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3)      第1943章(01-23)      第1944章(01-23)     

流氓老師1979

陳天明把這次行動的計劃和需要光頭他們扮演的角色告訴了光頭,“你聽著,活下來的人,可以有一個新的身份過上新的生活,死的人就是國家的恐怖分子,不過國家只是做做樣子不會追究其它的責任。我是國家一個秘密機構的人員,是這次行動的執行指揮。”
  聽陳天明說完,光頭沉默了一下。剛才陳天明說的事情太讓他不敢相信了,想不到他還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他要讓自己的腦袋冷靜下來,好好地想想這件事情如何是好。陳天明也看到光頭在思考,他也不打擾光頭,只是在旁邊坐著等待。
  過了好一會,光頭抬起頭看著陳天明說道:“老大,其實我小時候,也有一個理想就是長大后打木日國人,狠狠干他娘的。但由于我當時參軍過不了關,就跟著一些混混到處亂逛,誰知道現在成了這個樣子。像你剛才所說的事情,就算我沒有犯下罪,我也會答應去做的。但這里的兄弟跟了我這么久,他們也有自己
  的選擇,我一會問一下他們的意見,我是沒有意見的,我跟著你干。能活著最好,不能活著能多殺兩個木日狗也是好的。”
  “好,光頭,很感謝你的加入,這次有危險,而且我們是以少對多,我們的勝算機會有八成,你們要考慮清楚。”陳天明說道。這次畢竟叫光頭他們去打頭陣,按上級的意思最好是死一些囚犯,這樣也是對木日國那邊有交待。
  這就是政治斗爭,雖然是黑暗一點,但也沒有辦法。有一些“海盜”的尸體,是可以對木日國交差,也可以對其它國家交差。因此,陳天明也希望這些囚犯能好命一點,盡量少一點人員傷亡。
  光頭點點頭站了起來,他走到前面大聲地說道:“各位兄弟,你們不要玩了靜下來,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們說。”
  眾囚犯聽到光頭的叫聲全都停止手上的活動,他們馬上跑到光頭的身邊坐下來,而另一個囚犯平頭拿著兩張凳子跑到陳天明與光頭的身邊,“兩位老大,你們坐!”這個平頭很會拍老大的馬屁。
  光頭把陳天明剛才所說的事情再轉述一遍給大家聽,雖然不是十成地說出來,但也說了一個大概,陳天明在后面加以補充。“兄弟們,我剛才已經跟老大說了,我是答應參加這次行動。因為這次是有一個活命的機會,我們天天在這里睡著等死,有什么意思呢?還不如豁出去了,就算是死也能打那些狗日國的人,我以前可是天天想著怎么弄死他們!當然,老大說過了,我們可以選擇,我給你們一分鐘的時候考慮,想跟著我們去的,就舉手,不去的就繼續呆在這里等死。”
  聽到光頭的述說,眾囚犯紛紛小聲地議論著。畢竟這件事情對他們來說沖擊太大了,他們也像剛才光頭一樣腦袋有點暈沉沉的。過了一會,平頭反應過來,“兩位老大,我不用考慮了,反正都是死,不如死得轟烈一點。而且還有活命的機會,我現在舉手參加你們的行動。”說完,平頭舉起了手。
  隨著平頭舉起了手,其它的囚犯也紛紛舉起了手,他們也想通了,與其在監獄里等死,不如出去拼一下,特別是打木日狗,那可是非常過癮。
  陳天明看到所有囚犯都舉起了手,心里暗暗高興。這次就好了,不用國家另外再開一間監禁室里關一些人。
  “好兄弟,我們不怕死,反正我們已經在這里呆厭了。”光頭看了一眼這間拘留室,如果讓他們一輩子在這里等死,他是不想的。“老大,你說我們怎么做,你下命令!”光頭對陳天明說道。
  “你們有幾個人會開槍?舉一下手。”陳天明要在這幾天里面訓練一下他們對槍支的使用。但沒有想到他的話音未落,這些囚犯全舉起了手。這讓陳天明驚訝了,想不到這四號拘留室是一個藏龍臥虎的地方。
  “呵呵,老大,我們這里的人個個都不是孬種。”光頭很滿意這些兄弟的表現。“不過,老大,你能保證政府不會騙我們嗎?”
  “我能保證,”陳天明堅定地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們還有三天的時間準備,這三天你們可以盡情地玩,不過每天要到部隊里進行槍支的訓練,其它的時候你們提出你們的要求,我能滿足
  你們就盡量滿足你們。”陳天明可不想當海盜的不會玩槍。
  平頭說道:“那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陳天明點點頭,“是的,一會有人過來把你們帶走,從現在開始,你們屬于我管。”陳天明拿出手機給許柏打了電話,匯報這里的囚犯全部同意參加行動,讓他準備其它的事情。
  “老大,那我想這三天每個晚上都要玩不同的女人,”平頭興奮地說道。他經常被光頭玩,自己在牢里還沒有玩過人呢!想到這次可以玩女人,他高興得要命。
  “行,這個沒有問題,我一定滿足你們的要求,”陳天明說道。
  眾人聽到陳天明答應了,個個都說要出去喝酒玩女人,再穿一套干凈的衣服逛逛街。陳天明聽著這些囚犯的要求不由笑了,他們的要求不高,到時讓小六把一間夜總會包下來,讓他們玩那間夜總會所有的小姐,估計他們是爽歪歪了。
  “老大,我一晚要兩個女人。”光頭也興高采烈地說道。
  “咦?光頭,你不是喜歡男人嗎?怎么你也要女人了?”陳天明奇怪地問道。他正有點頭疼如何幫光頭搞兩個小白臉呢!現在的小姐好找,只要你有錢,不管你是七十歲的老頭,她們一樣是接客。可同性戀的小白臉卻是難找一點。
  “呵呵,我哪是喜歡男人啊!只是這里除了男人外還是男人,老大,你不知道啊,我那東西如果不插一下什么的,是會不舒服睡不著覺的。所以我才插他們的??。現在有女人了,我再也不插男人了。”光頭解釋著。
  平頭急忙說道:“是啊,是啊,以后我們不用被光頭老大插??了。”想到以后終于不用被別人插,還可以插別人,平頭覺得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沒有過多久,幾個警察打開門,他們已經接到命令,把光頭他們送上大卡車,然后交給從外面過來接應的人。陳天明見警察來了,對光頭他們說道:“你們跟著我走!”于是,陳天明帶著光
  頭他們上了囚車,而楊桂月也不再跟著。
  過來接人的是馮一行和林廣熾幾個虎堂的隊員,他們開著一輛大卡車進到監獄,然后把光頭他們載上后就開往附近的一處軍事秘密基地。光頭他們進了基地后,陳天明也不怕他們跑出去,因為這里全由荷槍實彈的軍人把守,就算是一只小鳥也飛不出去。
  “光頭,有人帶你們去那邊的樓房洗澡休息,你們二十人一人一間房,里面有衣服和日常用品,另外房間里面有電視什么的。中午吃完飯后就休息一下,下午有教官訓練你們射擊,你們要好好練,因為你們只有三天的時間,練好了就可以讓你們保命,所以你們自己考慮清楚。”陳天明對光頭他們說道。
  “老大,我們知道了,我們也不想死,下午一定好好練一下,大家都有好多年沒有摸過槍了。”光頭點點頭說道。
  “晚上我會派車過來接你們去夜總會玩,到時你們不要累得爬不起床就行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不會,不會,我非常強悍的。”光頭急忙擺著手。
  晚上,陳天明帶著小六他們開著幾輛面包車過來了,到了基地后,林廣熾向陳天明匯報說這些人練得都很用功,而且他們對槍支都很熟悉,只是槍法還差了一些,這幾天練一下應該問題不大。
  這次出去玩,是陳天明自己作主的,他怕光頭他們里面有人偷偷地跑了,所以他讓小六帶了一些人過來,把夜總會全包圍起來,不讓一個人跑出去。而在車里,每輛面包車都有三個小六的手下,這些人都會武功,完全可以看著光頭他們。
  上了面包車,陳天明對光頭說道:“光頭,請你理解,不是我信不過你們,而是國家有規定,我一定要看著你們。而且這次帶你們出去玩,是我自己作主的,如果出了事情是要我自己背。”
  “老大,我能理解,沒事的,你能讓我們出去玩,我們也非常高興了。說真的,我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還是盡情地玩這三天,就當是瀟灑走一回,死了也是值了。
  ”光頭笑著說道,不過他的笑里帶著一絲苦。他想到他們以后不知道能不能活著,是有點黯然。不過這也不能怪政府,誰叫他們不學好,盡干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現在有這樣的機會,也是政府開恩了。
  “好,一會到了夜總會你們盡情地玩,我包了整個夜總會,那里有四十個小姐,你們一人兩個,想怎么玩都行,絕對不會有警察來查。呵呵!”陳天明打趣著。
  光頭不好意思地說道:“老大,讓你花錢真是不好意思,我們都有錢,全在銀行卡上,要不讓我們自己出。”光頭也知道這次是陳天明私自安排的,這些花費是要陳天明自己出不能由政府報銷。不過,光頭他們所謂的錢也沒有多少,都是一些關系通過他們辦事給他們存的。
  “沒事,我還有一些錢的,你們能叫我老大,就當我給兄弟們高興高興。你們把錢留下來,如果能活下來,以后的日子也需要錢。”陳天明說道。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