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98 特殊的部門

陳天明看著劉美琴潔白的肌膚聽著她誘人的呻吟心里馬上興奮了起來可是他不敢亂動因為現在他除了敢動劉美琴的**別的地方不敢動了怕會傷害到她。
  他摸了摸自己難受的下面只好暗暗地喘著氣。唉誰讓劉美琴的身體不舒服自己只能是寂寞難耐硬硬睡不著了。
  “天明你你難受嗎?”劉美琴紅著臉看著陳天明挺起的下面害羞地說道。
  “我我沒事。”陳天明困難地搖著頭充當大頭。他能沒事嗎?不過就算自己有事自己也不能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劉美琴的痛苦上啊!
  “我來幫你。”劉美琴說完便把自己的手輕輕地蓋上陳天明堅硬的下面慢慢地動了起來。
  “啊……爽……”陳天明小聲地叫了起來自己本來就很孤單的下面已經被人安慰著能不叫爽嗎?
  聽到陳天明的鼓勵劉美琴的膽子大了一點手也伸長了一點。她輕輕地用手插進了陳天明的褲子里面當她真實地摸到陳天明的下面時不由地喊了一聲“哇……”
  “美美琴你你不……要……你的身體不好不要累著了。”雖然陳天明很想但他還是心疼著劉美琴。
  “沒事你這樣憋著不好你不要忍著快點讓它出來就行。
  ”說完劉美琴紅著臉低下頭。
  看著劉美琴這樣子陳天明不由心里一動“美琴你幫我半個小時就行了。”其實他想到不如自己又練練特殊的香波功讓自己快點恢復功力。
  “好。”劉美琴說完慢慢地把陳天明的褲子脫掉然后把手握住那差點自己就握不了的東西然后輕輕地動了起來。
  “啊……”陳天明興奮地叫起來那下面的堅硬與劉美琴小手的柔軟正如一個極大的反差這反差把他心里的欲火全勾了出來。
  但是陳天明不敢造次他慢慢地運起香波功把真氣與下面的熱流匯合在一起然后向自己的丹田處沖去。雖然每一次他都沖不過去但是他不氣餒他相信只要努力總有一天能把被廢的氣穴沖開。
  陳天明練了一個周天感覺到全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感覺這一次運功后比上次舒服多了。看來練得越多功力就會越強離恢復的時間就會越短。想到這里高興的陳天明睜開眼睛發現劉美琴還是在用手幫自己套弄著。
  已經有半個小時了她這樣太辛苦了。于是陳天明對劉美琴說道“美琴你別累著了快稍一會!”
  “我我不累。”劉美琴搖搖頭說道。她雖然這樣說但是從她輕微的喘氣聲音這樣套弄了半個小時不累才假。
  “別弄了你已經幫我弄了半個小時休息一會。”陳天明心疼她說道。
  “可可是你還沒有什么!”劉美琴害羞地看了一眼陳天明那斗志昂揚的下面紅著臉說道。
  “我知道但也不能讓你累著了反反正我已經是習慣了沒有什么就沒有什么。”陳天明苦笑著。現在的他不得現在就把劉美琴推倒然后好好地干上一場以解除自己心中的欲火。
  “那那我再幫你一下你有什么我再休息。”劉美琴說完便下了床接著拿張椅子放在床邊她坐下來然后低下頭用嘴向陳天明的下面靠去。
  “別……爽啊……”陳天明本來想制止劉美琴的但是自己的下面被劉美琴含住了那種特別爽的感覺讓他情不自禁地叫了出來。
  劉美琴繼續用嘴幫陳天明動作著那笨拙的動作讓陳天明又憐又疼。但是下面的興奮讓他也忘記了別的事情他故意放松自己任由劉美琴對自己的下面愛撫……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劉美琴只聽陳天明喊了一聲“啊……”
  一股熱流直往自己的嘴里噴了出來她知道那是什么了一種怪味讓她急忙站了起來抓起旁邊的紙巾就吐了出來。
  “對對不起。”陳天明不好意思地對劉美琴說道。他也不想的但是自己那東西被劉美琴這么可愛的小嘴愛撫能忍得住嗎?再說自己本來就不想忍。
  “唔……”劉美琴邊用紙巾擦著自己的嘴邊搖著頭。能讓自己心愛的男人得到滿足就是自己辛苦又如何呢?
  “快去洗洗”陳天明心疼地說道。
  “嗯”劉美琴紅著臉點點頭出去了。
  “美琴辛苦你了。”陳天明親了親劉美琴的嘴唇然后輕輕地摟著她。
  “不辛苦”劉美琴對著陳天明甜甜一笑偎依在陳天明的懷里閉著眼睛。
  “睡天已經晚了。”陳天明說道。
  “嗯”劉美琴說道。
  ——————————
  陳天明在鄉下住了幾天把家里的事情安頓好還和劉美琴回了一次她媽媽那里。順便讓劉美琴在她媽媽那里住上一段時間。
  而大伯在陳天明回鄉下的第二天也走了并且說他要去云游四海。陳天明回到j縣后就把小車交給了林國自己就去m市。鐘向亮說先讓陳天明到學校報到反正還差兩個星期學校就放假到時林國他們再上m市他會有安排所以陳天明就先到m市找鐘向亮了。
  坐著車看著地地陳天明來到了一棟大樓旁。這是一幢外表看起來沒有什么特殊的大樓好像一個單位的大樓一樣。不同的是這大樓沒有掛上什么牌子只是看到黑乎乎的大門如果不是鐘向亮說就是這樣的樓的話他還以為自己走錯了呢?
  陳天明看了看好像沒有人便走了進去。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突然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跳出了一個年輕的男人把陳天明嚇了一大跳。好像剛才看門衛室都沒有人似的他還想找一個人問問鐘向亮在哪里呢?誰知卻跳出一個人來
  “我是來找人的。”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你找誰?”那年輕的男人說道。
  “我找你們的鐘向亮局長。”陳天明說道。
  “不好意思沒有這樣的人。”那男人搖搖頭說道。
  “沒有?鐘…向…亮沒有這個人嗎?”陳天明故意一字一句地咬慢咬清。怎么可能呢?師兄明明是叫自己來這里找他的。看著這個人好像一點笑容都沒有估計不是失戀心情不好就是心里素質不過關看到自己這么帥然后他妒忌故意說沒有。
  “沒有你還是走!”那男人還是搖了搖頭。
  天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陳天明暗暗叫苦今天好像是月5號不是愚人節這人不應該戲弄自己?
  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掏出手機給鐘向亮打了一個電話。
  “喂師兄是你嗎?我是天明我已經來到你所說的那大樓前可是門衛說沒有你這個人噢這到底怎么回事?”陳天明說道
  “你已經來了我不是告訴你嗎?來到大樓要先給我一個電話嗎?你怎么忘了你就在那里等著我一會叫人下去接你。”鐘向亮說道。
  陳天明掛了電話在大樓前站著反正自己在外面站著那年輕男人不會拿自己怎么樣。
  過了一會一個男人走了下來陳天明定睛一看是鐘向亮的那個司機他邊向自己走過來邊招著手。
  “陳先生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鐘局在上面等你。”那司機對陳天明微微一笑然后在前面領路。
  那男人見鐘向亮的司機過來領了陳天明便走回門衛室里。現在的陳天明可是一肚子疑問怎么這安全局這么神秘并且那守門的人不是說沒有鐘向亮這個人嗎?為什么司機又說鐘局在上面等他呢?奇怪。
  一進大樓里面在旁邊又走出了一個人他對陳天明說道“請出示你的證件和把你有關通訊工具交出來。”
  陳天明奇怪地看著那司機想看他是怎樣說。
  “不好意思陳先生這是我們這里的規定麻煩你配合一下。”司機說道。
  陳天明見司機都這樣說便點點頭把自己的身份證和手機交了出來然后和司機坐電梯上去。
  到了五樓司機把手一揮對陳天明說道“這邊請陳先生。”然后把陳天明帶到一間房門前“鐘局就在這里等你請進。
  ”說完他便走了。
  陳天明輕輕地推開門只見鐘向亮坐在辦公桌上看著什么似的。
  “師兄我來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能在這里見到鐘向亮那說明鐘向亮并沒有騙自己。
  “來快坐。不好意思剛才我們這是一個特殊部門所以你不給我先打電話就這樣上來肯定是上不來。而且我們為了盡量減少無必要的麻煩所以你要找我如果沒有我們先給門衛打電話他們是不能你們進的。他們一般會說沒有這個人讓一些無關人員進不來。”鐘向亮給陳天明倒了一杯水笑著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剛才還以為是你騙了我呢!明明你說是這里但竟然說沒有你這個人嚇了我一大跳。”陳天明接過鐘向亮遞過來的水埋怨地說道。
  “呵呵這是我們工作的性質造成有些事情我們不能不小心。”鐘向亮哈哈大笑著“可能你覺得麻煩不過你不要責怪以后我不會讓你來這里了。我讓你來這里是讓你一會跟我去去你住的地方然后跟我回我家吃個飯認識一下你的嫂子和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