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920

(兩個飛器)?
  原來,在陳天明把真氣運轉得非常舒暢的時候,他忘記了自己體內還有一把奇怪的獨孤飛劍。這飛劍是非常奇怪的物體,可以像真氣一樣融合在他的體內。以前陳天明跟其它女人雙修時,是會記得把飛劍控制在體內,不讓它運到對方的體內。?
  因為這飛劍畢竟只是認他一個主人,如果運到女人的身上時,可能會傷到對方,嚴重的會把對方殺死。所以,陳天明是牢記不把飛劍運到對方的身上。可這次由于他跟路小小雙修太興奮了,那種淋漓盡致的感覺讓他忘了自己身上的飛劍,他把飛劍也運到路小小的體內。?
  就當飛劍剛要進路小小的體內時,獨孤飛劍出一聲清吟,所以陳天明才暗暗叫糟。這下完了,飛劍會破壞路小小的身體,她會沒命的。陳天明想到才剛剛跟自己交好的路小小就要香消玉殞,他心痛得快要哭了。?
  就在這時,一件奇怪的事情生了。又是一聲清?
  吟,好象是從路小小的身體內出來,接著路小小的蝴蝶花飛器迎上了獨孤飛劍。?
  天啊,它們要打架?陳天明快要暈了過去。飛器本來就是一件非常厲害的寶物,在別人的身體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了,現在兩件飛器還要在路小小的身體打起來,路小小不死也是不可能的了。?
  “小小,你的蝴蝶花怎么了?它好象要和我的飛劍打起來,這下如何是好?我看能不能把飛劍撤回我的身體,你也控制好你的蝴蝶花。”陳天明著急地對路小小說道。真是奇怪啊,飛劍已經進到路小小的體內了,但是路小小怎么會沒有事呢?飛劍無堅不摧,按照常理是把路小小的身體破壞了。但現在她竟然沒有事,而且她體內的蝴蝶花還要跟飛劍打起來。?
  “老師,不知道為什么,蝴蝶花好象有點不受我的控制了,你可以把你的飛劍撤回去嗎?”路小小害怕地說道。她也知道陳天明的飛劍在自己的體內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自己不能死,自己還要為蝴蝶門報仇,還要照顧????呢!?
  聽路小小這樣說,陳天明暗罵自己糊涂,飛劍是自己的,為什么不把飛劍撤回來呢?唉,關心則亂,自己只是想著這下糟糕了,居然忘了把飛劍撤回來。于是,他立即暗運真氣想把飛劍給撤回來。?
  但是,奇怪的事情還是出現了,飛劍竟然跟路小小剛才所說的一樣,不能控制了。當陳天明把真氣召回飛劍時,飛劍竟然是沒有飛回來,還是在路小小的體內,跟那蝴蝶花在一起。兩個飛器不像是打架,而好象是在交流著什么似的。?
  “小小,奇怪了,我的飛劍也不能召回來了。”陳天明焦急地說道。事情已經乎他們的想像和控制,這下如何是好。?
  “老師,慘了,這下怎么辦啊?”路小小快要哭了,兩個飛器在自己的體內,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現在就好象自己的身上放了一個定時炸彈,隨時會要了自己的命似的。路小小急了,她不要什么提高內力了,只要陳天明的飛劍從自己體內出來就是了。功力提高不了,反而喪命,這叫什么事啊??
  陳天明苦?
  著臉說道:“小小,我也不知道啊,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我跟不少女人雙修過了,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誰叫其它女人沒有飛器,而且陳天明與路小小的內力好象互相吸引似的,以致讓陳天明忘記不讓飛劍到她的體內了。?
  “老師,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幫我們蝴蝶門報仇,幫我照顧好????。”路小小哭著說道。?
  “小小,你不要哭,你會沒有事的,”見路小小哭了,陳天明急忙安慰著她。唉,這下如何是好,他不小心動了一??體,小明也在她的身體里動了一下,讓她情不自禁地也抖了一下。現在陳天明的強悍還是非常厲害的,他這一動其實就是做那種動作了,以致路小小舒服地哼了一聲。?
  路小小紅著臉說道:“老師,都這個時候了,你還顧著玩那種事情,人家急死了。”?
  聽到路小小這樣說,陳天明心里一動,自己最厲害的不就是香波功的雙修嗎?為什么不繼續跟路小小雙修,反正事情已經至此,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想?
  到這里,陳天明在路小小的體內狠狠地動了幾下。?
  “啊,老師,不要。”路小小又感覺到那種快樂和舒服了。自己都快要沒命了,老師怎么只能顧自己的??做那種事情呢??
  “小小,我們先不管了,繼續雙修,我估計你不會有事的。如果有事,我的飛劍一早就會把你身體破壞,你說是嗎?而且這有可能是好事,我們先雙修再說。”到這個時候了,陳天明只能是安慰路小小。拼了,從表面上來看,這并不一定是壞事,難道飛劍是雄的,蝴蝶花是雌的,它們一見鐘情??
  “好,”路小小微微點點頭,她現在也是沒轍了,陳天明說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于是,陳天明繼續把內力往路小小的身上運去,而路小小也慢慢地引導他的真氣跟著自己的真氣在體內運行。當運了一個周天后,路小小把真氣又運到陳天明的體內去。?
  這時,讓陳天明大吃一驚的是,飛劍和蝴蝶花跟著他們的真氣來到?
  了他的身體。天啊,這下怎么辦啊?怎么飛劍和蝴蝶花來到自己的體內了?如果只是飛劍回來,陳天明還是不怕的,畢竟飛劍是自己的。但是蝴蝶花來到自己的體內,這算是什么事啊?蝴蝶花可是無堅不摧啊!如果把自己的身體切成1o8塊怎么辦??
  兩個飛器不在自己的身上,路小小暗暗高興,但她見兩個飛器陳天明的身體后,她又擔心了,“老師,飛劍和蝴蝶花現在你的體內,這如何是好?”?
  在這個時候,陳天明是要表現出自己男人的氣慨,“沒事,剛才在你的身上不是沒有事嗎?現在我的身上一樣沒有事,問題是如何把我們自己的飛器控制好,不要出現這種事情。”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叫苦,這真是一件麻煩事,不知道一會如何是好。不過,這也算是好的開始,起碼可以把飛器轉移到自己的身上,自己有事好過路小小有事。?
  其實陳天明與路小小哪里知道,因為他們進行過雙修,倆人的身上都有著大家的真氣,所以這兩個飛器一時難以認定主人,他們想控制也控制不了。兩個飛器在他們的身上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如路小小所想,它們就如可怕的定時炸彈,隨時把身體破壞。?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呢?”路小小擔心地說道。?
  “小小,我現在想著只有一個辦法了,就是我們不斷地雙修,把我們的武功提高,可能會有奇跡出現。”陳天明想了想鄭重地說道。“不過,同時也有危險,有可能飛器在你身體的時候出現問題,你要考慮清楚。”陳天明也不想害了路小小,反正現在飛器在他的體內害不了她,所以他要她考慮清楚肯不肯干。?
  “老師,我不怕死,我也不想你死。這樣,我們繼續練,如果我真的出事了,你一定要幫我們報仇和照顧????。”路小小咬咬牙堅定地說道。?
  陳天明堅定地點點頭,“小小,你放心,我一定會做到的,而且我們可能不會有事。另外,如果我有事了,你一定要幫我照顧好我的家人。”陳天明也把自己的家人托付給路小小。唉,早知道會是這樣,自己也不跟路小小雙修了,現在真是騎虎難下啊!拼了,都到這個時候了,只能是?
  拼了試一試。?
  “老師,你放心,”路小小也點點頭。?
  陳天明與路小小倆人繼續雙修,那兩個飛器一會在陳天明的身上,一會在路小小的身上,跑來跑去,好象玩得不亦樂乎。陳天明和路小小都感覺自己的內力有所提高,特別是路小小,她現自己的內力真的提高了近一倍,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陳天明并沒有騙她,跟他做那種事情的雙修真的可以提高功力。但在高興的同時,她又有點擔心,現在這兩個飛器怎么辦啊?老在他們的身體內跑來跑去可不是辦法,這下如何是好。路小小很想把自己的蝴蝶花收回來,飛劍回到陳天明的身上,可是,這兩個飛器哪會聽他們的啊??
  陳天明也看到路小小的擔心,他對她笑了笑說道:“小小,你不要擔心了,反正事情已經至此,我們還是專心地練功,你好好地把我們雙修的內力調息一下,到時再想辦法!”?
  “只能是如此了。”路小?
  小點點頭,她暗運內力跟陳天明繼續雙修起來。現在她的內力提高了,是要好好地鞏固才能收為己用。而陳天明也是如此,路小小的內力本來就十分高,跟他雙修后,對他也是有一定的幫助。雖然不能讓他到達反璞歸真中期,但也是提高一些。?
  現在飛劍和蝴蝶花在他們的身體竄來竄去,它們好象一對好朋友似的,一會跑到陳天明的體內,一會跑到路小小的體內,好象在玩游戲似的。?
  當陳天明和路小小練完功后,他們就遇到了大問題了,現在如何是好,他們還是“連接”在一起的,如果陳天明拔出來后,那飛器可能會只在一個人的體內,這如何是好?如果這兩個飛器不是在一起靠得這么近時,陳天明是可以等飛劍到自己的體內,蝴蝶花在她的體內時,急忙從她的身體里出來。但是現在這樣如何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