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957

這段時間私事纏人,很忙很累,不好意思!
  先生在想著如何處理陳天明的事情,他在想著怎么干掉陳天明,又不讓別人覺自己,一定要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對策。現在先生現一號長也不是這么容易對付的人,本來他以為再這幾年一號長就退了,現在一號也不大理什么事情,慢慢地交給下面的人,可從木日國的事情來看,一號并不是老糊涂。
  “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葉大偉負責的那些線和家族,我們要派人把四大家族給重新控制起來。”先生想了想說道。幸好當時他不只是讓葉大偉一個人負責,時不時讓老a他們也出現一下,就算葉大偉不在了,他的人重新去找那四個新家主溝通就行了,反正他們都吃了自己的毒藥,想怎樣整都行。
  “恩,還有高明那邊的線,我們還要一起接過來才行。”老a點點頭說道。
  “這樣,老J和老k你們倆人負責拉上葉大偉以前的線,等全部接上后再讓一個人負責。”先生對老J和老k說道。
  老J和老k點點頭表示知道了。老a接著說道:“先生,貝家的貝文富好象有點變化,不知道為什么,他的武功一下子厲害起來,根據我們的人資料顯示,他的武功起碼比以前強了兩、三倍。
  聽到老a這樣說,先生的眼睛一亮。他知道貝文富跟陳天明之間的仇恨,這里面是可以利用上來的。“你覺得貝文富這個人怎樣?”先生問老a。
  老a也跟了先生多年,哪不知道先生的意思。“貝文富這個人可以用,我們可以把他培養成為我們的人。”
  “那好,老a,你跟老J溝通一下,讓他把四個家族一起聯合起來,由他弄六大家族的事情可能更加合理。”先生高興地說道。貝文富本來是貝家的家主,如果他向其它家族提出聯盟的形式,又有曹、汪、孟三家支持,估計還是可以形成一定的聲勢,到時貝文富也有借口去找史
  、莊兩家。
  六大家族的事情由六大家族的人來解決,這也是一個很好的理由,如果到時有誰過來插手,貝文富他們也有自己的理由。
  “好,我們馬上去辦。”老a點點頭說道。
  __
  陳天明把方翠玉送走后,就去虎堂找許柏匯報了。他現在拿到的可是四個家族的玄鐵,還有九哥和高明的問題,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到了虎堂,許柏接到陳天明的電話后,也在那里等著他。“天明,你快過來,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了?”許柏高興地說道。雖然虎堂別的隊員也在執行國家的一些任務,但相比陳天明弄出來的事情還是差了一些。
  “是啊,你看看,我給你帶來了什么?”陳天明打開包把那四塊玄鐵拿了出來。
  “這,這是玄鐵?”許柏高興地說道。
  “是哪個家族的?”
  “貝、曹、汪、孟四家的,”陳天明把從方翠玉那里聽到的東西全告訴了許柏。
  許柏意外地說道:“沒有想到葉大偉不但控制了四大家族,而且還拿到了玄鐵,不過這些東西應該是寶貝來的,怎么會在葉大偉那里呢?”
  陳天明笑道:“葉大偉這個人貪婪得很,我看他是沒有向先生匯報,要不然先生也不會讓他留著這些寶貝。”
  “天明,還有一塊,你是不是去找找史統,讓他們史家借給我們看一下,到時再還給他們。”許柏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許柏一眼,“你說這個可能嗎?這是史家的寶貝,他們會借給我們?”不要說史家,就是莊伯也不想給自己的,但自己已經拿走,又有莊菲菲在旁邊說情,他才當是借給陳天明而已。
  “唉,你說的也是,天明,你一定要想辦法才行,
  要不然我們就剩下最后一塊,可不能前功盡棄啊!”許柏勸著陳天明。
  “不會的,我到時努力一下,說是可以說的,但他們肯不肯又是另外一回事。”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許柏正色地說道:“天明,還有關于太子黨的事情,這個問題也比較敏感,這里面有不少老長、領導的親人,如果動得不好,可能在Z國也會是大亂。你不要管這件事情,到時我向上級匯報,上級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許柏也是為難,不要說別的,可能上級的親人也在這個所謂太子黨的圈子里面,至于他們有沒有利用家里人的關系干違法的事情,那就不是很清楚了。
  陳天明點點頭,“行,這個我明白,我是不會管這些。”不要說別人,就是楊桂月和龍月心她們也是跟太子黨的人認識,可能也算是他們那些圈子的人。這些人平時都是一個大院出來的,從小就認識,關系肯定不一般,他們如果互相幫助一下,或者再利用他們家里的關系推一下,這問題也可能是大是小。
  “另外
  關于高明的事情,就在這里打住了,畢竟他是領導,我們又沒有證據,只是聽葉大偉所說,而且葉大偉也說高明現在還沒有違反原則,我們更不能向上報告,我們小心一點就行了。要不然人家還以為我們這是故意報告,特別是你,大家都知道你跟高明有點矛盾。”許柏說道。
  陳天明先是搶了高玉毅的所謂女朋友也就是楊桂月,還有高明在姜市里中槍,這一切都讓別人看在眼里,如果高明對陳天明沒有看法那是不正常的。特別像高明這種人,更容易記仇。
  “我知道,反正我又沒有徇私枉法,我也不怕什么領導。”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現在他那邊的小島正在建設中,估計還要半年就差不多了。而且他有一些產業也在歐洲那邊,如果Z國真的呆不下,他馬上帶著自己的家人出國。
  “天明,其實你現在是不怕的,你不是跟一號長認識嗎?實在弄不過去的時候,你可以向長反映一下嘛,只要你自己有道理也沒有必要怕什么。”許柏向陳天明暗示了一下。“當然,長是很忙的,你一般情況是不用向長匯報,但實
  在是沒有辦法的情況,是可以考慮的。”
  “好,這個方翠玉,我們怎么處理?”陳天明問道。
  許柏想了想說道:“方翠玉這個人在Z國沒有犯什么罪,至于她在國外犯的我們也不大管得著。而且這次她也算是有功,我們暫時不管她,讓她去!”
  “恩,這個處理也算好,如果不是她的幫忙,我們也不知道葉大偉藏在哪里,而且還能撈到一些有用的東西。”陳天明笑著說道。葉大偉的那別墅也拿去拍賣還銀行的錢,而且從葉大偉的那些手下提供的信息,虎堂又撈出葉大偉的其它產業,雖然不多,但也不讓國家虧得太多。
  “好了,你去忙!到時有什么任務再叫你這個富豪了。”許柏打陳天明走了。現在如果沒有大事,許柏是不會麻煩陳天明了。
  __
  貝文富自從被老a他們收買了之后,心里可是比以前更加
  高興。他很快就從喪父之痛中恢復過來。他現在身邊坐著三個美女,今天晚上他要玩四人游戲,要把這一年內沒有玩過的全玩回來。
  有老a、老J他們的幫助,貝文富可以說是掌握了其它三個家族的事情。當然,他也不能亂來,把曹、孟、汪家集團的錢往自己貝家集團里面搬,但是有一些優惠的事情還是給貝家的,且大家都聽他的指揮,他身邊的高手如云,再也不怕花蝴蝶組織的殺手了。現在不用說是躲那些殺手,他還想要殺掉那些殺手呢!
  “貝文富,這段時間你已經掌握了其它三個家族,把四個家族的力量合為一體,你是不是應該向史家和莊家出聯盟通告了?”老J坐在對面的沙上看到貝文富一邊跟自己說話,一邊把手伸到旁邊那個美女裙下摸著,眼里盡是輕蔑的表情。
  一個男人要辦大事,不能在這個時候囂張,特別是自己還算是他的上司。雖然貝文富還是一個人物,但比起葉大偉來還是差了一點。可惜葉大偉就這樣被殺了,老J在心里暗暗地嘆著氣。
  “老J先生,你們吩咐,反正我是聽你們的,你們叫我怎么做我就怎樣做。”貝文富不以為然地說道。反正自己在這些人的眼里只是傀儡,所以自己沒有必要表示出一付非常強悍的樣子,有時一個人表現出軟弱反而是好的,這可以很好地保護自己。
  “好,到時我們的人會給你一份計劃,你就按計劃去做,另外,我們以前埋在史家和莊家里面的內線,你也可以用了,讓他們在其它人面前吹捧一下,盡量同意聯盟。老J知道,只要大家同意聯盟,以投票的形式的話,貝文富一定是成為這個聯盟的頭頭,到時要把史家和莊家瓜分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如果他們不同意,那就讓貝文富以這個理由去對付史家和莊家,這樣別人也沒有什么閑話,像陳天明這些人也不好插手。估計莊家不容易對付,但是史家就會是容易一點。把史家收拾了,剩下的莊家就容易多了。
  “行,我一定按你們的去做。”貝文富點點頭,這種不傷腦筋但又有好處的事情,他是不可能不去做的。現在六大家族里面,他的權力是最大的
  。他把自己**的手指拉出來,然后放在自己的嘴里含著。
  旁邊的美女見貝文富吃自己小溪里面的水,不由嬌嗔地對貝文富說道:“貝少,你好壞啊!你這樣做,讓其它姐妹笑死人家了。”
  “呵呵,我一會會好好地對你壞。”貝文富*笑著,他的那里已經有反應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