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965

陳天明聽了也高興,在輝煌酒店的包間里,他可以和苗茵做一些別人看不到的事情,自己也有很久沒有摸過和親過苗茵了。我們馬上過去。到時你給你爸爸媽媽打電話,我會派車過去接他們。”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在苗茵的宿舍里,韓項文為難地對苗媽說道:“阿姨,我看就算了,你們不要逼苗茵了,我看了心疼。只要她覺得幸福就行,我也不會再纏著她。”
  聽到韓項文這樣說,苗媽更覺得韓項文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他這么喜歡苗茵,又專一沒有什么不良嗜好,家底又好,如果苗茵嫁給他真是前輩修來的福氣。“項文,你不要灰心,我一定會想辦法讓苗茵嫁給你的。這個孩子就是不懂事,平時只顧讀書不懂得看人,陳天明哪點比得上你?特別是他有這么多女人,這算哪門子的事啊?”苗媽想到陳天明有這么多女人,更是不想讓苗茵跟了陳天明。自己女兒跟了陳天明,也不知道是坐到第幾位了。
  “這,這好象不大好,讓你和苗茵反目為仇。
  ”韓項文還是覺得為難,剛才苗媽都把話給說明白了,如果苗茵跟陳天明,她就不認苗茵這個女兒。
  “有什么不好,如果讓小茵跟了陳天明才不好呢!”苗媽想著剛才苗茵不聽自己的話跑了出去便生氣了,“這個陳天明,也不知道給小茵下了什么迷藥,小茵也不聽我的話了。不過項文你不要擔心,小茵最孝順了,她一定會聽我們的。”
  韓項文點點頭,“謝謝阿姨,我也是很喜歡苗茵,要不然我也不明知道纏著苗茵會討她厭也是過來纏著她。”
  “沒事,這件事情你就放心!我一定要讓小茵聽我的。”苗媽打著包票。
  當苗茵打電話叫爸媽去輝煌酒店吃飯的時候,苗爸苗媽卻不肯去,而且說苗茵這樣下去,他們會不認苗茵這個女兒。而且為了說到做到,他們馬上叫韓項文為他們買了回bsp;苗茵聽爸媽說要回c省,心里也有點黯然。不過她也知道這肯定是要跟父母抵抗,
  要不然他們還是會叫自己嫁給韓項文的。于是,她也不管父母回c省,反正他們回去也好,經常在京城里又會叫韓項文過來煩自己了。
  陳天明看著心事重重的苗茵心里也是難過,但不管怎樣難過還是要堅持,他不可能讓苗茵去嫁給韓項文。于是,他馬上給了龍定的秘書小李打電話。“李秘書,你好,我是陳天明。”
  “噢,天明啊,你現在怎樣了?”小李聽到陳天明的電話,便笑著說道。陳天明是深得長的重視,現在他打電話過來一定是有事情。
  “還行,李秘書,我想問你一件事。”陳天明說道。
  “有什么事你就直,可以辦的都為你辦。”小李也不含糊地說道。當然,他話里的意思也說明了不可以辦的是不能幫你辦。
  陳天明支吾了一下,才慢慢地說道:“李秘書,是這樣的,我有一件事情想請龍主席幫忙,但這件事情有點難為情,我想先問一下你的意見,看看跟龍主席
  說他會不會同意幫我的忙。”陳天明把苗媽的要求跟小李說了一下。
  過了一會,小李才說道:“天明,你這事情可能有點難辦,估計長是不肯幫你向那位苗媽說的,你也知道,這畢竟是違反國家規定的事情。如果你結婚或者有什么喜事,估計長是會到場祝賀你,但是這個,依我想是有點不可能,我了解長的性格。這樣,我把你的話匯報給長,好嗎?”
  “別,你別匯報了,我再想想怎樣跟龍主席說。”陳天明急忙說道。他也覺得這件事情難辦,所以才問一下小李的意思,畢竟他跟長這么久知道長的性格。而且這件事如果自己正式匯報給龍定,那是沒有辦法回旋的余地。而現在跟小李說了一下,估計小李不向龍定正面匯報,也會偷偷地把這件事情告訴龍定。到時如果可以的話,小李會跟自己說的。不可以,就當什么事情也沒有生過。
  不過現在聽小李這樣說,估計龍定是不會同意的。他說得也對,龍定是長,怎么能說出違反法律規定的事情呢?唉,看來還是看看苗茵怎么跟父母協商了。
  “那好,到時再說。天明,你還有什么事嗎?”小李問道。
  “沒有什么事了,就這樣,再見。”陳天明掛了手機。
  __
  陳天明去到小紅的宿舍,現小紅不在,他打電話問了一下,原來她在教室里上課。陳天明準備離開,沒有想到路小小推門進來了。“小小,你不用上課嗎?”陳天明問道。自從路美說把路小小交給他,他就當她是自己的女人。只是由于時間不對,他才沒有采摘這個漂亮的大一學生。
  自從那次看到她洗澡后,陳天明很想再看看她光著身子的樣子,特別是pp上的小蝴蝶,還有挺拔的酥峰。特別是敵人越來越強,陳天明想提高路小小的武功,而提高她的武功最好的方法就是跟她雙修。
  陳天明知道第一次雙修對他和路小小都有很大的好處,這樣路小小就不會有這么多危險,估計殺不死老a也可以不怕老a
  了。因此,陳天明想著還是犧牲一些色相,與路小小xxoo了。
  “我剛上完兩節課,后面沒有課了,所以我回來休息一下。”路小小看到陳天明盯著自己的酥峰看,小臉不由紅了起來。她也當自己是陳天明的女人,可是這段時間他老沒有空來看自己,更不要說跟自己說說情話。
  “休息,你不舒服嗎?”陳天明關心地走到路小小的身邊,體貼地摸了摸她的額頭。現在流感非常流行,特別是那個什么豬流感的,如果被傳染上就不得了。
  路小小的臉蛋紅了一下,她微微搖搖頭,“我沒有事,就是有點累,躺一會就行了。”說完,她就想走回自己的房間休息。
  陳天明馬上說道:“小小,你不舒服就不要動了,我來抱你。”他馬上抱著路小小往房間里面走去。
  路小小沒有想到陳天明會抱著自己回房間,她害羞地說道:“老師,你不要這樣,快放開我,讓人看到不好。”
  “天啊,這里是房間,哪有人看到啊?而且小紅還在教室上課呢!”陳天明笑著說道。“你是不是不想讓我抱啊?還是你在學校里有喜歡的男孩子?”如果路小小真的喜歡上別的男孩,陳天明是會忍痛割愛。
  “不是,人家只喜歡你,你不要亂說。只是人家心里有點害怕,你還是讓我自己走!”路小小躺在陳天明溫暖的懷抱里,非常舒服。在她懂事以來,從來沒有人這樣抱過自己,她一直是跟著????過上勞碌的生活。就算是跟她相依為命的????,也是非常嚴厲地要求她不斷練功,長大后為蝴蝶門報仇。
  陳天明調侃著,“我們現在已經走到你的床邊,既然你不肯,那好,我現在又抱你回去,你自己再走過來。”
  “不,你放我在床上,老師好討厭,就會欺負我。”路小小紅著臉說道。如果陳天明再抱自己回去,那不是他又多抱了一次嗎?
  “小小,你有想我嗎?”陳天明一邊把路小小放在床上
  蓋上被子,一邊溫柔地問道。
  “我,我有想你,”路小小邊說邊用雙手捂著小臉,他怎么問這么害羞的問題,他應該說自己的身體不舒服,應該好好休息什么的。不過,她這些天真的好想陳天明,她想著自己以后也可以像小紅一樣向陳天明撒嬌,她有時自己情不自禁地笑出聲音來,旁邊的同學還以為自己神經呢!
  陳天明故意不相信地說道:“我不信,你讓我摸摸看是不是?”陳天明邊說邊把手伸進被子里摸了摸路小小的酥峰。雖然沒有像何桃她們那樣飽滿柔軟,但她的那里長得也可以了,可以讓自己采摘了。
  “老師,你,你怎么這樣?討厭。”路小小被陳天明摸到了酥峰,小臉更是紅撲撲的。他竟然借不相信的機會摸自己的那里,他真是流氓。不過,他這樣摸著自己的敏感地方,那從來沒有被人摸過的地方,好象是酥又好象是麻,又好象是癢和軟,她自己也說不出是什么感覺,只知道有一萬只螞蟻咬著自己的心,她想叫出聲音來,但又好象叫不出。
  “呵呵,不好意思,我剛才是說錯了,我想幫你摸摸脈,”陳天明又在路小小??前的“脈門”上摸了起來。
  “不要,老師,”路小小又羞又急地把手拉住陳天明的狼手,哪有這樣把脈看病的?人家看病不是把手上的脈,哪是把人家??前的脈啊?
  陳天明繼續說道:“不好意思,小小,老師摸錯了,你的手在哪里啊?我怎么摸不著呢?唉,隔著被子摸你的小手真是困難,摸來摸去竟然摸錯了。”陳天明又蕩*地在路小小??前的柔軟摸了幾把,這樣的好機會不摸白不摸,而且摸了也不白摸。
  路小小哪不知道陳天明是故意占自己的便宜,他是故意說摸自己的手,可卻在自己的??前摸來摸去,而且還故意捏了好幾下。雖然天氣慢慢轉熱,但還是比較冷,她穿了毛衣在里面,但她還是能感受到他大手的灼熱,好象要摸到自己的心里面去。
  “老師,你哪是想摸我的手?你就是想占我的便宜。”路小小嬌嗔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