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925

陳天明見許柏同意,自己也沒有什么辦法。現在出現他的集團公司出現這么多事情,這一定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有人想搞自己。這讓陳天明不得不小心了,上次他被人家搞了一次,現在又有人來搞了。而且這次從不同部門下手,可見人家的力量是多么強大。
  出現這樣的阻礙,只有是先生他們才做得出來。陳天明一想到是先生他們使的絆子,知道憑自己的能力是不能解決的,看來還是給許勝利打打電話,聽聽他的看法。于是,陳天明給許勝利打了電話。
  “天明,你怎么這么有空給我打電話?”許勝利笑著說道。
  “外公,我這段時間實在忙,不過我是非常想經常跟你溝通交流學學經驗,這不,我現在一有時間就給你打電話了。”陳天明想先給許勝利一頂高帽。
  “得了,我還不知道你嗎?你
  來看我是想看小月的,你才不會管我這個老頭子。就是現在給我打電話,也是有事找我。,是什么事?”許勝利笑罵著。
  陳天明聽許勝利這樣說,只好說道:“外公,我真的是想跟你說說話的,當然,也是有一些事情請教你。”
  “什么事,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說太多的廢話。”許勝利說道。
  “是這樣的,我現在的生意遇到了困難。”陳天明把這些天生的事情告訴了許勝利。
  過了一會,許勝利才說道:“天明,這事是有點難,歷來軍政是不相關的,人家在這些方面對付你,而且級別又這么高,我是幫不了你。只能是希望你的生意是合法的。對了,你小子不會是干一些坑害國家的事?”
  “不會,我哪可能干那些事情啊?我不怕他們來查,查一下可以讓我的集團公司名正言順,但是他們查的時間太久了,故意拖著時間,我們想做生意也難啊!”陳天明想到輝煌酒店這
  段時間生意的冷淡,還是這樣下去,不要一個月,輝煌酒店就輝煌不起來了。
  這次的打擊跟以前不一樣,人家不知道跟一些關系戶說了什么,反正以前的客人少了很多,酒店就是怕客人少,一旦客人少,酒店的威望就會降很多。而且無形中影響其它的客人,一些不知情的客人一定很奇怪,以前輝煌很熱鬧的,想訂位置也很難,但現在怎么客人少了?是什么原因呢?客人在猜想之后,也不敢來輝煌酒店了。
  “天明,你這次的事情可能是先生他們全力對付你,依我的力量是不能幫你。”許勝利搖搖頭說道。自己可以認識某個省的一把手或者二把手,跟人家商量一下。但是,像這次全方面的打擊,可不是自己的力量所能阻攔的。
  這次在一哥的號召下,那些太子通過自己的關系告訴有關部門的領導,希望他們能“關照”一下某某公司酒店,那些領導能不“關照”嗎?如果不聽這些太子的話,可能以后人家就會“關照”自己了。而且這次這些太子的要求也不過分,只是查一下而已,或者讓他們暗示其它人不去輝煌酒店吃飯
  ,這也不算是違反什么原則。
  像這樣的事情,他們還是可以去做一下的。反正只是動動嘴的事情,又可以討好那些太子,以后自己要找太子辦事情也容易多了。有時別小看這些太子,他們回去吹吹風,絕對比自己左手一只雞右手一只鴨的效果要好得多。
  “天啊,外公你不幫我,我可是要關門了,到時你不要再找我要什么基金和負責轉業軍人的事情了,我也是無能為力。”陳天明故意說道。幸好他聽了柳生良子的話,把一些生意轉移到歐洲那邊去,現在就算在Z國的生意全倒閉,他在國外的生意也可以讓他所有家人這輩子過著舒服的生活。
  “娘的,你小子也學會威脅我了嗎?”許勝利生氣地罵道。罵歸罵,他想著陳天明說得也對,如果他在Z國生意不行了,那他對軍隊的支持也沒有了。不行,一定要想個辦法才行。突然,許勝利眼睛一亮,“小子,你怎么來找我呢?你可以找某個人啊!他一定可以幫你的。”
  “某人?某人是誰啊?”陳天明不解
  地問道。
  “你忘了嗎?上次你還陪人家去木日國的。”許勝利恨不得現在就給陳天明的腦袋一下,這么好的人物他都忘了。
  陳天明聽許勝利這樣說,也知道是誰了。“外公,你讓我去找龍主席啊?這好象有點不好,這畢竟是小事,我去找他不好開口。”
  “你如果認為是小事,那你自己解決行了,不用找龍主席。反正我們軍政是不相搭的,我幫不了你。”許勝利說完掛了電話。
  陳天明見許勝利掛了電話,他才慢慢地想著。他本來是不想麻煩龍定的,但現在聽許勝利說憑他的實力是解決不了,那現在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只能是找龍定看看了。m的,這次要對付自己的是太多部門了,連一些商人也聯動起來,這先生的能耐也太大了?難道這次他不怕暴露自己。
  想到先生,陳天明眼睛一亮,對啊,自己可以跟龍定先談先生的事情,然后再慢慢地切入,向他請教如何辦。想到這里,
  陳天明馬上給龍定的秘書小李打電話。“李大秘書,你好啊!”
  “天明,是你嗎?”小李看到是陳天明的電話,便笑著說道。“好久沒有見你了,你現在怎樣啊?”小李也不知道這次陳天明找自己是什么事?難道他還想弄那個一夫多妻的事情?
  “我還是那樣,我一直想請李秘書吃個飯,但見你很忙,也不知道跟你約哪個時間好一點?”陳天明打著哈哈。
  “天明,你就不要跟我客氣了,你有什么事情就!而且我也是很忙,這段時間忙得暈頭轉向。”小李說道。
  陳天明見小李開門見山了,自己也不好再打著哈哈,“李秘書,龍主席有空嗎?我想找他。”
  “這樣,我跟龍主席匯報一下,看看他有沒有時間。”小李說道。過了一會,陳天明就聽到手機里傳來了龍定爽朗的聲音。
  “天明,聽小李說你找我,這是
  很難得你找我啊!”龍定笑著說道。“你有什么事呢?”
  陳天明急忙說道:“主席,上次的事情真是太感謝你了,如果不是你派人來救我,我可能現在已經沒有命了。”
  “客氣了,這只是舉手之勞,我估計可能先生會對你不利,所以派人看著你。”龍定說道。“天明,你今天找我就是這件事嗎?”
  “我還想問一下,先生的事情有著落了嗎?上次他對付我,不知道能不能讓主席查到一些蛛絲馬跡?”陳天明還是不敢說出求龍定幫忙。
  “我的人還在查,不過可以說,是有一點蛛絲馬跡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先生遲早會露出馬腳來的。”龍定高興地說道。這次先生第二次伏擊陳天明,多少也給他們的查探提供了一些信息。“天明,從這次來看,先生是要殺了你,你一定要小心才是。”
  陳天明點點頭,“這個我知道了,我一定要小心。”雖然跟路小小雙修了,武功有進步,但是
  陳天明還是覺得不是先生的對手。當然,如果他跟路小小一起聯手對付先生的話,還可能是沒有問題的。
  “那好,就這樣了。”龍定想掛電話了。
  “主席,等一下。”陳天明要說了,再不說人家要掛電話。
  “呵呵,天明,,是什么事?你給我打電話肯定是有事的。”龍定笑著說道。
  陳天明也笑著說道:“還是主席厲害,怎么也瞞不過你。我這次是有事想求你幫忙的。”陳天明把自己生意上遇到的事情告訴龍定,看龍定怎么說。主席很忙,這些小事都要麻煩他,陳天明是不好意思。但事至此,他也是沒有辦法了。
  龍定聽了陳天明述說后,不由皺起了眉頭。這可不像陳天明所說那樣是小事,能動用這么多部門對陳天明的集團公司使絆子,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天明,這事可不是小事,里面大有乾坤啊!”
  “主席是大人物,我可看不出來。”陳天明故意裝傻,能得到龍定的幫助,這事情一定可以解決。
  “好了,天明,你不要在我面前裝,你可是年輕有為。”龍定說道。“這樣,我讓人調查一下,到時再跟你聯系。”說完,龍定放下了手機。當他放下手機后,臉色有點變了,這件事情擺明不簡單。“小李,你過來一下。”
  小李走到龍定的身邊小聲問道:“主席,你有什么吩咐?”
  龍定想了想,把陳天明跟他說的事情告訴了小李,“你看看這次的事情是不是跟崔球的事情有關?”由于小李是龍定的私人秘很多Z國的秘密,而且小李聰明穩重,龍定也喜歡跟他討論事情。
  “我覺得可能有關,這些天為崔球說話的人比較多,先生襲擊天明,這說明崔球跟先生是有關系的。”小李頓了頓說道。表面上先生跟陳天明是有仇,什么時候殺陳天明都是一樣,但對于龍定這種級別的人,任何事情都難逃過他的法眼。而小李跟龍定有很長的時間,也
  跟龍定學了不少東西。
  “先生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在這件事情上來看,一是他與崔球沒有關系,故意布的疑陣,引起我們對崔球的注意。二是崔球在他的心目中非常重要,他關心則亂,想救出崔球。”龍定分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