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1951

陳天明聽到有人叫自己的聲音,不由愣了一下。自己的手下是不會叫自己的名字,而全智沃他們都不認識自己,怎么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呢?他仔細一看,現聲音是來自那邊的病床。天,在床上躺著打點滴的那個人竟然是公安部部長的兒子九哥,原來喝醉的是他。
  “九哥,是你啊?我還以為是誰快不行了在那里打針呢?你怎么樣了?不會死?”陳天明故意裝出一臉的關心。陳天明一直以為跟這個九哥都不是很對頭,特別是九哥經常針對他,他們之間有時見面也是暗暗斗上一會。
  九哥也是郁悶,怎么什么事情都跟陳天明有關?他今天中午跟這些朋友一起喝酒,被他們一個個的敬,最后他不勝酒力醉倒過去,而且還吐了不少。后來他的酒勁越來越重,最后自己也是暈頭轉向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打了針后,他慢慢感覺自己清醒了不少,不過當他聽到里面有人要
  打要殺的時候,不禁抬起頭一看,竟然是陳天明。
  “你死我還沒有死呢!”九哥不由生氣地說道。他屬于先生外圍組織的人,對先生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不過聽先生的人說現在陳天明越來越牛逼,如果沒有什么事最好不要惹他。“陳天明,你要干什么?”
  “事情是這樣的,”陳天明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九哥。九哥的父親好歹是公安部部長,也算是高官,所以陳天明想聽一下九哥對這件事情怎么處理?
  九哥聽陳天明這樣說皺了皺眉頭,如果陳天明說的是真的,他也不能幫全智沃了。畢竟陳天明是虎堂的人,沒有道理的事情,如果自己插了手只會是把自己也弄了進去。“智沃,這是真的嗎?”九哥故意問全智沃。現在的社會里,哪個有關系的人不囂張,只是看他們的命好不好,沒有想到遇到陳天明。
  全東現九哥認識陳天明,心里暗暗吃驚。他知道九哥是太子黨的人,太子黨可不比某些組織,就算所謂的太子如自己兒子這樣的人,也不一定能進得
  了太子黨的圈子。看來這個叫陳天明的人不簡單。他馬上對全智沃說道:“智沃,這事情到底怎樣?你快跟九哥說一下,不要隱瞞。”說完,全東走到九哥的身邊小聲問道:“九哥,那個陳天明是什么人?”
  “九哥,是我的不對,他說的是真的。”全智沃聳拉著腦袋小聲說道。他也現九哥認識陳天明,而且陳天明好像有點不鳥九哥,在說話的時候還在打擊著九哥,這說明這人的能力是比九哥只高不低。
  九哥聽到全東問自己,他也馬上小聲地說道:“這人叫陳天明,是虎堂的總教練,有點后臺,安安保全和輝煌酒店都是他的。”九哥也不想理,只能是把這件事情交給全東處理,依全東這樣的老油條,一定知道怎么處理的。
  全東一聽陳天明是虎堂的總教練,心里更是吃驚。現在虎堂可謂是牛逼沖天,雖然依兒子這點的小事不用虎堂管,但人家都遇上了也管上了,如果不給兒子一點教訓,可能陳天明是不會善罷干休。
  “你這個敗家仔,我平時叫你
  不要這樣你就是不聽。”全東走到全智沃的身邊打了一巴掌過去。
  “啪,”全智沃沒有想到父親會打自己,“爸,你打我啊?我要告訴我媽。”平時全智沃被母親慣壞,現在見全東不但不幫自己還打自己,氣不打一處出。
  “你還好意思說,你怎么能打那位老人家呢?”全東見兒子不懂事,又甩了一巴掌過去。“陳先生,我管教兒子無方,那位老人家的傷,我一定會負責到底,他在這里的醫藥費我全包了。”
  陳天明也不想多惹事,點點頭,“這可是你說的,如果我現你們對那位老人家不利,可別怪我。”說到這里,陳天明的眼里露出了一道殺氣。
  剛開始全東還沒有感覺什么,現在知道陳天明是虎堂的總教練后,心里總有點擔驚受怕,幸好剛才兒子沒有惹火他們,這些人都是有殺人執照的,只要是合理,兒子被打算是自討苦吃。而且兒子還叫保鏢打人家,人家隨時可以把他們給干掉。
  “不會,請你相信我,我以副市長的名義擔保。”全東拍著??膛說道。
  “那好,九哥,你養病歸養病,不過叫他們不要在這里吵了,”陳天明在走出去的同時,手掌一揮,一道勁風把躺在地上幾個保鏢的穴道給解了。
  陳天明回到病房后,現馮蕓還是沒有醒過來,心里有點擔心。他又探了一下她的經脈,現脈象忽強忽弱,情況并不是很樂觀。用那個主任醫師的話來說,馮蕓現在能活下來已經算是一個奇跡,至于她能不能醒那又是一個奇跡了。
  大家吃過晚飯后,都在醫院里等著。其它人不知道陳天明為什么叫燕姐過來,不過陳天明能叫燕姐來自然有他的道理。
  就在陳天明焦急的時候,門開了,張彥青帶著燕姐走了進來。陳天明看到燕姐來了,高興地說道:“姐,你來了?”
  “嗯,小蕓現在怎樣了?”燕姐擔心地問道。
  “還是昏迷不醒,醫生說了,如果她這兩天還不能醒過來,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陳天明沮喪地說道。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用自己的血救馮蕓,畢竟馮蕓是心臟有問題,不跟以前何桃那次相比。
  “你讓我過來……”燕姐有點疑惑。陳天明給她打電話叫她過來,她還不知道是什么事,不過陳天明既然叫她來,一定是有他的道理。
  陳天明對其它人說道:“你們全出去,彥青,把住門口,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能進來。”
  “是,”張彥青帶著其它人出去,且把門給鎖上。
  “燕姐,我想你抽我一點血給小蕓,”陳天明小聲地說道。
  “抽血?”燕姐愣了一下,“這樣可以救小蕓嗎?”
  陳天明說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只有這個辦法,你是知道我的血有特殊功能,我又不想別人知道,所以只能找上你。
  ”
  “好,抽多少?”燕姐問道。
  “我也不知道,你隨便抽!”陳天明無所謂地說道。
  燕姐想了想,“這樣,先抽你一些,如果不行再抽。”
  “行,就這樣。”陳天明卷起了自己的袖。
  燕姐拿出自己帶過來的針筒,開始抽陳天明的血。當抽出來后,她又馬上注入馮蕓的血管里。陳天明拿過那支針筒,用自己的內力把那針筒給弄成粉未倒進廁所里面。把這一切弄好后,陳天明對燕姐說道:“姐,你趕了這么長時間的飛機,也餓了,我叫人送飯過來。”陳天明一早讓要準備好飯菜等著燕姐。
  “我不累,而且我剛才在飛機里面也吃了,小蘇一早就在飛機里面準備了飯盒。”燕姐搖搖頭說道。
  “那你回安安公司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如果小
  蕓還沒有醒,我再讓你過來幫我抽多一次血。”陳天明說道。
  “不,我要陪你,我見你的時間少,難得有這樣的機會跟你在一起,”燕姐說道。反正這里是高級病房,旁邊還有休息床,她是可以跟陳天明擠在這里的。
  陳天明說道:“好,我讓護士再拿一張折疊椅過來。”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因為擔心馮蕓也睡不著了。他看到躺在休息床上睡得正香的燕姐,不由憐愛地笑了笑。昨天晚上燕姐陪自己聊了很長時間,她說她到時負責在那個歐洲的小島上建一個小型的醫院,她要當院長。
  突然,陳天明感覺到馮蕓的病床動了動,雖然很輕,但他還是能感覺得出來。他回過頭一看,見馮蕓正睜大著眼睛看著自己。“小蕓,你醒了?”陳天明欣喜若狂。
  “恩,天明哥,我怎么在醫院了?我躺了多長時間?”馮蕓也是剛剛醒過來,她看了看旁邊的擺設明白過來了,當時她的腦袋痛得要命,
  看到那個人想殺陳天明,她便想也沒有想不顧一切地沖了過去。
  “你幫我擋子彈,中了兩槍,然后我就送你到部隊的醫院救治,幸好你吉人自有天相,你到醫院已經三天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突然,陳天明想到自己還沒有叫醫生過來為馮蕓診治呢?于是,他按了按旁邊的床頭呼叫鈴。
  在那邊睡覺的燕姐也醒了過來,她看到馮蕓蘇醒也是非常高興,急忙跑過來小聲地查看著馮蕓的傷勢。
  沒有過多久,醫生過來了,他們看到馮蕓醒過來了,也急忙為馮蕓進行全身的檢查。
  “長,病人的病情已經有很大的好轉,估計不用多少天就可以出院。這真奇怪啊,病人的身體素質太好了,她不但醒過來,而且恢復得很快。”那個檢查的醫生向陳天明匯報。
  這些醫生哪里知道馮蕓能這么快醒過來,而且身體也恢復得這么快,主要的原因是陳天明昨天晚上給了她一些含有血黃蟻血液的血,
  這些血雖然沒有陳天明身體的那么厲害,能馬上讓身體恢復,不過也能讓馮蕓起死回生逃過鬼門關。
  醫生還以為馮蕓之所以能這么快蘇醒過來,原因就是她學過武功,還會什么內力,因此他們也沒有對馮蕓的蘇醒有什么懷疑。如果讓他們知道陳天明的血液可以救人,一定向國家申請把陳天明給關起來進行研究了。
  “那好,辛苦你們了,如果你們檢查完后,就讓病人休息,她才剛剛醒過來。”陳天明說道。
  “是。”醫生開了一些藥之后,又吩咐護士一些事情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