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1945

(我幫你解酒)?
  到了衛生間的門前,龍月心急忙說道:“天明,你快放開我,我要進去。”龍月心太急了,她也不計較剛才陳天明對自己做過的事情,她快步沖進衛生間里面,然后猛地用力把門給閂上,接著就是一陣陣潺潺的水聲。?
  在門外的陳天明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這種水聲他非常熟悉,那是龍月心上廁所的聲音。現在的她一定是蹲在那里,做著所有女人都做過的事情。唉,就算是仙女也要和平凡人一樣啊!?
  想到龍月心現在里面方便,而且肯定是把裙子給揪起來,某條小褲拉下來,陳天明的心里就齷齜了,而且小明也快要頂著墻壁。如果自己現在沖進去,一定可以看到龍月心白花花的臀部,運氣好一點的話,可能還會看到那非常迷人的黑森林。?
  天啊,我該怎么做啊?陳天明一邊想著一邊拍著自己的腦袋,雖然說他用內力把肚子里的啤酒給*出來,但是他體?
  內還是殘留一些酒精。因此,他有點暈暈的腦袋熱了,非常想現在就沖進里面好好欣賞龍月心現在的情景。?
  突然,那水聲好象停了下來。陳天明聽到沒有聲音后,心里暗暗叫糟,龍月心現在估計已經完事了,可能已經拉小褲了。天啊,這么艱巨光榮的任務應該讓自己幫她拉嗎?自己是正人君子,肯定和絕對不會看她身體的某個地方。(嘿嘿,有時會看多個地方。)?
  “當”,衛生間的門開了,龍月心走了出來。她看到陳天明目不轉睛地盯著門口,不由紅著臉說道:“天明,你還在這里干什么?為什么不去喝酒?”?
  “我怕你喝醉了,所以在這里等一下。”陳天明看著龍月心,裙子還是裙子,那光滑的小腿并沒有看到什么異樣。有點異樣的是她??前的豐滿,可能因為她喘著氣,有點微微顫抖。看到那迷人的??,陳天明覺得自己快要醉了。?
  “我,我沒有醉。”龍月心用力地搖著頭。她也喝了不少的酒,感覺頭腦暈暈脹脹的,陳天明怎么這么能喝?
  ,他還沒有醉啊??
  陳天明說道:“那好,我們回去包間唱歌,那酒先不喝了。”陳天明見大家喝得也差不多了,沒有必要再喝。?
  龍月心點點頭,她起步準備往回走,可沒有想到自己的腳有點軟,好象要摔倒似的向前晃了幾晃。看到龍月心這樣,陳天明急忙走上前扶著她。嘿嘿,這又是一個好機會,最好龍月心暈迷過去,自己幫她來個高級的人工呼吸。或者再弄個??前按摩法,一定能把她救醒。?
  “我,我不要你扶。”龍月心紅著臉說道。現在她跟陳天明的樣子太曖昧了,表面是他扶著自己,但別人看起來他們兩人好像摟在一起似的。而且,也不知道是陳天明故意還是有意,他的右手輕輕地碰在自己的酥峰旁邊,雖然不是很大力,但讓她感覺全身不舒服。想到自己從來沒有被人碰過的酥峰被陳天明的右手碰到,她又羞又氣。?
  “你啊你,都喝了不少的酒,還是這么逞強,你不知道在這個時候再逞強只會害了你自己嗎?”陳天明看著龍月心,她?
  的頭微微仰著,那張紅艷的小嘴正對著自己,猶如一個熟透了的水蜜桃,讓他好想埋下頭親下去。不過他不敢,他怕自己現在親下去,一定會給龍月心甩一巴掌。?
  聽著陳天明暖懷的話,龍月心心里的某根弦好象被什么東西觸動了似的。她從小到大就跟著爺爺,爸爸媽媽在外面工作,也很少回家。雖然她跟著爺爺一起生活,但爺爺的工作非常忙,她也很少看到爺爺。?
  因此,她大部分時間跟著那些工作人員在一起,而申紫真也是龍定找來陪伴她的人。所以從小到大,龍月心感覺親情的時候比較少,特別是一個外人這么關心自己的更少。哪像陳天明不理自己的拒絕,繼續說著關心自己的話。?
  其實龍月心不知道,不是那些太子哥不想跟她說關心的話,而是她的身份高高在上,那些太子怕她還來不及,哪敢對她有非份之想。?
  龍月心沒有說話,任憑陳天明?
  扶著自己往包間走去。她也是有點醉了,醉得手腳覺得無力。她整個人倒在陳天明的懷里,開始還是陳天明碰到她的酥峰,現在是她的酥峰壓著陳天明了。?
  陳天明也感覺到龍月心??前的柔軟,他暗暗吞了一口口水,像這樣的情景他碰過不少,但從來沒有想到會跟龍月心導演,她可是天之嬌女,平時連多看自己一眼都不看的。看來她是喝醉了,想到這里,陳天明心疼地說道:“月心,你現在感覺怎樣?”?
  “我,我覺得頭很疼。”龍月心辛苦地說道。雖然她的武功厲害,但喝醉了還是沒有辦法。?
  “來,我幫你一下。”陳天明也不再藏拙,他見龍月心這么辛苦,他的心里只是想著盡快幫龍月心消除她體內的酒精。?
  “你幫我?”龍月心遲疑了一下,自己都喝醉了,他還能幫自己什么呢?如果他想幫自己的話,剛才就應該自己喝一瓶他喝兩瓶了。?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的,我幫?
  你。”說完,他抓著龍月心那柔若無骨的小手,那小手又白又滑,握在手里如握著棉花似的,非常舒服。?
  龍月心被陳天明握著小手,小臉馬上哧地一下紅了。她知道陳天明一直喜歡自己,是非常喜歡的那種。但她沒有想到他竟然敢這么大膽,在這里就握著自己的小手,而且還口口聲聲說幫自己,這叫幫自己嗎?簡直就是占自己的便宜。?
  “陳天明,你到底想干什么?”龍月心的聲音有點小,小到連她自己也快聽不出來了。如果是平時,她一定是怒斥陳天明敢這樣對自己,或者一掌把他劈倒。可奇怪的是,她覺得自己的小心肝跳得特別快,而且手腳酥軟好象使不出力來。?
  “月心,你不要動。”陳天明一手摟著龍月心的小蠻腰,一手握著她的小手,一股血氣從他的手掌上出,直沖向她的手掌,再進入到她的體內。?
  龍月心只覺一股暖洋洋的氣流從陳天明的手掌里傳到自己的身上,她明白了,陳天明這是用內力為自己*酒。但這可能嗎?如果可以的話?
  ,自己一早就用內力把酒給*出來了。可龍月心沒有想到,陳天明的真氣與眾不同,那血氣是可以解酒的,能把體內的酒精給*出來。?
  過了一會,龍月心現這一切有可能了,因為陳天明的真氣在自己體內轉了幾下后,自己剛才還非常疼痛的腦袋沒有那么痛了,而且好象清醒了不少。這下,龍月心奇怪了,她奇怪陳天明真是古怪,竟然可以用真氣把自己體內的酒精給*出來。?
  “天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是怎么做到把我體內的酒精給*出來的?”龍月心不解地問道。?
  “呵呵,我體內的真氣比較特殊,可以不怕喝酒,就算有多少酒精都可以化解。”陳天明得意地說道。不過,為了比較低調一點,他還是沒有大吹特吹自己,只是在龍月心面前炫耀一下就行。?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龍月心的臉色變了一下,“陳天明先生,那么說,你剛才跟我們喝酒的時候,也是用上了內力把酒給*出來了?”怪不得陳天明喝酒這么厲害,原來他是作弊,用這種方?
  法跟他們三個人拼酒。?
  “是啊,”陳天明還想吹一下自己的,但他看到龍月心的臉色變了,心里暗暗叫糟。“月心,我不是想騙你的,只不過阿國在我面前吹他喝酒有多厲害,所以我氣不過,就跟他拼了起來。沒有想到他不要臉,還叫上申紫真幫忙,沒有辦法的我只能出此下策。”為了自己的性福人生,只能是讓林國背一下黑鍋了。反正有時兄弟是用來背黑鍋的。?
  “哼,你不要臉,你竟然這樣對我,還敢騙我。”龍月心越說越生氣,而且心里覺得有點委屈。這段時間為了幫他的生意度過難關,自己故意跟他曖昧地在一起。可沒有想到他不老實,跟自己喝個酒也要騙自己。?
  陳天明急忙苦著臉說道:“月心,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啊!我討好你也來不及,我怎么可能騙你呢?”陳天明后悔了,自己逞什么能啊?早知道這樣,干脆不用幫她*酒了。而且她不清醒的時候,自己還可以多摟幾下,可能還可以摸一下某個地方。?
  龍月心板著臉說道:“陳天明,?
  你繼續給我輸入一些內力,幫我把把酒給*出來。”龍月心也奇怪陳天明這真氣,還可以把酒給*出來,但是他現在卻停止了。?
  “是,我馬上就辦。”陳天明繼續摟著龍月心幫她輸入真氣,他想好好地表現自己,讓她不氣自己。m的,自己做一件好事容易嗎?還沒有做完就被人罵了。?
  陳天明在輸入真氣的時候,覺得龍月心想向外捱一下。因為他們兩人貼得有點近,而且龍月心??前的柔軟有點壓著陳天明,所以她不想靠得太近陳天明,以致讓他占自己太多的便宜。但是現在陳天明在輸真氣,哪會讓她離開自己呢??
  于是,陳天明在龍月心小腰上的左手加了一點力,不讓她離開自己。龍月心被陳天明這樣一動作,她又向陳天明的懷里倒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