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922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應該不會有危險的,就算我能再控制蝴蝶花,我也可以把它弄出來嘛。為什么我們兩個人都可以控制蝴蝶花,不是只有一個主人才能控制飛器嗎?”這是陳天明不解的地方,他想弄明白。
  見陳天明這樣說,路小小想想也是,哪有兩個人都可以控制飛器的?她也對現在這種現象奇怪。竟然陳天明這樣說了,那就讓他試試,反正剛才自己也試過可以控制蝴蝶花,他也可以控制,應該不會出現什么事情。
  想到這里,路小小點點頭說道:“老師,你要試就試,不過你一定要小心,不要出事。”路小小看到自己和陳天明還是裸著身子,小臉不由一紅。她想找件衣服穿上,但想著現在是特別時候,還是先看著陳天明要緊,于是她也不管了。
  “那你把蝴蝶花出來。”陳天明對路小小說道。
  路小小把手一揮,蝴蝶花輕輕地向陳天明飛過去。陳天明把手一招,蝴蝶花就來到了他的右手上。接著陳天明一運內力,蝴蝶花馬上沒入他的體內,好象是跟飛劍進去一樣。接著,陳天明讓蝴蝶花在自己的體內運走一圈多后,再讓蝴蝶花從他的左手飛出來。然后他讓蝴蝶花向路小小飛去。
  路小小見蝴蝶花向自己飛過來,急忙用內力控制蝴蝶花,又讓蝴蝶花回到她的體內,接著她又運蝴蝶花出來,向陳天明飛去。就這樣,他們兩人把蝴蝶花像丟沙包似的,把蝴蝶花玩來玩去,幸好蝴蝶花沒有意見,要不然它可不干了。
  “老師,太好玩了,怎么我們兩個人都可以控制蝴蝶花啊?”路小小笑著說道。
  “我也不知道啊,這種事情太奇怪了。小小,以后我們可以互相用飛器打敵人了。”陳天明也高興地說道。
  聽陳天明這樣說,路小小的心里有點酸酸的。“哼,這很不公平,我的蝴蝶花你可以用,但你的飛劍我卻用不了。”
  這時的路小小像個小女孩一樣向陳天明撒著嬌。
  看著路小小那嬌嗔的表情,陳天明心里不由??洋溢,她??前的那對小玉兔隨著她的生氣微微跳動,引得他十指好想伸過去摸摸捏捏,然后再把她撲倒在床上xxoo一番。m的,路小小的清純漂亮讓他的小明昂挺??了。
  “小小,這有什么不公平的,我的不就是你的嗎?你的也是我的啊!”陳天明哄著路小小。有時女人不一定是跟你真的生氣,她是想著自己心愛的男人哄她一下,所以,這時男人應該遷就一下她。
  “雖然是這樣說,但為什么我不能控制你的飛劍啊?這擺明就是不公平。”路小小嘟著小嘴不依了,她從來沒有跟人撒過嬌,以前在????的面前只是乖乖地聽話,現在在陳天明的面前撒嬌,她覺得非常快樂。
  聽路小小的撒嬌,陳天明心里一動,對啊,為什么不讓小小控制一下我的飛劍呢?我都可以控制她的蝴蝶花了,她也有可能控制我的飛劍啊!想到這里,陳天明把手一張,讓
  自己的飛劍飛到右掌上。“小小,你現在不是說要公平嗎?那好,你試一下看看可不可以控制我的飛劍?”
  “這,這樣行嗎?”路小小雖然這樣說,但現在又有點害怕了,如果自己控制不了飛劍怎么辦啊?
  “沒事的,反正飛劍現在外面,如果可以控制就控制,控制不了也沒有什么的。”陳天明勸著路小小。
  老師說得太對了,反正飛劍在外面,我還怕什么呢!可以控制就控制,不可以控制就算了。想到這里,路小小點點頭說道:“好,我試一下。老師,我是不是跟控制蝴蝶花一樣控制飛劍?”
  “是的,就是這樣,你試一下!”陳天明點點頭。今天這兩個飛器太奇怪了,如果不是親身所見,打死他也不會相信。
  路小小對著飛劍招了招手,飛劍居然向著路小小飛了過去。陳天明看到這里,心里有點酸酸的,原來這飛劍并不只認自己一個主人啊?他現在明白剛才路小小為什么要生
  氣了,明明是自己的東西,現在又認多一個主人。
  “呵呵,老師,我可以控制飛劍了。”路小小高興地叫道。她把飛劍收回自己的身體,讓它跟蝴蝶花一起奔騰,接著再把飛劍弄出來向陳天明飛去。陳天明接過飛劍,再把飛劍吸進身體里面,然后再放出來。他和路小小又開始拿飛劍玩了起來。
  現在的陳天明終于明白了,不但蝴蝶花,而且連飛劍也是他們兩人可以互相控制的飛器,怎么是這樣呢?難道其它人也可以控制他們的飛器嗎?想到這里,陳天明找到自己的手機,然后給6宇鵬打了一個電話,讓他上到小紅的宿舍。
  “老師,你叫宇鵬哥干什么?”路小小問陳天明。
  “我想看看宇鵬可不可以控制我的飛劍?”陳天明說道。“我一定要弄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小,我們先穿衣服!你把飛劍給回我。”陳天明見路小小特別喜歡自己的飛劍,她把飛劍和蝴蝶花一起收回到她的體內了。
  “老師,你的飛劍是獨孤求敗前輩的獨孤飛劍嗎?”路小小依依不舍地把飛劍還給陳天明。
  陳天明摸了摸路小小雪白的酥峰,“是啊,不過可惜沒有劍譜,要不然也不會被先生欺負。”
  “老師,你不要摸人家嘛,你一摸到我那里,我就感覺難受。”路小小紅著臉說道。她急忙跑到一邊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了起來。
  陳天明看到路小小把那紅色的小罩輕輕地罩在那對小玉兔上,不由色迷迷地看著。如果不是一會6宇鵬要來,他真想現在又跟路小小在床上大戰一千回合。
  “老師,你不要看我了,你快穿衣服,一會宇鵬哥就要來了。”路小小見陳天明還在盯著自己穿衣服,不由羞得直跺腳。
  “好,我現在就穿。”陳天明也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讓路小小在房間里面等他,他一個人出去見6宇鵬。
  果然,沒有
  過多久6宇鵬就過來了,他一進房間就奇怪地問道:“老板,你叫我來干什么?”
  “宇鵬,你用內力試一下,看能不能控制我的飛劍?”陳天明邊說邊把自己的飛劍弄出到他的右掌上。
  “老板,你叫我來就是這件事?”6宇鵬小心地問道。
  “是啊,就是這件事。”陳天明點點頭。
  6宇鵬在心里生氣了,難道今天老板燒了?這飛劍是他的,自己怎么可以控制得了呢?他就算是想玩自己,也不要是這樣玩啊?剛才6宇鵬還以為陳天明有什么緊要事,一口氣從車里跑到這里,現在才喘上幾口氣。
  “老板,你開什么國際玩笑啊?這飛劍是你的,我怎么可能控制得了呢?如果沒有其它事,我先下去了。”如果不是見陳天明的武功比自己強,而且他還是自己的衣食父母,6宇鵬真想一巴掌把陳天明給拍下樓去。
  “宇
  鵬,我沒有開玩笑,你試一下。”陳天明說道。“最多在月底的時候,我給你加一千塊的獎金。”
  “加一千塊的獎金?”6宇鵬的眼睛亮了一下。“這可是你說的,我試一下。”聽到陳天明給自己加獎金,6宇鵬也不在乎陳天明玩自己了。玩自己又怎樣?只要老板高興給自己錢就是。
  于是,6宇鵬按著陳天明的說法開始用內力控制飛劍,但是不管他運多少內力,那飛劍還是一動不動地在陳天明的手里。
  6宇鵬苦著臉說道:“老板,我不行了,我已經用十成功力還是不能控制飛劍。這可不關我的事,我已經盡力了,而且你剛才只是說讓我試一下就給我獎金,而不是說一定要控制飛劍。”
  “我知道,我知道,沒事,我給你獎金,哈哈哈!”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他高興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控制自己的飛劍,看來只是他和路小小才可以控制。這下他放心了,只有他和路小小控制飛劍還不怕,怕的就是敵人也可以控制他的飛劍,到時他還跟人家
  打什么啊?
  6宇鵬看到陳天明笑得這么開心,心里更是不舒服了。一定是老板故意玩我,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能控制他的飛劍,所以才叫我上來。飛劍只有它的主人才能控制,自己怎么可能控制得了呢?想到這里,6宇鵬真想一掌把陳天明給拍死。但想著陳天明的武功高強,6宇鵬只好作罷。
  “老板,沒有什么事我下去了,你可要記得,月底要加我一千塊的獎金。”6宇鵬好像怕陳天明忘記似的。
  “我不會忘記的,哈哈哈,你下去!”陳天明笑著說道。
  聽到陳天明的笑聲,6宇鵬的心里生氣,他真想跟陳天明拼命了。他怎么可以這樣玩自己呢?雖然是用一千塊補償,但也不能故意看自己出丑啊!6宇鵬想到剛才自己拼命地用內力控制飛劍,臉都弄得紅通通的。早知道這樣,當時我也不用內力,只是故意弄一下就說不能控制行了。
  陳天明待6宇鵬出去后,馬上把門給閂上,然
  后對里面叫道:“小小,這飛劍只是我和你才能控制,別人是不行的。呵呵,剛才嚇死我了。”陳天明哪知道自己的笑聲已經嚴重打擊了6宇鵬“幼小”的心靈。
  “老師,剛才我在里面也聽到了,你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為什么我們可以互相控制對方的飛器呢?”路小小疑惑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