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1905

“a議員,我看這事情還是拖一下好一點,”小馬哥婉轉地說道。
  “不能拖了,你要抓緊時間辦,股市還要升上去呢!”a議員說完把電話給掛了。
  小馬哥聽到a議員把電話掛了,氣得快要吐血。他把手機扔到一邊,生氣地罵道:“a議員,你們這些混蛋,整天就會想著錢,如果可以的話,我一定把你們給干掉。”小馬哥罵歸罵,但他知道這是無法改變的事情。這些議員比總統還要牛,他們要自己辦事,自己是不能不辦的。
  哼,你們叫我去跟泉善說,我偏不說,先拖上一、兩天,再看你們怎樣?想到這里小馬哥又得意了。他不是不聽,而是遲點跟他們說,反正這個議員們也是不知道。不過,航空母艦那邊還是要說一下。
  現在靠近魚鉤島的是m國老鷹航空母艦,艦長外號也叫老鷹,是非常
  鷹派的人物。這次派他過來魚鉤島,也是小馬哥的私心,如果要打Z國,老鷹艦長肯定是第一個舉雙腳贊成的。因此,小馬哥覺得現在還是應該給老鷹打一個電話,不要讓他一個魯莽就慘了。
  于是,小馬哥馬上給老鷹打電話,“老鷹,你睡了嗎?”
  “總統,有什么急事嗎?是不是要打Z國啊?”老鷹見這么晚了小馬哥還給自己打電話,他還以為是要打仗了,心里一陣高興。
  “不是,我想告訴你,明天早上,你讓你的航空母艦退后5o海里。而且從現在開始,如果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能再前進,而且也不能跟Z國產生矛盾。”小馬哥說道。
  “總統,你怎么說這樣的話啊?你不是一向贊成對付Z國嗎?是不是生了什么事情?”老鷹感覺到小馬哥的語氣不一樣。小馬哥跟自己一樣仇恨Z國,他現在怎么好象*了似的。
  小馬哥惱火地說道:“老鷹,這是命令,你不要多說了,就這
  樣。”說完小馬哥馬上掛了電話,他也想學剛才a議員對自己的那樣。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接到手下的報告,說m國的老鷹航空母艦退了五十海里,但他們沒有走,還是駐扎在那里。陳天明奇怪了,他接到國內的秘報,說國家已經跟m國的高層達成協議,m國不會支持木日國,而且會幫助Z國奪回魚鉤島的主權。
  所以,陳天明以為m國很快就退兵,到時自己也可以回家了。但是,今天m國的這舉動有點奇怪,說他們不妥協,但他們已經退了五十海里。說他們妥協,可他們為什么還不走呢?難道他們想打鯊魚?
  于是,陳天明馬上向國內匯報,看看m國到底搞什么鬼?國內聽到m國并沒有把航空母艦撤掉,馬上聯系駐m國的大使,讓他跟那些議員說一下,如果說話不算話,只會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同時,龍月心他們也停止幫助m國股市,剛才還升了一下的股市馬上跌了下來。
  早上,那些議員是非常高興的,股市有了反彈,有Z國幫助肯定是不一樣
  。但沒有想到他們只是高興了一會,然后股市又跌了下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a議員剛想打電話給Z國大使,但沒有想到Z國大使就打過來了。
  “a議員,我們領導讓我告訴你們,老鷹號根本沒有撤回來,如果你們說話不算話,可不要怪我們了。”Z國大使生氣地說道。
  “什么?我已經叫小馬撤兵了,他竟然不聽我的話?”a議員也非常生氣。他沒有想到小馬哥竟然敢騙自己,難道他真的不想當總統了嗎?“大使,我一會給你答復,我現在給小馬打電話問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a議員立即給小馬哥打電話。小馬哥一看到是a議員給自己打電話,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a議員,你好,有什么事情吩咐嗎?”小馬哥馬上媚笑著。
  “小馬,你媽的是不是不想當總統了?我叫你撤兵,你怎么不把老鷹號給撤回來?”如果小馬哥在a議員面前的話,估計a議員會把小馬哥給活吞了。
  “不會?我已經跟老鷹說了,讓他撤回來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馬上打電話問問,我一會再給你電話。”小馬哥故意著急地說道。其實他已經想好了對策,哼,雖然自己是這些議員的傀儡,但自己也想好了怎么對付這些議員。
  a議員說道:“那好,你快點打電話問問老鷹是怎么回事?”
  “是,”小馬哥把電話掛了后,他又給老鷹打了電話。“老鷹,現在那些議員讓你馬上把老鷹號給撤回來。”
  “什么?總統,這可不行啊?如果我們撤回來了,木日國根本沒有辦法跟Z國對抗?這樣魚鉤島就會被Z國搶去了。”老鷹著急地說道。現在他終于明白小馬哥昨天晚上為什么跟他說那些話了。
  “唉,我也沒有辦法,我也頂了很大的壓力。昨天晚上我就想跟你說的,但還是忍住不說。我現在可是沒有辦法了,你還是撤兵!”小馬哥嘆了一口氣。
  “不行,我看Z
  國人不順眼。”老鷹說道。
  小馬哥說道:“這是命令,我也沒有辦法,老鷹,你一定要服從,否則你回m國后是要受到審判。”
  “總統,你再想想辦法嘛!”老鷹哀求著。
  “辦法不是沒有,不知道你肯不肯配合?”小馬哥說道。
  “我肯,你!”老鷹拼命地點頭。
  小馬哥頓了頓,“你就以航空母艦出了一些狀況,正在海上搶修,沒有辦法回來的借口駐扎在那里,至于檢修到什么時候,那就看你的意思了。”
  “呵呵,總統就是總統,詭計就是比我們多。”老鷹笑著說道。
  小馬哥聽了心里有點不舒服,老鷹這是什么話啊?他這哪是表揚?不過,現在也不是跟他計較的時候,“老鷹,就這樣,我現在給那些議員回電話。”小馬哥給a議員
  打起電話來,“a議員,我剛才給老鷹打電話了,老鷹說他們的航空母艦出了一些問題,現在正在搶修。”
  “什么?出了問題?”a議員愣了一下。“小馬,你不要騙我啊!我并不是傻瓜。”
  “a議員,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啊!”小馬哥說道。“這次的事情可能是真的,我以為老鷹這么大膽敢抗命,原來是航空母艦出了一些問題。
  a議員想了想說道:“那老鷹說要修多長時間嗎?”如果把這個理由跟Z國那邊說,可能人家是不接受的。哪有說壞就壞,這擺明是讓大家合作不了。
  “這個我也說不準,聽老鷹說他們會盡快修好,”小馬哥在心里陰陰地偷笑。這就是他聰明的地方,說修好就馬上修好,說沒有修好就還沒有修好,進退都可以。而且小馬哥也猜到Z國和這些議員達成協議,如果老鷹號不撤退,木日國就會以為m國在支持他們,他們是不會怕了Z國的。
  而且只要老鷹號不
  撤退,Z國就不會跟那些議員達成協議,這樣的話就可以破壞他們的協議,以便幫助木日國對付Z國。今天一早小馬哥也接到了先生的電話,先生贊嘆小馬哥的厲害。先生說了,只要小馬哥不把老鷹號撤走,或者遲些時候再撤走,Z國跟那些議員就達不成協議了。
  因此,小馬哥用這個辦法拖著這件事情,如果能拖三天,Z國一定會打擊m國股市,到時這些議員一定跟Z國鬧起來。
  “你叫老鷹快點,要不然我們撤了他。”a議員生氣地掛了電話,他要向Z國大使解釋一下才行。
  Z國接到a議員的解釋后,馬上召開了有關人員的會議。這m國的解釋太牽強了,哪有航空母艦說壞就壞的。現在Z國方面也有點猶豫,因為打擊股市的目的就是為了魚鉤島,Z國也不想跟m國扯破臉皮。但老鷹號在那里不走也不是辦法,這樣會助長木日國的囂張。于是,Z國想著先拖一、兩天看看情況,如果老鷹號還不走再作打算。
  這個消息也傳到了陳天明的耳朵,陳天
  明納悶了,m國的老鷹號壞了?這怎么可能啊?本來協議好了,現在m國又變?,這說明m國是不想合作,只是拖延時間不讓股市跌得太慘而已。不行,一定要想個辦法才行。陳天明一個人靜靜地想著。
  其它虎堂隊員本來以為m國的老鷹號要撤退,大家本來想著一會給木日國一點顏色看看。但現在聽陳天明這樣說,個個都愁眉苦臉,唉,m國一向是說話不算話,這是眾所周知的。
  “老師,你快點想想辦法,要不老鷹號在這里,木日國就還會虎視眈眈地看著我們的魚鉤島。”尤成實對陳天明說道。如果不是m國的航空母艦在這里,他們一早就摸上木日戰艦,把他們扔到海里喂鯊魚。
  “唉,我能有什么辦法,國家都想不出來,說等兩天再說,”陳天明嘆了一口氣。
  華亭生氣地說道:“m國真是卑鄙,我懷疑他們是騙我們的,他們的老鷹號根本沒有壞。”
  “他們肯定是騙我們的
  ,但我們又能怎樣?你又不能上航空母艦上看看,而且就算你能上去,你也現不了哪里壞?就算讓懂戰艦的人上去看,m國海軍完全可以自己先把航空母艦弄壞,到時自己再修回來。”陳天明想了想說道。這種事情就好象自己的車子一樣,你說不能開了,完全可以折一個小零件出來,想開的時候再裝上去。
  “要不我們向他開炮,到時他們還手,就說明他們的老鷹號沒有壞了。”尤成實插了一句。
  “我靠,你笨啊?我們怎么能先向m國開炮呢?到時m國就有借口向我們動手了。”華亭在尤成實的腦袋上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