,你這個流氓。”說完,她紅著臉跑回包間里面。?
  天啊,我哪是流氓啊?我只不過是小心摸了你的臀部一下,我比竇娥還要冤啊!陳天明苦著臉在心里說道。剛才是龍月心推他,他往后一退,手也慣性地碰到她的臀部。不過,說真的,?
  龍月心的臀部非常不錯,又柔又有彈性。?
  唉,像我這么純潔的正人君子,哪會流氓女孩呢?陳天明一邊想著一邊準備也回包間里面。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他看到前面有幾個男人在一起,其中一個他好象在哪里見過。這時,羅健剛好走了過來。?
  陳天明馬上叫住羅健,“羅健,那個左邊的男人你認識嗎?”?
  “認識,他叫史宜龍,是史家的人。今天他好象過來找人,有點神神秘秘的樣子。”羅健小聲地說道。“咦,他現在站起來好象要走人了,他好象才剛來幾分鐘而已。”?
  “史宜龍,史統家的人?”陳天明自言自語地說道。他想起來了,自己在史家曾經見過這人,他鬼鬼祟祟地跑來這里幾分鐘干什么呢?想到這里,陳天明對羅健說道:“羅健,你派人盯一下史宜龍和那幾個人,看看他們到底干什么?有什么現就給我電話。”?
  “是,”羅健點點頭馬上走開了,他要安排人去調查?
  史宜龍他們。?
  陳天明回到包間后,看到龍月心他們已經不喝酒在那里唱歌了。林國和申紫真帶著酒意唱著《相思風雨中》,雖然林國的歌唱得不是很好,但他唱得非常情感流露,讓別人如身臨其境。?
  龍月心在旁邊一邊拍著手,一邊跟著他們和唱,看不出她的臉色有什么很大的變化。好象剛才沒有人摸她的臀部,沒有人跟她曖昧地摟在一起。陳天明見如此,便走到龍月心的身邊媚著臉說道:“月心,你喜歡什么歌,我幫你點。”?
  “不勞陳先生費心了。”龍月心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這個流氓,趁自己喝醉酒的時候摸自己的??,而且還有借口美其名曰說為自己解酒。?
  “月心,剛才你誤會了,我不是想摸你的,而是不小心。”陳天明陪著笑臉。?
  “哼,有這樣不小心的嗎?而且剛才你還摟著我那么緊,你敢說你沒有其它企圖?”龍月心小聲地說道。她也怕林國他們聽到剛才?
  生的事情。“你離我遠一點,不要一會又對我動手動腳。”龍月心害怕陳天明一會又要摸她,這包間的光線不是那么好,就算陳天明偷偷把手伸過來,別人也不大注意。?
  如果陳天明真的要摸自己,自己會怎么樣呢?龍月心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她有點慌亂,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她在男孩子面前一向是非常冷靜,怎么被陳天明這個*蘿卜搞成這樣呢?難道我是喝醉酒了?想到這里,龍月心急忙運起自己的清心訣,讓自己冷靜下來。?
  陳天明聽到龍月心這樣說,只好訕訕地走到那邊坐下來,看著林國他們唱歌。?
  __?
  史家華帶著四個手下偷偷地從后門走,而他是坐著一輛普通的面包車出去。就算是別人看到這輛車,也不會想到這車與史家家主掛上鉤。為普通的面包車表面看似普通,但里面是經過改裝的,車子性能好,里面一樣是可以防彈。這車先去某酒店停留半個小時,現沒有人跟蹤后,再取道去鄰省。根據車程,去鄰省也是幾個小時的時間。?
  面包車現沒有什么異樣后,便開出a省。當車上了高路后,便飛快地開了起來。大約過了幾個小時,車子就開始下高,駛入鄰省的道路。?
  史家華看到這一切都這么順利,心里不由暗暗高興。史統這招用得不錯,神不知鬼不覺地自己就來到了鄰省,等跟老朋友談完生意把合同簽了,自己就又回到a省。?
  就在史家華想得正美時,面包車突然急剎停在路上。史家華大吃一驚,急忙叫道:“生了什么事情?”其實不用手下回答了,前面停著兩輛商務車,把他們前進的路給擋住了。“快,往回開。”?
  但是,后面又有兩輛小車停在后面,呈四面包圍的姿勢讓史家華想走也走不了。“老爺,我們走不了了。”司機無可奈何地說道。?
  “我知道,”史家華點頭說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一切都是按計劃進行,為什么還被人家盯上呢?“快打電話報警和告訴史統。”在這個時候了,史家華只能?
  是死馬當活馬醫。希望史統跟陳天明聯系上,然后陳天明在這附近有他的人,趕快過來救自己。?
  但讓史家華失望了,他們紛紛拿出手機分頭打電話時,竟然現手機沒有信號。唯一的解釋就是人家用上了信號干擾器,他們不能打求救電話。?
  這時,從前后的車里跳出二十左右人,其中有兩個蒙面大漢拿著一個又長又大的鐵錘,看似是要砸車。?
  “快,我們快下車。”史家華著急地說道。這個時候了,如果他們還在車里不出來的話,一會被人家圍住想逃走都麻煩。于是,史家華他們五人馬上從車里下來,準備就要棄車而逃。?
  但是,這些人好象也預料到史家華他們要逃,只見他們向著這邊快地飛過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們就飛到史家華他們的面前。?
  “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攔住我們?”沒有辦法的史家華看到人家有二十來人,他唯一的辦法就只能是拖延時間,希望路上的人?
  經過能救他們。從剛才敵人飛過來的輕功來看,他們的武功很高,二十人對付五個人,史家華不用腦子想也知道他們不是人家的對手。而且大概在三分鐘之內被人家解決。?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是幾個人,怎么會走漏風聲呢?假扮自己的人還在公司里,就算自己的秘書還蒙在鼓里,因為史達奇和史統正在陪伴著那個假史家華。史家華想來想去也想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史家華,你乖乖地束手就擒,你們不是我們的對手。”其中一個蒙面大漢說道。?
  “哼,我們手底見真章!”說到這里,史家華把手一揮,一股真氣馬上匯集在他的手掌里。他是史家的家主,武功也是端得厲害。?
  “上,只留下史家華,其它人全干掉。”那大漢大叫一聲然后向史家華撲過去,同時他旁邊的兩個蒙面人也跟著他襲擊史家華。其它人紛紛對付另外四個史家手下。?
  史家華面對三個蒙?
  面人毫無懼色,但這不是害怕不害怕的問題。人家的武功厲害,而且還是三個打一個。“啪”,史家華被三個蒙面人打得蹬蹬蹬后退了幾步。如果不是他退得快,可能已經被這三人打成重傷。?
  現在史家華知道人家的厲害了,就是其中一個蒙面人,他的武功都跟自己相差不大,現在是三個,不出十招之內,自己不死也是重傷。?
  “我知道,你們是貝文富他們派過來的,我告訴你們,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把玄鐵交給你們。而且在我死之后,我兒子史統就會把玄鐵交給陳天明,你們休想得到了。哈哈哈!”史家華知道這次自己是兇多吉少,只能是說出這樣的話,不讓敵人再找兒子的麻煩,讓他們去找陳天明。反正以陳天明的本事,這些人是不敢去找的。要不然陳天明拿著五塊玄鐵,他們為什么不去找陳天明而來找自己呢??
  那個大漢好象愣了一下,不過他不管史家華的狂笑,這次他們的任務就是抓住史家華,至于后面什么事,就不是他們所能管的。?
  “啪?
  啪啪,”史家華的四個手下紛紛倒地,他們哪是十幾個蒙面人的對手,不一會兒就被人家給干掉了。史家華看到自己的四個跟著自己出生入死的手下被殺,氣得兩眼冒煙。“我跟你們拼了。”史家華知道自己就算被抓住,說不說出玄鐵都是死路一條,與其這樣,他不如跟他們拼命,看能不能拉上一、兩個墊底。?
  因此,史家華現在用的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凌厲的掌風隨著他的飛撲越來越猛烈,而且他只是對著最右邊那個蒙面人下手。?
  領頭的大漢見史家華不要命了,他只是對著自己的一個手下打,而他身上的空門大開,只要他們打下去,史家華都會死掉。大漢有點猶豫,如果把史家華打傷,誓必也傷了自己的手下,甚至是手下也會被史家華殺死。?
  大漢咬咬牙對著史家華打了一掌,而沒有救自己的手下。同時,史家華也打了那個手下一掌。那手下倒飛出去,且在空中吐了一口鮮血。史家華也被打倒在地上,雖然他沒有吐血,但他??膛好象被重錘擊中似的,想站起來也站不了。?
  “嘿嘿嘿,”大漢高興地陰笑著。?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