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990

晚上,一個海軍跑到陳天明的面前匯報,“長,我們接到B隊的信號,已經有木日戰艦向我們開過來。
  “好,我們做好準備,如果他們敢搶這魚鉤島,那我們就跟他們來硬的。”陳天明毫無畏懼地說道。不過按許柏所說,大家也不會打起來,只是看誰厲害而已。于是,陳天明接通了許柏的電話,“長,根據我們的情報,木日國戰艦已經向我們開過來。”
  “這個我已經知道了,你們要小心一點,小心人家的偷襲。”許柏說道。本來這次他也想帶隊去的,但長不同意,而是讓了崔球帶了一些龍組隊員去前面的小島。
  “是,我們不怕,就等著他們的到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在前面小島上的崔球已經接到雷達兵的匯報,有木日戰艦向他們駛過來。他讓雷達兵向上級和a隊戰艦匯報后,
  便召集了程如調眾人過來商量。這一次他帶來了四十多個龍組隊員,等的就是一些人的偷襲。
  根據資料的顯示,Z國不怕木日國向他們開炮,只要木日國先開炮,那在國際上就有理虧的地位,到時Z國馬上動在東海上的眾多戰艦把木日國的戰艦給打沉在海里,到時作為木日國的盟友m國也是不敢說什么。
  因此,資料的分析是木日國不會主動出手,但他們一定不會甘心魚鉤島回到Z國的手中,他們一定是用盡各取辦法來搶魚鉤島,例如派人潛到Z國戰艦上去,假扮強盜把里面的Z**人殺掉,或者把Z國戰艦給炸沉。到時駐扎在魚鉤島上的Z國戰艦出事,這些木日**人就有理由上去了。而如果Z**隊沒有出事,那些木日軍人根本上不了。
  “長,木日戰艦離我們的戰艦越來越近,請指示。”一個Z國海軍軍官向崔球敬禮。
  “我們做出一付嚴陣以守的樣子,如果他們敢先動手,我們也跟著動手。..”崔球興奮地說道。“而且還啟動我們的衛星
  拍攝系統,如果木日國先動手,那他們就在國際上理虧,而我們也可以狠狠地還手。”這個問題就是很簡單,就好象警察問兩個打架的人一樣,先問什么原因,誰動的手。就算你們再有意見,也不能打人啊?打人是不對的,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對面開過來的木日戰艦見Z國戰艦用導彈鎖定他們,他們也馬上啟動作戰系統,如果Z國戰艦敢先動手,他們也不怕。因為他們的老大哥m國的航空母艦就在太平洋,只要Z國敢先動手打他們,他們一定馬上向上級匯報,到時老大哥的航空母艦就會過來幫他們這些??了。
  “我們是Z國海軍,你們是什么人?”崔球已經跟對方的戰艦聯上了信號,他故意說道。誰都能看得出他們是木日國的戰艦。
  “我們是木日海上自衛軍,我們的軍隊和一些工作人員在魚鉤島上被海盜抓住和殺死了,我們要過去看看。”木日海上自衛軍軍官井下四郎說道。他是這幾艘戰艦的指揮官,帶領著手下前往魚鉤島救人。當時他也在奇怪,海盜怎么可能殺得掉那些軍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后來海上自衛軍的軍長向他解釋了一下,說這次ac自衛軍也跟著他們去,讓他們一定要把魚鉤島給搶回來。除了不能正面向Z國先出手之外,其它的可以不擇手段,就算是對著Z**人吐口水也好,*他們先動手。
  但是Z國一樣是給下面的人下了死命令,不管是什么理由,不能先開火,這可是兩國之間的斗爭,而不是海盜與海盜的斗爭。崔球笑了笑說道:“我們的貨船和漁船也被海盜給炸毀了,我們的軍隊已經駐扎在魚鉤島上,我看你們是不用去了。我們的軍人已經消滅了一些海盜,但那些海盜非常狡猾,已經逃走了,我們也不知道他們逃到哪里去?”
  “你們竟然讓海盜給逃了?看來你們Z**人也不是那么厲害啊,竟然讓海盜給跑了。”井下四郎諷刺地說道。他也是非常討厭Z國人,現在可以嘲笑他們,他當然是不會放過了。
  “呵呵,是嗎?”崔球笑了笑說道。“我們雖然不是很厲害,但比一些人厲害啊,有些一人不但拿海盜沒有辦法,而且還
  被海盜全干掉了。我們的Z國海軍可是打跑了海盜,還干掉一些海盜呢!”
  “那你們有沒有看到我們油船的一些工作人員?”井下四郎擔心地問道。他們這次過來一是搶魚鉤島,二是消滅海盜,三是救回那些工作人員。
  崔球不好意思地說道:“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根據我們海軍的匯報,那些海盜逃走了,我們趕上魚鉤島想救你們木日人時,現你們的軍人全死了,而且也不見你們的戰艦和油船。對了,木日軍官先生,你們不是說魚鉤島沒有石油嗎?怎么你們派出油船過來采油?你們這樣做可是違反國際法,這魚鉤島的主權我們兩國還沒有定下來呢?你們怎么可以自己過來開采呢?”
  井下四郎訕訕地說道:“我,我們沒有開采石油,剛才我是說錯了,那是我們的勘探石油的船,簡稱油船,這里可能沒有石油啊!你們也知道了,我們兩國的語言有點不一樣,所以翻譯過來意思就不對了。”
  哼,木日人,你們以為這樣我們就不知道了嗎?崔球在心
  里冷笑著。他們在來的路上已經看到了有關資料,木日國已經在魚鉤島上秘密采油了,所以Z國政府才不能容忍木日國這樣的做法,這簡直是強盜的行為。所以,Z國也用強盜的方法對付木日國。
  “希望這樣最好,我們可是在小島附近現了一些采油的機器。”崔球冷笑著。
  井下四郎知道自己理虧,他急忙說道:“我們還有事,不跟你們說了,我們要去魚鉤島上看看。”
  “那好,我們一起去。”崔球點點頭。他命令兩艘戰艦與他們的龍組隊員過去,另外還有兩艘戰艦留在這里以防萬一。以現在他們的實力再加上a隊的海軍,完全可以對付這些木日人。
  井下四郎看著崔球他們跟在后面,心里非常不痛快,但他又有什么辦法呢?這魚鉤島本來是Z國的海島,雖然自己國家一而再三地想要過來,但人家Z國政府也不是傻瓜,哪會同意他們這樣做呢?所以,上級經過研究,一致認為這次Z國可能要回魚鉤島了。
  當木日戰艦到達魚鉤島附近的時候,陳天明的人馬上向他匯報了。按照計劃,陳天明馬上讓海軍聯系上木日戰艦的指揮官。“你們是什么人?沒有經過我們的允許,你們不能上魚鉤島?”陳天明厲聲說道。
  “我們是木日國海上自衛軍,我是這里的最高指揮官井下四郎,我們想上島看看我們的木日軍人。”井下四郎說道。
  “這是我們的魚鉤島,任何國家的人沒有經過我們的允許是不能上來,否則我們是要開槍了。”陳天明故意說道。
  “誰說是你們的?魚鉤島的主權還沒有定呢?”井下四郎生氣地說道。他沒有想到本來一般是他們木日國無賴,但沒有想到這次讓Z國無賴了。
  陳天明說道:“魚鉤島以前一直是我們的地方,但你們木日國不講信用亂上小島,開采石油,而且還跟海盜勾結殘殺我們Z國公民,所以,這次我們的Z**隊要駐扎在這里,一定要還這里一個清靜。”
  “你,你們胡說,我們木日**人是全世界最優秀的軍人,我們怎么可能干這樣的事情呢?”井下四郎有點理虧地說道。他也曾經聽說過在這里駐扎的木日軍人如何對付Z國人,而且用的就是海盜的方法,但他們是不會承認的。可讓他們沒有想到,現在魚鉤島附近真的有海盜。不過后來又聽上級說,這是Z國搞的鬼,他們想用海盜的方法對會他們。
  “是嗎?聽說這次是你們木日軍人跟海盜分贓不和而產生爭斗,從而把你們的人給殺死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這不可能,我們哪會跟海盜在一起?”井下四郎惱羞成怒地說道。“如果你們不讓我們上島,那我們就向聯合國抗議,這里的小島還不是你們Z國的。”
  陳天明說道:“你們可以派人上來,但是不能駛船靠近小島。”現在是原則問題,而且Z國海軍已經在島上布下了一些防線,把小島改造了一下,只有幾個地方可以靠船,但是那些地方全被陳天明他們的戰艦和小船給占領了,而木日國戰艦想靠岸也是不可能。當然了,他們可以開著小船上岸的
  ,不過這樣就對陳天明他們沒有很大的威脅。
  “報告,我們現我們的戰艦根本沒有地方可以靠岸。”一個副官向井下四郎報告著。雖然是晚上,但他們的雷達還是可以探測到。
  “八格,狡猾的Z國人,他們是不想讓我們的戰艦靠岸。”井下四郎生氣地說道。
  陳天明繼續說道:“當然了,你們要把你們木日軍人的尸體帶走,我們是不反對的。井下先生,你們可以派一些人把你們的尸體抬走。因為再不抬走這些尸體就會腐爛很臭,要不然我們把他們給燒了好不好?”
  井下四郎急忙說道:“不要,我們馬上派人過去,你們不能這樣對付我們木日軍人的尸體。”井下四郎還想著帶人上到小島去看看那里的情況,如果可以,凌晨之后他會派人過去干掉這些Z國人。媽的,我看你們還牛不牛?你們不是喜歡裝海盜嗎?就讓海盜把你們的船給弄沉。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