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201 夜半聲響

陳天明把房間粗略地收拾了一下然后就倒在床上靜靜地想著。明天自己就要到新的學校生活不知道迎接自己的是什么?不過不管如何他都會接受反正自己也當了幾年的老師對于如何上課那是沒有問題。
  至于報仇正如師兄所說不能操之過急要慢慢地來師兄也說正在查蔡東風的底細和他的背景。這次陳天明也學乖了上次自己就是因為破壞天星的毒品交易而漏掉蔡東風才給自己招來了更大的麻煩。因此這次一定要小心行事。
  算了不想了不如練練香波功這些天自己練得感覺身體的氣越來越多看來自己恢復功力的時候快到了。
  “鈐鈴鈴”門鈴響了。
  陳天明坐了起來邊往門的方向走著邊暗想難道剛才那個阿華要找自己單挑?靠剛才就看他的那架式哪是自己的對手。
  想到這里陳天明無畏地開了門。
  他呆了門前站著一個四十左右歲的婦女大臉盤粗眼大鼻子如果陳天明不是看到她胸前的大吊肉還以為是男的。
  “你你找誰啊?”陳天明詫異地說道。三更半夜的這大臉盤阿姨怎么還找錯門了呢?“我是這里的房東你是姓陳的嗎?”臉盤阿姨笑著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一聽這臉盤啊姨是這里的房東忙點著頭說道“是我是姓陳。”
  “噢你真的來了鐘先生跟我說他姓陳的朋友這兩天會來原來是你啊。”女房東笑得見牙不見眼好像陳天明是一個什么貴人似的?
  “啊啊姨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陳天明不解地問道。
  “也沒有什么事你隔壁的房客小冰說我這里住了一個流氓我害怕才過來看看。沒事了小冰這孩子就愛開玩笑哪有長得這么帥的流氓啊真是的。”女房東把手放在自己的大**上說道。
  “她敢說我流氓?”陳天明氣了m的她真是有眼無珠女房東都說了哪有這么帥的流氓她怎么這樣說自己啊?自己不就是不想非禮她嗎?招誰惹誰了?陳天明在心里罵道。
  “她也沒怎么說你唉現在都是這樣了長得好看的女孩素質不高。我就住在你的樓上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女房東邊說邊搖著頭走了。
  “長得好看的女孩素質不高?按照這話的推理那么說女房東的素質就很高了?”陳天明狂汗看來現在的人“素質”是挺高的。
  陳天明回到自己的房間盤腳而坐練起了香波功過來。
  “砰”的一聲對面好像傳來了什么聲音。陳天明看了看墻無奈地搖搖頭這是老式的房子灰都已經快變成黃色看來這墻不厚雖然說是樓房結構但和他在以前的那學校宿差不多只要認真聽可以勉強聽到對面房間的一些聲響雖然不◇一隱隱約約但關鍵的含義還是可以聽到的。
  “砰砰砰”好像是床在動的聲音。陳天明知道了對面的房間就是那個叫小冰的睡房而這床動的聲音可能就是阿華在“非禮”他的女朋友小冰。想到這里好奇的陳天明忙運起自己的香波功看看能不能聽到對面的聲音。
  “不要人家還沒有洗澡呢?”陳天明聽到了這是小冰的聲音。
  “我我等不及了我已經有幾天沒有和你做過了我今天過來看你就是想和你好好地做一次。”又傳來了阿華著急地聲音。
  “啊……”小冰嬌叫了一聲然后又傳來床板的響聲。陳天明看了看自己的床看來小冰的床也和自己一樣是木板床。雖然陳天明沒有在這種床實戰過但以自己的聰明程應該可以想像到這樣的床做起某些動作的話一定會有別樣的爽。
  因為每動一下那床肯定會也跟著搖一下響一聲如果不怕隔房的人聽到的話那將是非常動聽的催情聲音。
  然后“吱嘎吱嘎”的幾聲好像床又動了幾下接著又好像在翻滾似的。看來有人在床上打架了。
  “我還沒有洗澡呢……不要脫我的衣服……”又傳來了小冰嬌叫的聲音。大概是阿華現在開始脫小冰的衣服了。
  m的奸夫淫婦”陳天明恨恨地罵道。聽著這聲音他的想象自然就想到那邊去了而他的下面也跟著頂了起來。
  “不要抓我我……”小冰好像被人抓得說不出話來。
  “不要抓?看來是奸夫抓淫婦的**了。”陳天明心癢癢地說道。現在的他正想著阿華在抓著小冰那還算豐滿的**聽她那淫蕩的叫聲好像非常爽似的陳天明就更是恨得入骨。
  突然他在床下拿起了自己的皮鞋對著墻壁邊大力地敲著邊叫道“你m的你們還讓不讓人活啊三更半夜的**叫得這么大聲你叫我怎么睡啊?”
  對面一下子沒有聲音出來看來他們已經聽到陳天明的警告聲了。可能他們以前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沒有人抗議過因為這聲音也不是很大聲只是剛剛好讓隔壁的人聽到而已。
  但是注一會兒就聽到對面又響起了聲音。“小冰對面好象有人聽到啊?”這是阿華的聲音。
  “不怕就是要引得他睡不著他有本事自己抱著枕頭做啊?阿華快點幫我抓抓我好癢。”那嬌人的聲音又響起來了。
  陳天明聽懂了開始是小冰無意的現在是有意的。他們是要有意地讓自己聽到他們做那些事情間接的聲音以此讓自己睡不著覺。并且聽起來這做法好像是小冰提出來的。
  m的淫蕩的女人最毒婦人心。”陳天明恨恨地說道。
  “砰砰砰……吱嘎吱嘎……”不同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這種聲音陳天明不用猜了不是他們倆個人在親熱滾來滾去就是正在進行著某項淫蕩的動作了。
  “啊……”這是一聲女人的呻吟。
  “唔……”這是-聲男人的喊叫。
  “靠他們怎么這樣故意這么做啊?”陳天明說道。其實阿華和小冰這對情侶已經幾天沒有做過了現在正在一起當然不會放棄這種大家都喜歡的運動。并且小冰還故意地讓床板的聲音刺激陳天明以報剛才他罵她不想非禮的侮辱。
  看著自己那頂得老高的下面陳天明無奈地搖了搖頭。突然他靈機一動自己怎么不趁這個機會好好地練練特殊的香波功呢?想到這里他把自己的褲子脫掉讓自己下面裸露在空氣中然后邊聽著對面美妙的聲音**聲床響聲進行著練功。
  咦怎么那邊停了下來陳天明奇怪地問自己。因為對面沒有了聲音自然就沒有刺激到自己的下面所以才練了半個周天的陳天明只好停了下來看著自己有點不是那么堅硬的下面郁悶著。
  沒有刺激到自己的下面那熱流就沒有出現了m的怎么會這樣呢?才做了十五分鐘就停止了?陳天明運起功力仔細地聽了一下好像對面有人在穿衣服不會這么快就完事了?看來那個阿華是銀槍蠟頭啊怎么才干了十幾分鐘就完事了這這也太對不起小冰了對不起他自己了對不起國家和人民了。特別是對不起自己讓自己練功練到一半就刺激不了自己的下面因沒有熱流而練不了了。
  “小冰你滿足了嗎?”阿華關心地問著小冰。
  “我我有滿足了。”小冰吞吞吐吐地說道。只是這十五分鐘她能滿足才怪呢?不過她也不想打擊自己的男朋友。因為她還是喜歡他的。
  “滿足就好。”阿華滿意地點點頭說道。
  “我去洗澡了。”小冰慢慢地拿著自己的衣服向洗澡間走去。
  唉我也去洗澡了。今晚不但我失望還有人也失望她比我還失望呢有這樣的銀槍蠟頭男朋友她是注定要失望一輩子的了。想到這里陳天明也向洗澡間走去。
  洗著洗著他就洗到了自己那難受的下面。“**高手?”陳天明想到了大伯雖然說過自己也可以刺激自己。不過這段時間他一直都沒有自己刺激自己先是張麗玲后是劉美琴一直都由別人來刺激自己。
  “看來我今晚還是自己刺激自己!”陳天明邊想邊用手套上了自己難受的下面他現在正在幻想著自己把那個阿華踢開然后自己狠狠地壓在小冰的身上。自己要好好地報復要讓她知道長得這么帥的人怎么是流氓還有什么才叫滿足那十五分鐘只能算是熱身運動而后面的幾個十五分鐘才算是真正的滿足。
  那是靈和肉的滿足那是雙方的滿足那是來自于心靈最深處的滿足。想到這里陳天明的手套弄得越來越快了在他的意淫下下面越來越堅硬而他正需要的熱流也出現了慢慢地伴隨著他的香波功游走在身體的各個部位。
  而熱流也越來越快越來越強讓陳天明更加興奮。m的我要抓死你弄死你要我抱著枕頭做?陳天明有點瘋狂了在身體的功力帶引下他的熱流又開始沖擊著被廢的氣穴……
  “啊……”陳天明滿足興奮地大叫了一聲然后把自己的**全射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