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941

陳天明哪里知道這個老板就是先生的得力手下老h呢?人家一早就認出他,當然是不敢在他面前作。不好意思了,陳先生,改天你再來了。”老h對陳天明恨之入骨,但又拿陳天明沒有辦法。陳天明贏走賭場二十多億,這都是錢來的,都不知道先生會怎么罵自己?
  “那好,再見,我明天再來。”陳天明笑著說道。今天不但他賺了不少錢,而且6宇鵬他們和其它賭客也賺了不少錢。他們聽陳天明明天還要來,個個高興得要命,明天大家一定也要賭,多賺一些錢,什么錢有這個好賺嗎?跟著人家押就能贏錢。剛才陳天明一直都是贏下去,從來沒有輸過一把。賭神啊,這才是賭神。
  聽到陳天明明天還要來,老h現在連要死的心都有,這個該被雷劈的陳天明,他還要不要自己活下去啊?等陳天明他們走后,老h想繼續讓其它人賭錢,自己親自把關好贏一些錢回來。但是其它賭客也是鬼精,他們見自己贏了不少,當然是
  不會再賭錢,他們都跑到樓下泡妞喝酒,反正那些都是免費的。
  老h沒有辦法,只好跑到樓上給先生打電話。當先生聽到陳天明過來客來賭場后,而且擺明要砸場子,他不由皺起了眉頭。“老h,看來這客來賭場是不能開下去了,陳天明注意上我們,我們再開的話,一天輸二十多億,我們哪有這么多錢賠!”想到這里,先生的心里一陣心疼。
  現在組織非常需要錢,由于被陳天明他們老是破壞,現在組織的人手明顯比不上以前。因此,組織繼續用重金收買一些高手為其賣命。客來賭場就是先生斂財來路之一,可現在卻被陳天明給斷了。
  想到陳天明,先生更是氣得牙癢癢,早知道這樣自己一早就把他殺死。可現在有歡喜在旁邊跟著他,自己也不好下手。不行,一定要找個機會下手才行。
  “我知道了,是不是把客來關掉?”老h問道。
  “不,只關賭場,下面的聚會不關,而且還要
  搞大,你們先拖上幾天,我想辦法解決陳天明的事情再說。”先生說道。
  當陳天明回到虎堂向許柏匯報后,許柏不由暗暗高興。陳天明真是奇才,不但武功高,而且賭術高明。像今天他這樣贏錢,客來賭場的老板就算再有意見,也不能站出來說什么。你開賭場不是讓人賭錢的嗎?人家手氣好又不出千,你憑什么說人家呢!
  “天明,看來這個客來賭場有問題,你說的那個老板,我會派人查一下。不過聽說客來賭場的幕后老板非常有后臺,也不是我們說關就能關的。里面穿插上不少關系,要一一理清才能動手。”許柏說道。
  “好,我知道了,如果沒有事我就先走一步。”陳天明邊說邊站起來了。正事忙完是要快點跑了,那錢可不能給許柏。
  “喂,臭小子,你怎么能這樣啊?”許柏一臉的氣憤,“錢呢?你不給我分一半嗎?聽說你贏了二十多億,給我十億就行,算是你占便宜了。”
  我靠,我自己贏的錢,你拿我十億,還算是我占便宜,世上哪有這樣的事情?看來許柏不是一般的狐貍,他故意派了兩個虎堂隊員跟著自己,目的就是知道自己贏了多少錢。“二舅同志,你要這么多干什么?給你一億就能讓虎堂運作起來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許柏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行了,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非常的摳門,我這些錢是給虎堂用的,可以用上一年了。這樣虎堂今年就不用國家拔款,我也不用看財政部那些大爺的臉色。”想到這里,許柏心里就高興。“再說了,你這些是不義之財,也應該給國家交交稅嘛。”
  陳天明說道:“交交稅也不要交這么多啊?人家最多不是2o%嗎?我給你五億。”陳天明知道今天是要大出血了,能省下五億就是五億。自己這些錢也要給賀平他們,畢竟這段時間他們的生意虧了不少。
  “都說你這些是不義之財,按規定是要全交,我是給你面子而已。”許柏說道。
  “好,我給
  ,不就是十億嘛!”陳天明咬咬牙說道。剛才許柏說了,如果惹他生氣可是要全交,那自己豈不是沒有錢了,這可是自己的血汗錢,擔驚受怕地贏這些錢容易嗎?
  陳天明出了虎堂總部,心里不由納悶了。本來以為客來賭場可以找出貝文富的痛腳,從而打擊他,但沒有想到老板是另一個人,也在那里看不到貝文富。現在沒有辦法了,只能是直接過去幫羅健。
  于是,陳天明帶著人馬去了飛龍幫。羅健看到陳天明來到飛龍幫,興高采烈地歡迎他們的到來。貝文富給飛龍幫的最后通碟是今天給他答復,否則會給羅健好看。現在有陳天明來了,羅健不怕了。
  “鈴鈴鈴,”羅健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來一看,接著非常牛*地說道:“噢,是貝少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嗎?是不是找我吃飯?或者你妹妹喜歡上我了?”以前羅健經常被貝文富他們欺負,現在有陳天明在后面撐腰,他還怕什么?
  “你媽的,羅健,你是不是想找死?”貝文富沒有想到羅健會這樣跟
  自己說話,他氣得快要吐血了。
  “到底是誰想找死也說不定,貝文富,你不要以為自己是太子,你憑什么?我老大說了,他是不會答應把飛龍幫交給你,你如果有事情就過來!”羅健得意地說道。雖然陳天明只是帶著幾個人過來,但他是知道陳天明的厲害,有陳天明在這里坐鎮,他是不怕貝文富。
  “羅健,你給我等著,二十分鐘,不,十分鐘我就要你好看。”貝文富快要氣暈了,這段時間他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現在被羅健一個小幫派的老大嘲諷,他能不氣嗎?雖然飛龍幫在京城是不錯,但對于貝家來說算不了什么。而且他現在已經統領四個家族,還有先生的一些人,他能不牛*嗎?
  現在就算是太子黨里的人,見了自己也紛紛叫貝少,這種榮耀不是誰都能有的?而且他看到哪個女孩漂亮,只要一句話,如果那個女孩不肯,自己的手下們馬上幫自己搞掂,這種生活真是爽啊,貝文富幾乎每天換一個女人,把以前一年里不能玩女人的痛苦全解除了。
  隨著自己的權力越來越大,貝文富就越對陳天明仇恨。以前是不敢對付陳天明,現在手下有人了,自己的武功也越來越厲害,特別是學了先生的無名神功,再加上他莫名其妙的厲害內力,他有點信心跟陳天明比一下。
  所以,貝文富現在聽到羅健敢對自己不恭,他能不氣嗎?馬上帶著一百多個高手就撲去飛龍幫,他就不信今天不能把飛龍幫給滅掉,把羅健的**割了喂狗,他就不姓貝了。對了,羅健說他的老大也在,自己是不是還要多叫一些人馬才行?想到這里,貝文富馬上又打電話,叫其它幫派再派一千人過來。
  其實貝文富帶上的這一百多個人才是真正的高手,對付那那些混混可以說是以一當百,就算是羅健的那些人會武功,但跟他這四個家族的高手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于是,當貝文富帶著人馬先趕到飛龍幫門前的時候,現一個蒙面人坐在一張太師椅上,旁邊還站著幾個蒙面人,羅健在也在左邊站著。
  貝文富看到這樣的情景,知道那個坐著的人是羅健的老大,看羅健恭敬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來。他
  們就是幾個人想對付我一百多人?貝文富納悶了。“羅健,你們是不是害怕了?你的人去哪里了?”生性多疑的貝文富怕羅健還有埋伏。“坐著的人是你的老大嗎?”
  “是我的老大,我老大說了,對付你們不需要太多人。”羅健自信地說道。陳天明有大批高手,只要他一個電話,張彥青就會派出大批高手過來,要鏟平貝文富他們并不是難事。
  坐在太師椅的正是陳天明,畢竟自己是虎堂的人,光明正大地跟幫派混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好事。因此,他跟6宇鵬他們幾個干脆蒙上面,把自己弄得神秘一點。“我是羅健的老大,你是貝文富是嗎?你是不是壽星公上吊賺命長了?”陳天明壓著喉嚨說話。
  “哼,憑你們幾個人就想滅了我們?哈哈哈!”貝文富一陣狂笑,就算是先生也不敢這樣自大。
  陳天明冷笑一聲,“貝文富,你以為我就幾個人嗎?你錯了,只要我說一句話,你的人全部死在這里。而且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還派了一千個手下趕過來,竟
  然你們想找死,那我也不嫌麻煩你了。”由于羅健的手下在打探消息方面非常厲害,而且還有張彥青他們的關照,貝文富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在陳天明的掌控之中。
  “你,你知道了?你還有伏兵?”貝文富緊張地看著陳天明。羅健的老大居然知道自己還派了一千個人過來,他為什么還這么鎮定地坐在這里?難道他另有安排埋伏?如果陳天明不說這些,貝文富剛才還是自信十足,現在卻有點擔心了。人家明明知道自己帶了這么多人過來,他還這么自信地坐在那里,這個人不是腦袋進水,就是非常有把握對付自己。這人是羅健的老大,會是那種腦袋進水的人嗎?想到這里,貝文富更加緊張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