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7)      第1943章(08-07)      第1944章(08-07)     

流氓老師1942

陳天明頓了頓說道:“貝文富,你不要以為自己掌管了貝、孟、曹、汪四大家族,還有靠上某個組織就很了不起,我告訴你,你再為非作歹,只能是死路一條。
  貝文富心里更是驚訝,如果說自己統領四大家族,別人是可以查出來的話,那自己加入先生的組織是秘密的,除了自己之外誰也沒有告訴,但這個人是怎么知道呢?他是誰?想到這里,貝文富吃驚地叫道:“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告訴你,飛龍幫是我的幫派,如果你硬要騷擾的話,那你們是自取滅亡。”陳天明從貝文富的嘴里得知他一定是參加先生的組織了,看來是要從貝文富下手,不知道他在先生的組織里是什么角色?
  “哼,我會怕你們嗎?”貝文富硬著頭皮說道。人家都知道自己的底細,還這樣有持無恐,那說明這個人有對付自己的本事。
  陳天明笑了笑,“你不怕盡可以放馬過來,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后悔的。”陳天明還是坐在那里不起來,他要的就是震憾,讓貝文富的心里毛。
  貝文富也感覺到陳天明的無所謂,他小心翼翼地說道:“你起來啊,跟我們來幾下。”
  “對付你們這些小丑,我還要站起來嗎?你們過來,我一個人對付你們。”陳天明故意說道。他想一會給貝文富一個下馬威,到時貝文富想不害怕也不行。
  “我就不信你這么厲害,”貝文富咬咬牙,對旁邊十個高手說道:“你們一起上,把他們給干掉。”貝文富說的是他們,但只是看著陳天明,他意思是想叫這十個高手把陳天明給干掉。陳天明不是說想一個人對付他們嗎?當然,如果羅健他們幫忙的話,又別當另論。
  陳天明還怕貝文富帶著一百多個高手沖上來,到時一定會是群戰,現在見貝文富只是叫十個人,他放下心來。該是自己威的時候了,哼,貝文富,我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
  那十個高手向著這邊沖了過來,陳天明還是坐在太師椅上沒有起來。他等那些高手快到自己的身邊時。突然,他手一揮,那十個高手好象被一股無形的力給擋住,同時,陳天明的另一只手向著那十人又是一揮。
  “啪啪啪”,一連串的聲響,那十人倒飛出去,跟著他們接二連三地摔倒在地上。
  貝文富看呆眼了,這,這是怎么回事啊?這十個高手是自己得力的手下,他們現在怎么會是這么無濟于事呢?
  “哎喲,”這些摔倒在地上的人個個叫爹叫娘,他們想爬起來,但現自己的武功全被廢掉了。這下,他們全都哭了起來。
  看到這樣的情景,貝文富更是生氣。他走到那些人的面前,用力地踢著他們,“媽的,你們是不是腦袋進水了?怎么還不起來,而且在地上哭,你們不怕丟人,我還怕丟人呢!”想到這個蒙面人這么厲害,貝文富有點害怕。
  “少爺,我們的武功被他廢掉了,我們以后不能練武了。”那些手下哭著說道。
  “什么?你們再說一次,你們的武功竟然被人廢掉了?”貝文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怎么可能呢?這個人只用一招就廢掉自己十個武功高強手下的武功。貝文富不知道,當一個人的武功到達反璞歸真后,跟沒有到達的相差很大,而且陳天明的反璞歸真雖然還沒有到中期,但經過不斷苦練,但武功高到不是這十個人所能比擬的。
  高手過招,如果相差太大的話,只是一招就能定出勝負,并不用過多的打拼。因此,這十個高手只是一招就被陳天明廢掉武功。當然,陳天明也是用上全力,他想讓貝文富知難而退。..因為貝文富并沒有很大的過錯被他抓住,他也不能因為這些幫派的事情跟貝文富大拼一場。畢竟現在貝文富代表的是四個家族,真正鬧起來對他也不好,別人也知道他跟幫派有關。
  “少爺,我們以前為你做牛做馬,你可要照顧我們啊!”那些手下哭喪著臉。現在他們沒有武功,基本算是廢人一個
  ,如果貝文富不理他們的話,那他們以后還怎么生活啊?
  “我知道了,你們不要吵,先滾到一邊。”貝文富現在也不知道如何辦才好,人家只是一招就把自己十個手下給廢掉,那自己還能怎么打啊?而且人家只是一個人動手,旁邊還站著幾個人,另外羅健的手下武功也不錯。想到這里,貝文富為難了。早知道飛龍幫這么難啃,他就不帶人過來了。怪不得羅健那么囂張,原來他的老大這么厲害。
  “貝文富,你們繼續上!我如果今天不給你一點顏色看看,你還以為自己很了不起,目中無人了。”陳天明大聲地說道。貝文富的另一批人估計快要到了,如果不能讓貝文富打消進攻的念頭,估計一會是有一場惡斗了。
  說到這里,陳天明站了起來,慢慢地向貝文富他們走過去。說真的,如果是用上獨孤飛劍,陳天明只要進到人群里,這些人就是奈他不何。但他又不想用上飛劍讓別人認出自己,要不然他一早就沖上去把貝文富給廢掉。跟先生混在一起,就是自己的敵人。
  貝文富見陳天明想動手,有點害怕了。他急忙對羅健說道:“羅健,你不要以為我們好欺負的,如果我們的人全來了,還不知道誰滅了誰呢?”
  羅健笑道:“貝文富,是你們想滅我們,我們是自衛。”羅健也不想跟貝文富他們真正干起來,這樣打下去可能是兩敗俱傷。剛才在貝文富沒有來之前,陳天明已經說過,因為是幫派的糾紛,他是不能光明正大地幫羅健,因此才會用上蒙面這招。
  “噢,是這樣嗎?那可能是我們之間產生誤會,我們一向敬重飛龍幫的,可能是被一些小人利用而已。”貝文富見有臺階下,當然是想馬上下了。現在這場面自己占不了便宜,他當然想著先跟飛龍幫講和,以后再找機會把飛龍幫滅掉。
  “竟然是誤會,那你們還不滾?難道是想我動手嗎?”陳天明厲聲地說道。他把手抬起來,離得他比較近的一些人馬上拼命地往后退,他們可不想像剛才那十個人一樣,一招就被陳天明給廢掉武功。一個練武之人沒有了武功,幾乎是沒有什么前途了。而且以前的一些仇家可能還會找上門
  來。
  貝文富急忙說道:“我們走。”
  “貝文富,你給我聽著,如果下次你再敢打飛龍幫的主意,我馬上滅了你。”陳天明警告著貝文富。貝文富現在知道自己的厲害,估計他是不敢再對羅健他們怎樣。
  “不會,以前是誤會,我還以為飛龍幫想對我們不利,所以才帶人過來的。”貝文富媚笑著。好漢不吃眼前虧,人家不但武功厲害,而且還知道自己的底細,同時人家還不怕自己,這說明自己現在招惹飛龍幫是不明智的。哼,等我向先生稟報之后,再找你們算帳。你們厲害,但能厲害得過先生他們嗎?
  貝文富是見過先生他們的武功,所以才死心塌地地跟著先生做事。先生本意是想叫貝文富統一京城的黑幫,但沒有想到差最后一個幫派飛龍幫,竟然是遇到刺頭,被羅健的幕后老大嚇壞了。
  陳天明看到貝文富他們走了,心里暗暗松一口氣。看來自己剛才的示威是有作用的,估計貝文
  富以后是不敢再惹羅健。
  “老大,謝謝你。”羅健見已經沒有事,高興地對陳天明說道。
  “呵呵,自家兄弟,有什么好謝的。”陳天明擺擺手,“羅健,貝文富可能不會善罷甘休,等他覺得可以對付我們的時候,他還會再過來。你要加派人手盯緊貝文富,現有什么事情馬上告訴我。”貝文富跟先生有關,一定可以從他身上找出一些線索來。
  “是,老大。”羅健也明白現在情況的不妙,人家貝文富現在財大人多,而老大因為有虎堂的身份,不敢公開幫自己。飛龍幫主要是以打探消息為主,幫里的人個個會武功,但跟六大家族里的高手相比,還是差了很多。
  陳天明說道:“那就這樣了,我也有事去忙了,如果有什么事馬上給我電話。你也不要太過于擔心,京城里也有不少我們的人,貝文富想對付你們也不會這么容易。”
  當貝文富跟先生匯報說收拾飛龍幫遇到意外時,先生不由
  問貝文富到底生什么事情。貝文富把當時的情景告訴先生,先生不由對陳天明的武功非常奇怪。
  “文富,你再詳細說一下他們交手的情景,京城現在又多出一個高手來了嗎?”先生非常吃驚,像貝文富說的情景,那個幕后老大的武功一定是到達反璞歸真了,要不然也不可能一招就把十個高手的武功廢掉。先生想到京城又多出一個反璞歸真的高手,心里暗暗愁。
  “那個人是蒙著面的,我看不出他是什么人?”貝文富把當時陳天明出手的情況再詳細說一遍。
  先生想了想說道:“文富,你現在先不動飛龍幫,等我們把飛龍幫那個幕后老大查清楚再動手。如果那個人能拉攏過來成為我們的朋友,以后對我們非常有用。”先生想先讓人查一下飛龍幫和羅健,看看那個蒙面人到底是什么人,可不可以成為朋友。“這段時間你擴張得也非常快,正好逐一牢固一下。”
  “好,”貝文富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