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995

陳天明著急地對艦長說道:“艦長,你向B隊信號,說我們這里有敵人偷襲,讓他們火回來。你們不要到處走,這些人是忍者,武功很厲害,還是讓我們虎堂的人來對付。”
  “是,長。”艦長向陳天明立正敬了一個禮。他這次叫“長”叫得特別有敬意,這個長太厲害了。
  陳天明向艦長點點頭,然后飄了出去,那輕功快得就如一縷輕煙一般,讓人只是感覺眼前一花,陳天明就不見了。“艦,艦長,長還是人嗎?”一個軍官問艦長。
  “你混蛋,你才不是人,這是我們長厲害,你懂嗎?”其實艦長的心里也有這樣的想法,不過他不敢說出來而已。剛才陳天明飛出去太快了,快得他自己也感覺不出來。這是什么輕功啊?怎么這么厲害?
  __
  崔球正在甲板上看著前面的木日戰艦,戰艦的艦長向他跑了過來,“長,a隊向我們出信號,有敵人襲擊他們。”
  “噢,有這樣的事情?那邊不是沒有戰艦嗎?”崔球故意奇怪地說道。“那邊現在的情況怎樣?”
  “不知道,他們只是向我們通報襲擊情況,并沒有多說,可能情況危急。”那艦長說道。
  “那好,我們現在火趕回小島增援,一定不能讓敵人得逞。”崔球想了想說道。
  艦長點點頭,“好,我馬上去辦。”可當B隊戰艦剛調轉方向準備回去的時候,木日戰艦好象一早知道Z國戰艦要回去似的,馬上把戰艦擋在他們回去的路上,而且用導彈系統鎖住B隊戰艦,以致讓B隊戰艦又馬上全體準備戰斗,就是這樣弄來弄去拖了不少時間。
  崔球大聲地說道:“大家要小心,既要不給木日戰艦陰謀得逞,又要回去增援a隊,不能讓他們有危險
  。”雖然崔球這樣說非常有道理,體現一個長在危難時候的大將風度,但他這樣的命令無形中是拖了不少時間,人家木日戰艦在前面擋著,一付要跟你開戰的樣子,你能沖過去撞他們的戰艦嗎?
  現在B隊戰艦向右,木日戰艦也向右,B隊戰艦向左,他們也向左,反正他們就是擋著前面的路,讓B隊回不了增援。
  這個B隊戰艦可愁了,打又不能打,不打嘛,這些木日戰艦在前面故意擋著過不去,根本增援不了a隊。這下怎么辦呢?艦長又向崔球請示了。崔球皺著眉頭說道:“有點麻煩,估計那邊的事情跟木日國有關,他們這是故意擋著我們,但我們又不能打。”
  “是啊,長,”艦長為難地說道。
  “你們幫我接通木日戰艦的指揮官,我要跟他們通話,”崔球生氣地說道。沒有過多久,兩國戰艦接通了信號。“你們木日戰艦怎么回事?為什么擋著我們前進的路?”
  “呵呵,這
  海又不是你們的,怎么說是你們的路?Z國指揮官,我們有事想找你,但你們不理我們,所以我們只能是這樣了。”井下四郎高興地說道。他們已經拖了快半個小時的時間,如果再拖半個小時的話,伊賀他們應該已經把那些Z**人干掉了。
  崔球不耐煩地說道:“你們找我們有什么事?”
  井下四郎說道:“就是關于我們木日軍人如何死的?你們是先到魚鉤島,應該知道的。”這是木日國一直想知道的實情,當時衛星沒有辦法拍攝到那里的情況,懷疑是Z國干的,但沒有證據也沒有辦法。
  “當時我們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有什么事以后再說,讓我們先過去。”崔球說道。他也故意在磨蹭著,只要再拖一會,應該是可以了。
  “你們不說真話,我們是不高興的。”井下四郎說道。
  崔球沒有跟井下四郎再說,他轉頭對旁邊的艦長說道:“艦長,我們不理木日國戰艦,我們兜一個大圈
  繞到魚鉤島,這樣木日戰艦也沒有辦法攔著我們。”
  “好,只能是這樣了。”艦長無可奈何地說道。雖然繞一個大圈是可以過去,但這樣會費一些時間。但現在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只能是這樣了。
  __
  由于陳天明起狠,那些潛上戰艦的忍者一個個被他消滅了,而且還有楊桂月他們的幫助,沒有過多久,那三十來個忍者全被干掉。“楊桂月,我現在命令你,你帶著這幾個虎堂隊員看著戰艦,不能讓戰艦有事。我下去島上幫一行他們。”
  “是,”在這樣的場合,楊桂月也不敢跟陳天明說條件,她是想下去殺敵人,但想著戰艦也非常重要,如果被人破壞戰艦,他們的損失也是非常大。
  聽到楊桂月的回應,陳天明滿意地點點頭,他往前面一飛,直接就飛向小島。不一會兒,他就像大鵬一樣沒入黑夜中。其它戰艦的官兵見陳天明這么厲害,不由歡呼起來。剛才他們看到蒙面人上戰
  艦還有點害怕,因為那些蒙面人的武功太可怕,而且非常詭異,以致有一些戰友被敵人殺死。
  不過后來陳天明的出現讓他們暗暗心里高興,陳天明只是一個人就把那些蒙面人干掉。現在陳天明又在這么遠的距離向小島上飛過去,這讓他們充滿信心,覺得有陳天明在,他們不怕那些武功高強的人。如果是用戰艦戰斗,這些海軍是不怕的,畢竟這是他們的強項。但用武功來打斗,他們就沒有忍者那么厲害了。
  陳天明一邊飛著一邊長嘯一聲,他想用自己的聲音讓馮一行他們信心十足地對付敵人。在戰艦上有幾個虎堂隊員,小島上有十幾個,不知道島上有多少敵人,如果也像戰艦那么多的話,馮一行他們可能吃不消。
  果然,馮一行他們聽到陳天明的嘯聲,高興地叫道:“大家跟這些敵人拼了,老師過來幫我們了,我們不怕。”剛才他們打得太辛苦了,由于陳天明的提前示警,他們并沒有被偷襲。但是那些敵人太厲害了,個個武功高強,用的武功又非常詭異,他們這十幾個虎堂隊員也是對上人家二十個左右的人,其它的在
  島上殺駐扎的海軍。
  幸好陳天明跟那些海軍簡單訓練過,當有武功高強的人過來時,海軍們馬上集中在一起,舉槍對著飛過來的人掃射,只要集中的人多,那些敵人的武功就算很厲害,也不敢冒著被子彈打中的危險沖過來。
  因此,雖然伊賀帶著十個忍者沖過去,但很快被子彈給打得不敢過去了。“八格,這些Z國人怎么這么狡猾,他們全集中在一起?”本來伊賀想偷襲干掉一些Z**人,但沒有想到他們剛上岸就被人家現了,而且沖過來的十幾個海軍非常厲害,竟然可以一對一地跟他的手下打起來,這讓他吃驚不已。
  伊賀趴在地上,生氣地看著前面那些Z國海軍,只要他們一抬起頭,人家的子彈就馬上打過來。雖然他們也用暗器打中幾個Z國海軍,但是人家的人太多了,再這樣下去很難干掉他們。現在伊賀想著那些手下快點把那十幾個海軍給干掉,而且和他們一起分頭殺掉那一群聚集在一起的Z國海軍。
  可是,伊賀等了好一會,還沒有等到
  自己的人過來。他回頭看了一下,見他們正打得火熱。于是他對旁邊的手下說道:“你們三個向左邊包抄,你們三個向右邊包抄,其它的跟著我從正面攻擊。”伊賀就不信不能拿下這些Z國海軍。
  跟馮一行他們打斗的忍者個個奇怪,本來馮一行他們快要支持不住了,但沒有想到他們聽到一聲長嘯后,竟然如吃了偉哥一樣個個武功大振,又拼命地跟自己打了起來。
  陳天明向前一沖,用飛劍對著一個忍者射去。由于他的武功已經到達反璞歸真,使用飛劍更是如魚得水,只見白光一閃,又有一個忍者被飛劍收割了性命。
  “八格,那個人用暗器。”有一個忍者生氣地叫道。他見身邊的同伴被殺,氣得馬上用暗器向陳天明打去。
  陳天明把手一揚,一道勁風馬上卷著打過來的暗器往回射。“啊!”剛才打出暗器的忍者見暗器竟然向自己射過來,那暗器太快了,他沒有辦法躲避只有眼睜睜地看著暗器打在自己的身上。這些暗器全是淬了毒的,見血封喉,忍者
  想服解藥,可陳天明又是一道掌刃擊過來,把他身邊的忍者和他手中的解藥一起給打飛出去。
  “***,你們全去死!”陳天明殺得興起,一邊屠殺著身邊的忍者,一邊指揮飛劍偷襲。不一會兒,旁邊的忍者就倒下了大一片。而馮一行他們趁著陳天明的到來,也殺了幾個忍者。
  陳天明看到剩下的幾個忍者,不以為然地對馮一行他們說道:“你們過去幫其它人,這些忍者交給我了。”
  “是,”馮一行他們馬上向那邊飛去,而林廣熾和華亭趁著要走的時候,兩人合手又把一個忍者給殺了。
  “肉面,你和華亭真是無恥啊!這樣的事情也干得出來。”尤成實可惜地說道。早知道是這樣,他也和旁邊的施運文一起聯手多殺一個忍者,為國爭光啊!
  “呵呵,這些忍者太可惡了,剛才他們一上岸就說自己是海盜,我不對他們無恥一點,怎么對得起國家對得起人民對得起自己呢?”林廣熾
  用上了陳天明的經典名言。
  陳天明馬上往旁邊的忍者殺過去,那幾個忍者立即疊合在一起,只見他們雙手合十,身體貼得非常緊,好象他們在斷背似的。接著幾個忍者一起向陳天明飛去,他們幾個人還能合在一起非常緊,如一個龐然大物。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