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1947

支持網站發展,(先生會是誰呢?大家猜猜!)
  其實,這個方玉就是方翠玉,在韓賓引爆炸彈的時候,陳天明抱著她飛了上去。但不管如何,他們還是被那些炸彈給炸中,一起掉到大海里。緊接著石頭又拼命地往下砸,后來方翠玉就失去知覺了。
  當她醒過來的時候,現自己被陳天明緊緊地摟著倒在岸邊,她急忙用手試探陳天明的鼻孔,現他還有呼吸,她才放下心來。她推醒陳天明,竟然現陳天明對她笑。那是一種讓她說不出感覺的笑,就好象有種傻子似的。
  “姐姐,你好漂亮啊!”陳天明對她說道。
  “陳天明,你說什么?”方翠玉聽到陳天明這樣叫她,她慌了。陳天明能說出這樣的話,一是他在故意玩自己,二是他傻了。不知道是他使用刺激潛能還是被炸彈炸中的后果。
  “陳天明?陳天明是誰啊?”陳天明瞪著大大的眼睛看
  方翠玉。方翠玉被他這樣看,感覺自己有點害羞。不過當方翠玉想到陳天明竟然連自己都不知道,她更加慌張。
  方翠玉急忙定下心,暗運內力。這次她急了,因為她現自己居然運不起內力,她身上所有的經脈都受阻,根本不能運內力。她估計自己是被炸彈給炸傷,以致經脈全部受阻。像她現在這樣的情況,要么是打通經脈,要么是一輩子不能用內力。
  方翠玉也不知道這里是哪里?因此,她拉著陳天明繼續往前面走。等她走進附近的一個漁村,才知道這里是曲省的一個叫聯望的小鎮。方翠玉一想到這里是曲省,頭就大了。曲省還不是屬于Z國政府管理,甚至來說,曲省政府是仇Z的,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和陳天明是Z國人,一定是會遭到*害的。
  所以,方翠玉馬上跟村民說她是曲省北市人,一家人出海遇到臺風,小船沉沒了,只有她和弟弟沒有事,以后的日子也不知道怎么過?而且,方翠玉還為自己取了名字叫方玉,陳天明叫方明。
  那些村民
  可憐方翠玉和陳天明的遭遇,便給了他們一些破舊的衣服,還讓他們在家里吃飯。方翠玉看到人家村民也是貧窮,便來到鎮上想打工維持生活,等找到機會再回Z國。因為方翠玉見她的武功盡失,而陳天明又神智不清像個白癡似的,是很難回到Z國。曲省的間諜特工也是厲害的,她怕惹上事到時他們都有性命危險。另外她還有一個私心,想跟陳天明在一起多點時間。至于是為什么,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沒有想到,方翠玉一到鎮上就現聯望中學招英語老師,方翠玉以前經常在國外生活,英語非常不錯,所以她也就暫時去應聘這個職位。沒有想到,人家學校要本人學歷證明和身份證,方翠玉哪有啊?她以為在這里不能工作的時候,這個叫翟志的校長叫住她。
  方翠玉也看到翟志眼里的狼意,但現在她根本沒有分文,又沒有武功。而且陳天明現在這個樣子如三歲小孩一樣的智力,也是要錢帶他去大醫院看看腦部有沒有問題。所以,為了留在學校里任教,方翠玉只有委曲全應付翟志,還跟翟志說,以后一定會感激他的。
  現在,翟志又來找自己出去吃飯,方翠玉知道去吃飯意味著什么。就算自己能保住貞潔,也可能會被翟志占便宜。但她又不能坦白地拒絕翟志,要不然她可能明天就要帶著陳天明流浪街頭。
  “我知道是校長幫了我們姐弟,以后我們一定會報答你的。”方翠玉硬著頭皮說道。“不過,我弟弟見我放學還沒有回來,一定非常著急,等我拿到這個月的工資,我一定請校長到鎮上的飯店吃飯,好好感激你。”方翠玉想到如果不是翟志簽名同意學校借三百塊給自己,(不要用某個地方的貨幣去衡量。)她和陳天明這幾天也沒有飯吃了。
  “呵呵,小玉啊,我跟你之間還分得那么清嗎?”翟志見四下沒有什么人了,便把狼手伸過去,想摸一下方翠玉柔軟的小手。媽的,這個小娘們真是水靈靈啊,如果能上到她,就算是少活十年也值。翟志也盤問過方翠玉,她什么證明也沒有,就連她以前家的地址也是說得模模糊糊。
  翟志知道,方翠玉一定有問題。不是她犯了事不想讓人知道她的來歷,就是她從Z國偷渡過來的。不管如何,翟志
  是吃定方翠玉,他用這些要挾方翠玉,還怕她飛上天嗎?
  雖然方翠玉沒有了內力,但她還是有點功底,她輕輕向左傾了一下,閃過翟志的手。然后不好意思地說道:“校長,我要回去煮飯了,我有空再跟你聊了。”說完,方翠玉夾著課本急忙走了。
  翟志看著方翠玉的臀部一扭一擺地晃著,看得他快要流下口水。媽的,這個女人真是性感啊!那??豐滿渾圓,非常好生養啊!而且,看她的兩腿夾得那么緊,難道還是處子?想到這里,翟志心里更是癢癢的。他恨不得今天晚上就到方翠玉的房間把她給上了,如果能破一個處子,可是功德無量啊!
  方翠玉回到自己的房間,那是翟志分給她的,一個房間加一個衛生間,雖然簡陋一點,但也算是可以住人。方翠玉有點擔心陳天明,他現在如一個幾歲小孩一般的智力,在房間里亂搞,她怕他在房間里出事。但她要上課,不把他鎖在房間里怎么行呢?
  “姐姐,你回來了。”里面的陳天明看到方翠玉回來了,他
  高興地撲過去,緊緊地摟著方翠玉。“我在家里一點也不好玩,睡也睡不著,沒有人跟我玩沒意思。姐姐,要不我跟你去上課,那里有很多學生,很好玩啊!”
  方翠玉聽著陳天明小孩子的語氣不由暗暗傷心,他曾經是Z國的驕傲,武功練到反璞歸真,生意越做越大,是Z國的富。而且他還有很多手下,大部分是高手,這個天之驕子現在竟然變成了白癡一般。估計是他當時抱著自己保護自己的時候,而弄成這樣的。
  想到這里,方翠玉覺得很內疚。如果陳天明不是為了救自己,依他的武功,可能是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因為在岸上時,方翠玉的身上都受了或多或少的傷,但陳天明的皮膚完好如初,好象炸彈并沒有炸到他。
  其實方翠玉不知道,陳天明當時抱著她的時候,受傷最大的是陳天明。只不過因為他身上有血黃蟻的血液護體,所以也就恢復過來。這時,方翠玉的心不由跳得非常快,陳天明身上那強烈的男人味道讓她有點不知所措。就算陳天明現在是一個白癡,但他也是一個成熟的男人,這樣緊緊地摟著她,她
  哪能沒有其它想法啊?
  “小明,你放開姐姐,讓姐姐給你煮飯,要不然餓到你,你又在旁邊吵了。”方翠玉紅著臉推了一下陳天明。陳天明那結實的??膛壓著自己柔軟的酥峰,好象讓自己有點疼,不過好象也有點癢。
  “好啊,姐姐幫我煮飯了,姐姐幫我煮飯了。”陳天明高興地一邊拍著手,一邊跳著。他現在哪像一個令敵人聞風喪膽的高手?
  “那你乖乖地到床上睡一會,不要胡鬧。”方翠玉看著陳天明那高興樣,她也開心了。她知道,像陳天明這種情況,只是暫時的,以后陳天明一定可以恢復過來。對了,不知道陳天明的武功在不在呢?如果在的話,他們是可以找機會回Z國的。“小明,你會武功嗎?”方翠玉問陳天明。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我當然會武功了,我還很厲害呢!我天下無敵,沒有人是我的對手。”
  方翠玉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我知道你厲害了,你
  就算厲害也不能吹牛啊!”
  “呵呵,姐姐,我是真的厲害嘛!”陳天明邊說邊走到床邊。因為只有一個房間,方翠玉帶著陳天明去學生宿舍搬來了一張床,是上下鋪的。陳天明睡在下面,方翠玉睡在上面。這房間不大,放一張床,那邊用來煮飯炒菜,再放一張桌子也就沒有多少空間了。
  陳天明倒在床上,然后在旁邊的枕頭底拿出一個紅色的罩罩,他把罩罩放在自己的眼睛上,像極了人家的眼罩,不過這眼罩比較大一些而已。
  方翠玉一邊做飯一邊回過頭看一下陳天明是不是真的睡覺,剛才陳天明的回答讓她心里暗喜,是要找個時間試一下陳天明的武功還有幾成,就算有五成,他們也是可以回Z國了。大不了帶著他去賭場搶一些錢,再找蛇頭偷渡回Z國。不過,方翠玉想著回Z國不能跟陳天明在一起,她心里又有一點不舍。
  “啊!陳……小明,你在干什么?你怎么拿我的那個東西?”方翠玉看到陳天明拿著自己換洗下來的罩罩蓋在眼上,她又羞又
  氣,他怎么可以這樣呢?他不知道這種行為是流氓行為嗎?突然,方翠玉想到陳天明現在的智力也就是幾歲,他怎么知道什么叫流氓行為呢?
  陳天明把罩罩拿下來睜開眼睛看著方翠玉,“姐姐,你不是叫我睡覺嗎?我現在床上睡覺啊?你沒有看到嗎?對了,人家老師都是戴眼鏡的,你沒有戴,可能是看不清楚。”
  “你睡覺就睡覺,你怎么拿我的那個東西?”方翠玉紅著臉指著陳天明手上的罩罩,天啊,那可是自己前天去買的,便宜貨,十塊錢一件,不過她也沒有辦法,現在什么都要用錢,她才上了幾天課,還不能拿工資。
  請砸花!
  手機用戶訪問:http:m.00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