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9 乘人之危

陳天明剛剛爬下來范文婷也剛把她的上衣那個鈕扣扣好。陳天明直叫可惜早知道自己跳下來應該可以看到一點點的風景。
  “謝謝你了天明”范文婷風情萬種向陳天明拋了一個媚眼。
  “沒事沒事”陳天明在心里嘆了一口氣這樣的好機會讓自己給浪費掉了。
  “天明以后婷姐有事再找你幫忙可以嗎?”范文婷對陳天明笑了笑故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衣領。
  “可以可以”陳天明直盯著范文婷那波濤洶涌的地方。怪不得李校長那個老色狼一直盯著看原來真的是非常的引人引人入魔。
  “婷姐”外面傳來了一陣叫聲。
  陳天明抬頭一看只見劉美琴扶著臉色蒼白的何桃走了進來。
  “何桃你怎么了?”范文婷見何桃的臉色很差忙關心地問道。
  “她今天感冒發燒硬是撐著上完課現在就成了這樣子了。”劉美琴埋怨地看著何桃。
  “那快點扶她回去休息”范文婷見是如此忙說道。
  劉美琴點點頭扶了何桃起來。但力氣小的她扶著已經有點暈頭轉向的何桃非常吃力。
  范文婷見了忙轉過身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一會還有課嗎?”
  “沒有了。”陳天明說道。
  “那你幫美琴送何桃回房間去。”
  “好好的。”陳天明一聽有這樣的好機會可以和何桃在一起忙點著頭說道。他走到何桃的面前對劉美琴說道“來我幫你。”說完便小心地抓著何桃柔軟得似無骨的小手臂輕輕地扶了她起來。
  陳天明一邊走著一邊聞著何桃的體香心里直蕩漾著。他邊裝著低頭走路邊用眼睛的余光上下打量著何桃的重要部位。
  今天的的何桃穿了一件圓領的白色t恤不知道她是故意的還是她因為不舒服胡亂地搭配何桃里面竟然戴了紅色的胸罩。
  這是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因為根據顏色搭配學來說里面那一條衣服如果是紅色上面一條是白色的話那里面的那條紅色的就會非常的突出。
  現在何桃里面的紅色胸罩就非常突出地從里面印了出來那紅紅的勾痕從后背直包圍前面隱隱約約讓陳天明心里直亂騰騰的。
  “陳老師還沒有到呢?”劉美琴抬起頭看著陳天明不解地說道。
  陳天明把頭一抬噢原來自己走到自己的房門前就停住不走了何桃的房間還在隔壁呢!看來自己胡思亂想不由自主地想把何桃扶到自己的房間了。
  劉美琴拿出何桃的鑰匙把門打開然后和陳天明把她扶到她的床邊脫了她的鞋子讓她躺在床上。
  “何桃你買了藥嗎?”劉美琴問何桃。
  “有在……在我的辦公桌上。”病得不輕的何桃抬起手指了指辦公桌她說起話來也覺得非常困難。
  劉美琴出藥看了看說明然后拿起旁邊的水壺“咦沒有水了何桃你現在感覺怎樣啊?”
  “我頭很疼想睡覺。”何桃皺著眉頭困難地說道。
  “那你先睡一會我去燒水。陳老師麻煩你看一下何桃。”劉美琴對陳天明微微一笑走進了廚房。
  何桃慢慢地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傳出了她平穩的呼吸聲。
  坐在那無事可干的陳天明看了看何桃的房間然后就把注意力放到了何桃的身上。
  現在的何桃閉著眼睛在睡覺那長長的睫毛微微翹起的小嘴如水蜜桃似的弄得陳天明好想親一口。
  而那跟著呼吸而微微起伏的高峰更是引人入摸。陳天明看了看廚房里面傳來了一些聲響大概是劉美琴在燒水而弄出來的聲音。
  陳天明繼續看著何桃那迷人的**特別是里面那顯露出來的紅色胸罩更是弄得他心里直癢癢的好想摸一下。
  “何桃何桃”陳天明輕輕地喚著何桃。
  何桃好象真的睡著了不知道陳天明在叫她一動也不動地。
  這時陳天明色心一起他邊看著廚房那邊邊慢慢地把手移向了何桃的**。他已經想好了如果劉美琴一出來他就馬上把自己的手抽出來這樣就不會被別人發現。
  摸到了摸到了。陳天明心里一陣狂喜。咦想不到何桃的**只是一點軟軟而已看來她戴的胸罩是加厚型的要不也不會這么硬啊?陳天明在心里直叫可惜他不由地又繼續摸了幾下。咦怎么旁邊有頭發啊?難道頭發蓋在了她的**邊?
  陳天明把頭往回轉一看。天啊原來自己摸錯了摸到了何桃那圓圓的小肩膀上怪不得這么硬呢?陳天明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輕輕地在自己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陳天明又往廚房的方向看了一下劉美琴還沒有出來。再來一次陳天明把牙一咬為自己鼓著氣。
  手又慢慢地向何桃那高聳的**摸了過去這一次陳天明為了不再出現剛才的低級錯誤他一直把眼睛盯著自己要摸向的目標何桃的**。
  近了近了何桃的那隱隱約約的胸罩快摸到了。這樣高的海拔不知道摸起來是什么感覺呢?軟中帶硬硬中帶軟還是像棉花一樣的感覺呢?這一點陳天明還是沒有想得到的。因為自從他懂事以來都沒有摸過女人的**所以在這一方面的知識他是一片空白。因此今天他是無論如何也要好好地摸上一番讓自己能真正地體會摸女人的**是什么感覺的。
  “摸還是不摸呢?”陳天明在問著自己自己這樣可是乘人之危啊她何桃已經睡著完全不知情。
  不管了摸了再說。陳天明暗下決心繼續把自己的手往何桃那高聳的**上摸向。
  “陳老師你在干嘛?”背后響起了劉美琴的聲音。
  “我我想摸摸何桃老師是不是還在發燒?”陳天明心里一驚忙把自己的手收了回來。
  “我已經把水燒好了你回去這里有我就行了。”劉美琴對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好。”陳天明點點頭走回自己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