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985

當魚眼看到陳天明他們全部出進攻的時候,就有手下向他匯報,說那邊有一艘木日國油船想離開。他馬上下令調轉船頭向那油船駛去。
  這改裝過的貨船其實還是戰艦,那油船那能跟戰艦相比,不一會兒,戰艦就追上了那艘油船。“我們是海盜,你們馬上停船調轉船頭回到剛才的位置上,要不然我們向你們開炮。”魚眼惡狠狠地叫著。他沒有忘記自己現在是海盜的身份,所以一定要兇。
  那些木日國人哪會聽魚眼的話,誰都知道海盜的可怕,女的搶走,男的殺死,那些錢貨物什么的想要拿多少都行。眼看木日國戰艦都被這些海盜給擊沉了,如果他們還不快走就是完蛋了。于是,這油船不聽勸告還是想逃走。
  魚眼見油船還想逃走,馬上??一枚魚雷在前面爆炸,嚇得那些木日國人不敢再動了。如果剛才的那魚雷向他們的游船射的話,那他們現在全部沉
  到海里喂鯊魚了。“我們投降,你們不要殺我,我們可以給你們錢。”那些人馬上舉著雙手把船給停下來。
  “聽我的命令,馬上調轉船頭回到那邊的小島上,如果你們膽敢再逃,那我們一定把你們炸死。我們也是求財而已,只要你們的政府把錢匯到我們的外國銀行里面,我們一定不會殺了你。”魚眼高興地說道。那個外國銀行帳號是享受國際保護的,所以才有不少黑錢存在那個銀行里面。
  魚眼他們把油船趕回小島后,他們繼續觀望著陳天明他們的戰斗。光頭他們已經靠岸,但是木日**人也不是吃素的。在光頭他們剛上岸,人家就開始起猛烈地進攻,所以他們馬上趴在岸邊反擊。
  “媽的,兄弟們,我們現在終于可以打木日狗了,大家一定要狠狠地打。”光頭趴在那快艇后面回擊著。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開槍打過,打得真是爽。不過敵人的子彈也是非常厲害,還有一些木日軍人扔手榴彈,害得光頭他們馬上跑到另一處繼續還擊。
  “光頭老大
  ,敵人好象很猛啊?”平頭抹了一把臉,看著前面生氣地說道。剛才一個手榴彈在他的前面爆炸,幸虧他臥倒得快才沒有事。不過臉上也是黑呼呼的一片,特別像非洲的海盜。
  “我靠,你怕什么?老大他們已經在那邊包抄了,只要我們頂住就可以了。”光頭看著人家火力非常猛,也有點氣憤。可惜陳天明不給大家一些手榴彈,要不他們也扔著玩玩。光頭看著大家聚集得太集中,這樣不方便還擊。于是他大聲地叫道:“我們五個人一組,馬上分散打那些木日狗,兄弟們,你們一定要多殺木日狗啊!”
  那些囚犯馬上分開跟光頭他們拉開距離,這樣木日**人要打他們也不是很集中了。他們也懂得珍惜子彈,打一槍就躲一會,引著那些木日**人上前。
  那邊的少佐看到光頭他們這么菜的槍法和戰術,馬上笑著說道:“呵呵,副官,看來這些人真的是海盜,一點也沒有訓練過,而且連手榴彈也沒有,你馬上派三十人過去把他們干掉。”看到人家的船有導彈,少佐還以為這些人是非常可怕的海盜,沒有想到光頭他們這么
  沒有用,被他們打得都不敢抬起頭了。
  “是,”副官馬上派出三十個木日軍人向光頭他們撲過去。雖然海盜的船非常厲害,但現在是6地,他們不怕那些海盜。
  平頭看到有一些木日軍人沖過來,急忙叫道:“光頭老大,木日狗過來了,我們怎么辦?是不是退回去?”
  “我靠你媽的,平頭,你這個甭種,我們是Z國人,還怕那些木日狗嗎?所有的兄弟給我聽著,如果害怕的,馬上坐飛艇逃走,不怕的跟我一起打木日狗。”光頭罵完平頭后,又揮著槍做戰前動員了。
  “光頭老大,我錯了,我們跟那些木日狗拼了,而且老大他們很快就從后面包抄過去了,只要我們堅持,一定可以把那些木日狗干掉。”平頭見沒有兄弟后退,他為自己的膽小而感到恥辱,他馬上舉起槍瞄準前面的木日軍人,等他們上前就干掉他們。
  木日軍人一邊扔著手榴彈掩護,一邊向著光頭他們摸過來。他們看到
  光頭他們不敢還擊,都以為這些海盜害怕了,以為有一艘厲害的戰艦就很了不起。如果他們國家也派厲害的戰艦過來,這些海盜哭到沒有眼淚。
  “砰砰砰”,平頭見前面的木日**人近了,他馬上抬起槍對著敵人掃射。沒有想到剛才害怕的他現在變神勇了,他把前面的敵人打倒在地上。平頭馬上臥倒在地上對旁邊的光頭說道:“光頭老大,我終于干掉了一個木日狗。”
  旁邊的囚犯也開槍了,他們也干掉了一些木日**人。而光頭舉槍掃射的時候,那些木日軍人已經臥倒躲了起來。他生氣地罵道:“媽的,我怎么沒有打中一個?平頭,你打了幾個?”
  “光頭老大,我打了兩個,完成任務了。”平頭得意洋洋地說道。剛才他被光頭罵了一下,而且其它兄弟也有點看不起他的樣子,他氣得連命都顧不上。在他臥倒一會的時候,馬上又抬頭射擊前面的敵人。
  這時,后面響起了槍聲,光頭聽到高興地說道:“老大他們已經靠岸了,看來我們再堅持一下就
  可以完成任務。”光頭說歸說,但他聽到其它的兄弟都干掉過木日**人,而他卻沒有干掉過,他非常氣憤。
  陳天明他們確實已經上了岸,他在沒有上岸之前已經聽到光頭那邊響起了槍聲,他心里著急地不管后面的林廣熾他們。陳天明馬上向著左邊飛去,只見他在空中飛擺,身體根本不動就向前面射去。
  “嘩,肉面,老師這輕功叫什么啊?”后面的尤成實問林廣熾,由于林廣熾的輕功是比較不錯的。
  “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老師這輕功不是我們所能學得來的。”林廣熾輕輕地落在海面上,用腳底的浮板拍了一下海面,接著深吸一口氣繼續向陳天明飛去的方向追去。
  “肉面,你等等我。”尤成實見林廣熾飛在他前面了,他也急忙落在海面上換了一口氣,馬上向前追去。不過他的輕功還是比林廣熾的差了一點,所以落在后面。
  陳天明上了岸后馬上開槍對著那邊的木日**人射擊
  ,以此引起敵人的注意。敵人有兩百多人,如果全向光頭他們沖過去,估計光頭他們會被打成馬蜂窩。果然,陳天明的子彈馬上吸引了木日**人的注意,他們立即分出一部分人手對付陳天明這邊。
  由于有內力的幫助,陳天明的槍法也是非常準,只要木日**人露出頭讓他可以射擊的范圍,他只要一槍就結果了那些木日軍人的性命,以致那些木日軍人都不敢露頭了。
  那邊的楊桂月也登上了岸,她馬上開槍吸引敵人的注意力,這時三方同時對木日**人射擊,讓木日軍人分成三部分回擊。
  “報告少佐,那兩邊的海盜已經上岸,那些人全會武功,本來我們埋伏一些人在那邊準備干掉他們,但沒有想到被他們給干掉了。”副官向少佐報告著。
  “什么?那些海盜會武功?”少佐聽到害怕了,這些到底是什么海盜啊?在海上打不過他們,現在6地上也打不過他們,他們不就是四十多個人嗎?“你們這些飯桶,我們有這么多人,還不能干掉他們嗎?”少佐
  罵著那個副官。
  副官為難地說道:“我們不是不想干掉他們,但那些人的槍法太準了,一槍一個,好象從來沒有浪費子彈似的。”
  少佐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這些海盜真正的實力在左右兩邊,正面的海盜只是一個幌子,這些海盜太狡猾了。傳我的命令,集中火力把左右兩邊的海盜統統給我干掉,八格,不就是會武功嗎?他們還能厲害得過我們的槍?而且我們也有一些人會武功的。”
  少佐本來也會武功,雖然不是很厲害,但他另外帶來了十來個手下也是會武功的,他就不信不能干掉這些海盜。不過,這些是他的最后底牌,少佐不想這么快就露出來。而且現在是槍戰,武功也是用不上場的。
  不一會兒,木日**人分出兩百人,一百一隊地對付陳天明和楊桂月這兩隊人,而剩下的三十來個木日軍人牽制著光頭他們。
  頓時,光頭他們的壓力減輕了不少。光頭想馬上沖過去殺兩個木
  日**人完成任務,但那些木日**人都是訓練過的,子彈馬上向著光頭射過來,他急忙趴了下來不敢沖了。
  陳天明看到木日**人終于知道他們的厲害,把主力調轉過來對付他們時,他暗暗高興,這樣光頭他們也不會有太大的壓力。經過幾天的接觸,陳天明覺得光頭他們還是有人性的,他不想光頭他們在這次的行動中犧牲。至于上級的命令安排,還是以后再說了。
  尤成實他們也趴到陳天明的附近,“老師,現在敵人的火力很猛,我們現在怎么辦?是強沖過去,還是分頭消滅他們?”尤成實問陳天明。
  “先等等,我就不信他們有這么多的子彈。”陳天明看著前面的敵人氣憤地說道。一百人手上全是沖鋒槍,他們打出來的子彈真的如漫天風雪般射過來,就算陳天明也沒有把握躲得過去,更不要說是尤成實他們。
  今天爆,看在今天爆的份上,大家砸花砸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