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1954

沒有過多久,方翠玉走進葉大偉的二樓大廳。她看到葉大偉悠閑地坐在真皮沙上看著電視,心里有點不舒服。為什么當時她跟自己父親在一起,自己的父親有事,他卻沒有事呢?
  “翠姐,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你這么晚來有什么事嗎?”葉大偉對方翠玉笑著說道。方翠玉控制著馮蕓,這是對付陳天明一個很大的籌碼。所以葉大偉不想得罪方翠玉,特別是那天晚上自己一見情況不妙就馬上跑,不管她的死活,好象有點說不過去。
  “大偉,當時如果不是有馮蕓在我的手上,我可能是逃不掉了。不過那個馮蕓還是有點問題,在關鍵的時候她竟然不受控制去擋你的子彈。”方翠玉故意生氣地說道。
  “是啊,我也是郁悶,不過我們下次再合計合計,一定可以弄死陳天明。”葉大偉開心地說道。有馮蕓在他們手上,他們要對付陳天明還不是手到擒來嗎?“對了,翠
  姐,你還沒有告訴我,你這么晚來我這里有什么事呢?”葉大偉看到方翠玉從包里拿出化妝品轉過身在化著妝,不由有點奇怪。方翠玉不會是看上自己了?不過就算看上自己也沒有用,自己的**沒有了。
  方翠玉把化妝品放在一邊,轉過身對葉大偉說道:“大偉,我問你一件事。”
  “什么事?”葉大偉的表情也嚴肅了起來。
  “當時你看到我爸是被陳天明殺的嗎?”方翠玉問道。
  “翠姐,難道你不相信我嗎?陳天明可是我們共同的仇人,他恨不得把你全家給殺死,先是殺了你哥,后殺你爸,現在輪到你了。”葉大偉心里咔喀了一下,方翠玉怎么問這件事情?當時自己殺魔王,只有先生的親信知道,而且賈道才也向國安內部說魔王是他的人所殺,這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
  方翠玉目不轉睛地盯著葉大偉,她想從他的眼里看出什么來,但讓她失望了,葉大偉并沒有表示出什么不對
  的表情。難道自己錯了?是陳天明騙自己?不過如果陳天明騙自己的話,他又怎么會放過自己呢?方翠玉決定用下一招試探葉大偉。“大偉,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我聽陳天明說,我父親不是他殺的。”
  葉大偉聽方翠玉這樣說,知道方翠玉是沒有什么證據,只要自己咬定不承認就行了。“翠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陳天明那個人是多么地卑鄙,他的話你千萬不要相信,否則你就中了他的奸計。”
  “他的話我是不相信,不過,陳天明拿出當時我父親死的時候不在現場的證據,大偉,當時你跟我父親在一起的,你說一下我父親死時的情景,陳天明是怎樣殺我父親的?”方翠玉還是盯著葉大偉。
  葉大偉這次沒有剛才那么從容了,當時陳天明是還有其它人在身邊,他跟魔王逃跑后一直在魔王的身邊。不過,他也不是那么容易承認,“翠姐,當時我跟你爸一起逃走,但被陳天明的人在前面攔住,后來陳天明一個人又趕過來,和他的人一起把你爸給殺了。陳天明哪會承認殺了你父親,你一定不要被他給騙了。”
  方翠玉臉色一變,“葉大偉,你不要騙我了,我這幾天沒有過來找你,就是在查找那天的情況,根據我查到的資料,當時你一直跟我爸在一起,而我爸死了你卻沒有事,你還敢狡辯?”
  說完,方翠玉馬上站起來向葉大偉沖了上去,右掌一變,化成一道鋒利的掌刃砍向葉大偉。她今天回到自己的住處后,就認真地調息了一下,覺得自己的武功并沒有什么影響,便在今天晚上來找葉大偉了。
  葉大偉剛才一聽方翠玉問魔王的事情,他的心里就有點防備著方翠玉。現在一看方翠玉出手,他馬上把手一招,一道真氣迎上了方翠玉的掌刃。
  “啪”,他們兩人的真氣相撞在一起出強大的氣流,把旁邊的沙茶幾全打翻了。
  “葉大偉,你害死了我父親,我要殺了你。”方翠玉故意地叫著。只要葉大偉死死不承認是他干的,那自己就算了。
  但是,
  葉大偉哪知道方翠玉有這么多詭計,他以為方翠玉已經查出了什么,而且還聽到她說陳天明拿出什么證據來證明。他不客氣了,不就是一個方翠玉嗎?自己還怕她?想著魔王跟蔡東風害自己沒有了**,如果不是因為要利用方翠玉,他一早就弄死她了。
  現在竟然方翠玉懷疑到他的頭上來,且還要跟自己拼命,他也不裝什么了。“方翠玉,你不要亂說,我沒有殺你父親。”葉大偉邊說邊又向方翠玉攻了一招。他現在的無名神功非常厲害,方翠玉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啪”,方翠玉被葉大偉的掌刃打得退了幾步才站穩了腳步。
  “我跟你拼了。”方翠玉毫無懼怕地繼續沖上去跟葉大偉廝殺了起來。但是她的武功跟葉大偉真的是差了不少,沒有過多久,她被葉大偉打得吐血倒在地上。
  葉大偉得意地說道:“方翠玉,就憑你這武功就想殺我?你也太小看我了。”葉大偉決定了,反正方翠玉已經對自己起疑心,自己也沒有必要再留她。手下對自己挺忠心,
  一會讓他們排著隊玩方翠玉,不知道方翠玉還是不是處子,不過也有可能她自己用什么棍什么棒給捅破了。
  “葉大偉,你為什么要害我父親?”躺在地上的方翠玉坐了起來,她抹了一把嘴上的鮮血,她動了一下真氣,現自己受傷了。葉大偉的武功竟然高了這么多,真是難以讓人相信。當時雖然葉大偉練了葵花神功,但也比她高不了多少。可現在他一出手,她就感覺到大家的差距。
  到了這個時候了,葉大偉也沒有必要隱瞞。方翠玉本來就不是他的對手,現在又被他打傷,更是他的襄中之物。“方翠玉,我現在老實告訴你,魔王是我殺的。”葉大偉的臉色變了,他非常興奮,畢竟這個秘密一直壓在他的心里讓他不舒服,且他也想在方翠玉的面前說一下,打擊她,讓死去的魔王不好過。
  “為什么?你為什么要殺我的父親?”方翠玉不解地問道。“他收你為徒弟,教你武功,你竟然恩將仇報。”
  “我呸!”葉大偉吐了一口口水,“你知道嗎?當時蔡
  東風伙同你父親把我的**割了,要我練葵花神功,你父親有這么多弟子,為什么他們不練,偏偏要抓我練呢?你知道嗎?我現在沒有了**做不成男人,你知道我有多么辛苦嗎?”
  “所以,你就殺了我父親?”方翠玉明白了,陳天明沒有說假話,父親是葉大偉殺的,而葉大偉殺父親的動機就是因為要他練葵花神功。
  葉大偉點點頭,“是,只要害過我的人,我都要讓他死,不但要他死,而且也要他的家人一起死。哈哈哈,方翠玉,我告訴你,你哥也是我害死的,怎樣?你們現在知道得罪我葉大偉是什么下場了?”
  方翠玉搖搖頭說道:“不是,我哥是被陳天明殺的,你沒有本事殺他。”方翠玉激將著,她想聽聽到底是怎么回事?
  “嘿嘿,這個你就不知道了,當時我和你哥一起躲在后面,我為了能逃出去,故意把你哥給推出來,陳天明看到有人出來當然是攻擊,而我就趁著這個機會逃走。你哥死了,你爸也死了,現在該輪到你了。”葉大偉陰
  笑著。
  “那么說,蔡東風也是你殺的?”方翠玉突然問道。這件事情在當時魔門也是以為陳天明殺的,但陳天明卻有不在場的證據,所以一直是一個懸案。現在聽葉大偉這樣說,他一定也不會放過蔡東風。
  “對,我不但殺了蔡東風,還殺了蔡東風的爸爸蔡基,所以害過我的人,我都要讓他不得好死,而且也不會放過他的家人。”葉大偉得意洋洋地說道。“我現在的仇人只剩下陳天明了,殺了他之后,我就可以放松放松了。”
  方翠玉罵道:“葉大偉,你不得好死,你竟然殺了我的父親,還故意讓我去找陳天明報仇。”
  葉大偉說道:“誰叫你是傻瓜,連我的話都相信。方翠玉,如果不是說你還有一點利用價值,我早就把你給干掉了。呵呵,你不要害怕,你是一個美女,我不會讓你死得這么早。雖然我沒有了**,但我的手下有,他們今天晚上會排著隊*。我就不信,這么多人??一個,還不能把你干死。”想到自己二十來個手下排著隊干方翠玉,
  葉大偉的心就感覺非常興奮,他非常期待這樣的場面。
  他自從沒有了**后,心里越來越變態。他經常拉著一條狼狗去弄女人,這樣更能滿足他的變態心理。
  “葉大偉,你不要得意,我做鬼也不會放了你,你是不是一直投奔那個先生,是先生讓你來害我爸的?”方翠玉問道。
  “呵呵,鬼?我從來不怕鬼。我的事情與先生無關,”葉大偉搖搖頭。“方翠玉,你告訴我,怎樣控制馮蕓?如果你告訴我,我會放了你,當什么事情也沒有生過。”葉大偉想從方翠玉的嘴里得出控制馮蕓的辦法。如果是他控制了馮蕓,他絕對是叫馮蕓背著很多炸彈把陳天明給炸死。從那天晚上的事情來看,陳天明非常在乎馮蕓,這樣他更容易得手。
  “葉大偉,你當我是傻瓜嗎?”方翠玉輕蔑地看著葉大偉,“如果我告訴你后,你一定會殺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