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2000

這些木日民眾圍天王府只有兩個目的,一是讓天王想辦法托市,如果再這樣下去,大家是要家破人亡,與其這樣,大家不如跟泉善抱著一起死。魚鉤島本來是人家Z國的,我們木日國為什么強占人家的,現在搞得局勢緊張,好象要打仗似的。
  現在國家都亂成這樣,不用打仗自己就滅亡了。而且經濟這么差,哪有錢打仗啊?雖然說人家m國支持,但地球人都知道m國是狼子野心的人,他們要打仗都是想著賺錢,像上次打了那個什么克的,都不知道賺了多少錢啊?因此,如果依靠m國打仗,木日國一定是經濟倒退幾十年。
  泉善真的頭疼了,天王府前面圍著一大堆的民眾,而且他們是越來越多,很多人都高舉著小旗子和拉著橫幅,希望木日政府解決這次的股市危機。泉善不是不想解決,而是這次打擊股市的黑手太強大了。根據線報,這次打擊木日股市的黑手主要是來自Z國,Z國的資金這么厲害,一定是跟Z國政
  府有關。
  泉善真的沒有想到,Z國會拉下臉皮跟自己干了。八格,真是氣死人,現在木日國的經濟根本比不上Z國,而且這次沖擊木日股市的資金太強大了,強大到讓木日政府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
  “天王,這下不好了,外面的人越來越多,我們的人根本出不去,再這樣下去,我們會被餓死的。”大郎著急地跑進房間對泉善叫道。
  “八格,沒用的混蛋,著急有用嗎?你快點給財務部長打電話,讓他看看國庫里還有多少錢,如果不多了,就讓他去借,一定要先把我們的股市給托起來。”泉善本來心情就不好,現在被大郎這樣一吵,他氣得對著大郎的小弟就是一腳,踢得大郎捂著下面亂跳。
  “是,是,我現在就去。”大郎苦著臉說道。早知道跑過來被泉善踢,他就不過來了,反正他的抽屜里還有一包餅干,餓也餓不到他。
  一個小時后,木日財務部長從國庫里抽出資金過去救市。
  股市是上升了,但財務部長知道這筆錢是要回到木日國庫的,要不然國家就成為無米之炊。唉,也不知道能支持多久。國家現在經濟越來越倒退,聽說魚鉤島上又與Z國產生矛盾,如果打起仗來,更是要花錢,這下怎么辦好啊?財務部長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剛才泉善叫他去借錢,但是現在哪有什么人肯借錢啊?那些商人比鬼還要精,有好處的時候就粘上來,見到這次沒有好處的時候,個個都說自己集團的股票也被套住了,要不就說現在資金抽不出來,反正都是一個意思,現在沒有錢借。他們也知道,這時候用錢砸下去,就算不是血本無虧,也是虧很多。所以,這些精明的商人不但不會幫木日政府托市,而且也不借錢。
  就在陳天明在戰艦上無聊的時候,他身上的衛星手機響了。他急忙拿出手機想看看是誰打過來的,這個手機只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用,所以一定是國內打過來的。“你好。”陳天明有點緊張地說道。
  “陳,陳天明,是我,”手機里傳來了一個女孩的聲音。
  “你,你是?”陳天明愣了一下,他聽到好象是龍月心的聲音。
  “我是龍月心,你沒有聽出來嗎?”那邊的龍月心有點失望,看來陳天明是忘記自己了,連自己的聲音也聽不出來。龍月心雖然身份高貴為人驕傲,但也脫不了女孩的虛榮心。以前陳天明追求她的時候,她沒有覺得什么,反正她經常被別人追求,但是當陳天明不再追她的時候,她就有點不習慣了。是不服氣,還是其它原因,龍月心自己也不明白。
  陳天明說道:“龍小姐,是你啊,有事嗎?”這手機是執行任務用的,一般人不知道這個號碼,為什么龍月心會打給自己呢?陳天明雖然心里奇怪,但他沒有說出來。
  “陳天明,我這次給你打電話是代表國家,我有件事想再跟你商量一下。”龍月心聽到陳天明的口氣有點冷淡,她的心里更加不舒服了。她想把電話給掛了,但是想著這次事情還要麻煩陳天明,所以她還是忍了下來。
  “你請說。”陳天明聽龍月心這樣說,估計是
  這次魚鉤島的事情。
  “是這樣的,很感謝你們天騰天公司的幫忙,這次阻擊木日股市,天騰公司幫了我們很大的忙。”龍月心感激地說道。她佩服歐哲祥在股市上獨特的見解,如果不是聽了一些歐哲祥的意見,他們這次也不會這么順利。雖說木日國的經濟衰落,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而且木日政府也在托市。這次可以說龍月心他們賺了木日國不少錢,而這個時候,龍定找上了月心。
  龍定讓龍月心把目標轉到m國去,因為現在對付木日股市不是最終解決的辦法。泉善為什么敢對魚鉤島有野心,那就是m國在他們后面支持。因此,現在要對付m國的股市。不過,m國可不比木日國,要對付他們的股市,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此,龍月心找到了陳天明。
  陳天明沒有聽到龍月心說到主題,便靜靜地聽著。
  “我們決定準備對付m國,想請你幫忙。”龍月心說道。這次為了奪回魚鉤島,爺爺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龍月心當然是要幫忙。
  “你,怎樣幫忙?”陳天明說道。
  “我想你把所有的資金全弄出來跟我們一起打擊m國的股市,你還要用麗人集團再到銀行貸一些錢,另外我們還想你聯系木日國的柳生家族和番國的愛家,希望他們也幫我們一起打擊m市的股市,”龍月心說出了自己的目的。打擊其它國家的股市,是要用其它集團或者別的名義,不能用國家的名義。
  陳天明想了想問道:“打擊m國股市的勝算有多少?”如果只用他的錢,陳天明是不會吝嗇。但要用上柳生家族和愛蓮家的幫助,他就要問清楚了。如果讓她們家里出現問題,自己對不起她們。
  “有7成以上的勝算,而且我們也有保底的計劃,實在不行,也不會讓他們吃虧,這個請你放心。”龍月心是何等聰明人,她當然是知道陳天明的心思。
  “如果是這樣我可以跟她們說一下,但她們會不會答應我不敢打包票。”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行,請你現在就去辦,我們的時間非常急。”龍月心說道。她也知道如果陳天明把這件事情跟柳生良子和愛蓮說的話,她們一定會答應。因為這畢竟是與國家合作,如果這次合作成功,這對以前這兩家在Z國的生意是非常有利。而且這次國家已經承諾有一個保底計劃,就算是虧也不會讓她們虧。另外有陳天明跟她們說,她們是會心動的。
  由于以前龍月心不大注意陳天明,所以也沒有打聽過陳天明具體的情況。這次一打聽,現陳天明有很多女人,連國外的也有。她是知道柳生良子的,但沒有想到番國愛家的厲害女人愛蓮也是陳天明的女人。這個陳天明真不是一般的*蘿卜,這讓她有時覺得生氣。
  陳天明點點頭,“好,我現在就給她們打電話。”反正這是國家的事情,陳天明是可以用這手機給她們打電話。不一會兒,陳天明把事情跟柳生良子和愛蓮說了。
  柳生良子是馬上答應的,這次的木日股市對柳生家族也有一點影響,如果Z國政府讓木日股市解套,柳生家族可以馬上趁這個機
  會賺一些錢。另外有保底計劃,她當然是同意跟Z國政府合作對付m國股市。
  愛蓮是一時拿不了主,不過她對陳天明說馬上跟父親商量,盡快給他答復。沒有過多久,愛蓮打了電話過來,說父親已經同意,具體事情會跟陳天明他們聯系。陳天明讓柳生良子和愛蓮跟歐哲祥、張麗玲聯系,一切他們說好就行。
  于是,陳天明又給張麗玲、林國、賀平、歐哲祥等人打了電話,讓他們大膽地去做,為了奪回魚鉤島這些錢算得了什么。而且聽龍月心說有七成把握,陳天明更是有信心。他知道龍月心是一個聰明人,她是不會拿著國家的錢開玩笑,她認為可行就是可行。如果這次能賺不少錢,那也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陳天明把這件事情搞掂后,就跑去指揮室查看有沒有新情況。這兩天木日國沒有什么大的動靜,他們調來了一些戰艦過來,但他們也不敢強攻魚鉤島。而m國的航空母艦過來了,但也是在遠處看著,并沒有采取什么行動。
  m國總統現在非常強硬地
  要Z國主席龍定出來談話,希望Z國能冷靜處理魚鉤島的事情。如果Z國強來的話,m國是不會坐視不理。泉善聽著m國總統說這么維護自己的話,他更是定下心來。哼,有自己的m大哥在后面撐腰,他還怕Z國嗎?
  可龍定卻是不肯答應,魚鉤島本來就是Z國的地方,如果他還不把其給要回來,木日國都搶去了。反正龍定是吃定m國不敢開戰,蘇國已經在背后支持Z國,他們國家的航空母艦也開到附近的海域上。所以,如果打起來,m國并不能討好到哪里去。
  現在大家都僵持在那里,誰都想說服誰,但誰又不肯讓步。因此,龍定讓龍月心曲線救國,他要讓m國也出現一些危機。現在m國這么做,原因就是事情不出在他們的國家,他們才在后面叫來叫去,想在其中拿一些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