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915

“哈哈哈,陳天明,你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嗎?”先生大聲地笑著。只要他再給陳天明兩下,陳天明就要去閻羅王那里當總教練了。陳天明不是經常吃什么十全大補丸嗎?那自己就把陳天明的腦袋割下來,到時看他還能不能復活?先生也是害怕陳天明那厲害的異能,上次明明已經廢掉他的武功,但他還能恢復。媽的,陳天明簡直不是人。
  想到這里,先生痛笑著,“陳天明,這次你死定了,除非神仙來救你,否則你就要跟這個世界永別了。”說完,先生把手一伸,一道白光飛在他的手掌上,那好象是一把鋒利的小刀,他要把陳天明的腦袋割下來。
  陳天明急忙從地上坐了起來,他剛才已經運功調息過,他現在的真氣只是平常的五成,以他現在的內力根本不是先生的對手,先生要殺他易如反掌。
  “呵呵呵,我不是神仙,不過我要救陳天
  明。”一道聲音從黑夜中響起,那響亮的笑聲讓陳天明眼睛一亮。
  陳天明大聲地叫道:“歡喜師叔,你快來啊,先生要殺我。”陳天明欣喜若狂,他聽出這笑聲是龍月心的歡喜師叔,歡喜的武功非常高,好象也是到達反璞歸真,有他跟自己聯手,他不再畏懼先生。
  “歡喜?!”先生聽后心里一慌,他是聽過歡喜的大名。就在他遲疑的那瞬間,一個蒙面人站在他的面前。同時,還有幾個蒙面人也向6宇鵬他們飛過去,好象要幫6宇鵬他們。“你是道門的歡喜前輩?”
  “你認識我?”歡喜愣了一下。他的名字一般很少在江湖中露面,所以別人也不知道歡喜是道門的人,但先生這樣問讓歡喜不由自主地看著先生,這個先生到底是什么人?他也知道道門的事情?
  “聽說你已經死了,沒有想到你還健在。”先生吃驚地說道。有歡喜這樣武功高強的人在,看來今晚是殺不了陳天明。他向歡喜了一招,一股無聲無息的真氣襲向歡喜。
  歡喜見先生襲擊自己,他也不示弱地迎上前跟先生對了一掌。“啪”的一聲,歡喜被先生打得退后幾步。
  現在先生可是慌了,如果歡喜的武功不高,自己還可以把他們一網打盡。但現在他已經試出歡喜的武功并不比陳天明弱多少,如果他們倆人聯手對付自己,自己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而且陳天明的人現在也向這里趕過來,歡喜也帶了幾個高手過來。不行,我們一定要走,今晚就放過陳天明了。
  想到這里,先生大聲地叫道:“我們走。”說完,他兩手一揮,真氣中好象帶著什么東西向歡喜他們鋪過去。
  陳天明見歡喜過來幫忙,他也興奮地從地上爬起準備跟歡喜聯手對付先生。但沒有想到先生竟然要逃,他馬上向先生撲過去。可先生已經打過一些真氣,那真氣跟陳天明的真氣碰在一起,竟然出了濃濃的黑煙。
  “糟糕,先生竟然把煙幕彈混合在真氣中使用。”歡喜見到一片黑茫茫的,他急忙往后跳出
  幾米。
  而先生的手下也打出了煙幕彈,只是一會兒的時間,先生和那些手下就趁著黑幕逃走了。歡喜看到先生他們逃走,不由氣憤地說道:“這個先生非常狡猾,武功又高,現情況不對馬上就逃走了。”
  “歡喜師叔,如果不是你們及時趕來,我們就被先生他們干掉了。先生太可怕了。”陳天明害怕地說道。以自己的武功,還是被先生壓著打,以后的日子怎么過啊?只要自己落單的時候,先生還是可以把自己干掉。從剛才的情況來看,先生是一心想干掉自己。
  歡喜好象也看出陳天明的心思,“天明,以后你要注意一點,晚上外出的時候,一定要多帶人,有什么事馬上跟我聯絡。”
  “對了,歡喜師叔,你是道門的前輩?”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是的,不過我這個人跟你的師父空無一樣,不大管門派里的事情。所以,我經常在外面游玩。”歡喜笑著說道。
  陳天明繼續問道:“那今天晚上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危險過來救我的?”今天晚上如果不是有歡喜幫忙,陳天明估計自己難逃先生的毒手。
  歡喜笑了笑,“是龍主席派我過來的,他好象知道你有危險,所以讓我這幾天跟著你,沒有想到真的是遇到先生。不過先生的武功太高了,就是憑我和你,才可以對付他。而且他身邊還有很多高手,看來這個先生不簡單,如果不能把他干掉,他將是Z國一個大毒瘤。”
  “我看他的武功在Z國是最強的了,如果不是他怕暴露身份,直接過來殺我們的話,我們是逃不了的。”陳天明擔心地說道。
  “也不是這樣說,這個世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能比先生厲害的人還大有人在,天明,你要知道。有很多高手是不想露面而已,有可能他們比我們厲害很多。”歡喜嚴肅地說道。
  “我知道了,多謝歡喜師叔的教誨。只是可惜那些人不為國家出力,要不然哪還有其它國家的人敢
  欺負我們Z國?”陳天明自信地說道。
  歡喜語重心長地說道:“天明,你這么年輕武功就這么厲害了,我看你以后的造化不可限量,希望你以后多為國家出力,我們畢竟是老了,也不能為國家服務很多年了。”歡喜嘆了一口氣。如果不是因為有一些別的原因,他也不想在外面拋頭露面。
  “歡喜師叔,我有兩個朋友也是道門的,你認識她們嗎?”陳天明說出婷姐和薛芳的名字。
  “不大認識,我對道門里的事情不大管,而且這些都是道門的掌門和長老在管,有一些道門的人,還不知道我歡喜是道門的呢!”歡喜說道。“今天先生說我是道門的前輩,我可是愣了一下,看來這個先生真是不簡單,對各派的人物非常了解。”
  “恩,歡喜師叔,麻煩你跟龍主席說一下,我非常感謝他對我的相助,要不然我這次可是死定了。”陳天明感激地說道。
  歡喜說道:“我會跟龍主席說的。對了,
  好象很少見你跟月心在一起。我看你跟她蠻登對的,天明,月心是一個很不錯的女孩,上次在木日國我現你好象對她有意思啊!”
  陳天明搖搖頭,“我跟龍小姐是兩個世界的人,人家是長的孫女,我只是一個草民,高攀不起。而且我身邊也有不少女人,更是不能耽誤人家。”
  “想不到你還有其它想法,好了,你們的事情你們解決,我是不管你們這些事,我剛才只是多嘴說一下。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們都撤,估計你的人也快過來了。”就在歡喜的話剛說完,天空就響起了轟隆隆的聲音。
  “老大,你們還好嗎?”在飛機上響起了張彥青著急地聲音。
  “我還好,你們回去!我們也回去。”陳天明也用內力把聲音了出去。歡喜跟陳天明道別后,帶著自己的人走了。
  陳天明回到保全公司后,便跟張彥青他們說起了先生的事情。而且,陳天明也跟許柏匯報了一下剛才生的
  事。然后,陳天明去找馮蕓練特殊的香波功了。由于陳天明受的傷蠻重,他讓郭曉丹也過來保全公司。
  當然,陳天明是不能讓馮蕓跟郭曉丹一起玩“三批”游戲,現在馮蕓才不再喜歡女人,如果讓她看到郭曉丹后舊病復的話,那可是麻煩了。
  因此,陳天明先跟馮蕓練了兩個小時的特殊香波功,直把馮蕓弄得嬌啼不斷,渾身顫抖叫陳天明不要再弄了,要不然她可是要斷氣。陳天明看著馮蕓那爽歪歪的樣子,知道她今晚是不能再要了,否則會讓她以后害怕自己不跟自己上床玩游戲了。
  于是,陳天明又去了隔壁的房間找郭曉丹。“曉丹,讓你久等了。”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不要緊,天明,你的傷怎樣了?”郭曉丹擔心地說道。自從陳天明幫助她家里之后,她已經深深地愛上這個男人,開始是用報恩的心,現在是用愛著他的心來對待他。
  “沒事,剛才我跟馮蕓練了兩個小時
  ,已經恢復了不少,只要再跟你練練,應該明天就會沒有事了。”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他看到郭曉丹已經穿著米白色的睡裙躺在床上,那雙潔白細膩的小腳露在外面,??前的酥峰豐滿而挺拔,他熱血沸騰了。剛才還沒有在馮蕓的身上泄完,現在要好好地大干一場才行了。
  “那,那我們現在開始!”郭曉丹看著陳天明光著身子進來,特別是小明怒氣洶洶的樣子,她就知道陳天明還沒有練到時候。想到陳天明的強悍,她又怕又喜。幸好有馮蕓幫她擋了兩個小時,要不然她可能明天下不了床工作。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急,我們先聊一會。”陳天明說是聊,但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開始摸著郭曉丹??前的柔軟。郭曉丹還沒有進入狀態,如果自己現在沖進去的話,一定會讓她受傷的。
  郭曉丹也感覺到陳天明的愛意,她含情脈脈地看著陳天明,他真是疼愛自己,估計他現在很難受,但為了讓自己進入狀態,還是忍著先撫摸自己。
  沒有過
  多久,郭曉丹的嘴里出輕微的??,陳天明的強悍和撫摸讓她慢慢地進入狀態,“天明,我可以了,你進來!”郭曉丹紅著臉小聲說道。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