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94 特殊的練功

“我我也是控制不了自己嘛誰讓你這么迷人讓我情不自禁。呵呵要怪就怪你吧!”陳天明一付小人得志的樣子現在他知道女人會經常無理要對付這樣的女人你就要比她更無理。
  “你你胡說八道”張麗玲嬌羞地說道。哪個女孩不愛聽自己喜歡的男孩說自己漂亮說讓他情不自禁啊!“你不要再摸我了你再這樣摸我我哪還睡得著。”張麗玲說完臉更紅了。
  陳天明不理張麗玲的責罵他想用力地掙出手但想著這樣可能不好于是只好任由張麗玲夾著。“放開吧你下面這樣夾著我我也睡不著。”
  “我放開你可以但你答應不能摸我的下面。”張麗玲對陳天明說道。
  “什么?怎么條約又改了?還改成這樣你你這條約也太不平等了吧?”陳天明一臉的氣憤如果這樣下去可能自己什么也摸不著了。
  “你肯不肯不肯我就不放開你的手。”張麗玲得意地恐嚇著陳天明。她一直被陳天明欺負現在能有欺負陳天明的機會她能放過嗎?她能不高興嗎?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不能再變卦了一會還得寸進尺。
  ”陳天明無奈地說道。
  “好成交。”張麗玲高興地張開了自己的雙腿。
  “哎喲我的手疼死了。”陳天明故意舉著自己那被張麗玲夾住的手故意慘叫著。
  “得了得了你那點點伎倆就別在我的面前獻丑了你快點睡吧我好累今天忙了一天明天還要聯系買家呢!”張麗玲對陳天明說道。
  “好吧大家睡覺。”陳天明點點頭然后不忘時地也把自己的手放在張麗玲豐滿的**上。
  張麗玲嬌羞地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慢慢地閉上眼睛。可能是張麗玲太累了不一會兒的時間她就傳出均勻的調息氣息睡著了。
  陳天明看了看張麗玲漂亮的臉龐不由地輕輕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他也就親上這么一口不敢再親怕把張麗玲弄醒了。
  看著張麗玲甜甜的笑容陳天明猜她可能是在做著美夢。這段時間辛苦她了跑上跑下的很多事情都是她在為自己操勞。
  陳天明溫柔地摸著張麗玲的**那柔軟的感覺讓他興奮起來特別是下面已經開始反應了。
  突然他心里一動大伯說過刺激自己的下面練香波功慢慢讓自己的丹田聚氣。現在自己的下面不是反應了嗎?還用得著刺激嗎?反正自己現在睡不著不如練半個小時特殊的香波功。想到這里他一邊輕輕地摸著張麗玲的**一邊暗暗念著香波功的口訣練起香波功來。
  一練香波功陳天明就感覺到自己的下面有股熱流開始向全身蔓延。而下面的熱流和香波功的真氣分為兩股不同的熱流在他的身上運轉著。隨著時間越長那熱流也越快并且兩股熱流好像是在賽跑似的。一會下面的熱流跑得快一會香波功的真氣跑得快突快突慢。
  最后兩勝熱流合二為一變成了一股強大的熱流慢慢地向他的丹田處沖去。突然沒有沖過但是那強大的熱流已經讓陳天明感覺到自己的力量那是隱藏在自己身體的力量雖然不能爆但陳天明還是在真實地感應到了。
  陳天明慢慢地睜開眼睛他練了一個周天剛好是半個小時的時間。現在的他感覺渾身是勁但想把這勁打出來卻沒有辦法這都是因為氣穴被廢的原因。不過陳天明有這種感覺他是感到非常高興。現在他是越來越相信自己可以恢復功力了。
  其實陳天明有這樣的感覺除了血黃蟻和香波功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大伯給他灌輸了十年的功力讓他恢復的時間縮短了很多。
  練了一個晚上的香波功陳天明也覺得自己要睡覺了。于是他慢慢地閉上眼睛輕輕地摟著張麗玲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陳天明睜開了眼睛只見張麗玲睡得正甜還是那甜甜的笑容把他的色心勾了起來。他輕輕地摸著張麗玲的**用不同的動作。
  摸了好一會兒的陳天明覺得不過癮他看了看張麗玲的大腿之間色心大動又摸了下去。不過因為他怕把張麗玲摸醒所以他也只是輕輕地摸著不能很好地感應到張麗玲的里面。
  陳天明看了看還在熟睡的張麗玲突然心生一計色膽從生。
  他慢慢地把手放到張麗玲的褲頭上接著用中指輕輕地挑起她的褲頭然后慢慢地把手指伸了進去。
  摸到了摸到了。陳天明在心里狂叫著。他的手已經伸進了一半已經摸到張麗玲的幽草了。雖然是一點點但能讓他真實地摸到并且只要他繼續再伸進去還能摸到張麗玲的幽谷一個讓他神往而神秘的地方。
  “咚咚咚”一陣強烈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陳天明氣得快要跳了起來m的是哪個王八蛋不長眼睛人家睡覺的時候他就來打擾。陳天明越想越氣因為他聽到這敲門的聲音便忙把自己的手拉了出來他怕張麗玲醒來現自己的不軌行為。
  果然在他剛拉出自己的手不久張麗玲便睜開自己的眼睛對陳天明小聲地說道“好像門外有人在敲門?”
  “是的不知道是哪個不長眼的王八蛋在敲門不要管他我們繼續睡覺。”陳天明看著張麗玲豐滿的**而淫蕩地說道。
  “不睡了天亮了”張麗玲看了看窗外對陳天明說道“你去開門吧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有急事找你我先去廁所躲一躲。二說完張麗玲便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往廁所走去。
  陳天明生氣地邊開門邊大聲地罵道“是哪個王八蛋不長眼睛這么大清早的就跑來叫門還讓不讓人睡覺啊?”
  “你你這個臭小子你敢罵我?”正在敲門的大伯見陳天明邊開門邊罵著自己生氣地豎著眼睛大叫。
  “噢大伯是你啊!”陳天明呆了想不到敲門的是大伯天啊剛才好像是誰在罵大伯啊!陳天明頭疼了。
  “臭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罵誰?”大伯舉起自己的拳頭準備給眼睛還睜得不那么開的陳天明一拳。
  “大伯你是不是聽錯了?我哪有罵你啊?我是在說不知道是誰這么好心一大清早的就叫我起來吃早餐。”陳天明忙對大伯哈著腰媚笑著。如果現在得罪了大伯他在鐘向亮的面前說幾句自己的壞話那自己要調到市里的事情可能要泡湯了。
  “哼你還想狡辯。我一會再和你計較我問你你為什么這么久才開門?”大伯邊說邊懷疑地看著陳天明。
  “我我剛才在睡覺沒有聽到。”陳天明支支吾吾地小聲說道。這大伯怎么比兔子還精自己在房間里有人他都能感覺到。
  “沒事?”大伯看著陳天明古怪的樣子更是相信自己的推測沒有錯。“你娘的你是不是昨天晚上自己到外面叫了一個小姐回來練香波功?”大伯邊說邊闖了進去然后四處張望著。
  “大伯你不要這么無聊好不好?我我是那樣的人嗎?像我這樣英俊瀟灑的帥哥還要去找小姐?”陳天明生氣地說道。大伯他也太看不起自己了不是非常非常地看不起自己。
  “咦怎么沒有看到人呢?”大伯沒在房間里現別的人疑惑地自言自語。
  “我都說了就我一個人沒別人。”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廁所”大伯現自己還沒有找過廁所于是扭了扭鎖把被閂上了。他故意大聲地對廁所里面說道“廁所的人給我聽著如果你在三秒鐘不出來我就一腳把門踹開看你出不出來?”
  “咔”的一聲門開了張麗玲紅著臉走了出來。
  “是你?”大伯呆了他還以為是陳天明哪里叫來的小姐誰知道是昨晚的美女。
  張麗玲看了陳天明一眼然后急忙跑了出去。
  “大伯我有點事先走了。”陳天明見張麗玲已經走了自己也要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哼想走沒那么容易你今天不把事情說清楚我就不讓你走。”大伯齷齪地拉住陳天明說道。
  “說說什么啊?什么說清楚?”陳天明裝著糊涂。
  “你是不是昨晚把人家姑娘上了?”大伯淫蕩地笑著。
  “沒有。”陳天明答得非常快沒有經過大腦分析。
  “沒有?你說這話鬼都不會相信。”大伯看了看陳天明不相信地說道。
  “真的是沒有我們昨晚在房間里聊酒店的事情。”陳天明心虛地說道。
  “哈哈是不是聊著聊著就上床了?”大伯大笑一聲好像已經捉奸在床上似的。
  “沒有我們之間的關系是正常的大伯你看我像是那樣的人嗎?”陳天明拍著自己的胸膛大聲了è◇色道。
  “我看你十足十的像。”大伯說道。“是了你昨晚練功了沒有?”大伯突然問陳天明。
  “練了。”陳天明沒多大留意大伯的話里有別的意思點了點頭說道。
  “那是不是你一刺激到下面練起香波功就和以前不一樣這到的效果特別好。”大伯神秘地在陳天明的耳邊小聲地問道好像怕別人聽去似的。
  “是啊大伯正如你所說我一刺激下面的同時練香波功真的是有很好的效果我感覺到全身好像有著很多的力量似的。可情的是氣穴不通不能把里面的氣流出來。”陳天明點著頭。
  “那你昨晚是怎樣刺激自己的下面的?是讓剛才的那姑娘幫你還是你和那姑娘做些別的刺激動作?”大伯陰陰地笑著。
  您正在閱讀的《流氓老師第194章特殊的練功》章節結束,請點擊“”繼續閱讀小說流氓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