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2-22)      第1943章(02-22)      第1944章(02-22)     

流氓老師1939

陳天明接到羅健的匯報,說這段時間貝文富非常拉風,統領四個家族的人馬在京城橫行霸道,京城大部分的幫派已經歸附于貝文富。現在貝文富把苗頭對著飛龍幫,他給羅健三天的時間,要么歸附,要么就被貝文富他們滅亡。
  接到羅健的電話,陳天明不由暗暗皺起眉頭。這個貝文富自從死了父親之后,好象越來越牛了,看來貝文富投靠先生,要不然也不會實力大增。不過由于貝文富沒有落下什么把柄,他也不好怎么對付貝文富。
  “羅健,你的意思是怎樣?”陳天明想聽聽羅健如何說,畢竟他跟了自己不少時間了,以后也要他獨立支撐飛龍幫。
  “老大,我能有什么意思,我是聽你的,你叫我向東,我絕對不向西。”羅健拍著??膛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以你飛龍幫現在的實力,能跟貝
  文富對抗嗎?”
  “不行啊,”羅健苦著臉說道。“就是一個貝家也夠我們忙活的了,現在又有其它三個家族聽貝文富的指揮,我們干不過他們。貝文富的手下個個武功高強,上次我們跟他們打過一次,我們的人受傷不少。”
  “那好,這事情讓我來處理,你拒絕貝文富。”陳天明說道。貝文富不是想搞事嗎?那自己就跟他搞一下,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樣來?“對了,你們有沒有打探到貝文富什么違法的事情?”如果羅健他們打聽到貝文富犯法的事情,那自己就可以下手了。
  “沒有,”羅健搖搖頭。“對了,老大,貝文富跟一個地下賭場有關系。”
  “地下賭場?”陳天明的眼睛一亮。他最喜歡賭錢了,基本上是百戰百勝。“那個賭場是不是貝文富開的?”呵呵,如果是貝文富開的就好了,自己把他的賭場弄破產,看看他還牛不牛?
  羅健說道:“是不是貝文富開的我不知道,不
  過他一定跟那賭場有關系。那賭場已經開了好幾年,我以前就去過那里賭錢。那賭場規模很大,是屬于很秘密高檔的那種,如果沒有熟人介紹是進不了。”
  陳天明微微愣了一下,幾年前就有了,那跟貝文富有沒有關系呢?陳天明以前也跟黃娜去過這種賭場,賭得非常大,但又非常秘密安全。這種賭場是專門給有身份和地位的人賭。“羅健,你查過那賭場的老板是誰嗎?”陳天明問道。
  “我查不到,不過我敢肯定不是貝文富開的,那里可能是由他打理,或者他經常去那里玩。”羅健說道。
  “那個賭場叫什么名字?”陳天明問道。
  “叫客來賭場,其實就是一棟別墅,不是熟悉的人根本進不了。”羅健不好意思地說道。“我跟兄弟們也去過幾次,那里除了賭錢就是女人,消費很高,但非常不錯。”
  陳天明說道:“行,你們繼續查一下,我會讓張彥青派人到你那里駐扎。如果貝文富
  敢硬來,你們就跟他們來硬的。在京城還是我們的地盤,容不得貝文富在那里亂吠。”陳天明決定了,準備拿那個叫什么客來賭場下手。不過他是虎堂的人,如果不是執行任務而去賭場的話,一定會讓人說閑話。看來還是和許柏匯報一下。
  “我明白了,再見,老大。”羅健掛了電話。
  陳天明暗暗地思索著,應該如何跟許柏說呢?難道說自己看貝文富不順眼嗎?不過,可以讓虎堂查一下客來賭場的底,看看有沒有什么問題。想到這里,陳天明便給許柏打電話了。“喂,二舅,好長時間沒有見你了,你現在怎樣啊?”
  “我還能有什么樣?你又不幫我多立功,讓我當上中將。”許柏沒好氣地說道。“對了,天明,你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想告訴我,你又查到什么線索了?”說到這里,許柏整個人都有精神了。
  “是這樣的,我聽到別人說起京城的客來賭場,我懷疑這里有問題,你可以讓人查一下嗎?”陳天明不緊不慢地說道。先讓虎堂去查,如果沒有問
  題就算了,有問題,那自己就可以師出有名下手,到時贏回來的錢,也夠自己的腰包鼓了。
  “客來賭場?”許柏愣了一下。“天明,不會,你這么敏感啊?上級感覺到這個秘密賭場可能有問題,正讓我們查一下,你現在又叫我們查,看來里面是有一點問題。”
  陳天明急忙問道:“上級為什么讓你們查啊?他們不會真的是有問題?”
  “天明,你說一下為什么要查客來賭場?”許柏不愧是老狐貍,他感覺到陳天明要查客來賭場是有理由的。
  “是這樣的,我的人查到貝文富現在想統一京城的幫派,而他又跟客來賭場的關系不一般,所以我才想讓虎堂查一下,看看能不能從里面找到什么線索?你也知道貝文富現在可能跟先生有關,我想看能不能從里面查到什么來。”陳天明說七留三,并不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許柏。
  許柏笑著說道:“天明,你的賭術不是很高明嗎?你可以去那里
  試探一下,不過說好了,那些是不義這財,你贏到的錢要給一半虎堂。”許柏想到引蛇出洞可能比查探更要快一點,只要陳天明能繼續贏下去,賭場的幕后老板不可能不著急。
  “我靠,你不如去銀行搶算了。”陳天明生氣地說道。輸了是自己的,贏了是大家的,哪有這樣的好事啊?
  “天明,你不要這么市儈好不好?其實我也是為你擔著不少的風險,你想想,這次相當于虎堂派你去客來賭場,有什么事情還要我背黑鍋啊!”許柏故意說道。“另外,你生意上的困難,不也是我求爹喊娘的幫你解決了嗎?”虎堂的經費一向不多,也不知道人家是不想多給,還是覺得有陳天明這樣的財神在,多給就沒有什么意思。
  陳天明惱火地說道:“二舅,我現在現你的臉皮特別厚,我生意上的事情是主席跟龍月心幫我的,哪是你啊?”當時連許勝利也沒有辦法,他許柏怎么可能幫得了自己呢?想到生意上解決了,陳天明覺得還是要去找一下龍月心才行。要多請人家吃飯,跟她拉好關系,不要讓別人看出他們其實是不太對路,這樣
  那些太子又會繼續打擊他的生意了。
  m的,那些太子真是狗眼看人低,他們看在龍月心的臉面上,不敢對自己怎樣?如果龍月心不管自己,可能他們又會繼續打擊自己。
  “呵呵,都一樣嘛?你為國家辦事,我們國家是不會虧待你的。”許柏訕訕地說道。“你什么時候去客來賭場,就先跟我知會一聲,我讓人在暗中配合你。”
  “明天我就去,你特別盯好貝文富他們,看看他們有沒有什么動靜?”陳天明叮囑著。
  “行,”許柏點點頭。
  陳天明說道:“那就這樣了,再見。”說完,陳天明急忙掛了電話。
  “等等,”許柏正想說那贏回來的一半錢怎樣給虎堂,但沒有想到陳天明快就掛電話了。這個陳天明,敢掛我的電話?
  陳天明跟許柏通完電話
  后,馬上讓羅健給自己安排一下,明天就去客來賭場踢場。羅健辦事也非常快,沒有過多久就給陳天明安排好了。
  第二天的晚上,羅健帶著陳天明他們到客來賭場。那是一個九層樓高的別墅,在別墅區里,很少見到有這么高的別墅。外面看起來很平常,沒有什么出眾的地方。不過陳天明看到這樣不是這樣認為,他覺得這樣的擺設一定是外松內緊。
  果然,當他們一進里面,現戒備非常森嚴,那些警衛來往地巡邏,有一些還在制高點站著,不知道有沒有狙擊槍?在一樓的草地上,有不少男男女女拿著酒杯在聊天,如果不是羅健親自帶自己來,陳天明還以為進到了某酒會。
  羅健看到陳天明的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便笑了笑說道:“老大,這里的名堂特別多,我第一次來也是為這場合給驚住了。大家玩累了,可以在這里休息一下,喝酒聊天泡妞,都是男人的喜愛。
  這里的女人個個性感漂亮,我們每個人進來的門票是一萬,而且還要熟人介紹才能進來
  。這里的女人并不是小姐,聽說她們來這里客串的。你泡到哪個后?是不用花錢。不過,這里最賺錢的地方是上面的賭場,羊毛出在羊身上,表面看似客人占了便宜,其實只要你上去賭一賭,你的消費已經可以買十個美女了。”
  “上面的賭注可以下到多大?”陳天明突然問道。
  “聽說是沒有上限,只要你的帳號上有多少錢,他們都可以接你的。”羅健心里一驚,難道老大今天晚上想玩大的?他看了看陳天明身邊的人,包括6宇鵬他們在內才六個人,如果打起來可能不是人家幾十個人的對手。
  陳天明高興地說道:“沒有上限就好,我想玩大一點的,我最喜歡賭錢,不好好玩玩怎么行呢?如果你們也想賺錢的話,一會我買什么,你們就跟著買什么!”
  其它人一聽陳天明這樣說,個個高興得眉開眼笑。他們都知道陳天明的賭術高明,今天晚上跟著他賭絕對是沒有錯。可惜了,今天他們帶的錢不多,卡里也只有一些錢而已。剛才聽羅健說,這里最少
  的下注1o,如果你沒有1o萬是不能下注。
  6宇鵬對旁邊的吳祖杰說道:“小杰,你有錢嗎?借我一些,我明天還你。”
  花到1ooo朵爆,現在是928朵,請砸花砸禮物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