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1993

木日戰艦向魚鉤島駛了過去,度不慢不快,但他們這一舉動馬上引起了a隊和B隊戰艦的注意。
  “長,我們現木日戰艦向我們的小島駛過來,請指示。”一個通訊兵氣喘吁吁地敲響陳天明房間的門,陳天明果然是睡在戰艦上,不過是他一個人睡。
  “讓各單位注意,大家進行戰斗狀態,有新情況馬上向我報告,如果他們敢動手,你們也馬上還手,不要客氣。”陳天明馬上站了起來走出小房間。
  “是,”那通訊兵立即跑回去了。
  陳天明也睡不著了,現在木日戰艦向這里開過來,也不知道他們想干什么?估計小島上的人也知道這個情報了,自己還是到指揮室看看,不要出什么事情。“現在是什么情況?”陳天明問旁邊的一個軍人。
  “報告長,木日戰艦向我們開過來,不過度并不是很快。”那位軍人說道。
  “他們有沒有用導彈鎖住我們?”陳天明問道。
  “有,我們一樣用導彈系統鎖住他們,如果他們敢先動手,我們一定還擊,讓他們瞧瞧我們Z國海軍的厲害。”那個軍人自豪地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他打開了跟小島上的聯系聯絡系統,“一行,你們準備好了沒有?”
  “報告長,我們嚴陣以待,只要***敢動手,我們一定不饒他們。”馮一行馬上說道。虎堂隊員哪敢深睡,他們全是和衣而睡,一有動靜馬上起來準備戰斗。而且他們這些在島上的人只是負責6戰,海戰還是看戰艦那些人。
  “好,你們等我的命令,大家保持聯系。”陳天明欣慰地說道。
  在B隊戰艦里,崔球也接到了通
  訊員的報告,木日戰艦向魚鉤島開去。他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來先生跟泉善已經溝通好了,他只要按著計劃行事就行了。“馬上傳我的命令,我們的戰艦跟著木日戰艦,他們可能有陰謀,一定不能讓他們得逞。”崔球大聲地說道。
  龍組的隊員已經全起來了,戰艦拉響了警報,所有的人都提高警備準備戰斗。沒有人知道木日戰艦現在去魚鉤島是想干什么?但大家知道一定是沒有好事,現在是凌晨三點多了,要觀光旅游也不是這個時候。
  不過,龍組隊員個個都想跟木日國干上一場,聽說a隊他們已經跟海盜干了一場,現在他們正在那里占著魚鉤島,不讓木日國占去。如果能跟木日國交鋒,他們這幾十個高手可不是吃素的。
  在木日戰艦指揮室里的井下四郎看著前面黑黑的天空,他問旁邊的軍人,“我們已經開了多少海里?”
  “長官,我們已經開了兩海里。”那個軍人說道。
  “Z國戰艦有沒有鎖定我們?”井下四郎繼續問道。
  “有,他們的警惕性很高,當我們鎖定他們時,他們也馬上鎖定我們。”軍人說道。
  井下四郎說道:“好,現在你馬上調轉方向,回頭前進5o海里。另外通知其它戰艦也是如此。”
  “什么?”軍人聽了大吃一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三更半夜的,長官難道想玩游戲?不過他也知道軍令如山倒,他只有服從長官的命令。“是,我馬上照辦。”軍人一邊調轉方向,一邊通知其它木日戰艦。
  井下四郎看到戰艦已經往回走,心里暗暗高興。泉善天王真是厲害,這一搞,一定讓Z國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們肯定是氣得要命,以為自己要跟他們開玩笑。這樣魚鉤島上的人就會放松警惕,可以讓潛在海里的ac自衛軍下手。井下四郎也非常佩服伊賀他們,在海里這么久,還不用上來換氣,厲害啊!
  在小島旁邊的戰艦看到木日戰艦
  回頭開走了,艦長奇怪地向陳天明匯報,“長,那些木日戰艦又回頭了,我們怎么辦?”
  “還能有怎么辦?解除警備,讓大家休息,其它值班的人要小心謹慎。..”陳天明想了想說道。m的,一定是木日人故意玩大家,他們不可能敢公開挑起戰爭,而且他們現在還是劣勢,根本不是自己這一方的對手。陳天明想到凌晨三點多被木日人玩了一下,心里氣得要命。人家現在過來,一定是一早有準備,可能他們已經睡了一覺才起床玩大家。
  “是,”艦長說道。
  “老師,你說這是不是木日國人玩我們?我們睡不了覺,他們不也睡不了覺嗎?”那邊的尤成實通過聯系器問陳天明。
  陳天明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大家要小心,木日人是非常卑鄙的,如果讓他們的陰謀得逞,我們就是國家的罪人。”
  “好了,大家快去睡!負責警戒的小心一下就行。”馮一行在那邊吩咐其它虎堂隊
  員。馮一行辦事越來越成熟,已經是其它隊員的頭。
  B隊Z國戰艦里,又有軍官向崔球匯報,“長,木日戰艦突然調頭,不知道他們想干什么?”
  “有這樣的事?這些木日人想搞什么鬼?”崔球故意皺了一下眉頭,想搞什么鬼他是知道的,不過他現在要演一下戲。
  “那我們怎么辦?”軍官問崔球。
  崔球想了想說道:“我懷疑這些木日戰艦故意設下圈套讓我們鉆,反正我們兩艘戰艦的實力非常強,上級的命令也是讓我們跟緊這些木日戰艦。我們還是跟上去看看他們想鬼什么鬼?”
  “那我們要不要留一艘戰艦看著小島?”程如調猶豫了一下。畢竟他們的任務是保護魚鉤島而不是跟著木日戰艦兜風。
  “如調,不是我說你,你現在的思想還不夠成熟,你想想,我們只是死守在小島附近是沒有多大用處的。因為a
  隊不是在那里守著了嗎?而我們就要探查出這些木日人到底想搞什么鬼?反正現在附近沒有木日戰艦,我們在這里也沒有什么作用。
  但是,如果我們只是一艘戰艦出動的話,根本不是木日戰艦的對手,所以,我們要兩艘一起出動,只要我們不跑遠了,就可以馬上回頭增援魚鉤島。而且現在魚鉤島附近根本沒有船,我們還怕什么啊?”崔球語重心長地說道。
  “組長,我錯了,是我考慮不周詳。”程如調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組長就是組長,人家考慮問題非常全面。如果只是一艘戰艦跟著木日戰艦,可能他們會吃虧的。而且現在魚鉤島附近根本沒有木日戰艦,他們也沒有必要在那里守著,還是跟著木日戰艦看看他們想搞什么鬼?
  崔球擺擺手說道:“沒事,你想通就行了。傳我的命令,跟著木日戰艦,我倒要看看他們想搞什么鬼?剛才他們是想沖到魚鉤島的,但看到我們跟上去,他們馬上調轉方向逃了。因此,各位,我們一定要盯緊這木日戰艦,看看他們到底想干什么?”
  “是,”旁邊的軍官馬上立正敬禮。于是,兩艘Z國戰艦馬上跟著木日戰艦開去。崔球看著大家都忙去了,嘴角上露出勝利的笑容。哼,a隊戰艦,你們就等著出事!到時我們再殺回去,由我們B隊戰艦把守魚鉤島,也是一件大功。
  不過,崔球不知道先生是什么意思,他還是再打一個電話問清先生的意圖,是想讓木日人占領魚鉤島,還是別的意思?
  當木日戰艦開到5o海里的時候,井下大郎便讓手下在附近慢慢地兜著圈子,好象想把Z國戰艦甩開,但又甩不開的樣子。B隊戰艦看到木日戰艦好象想耍什么陰謀,更是緊咬著他們不放。
  陳天明本來是想休息的,但后來聽到尤成實說的那句“我們睡不了覺,他們不也睡不了覺嗎”時,他心里一動,暗暗地想著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木日人是不會做一些無用功的,他們這樣做到底是什么意思?根據艦長的匯報,B隊戰艦已經跟著木日戰艦走了,他們想查探木日人到底想干什么?
  查就查
  ,反正附近沒有什么木日戰艦,B隊在這里也是沒有多大用處。但是,木日人到底想搞什么鬼呢?他們這樣搞,他們也是睡不了覺啊?而且這里自己的人多,兩隊戰艦一起攻擊木日戰艦,木日戰艦不用多久就完了。他們哪會占什么便宜?他們到底想干什么?
  陳天明不知道先生已經把消息告訴了木日國,所以當他看到木日國只是派來兩艘戰艦的時候,心里暗暗好笑,只是這些人是搶不回魚鉤島。但陳天明萬萬沒有想到,狡猾的泉善故意用這樣的手法來蒙蔽大家,而船上卻是派了六十多個忍術高手過來,他們用的就是暗殺,把小島上的Z國人全殺了。
  因為泉善也知道,魚鉤島的問題還沒有明朗,真的是動起武來,對誰也不好,特別是先動手的那一方更是理虧。因此,泉善派了忍術高手過去暗殺,Z國戰艦多又有什么用,在近戰上還是高手作用大。而且伊賀他們雖然說ac自衛軍的一隊,但最厲害的就是暗殺,在黑夜的海里更容易隱蔽。
  陳天明想來想去想不明白,可以說,現在小島上的實力,隨便再派幾百個木日軍
  人也是拿他們沒有辦法。而陳天明也沒有想到,泉善已經知道他們的意圖,暗暗派出高手過來。陳天明還以為這兩艘戰艦里是沒有武功高手呢!
  想來想去,陳天明也想不到是怎么回事,他也睡不著了。于是,他起來走出房間走到甲板上看著茫茫的大海,想用有點冰涼的海風吹吹腦袋,讓自己的頭腦清楚一下。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