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906

陳天明聽到尤成實和華亭的對話,眼睛不由一亮,他拍了一下大腿興奮地說道:“有了,我想到辦法了。
  “老師,什么辦法?”尤成實興奮地說道。
  “我準備今天晚上以海盜的身份襲擊老鷹號,如果他們的老鷹號真的有問題,那我就把其弄沉,如果沒事他們會向我開火,到時你們就向國內匯報,說老鷹號沒有問題。到時看m國還有什么話說,”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華亭急忙擺著手,“老師,不行啊,這樣太冒險了,你會沒命的。”如果陳天明偷偷上老鷹號跟m國人近戰的話,他們還不是那么擔心。但是如果故意引老鷹號開火,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老鷹號里的導彈和轟炸機就可以把陳天明炸死,陳天明還有命嗎?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只能是這樣才能引得老鷹號出手,我就不信老鷹號
  可以拿我怎樣?”陳天明說是這樣說,但心里也是沒有多大把握。他以個人的能力對付航空母艦,這不是開玩笑的。
  “這樣,我們先向上級匯報一下。”馮一行擔心地說道。他知道陳天明是他們的上司,他們是阻止不了陳天明,只有讓上級來決定讓不讓陳天明冒這個險。陳天明去逗航空母艦,簡直是天方夜譚。
  “不用了,我已經決定,一行,你向a隊與B隊的艦長說明一下,今天晚上我過去逗航空母艦,當老鷹號出其它動靜的時候,大家不要驚慌,而且把這情況向國內匯報。”陳天明堅定地說道。
  馮一行為難地說道:“老師,你還是想清楚一點!”
  陳天明搖搖頭,“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為了粉碎m國的陰謀,我一定要這樣做。我的主意已定,你們不要說了。而且這是我的命令,出了什么事我自己擔任。傳我的命令,a隊和B隊在我還沒有行動之前,不能向上級匯報,否則軍法處置。另外,讓a、B隊全放出干擾信號干擾m國的衛星。
  ”如果沒有a、B隊的配合和雷達探測,陳天明是沒有這么大膽。
  想到這里,陳天明走上a隊的戰艦,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艦長,“艦長,你們可以把探測到老鷹號的信息反饋給我嗎?”
  “可以,雖然我們的戰艦不是老鷹號的對手,但是我們現在的衛星系統非常厲害,可以把老鷹號的一舉一動告訴長。”a艦長點點頭說道。
  “那好,到時你們和B隊左右看著老鷹號,把它的舉動告訴我,不要到時把我給干掉了。”陳天明故意笑著說道。到時老鷹號派出飛機和用上導彈,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得過去?陳天明也是知道自己肯定不能跟人家硬拼,主要是引老鷹號動手。
  “長,我冒昧地說一句,你這樣太危險了,請三思而后行。”a艦長小聲地說道。陳天明這次行動的指揮官,按規定他是不能說這樣的話,但是這些天跟陳天明的接觸,他非常佩服這個年輕的長,所以他才斗膽說了兩句。
  陳天明也不想再隱瞞,“艦長,我也知道危險,但我們不能因為危險而退縮。假如你遇到這樣的情況,你會因為危險而不去嗎?”
  聽到陳天明的提問,艦長馬上搖頭說道:“不會,我一定去。”說到這里艦長也明白陳天明的心情,“長,我明白了,我不再說,希望你要保重。我現在吩咐下去,讓大家做好準備。”
  “好,我等的就是你們這句話。”陳天明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當B隊接到陳天明晚上要行動的消息后,大家都震驚了,特別是崔球心里更是驚訝。想不到陳天明這么大膽,為了試探出老鷹號是不是有問題,居然敢以身涉險。不過這消息非常重要,崔球馬上偷偷給先生打電話,至于先生他們是怎樣應對,崔球就不知道了。
  先生接到崔球的電話時,他也有點頭疼。這到底如何是好?是給小馬哥打電話讓老鷹號不動手,還是讓他們把陳天明殺了呢?先生就不信以老鷹號里面的轟炸機不把陳天明給炸成粉未?
  先生想了想,最后決定下來。因為這次陳天明是以海盜的身份襲擊老鷹號,如果老鷹號不反擊的話,一定會被陳天明得手,到時m國會損失一艘航空母艦。而且m國退兵就退兵,只要能殺掉陳天明也是一件喜事。想到這里,先生給小馬哥打電話了。
  當楊桂月聽到陳天明要自己去老鷹號時,著急地跑過來找陳天明。“陳天明,你這樣太危險了,你不能去。”
  “怎么了?是不是你擔心我?”陳天明見楊桂月跑得有點喘氣的樣子,知道她是在擔心自己,不由心里暗喜。
  “去你的,老娘才不會擔心你呢!”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你聽不聽老娘的話?如果不聽,我一巴掌拍死你。”
  “小月,我明白你的關心,但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我身為這次任務的指揮官,不能不以身作則。”陳天明鄭重地說道。
  楊桂月的臉色有點變了,“但你這樣太
  危險了,你會沒命的,你,你如果出事了,我怎么辦?”說到這里,楊桂月傷心地低下頭。
  陳天明感動地把楊桂月拉到自己的懷里,輕輕地擁抱著她,“小月,我答應你,我一定會沒有事的。”
  “這可是你說的,如果你有事了,老娘一定不會放過你。對了,陳天明,要不我跟你去。”楊桂月想到電視上的對白,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
  “不行,小月,老實,我對今晚的行動沒有十足的把握。我的武功已經到達反璞歸真還沒有十成的把握,你在旁邊更是不行。所以,你是不能去的。”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唉,你一定要注意,如果你死了,我也要陪著你死。我也扮海盜去殺m國人,”楊桂月咬牙切齒地說道。
  陳天明輕輕摸了一下楊桂月挺翹的臀部,“小月,你放心,我一定會活著回來。”
  “你,你要摸就摸!”楊桂月紅著臉說道。反正這房間里只有她和陳天明,也不知道今晚陳天明能不能回來,自己也就讓他占一會便宜!
  “好,”陳天明也不客氣,他把楊桂月推了起來,一手一個抓住她??前的柔軟摸了起來。
  “流氓,你怎么摸我上面?”楊桂月紅著臉罵道。
  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不是你讓我摸的嗎?怎么你現在有意見了?對了,小月,我們趁這個時間好好幫我練一下特殊的香波功,這樣可以對我的內力有幫助。”陳天明看了看時間,現在才是中午,還可以玩幾個小時的“游戲”。
  楊桂月哪不知道陳天明是什么心思呢?這個臭流氓,都這個時候還想著那種事情。不過,她聽陳天明這樣說,她的心里也是癢癢的,兩腿間好象也有了某種潮意。都是他害的,害得自己現在也有點流氓了。楊桂月想到這里,真想挖一個地洞鉆進去。
  于是,她紅著臉說道:
  “我們做那種事情真的對你的內力有幫助嗎?”說到這里,她又把頭給低下去了。
  “有啊,當然有了。”陳天明一聽楊桂月這樣回答,暗叫有戲了。呵呵,不管今晚自己能不能回來,還是xxoo一下才行。他急忙把門給閂上,然后對楊桂月上下其手。
  “嗯,陳天明,不要這樣對老娘。”楊桂月輕輕地喘著氣,陳天明已經在她某些敏感的地方摸了起來,她更加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小月,你的身材真好。”陳天明興奮起來了,他馬上把楊桂月抱起放在床上。不一會兒,那床就輕輕地晃動了起來。也不知道是床本身在動,還是因為在船上的原因。
  晚上,陳天明換了一身的黑色夜行衣,頭戴著面罩,而他的兩只耳朵上各塞了一個無線耳麥,左邊耳朵是負責接收a隊的情報,右邊負責接收B隊的情報。有這樣的情報,陳天明還是有點信心躲過老鷹號的攻擊。他最怕的不是轟炸機,而是導彈。估計到后來老鷹號會用上導彈的。
  “陳天明,你一定要小心。”楊桂月滿臉艷紅地對陳天明說道。剛才陳天明把她弄得快要起不來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做的,怎么這么厲害啊?
  “我會的,”陳天明點點頭。一會他從這里出直接向老鷹號飛去,不憑借其它海上交通工具,只是在腳下弄了兩塊浮板而已,這份內力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老鷹號現在距離這里起碼有幾十海里,陳天明如果需要的話,會潛下水去。他耳朵上的無線耳麥是防水的,就算是到了深海一樣可以。
  陳天明對大家揮了揮手,然后向著前面飛去。a艦長在向他提示著方向,為了不出現偏差,a艦長為陳天明設定了坐標。“長,繼續向前,你現在的方向是對的。”a艦長說道。
  今天晚上的風特別大,而且下起了雨,在這樣的天氣是最適合隱蔽干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不過,陳天明這次要讓老鷹號現自己,他倒要看看老鷹號現自己后,會有什么舉動。
  幾十海里可
  不是一個近路程,陳天明用了一個小時才飛到一半。按照初步的預算,老鷹號現在已經能現自己的行蹤。而且在他出之后,a隊也會把他現在的行動向許柏匯報。唉,上級要罵就罵,為了完全任務,只能是出點險招才行。
  在老鷹號上,一個士兵向老鷹匯報,“艦長,我們現有一個可疑的東西向我們靠近,初步判斷是一個人。”
  今天爆完畢,下次爆是花到3ooo朵,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