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1942

學校開學了,陳天明又開始有時去學校里陪一下小紅。由于其它老師都不在華清大學,陳天明只是在那里掛上一個進修的位置,有時看看小紅,有時去安安保全公司。
  本來陳天明是想辭掉老師這份工作,專心弄自己的事情。但小紅不肯,她說如果陳天明不在學校的話,她怕自己沒有多大心思學習。這是小紅的小心思,如果陳天明不在學校陪她,可能以后他們之間的距離會越來越遠。反正也是讓陳天明在學校掛一個名,并沒有影響他很大的時間。
  于是,陳天明覺得無所謂。這樣對他的心性陶冶也好。在處理緊張的事情之后,可以到學校里聽聽課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有時他在執行虎堂的任務時,可是有著生命危險。隨著時間的推移,虎堂的地位越來越高,人員也越來越多,雖然成立時間最短,可已經強大得過龍組。
  “陳天明,”正在陳天明想著事情的時候,
  一個女人的聲音叫住了陳天明。
  陳天明抬起頭一看,是孔佩嫻。現在孔佩嫻還是陰魂不散地找自己,當然,她不可能到安安保全公司來找自己,只是在學校里,只要自己在學校的時候,她基本上都可以找到自己。陳天明有點懷疑她讓南中海保鏢調查過自己。
  “噢,是孔老師啊!請問有事嗎?”陳天明說道。她還能有什么事,不就是想跟自己吃飯嗎?也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自己有什么好,為什么要纏著自己?
  “我,我想跟你一起吃個飯。”孔佩嫻想了想,勇敢地說道。這些天她快要瘋了,憑自己的美貌和家世,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很快地拿下陳天明,但沒有想到陳天明根本不鳥她,每次他都找借口離開。
  陳天明故意看了看時間,然后吃驚地說道:“天啊,孔老師,不好意思啊,雖然我也想跟你吃一個飯,但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不能跟你一起去吃飯。”嘿嘿,要拒絕你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嗎?
  “陳天明,你到底想怎樣?我請你吃了這么多次飯,你一次都沒有答應我?”孔佩嫻生氣地叫著。
  “我忙嘛,不好意思了,孔老師,要不我叫別的同學陪你,行嗎?估計他們也是很樂意跟孔老師一起探討課堂上的內容。”陳天明說道。如果說孔佩嫻喜歡自己,他是不敢相信。一個總理的女兒,哪會這么容易喜歡自己?就算是喜歡自己,他還是不想惹,估計總理是不會讓他的女兒跟眾多女人陪著自己的,到時麻煩的還是自己。
  因此,陳天明也是想到了這個原因,不去招惹龍月心。雖然他喜歡龍月心,但如果讓他放棄眾多的女人跟龍月心在一起,他是做不到的。
  “陳天明,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說清楚,我絕對不讓你走。”孔佩嫻攔在陳天明的面前,她再也忍受不了陳天明一直對她的冷淡,現在好象不是她在玩陳天明,而是陳天明在玩她了。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孔佩嫻哪受得了這樣的氣,她要讓陳天明喜歡上自己,然后她再拋棄他,看他還敢不敢小瞧自己。
  陳天明有點生氣地說道:“孔老師,我要怎樣跟你說清楚呢?我只是有些事情要辦沒有時間跟你一起去吃飯,難道我不能辦自己的事情,一定要跟你一起去吃飯嗎?”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孔佩嫻雖然有點刁蠻,但她也不是不講道理。陳天明不肯跟自己吃飯,自己是沒有理由讓他說清楚的。不過她就是受不了陳天明那種語氣,好象他很了不起不屑跟自己吃飯似的。
  其實這也是一個人的習慣心理,如果陳天明一開始就像史統那樣對著孔佩嫻流口水,可能孔佩嫻就不大注意陳天明了。可就是因為陳天明不理孔佩嫻,不像那些狂蜂浪蝶一樣追求孔佩嫻,才引起了孔佩嫻的注意。
  孔佩嫻一而再三地請陳天明吃飯,陳天明不理她,這讓她落不下這個面子。因此,她就是想著要請陳天明吃飯,以此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可陳天明就是不肯,這讓她更是心里不舒服。人家說越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想得到,現在的孔佩嫻就是這樣的心理。陳天明越不理她,她越要理陳天明。至于她有沒有陷入感情
  的旋渦,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不好意思,孔老師,我真的是沒有時間,改天我和苗茵請你一起吃飯。”說完,陳天明便走了。他已經抬出苗茵出來,他就不信孔佩嫻不能感覺得出來苗茵是自己的愛人。不過一說到苗茵,陳天明的心里有點煩了,他現在知道家庭的影響力也是很強大的,特別像苗茵這樣的孝順女兒。
  現在苗茵父母經常來京城看苗茵,說是看,其實是給韓項文和苗茵創造機會。陳天明看了恨得直咬牙。但那是苗茵的父母,自己又能怎樣呢?不過他跟苗茵見面的機會少了,而且現在苗茵心里也煩,她也在想著用什么辦法說服自己的父母。
  孔佩嫻看著陳天明離去的背影,氣得直咬牙。對了,剛才陳天明不是說苗茵嗎?難道他們是一對的?孔佩嫻雖然在文學上很有造詣,但在生活上卻沒有那么有造詣了。不過不對啊,聽別人說,現在韓項文正追苗茵,他與苗茵是一對的。
  想到這里,孔佩嫻馬上上樓去找苗茵。沒有想到苗茵在房間里。孔
  佩嫻一進去就抱著苗茵傷心地說道:“苗茵,那個陳天明氣死我了,我找了他這么多次,他都沒有理我。”
  “天明?”苗茵愣了一下,她是知道孔佩嫻與陳天明之間的事情,都怪自己當時要撮合他們,現在可是惹出事情來了。“他可能是忙?”苗茵心虛地說道。
  “他老是說這樣的借口。對了,苗茵,陳天明是不是喜歡上你了?”雖然孔佩嫻有點粗條,但她還是想到里面有什么事情。
  “你,你不要這樣說,我們是同學關系。”苗茵紅著臉說道。
  孔佩嫻說道:“那你現在是不是跟韓項文在一起啊?聽說你的父母都見過他了,感覺很滿意啊!”孔佩嫻把自己聽到的全告訴苗茵。
  苗茵呆了呆,“這是誰說的?”怎么會有人說這種事情呢?難道是韓項文說的?
  “我也是聽說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孔佩嫻不好意
  思地說道。
  “不是真的,你別聽別人胡說,我現在還不想交男朋友。”苗茵搖搖頭說道。現在父母的反對越來越強烈,她不敢經常跟陳天明在一起。她也決定了,如果不能與陳天明在一起,她就一輩子獨身。
  現在的苗茵左右為難,每次父母來的時候都是跟她說讓她不要跟陳天明在一起,與韓項文結婚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因此,苗茵以前是看到父母來京城就喜歡,現在是一看到他們來就害怕。
  “噢,苗茵,你說我應該怎樣讓陳天明喜歡我啊?”孔佩嫻問苗茵。“我要讓他喜歡我,再拋棄他,讓他哭死。”
  “我,我不知道。”苗茵搖搖頭。唉,看來孔佩嫻是越陷越深了。
  __
  吳祖杰過來找陳天明,他向陳天明匯報跟蹤馮蕓的事情。所以他上了陳天明的小車后,便開始對陳天明說道:“老大,果然小蕓現在
  又跟方翠玉在一起了,雖然她們的接頭非常隱蔽,方翠玉也化了裝,但我還是可以認得出來。”
  “方翠玉還不想放棄,”陳天明恨恨地說道。一想到她給馮蕓下毒,他就氣得要命。要不然馮蕓這段時間的頭不會疼得這么頻繁,看來方翠玉一定是在馮蕓身上下了什么東西。
  “要不要我派人把方翠玉給抓起來?”吳祖杰問道。
  “現在還不用,我要看看方翠玉想搞什么鬼,另外看能不能找出方翠玉給小蕓下的是什么東西,以致小蕓有時迷失了本性。”陳天明搖搖頭說道。現在方翠玉已經在京城,要抓住她并不是一件難事。難的是如何找出方翠玉是用什么方法控制馮蕓,又是如何解除。而且這次方翠玉來京城,一定是想對他不利,她后面是什么人?是先生還是魔門的余黨?這些都要查得清楚才行。
  估計這次方翠玉聯系馮蕓,就是想對他不利。因此他干脆將計就計,看看方翠玉后面還有什么人,他們到底想怎樣對付自己?且最主要的是從中找出方翠玉是
  如何控制馮蕓,他不想再讓馮蕓受到傷害了。
  “那好,我多派人手跟蹤她們。”吳祖杰點點頭說道。
  “你們要小心一點,特別是方翠玉,她不是浪得虛名。你們不能跟得太緊,要不然讓她現后就會打草驚蛇。”陳天明叮囑著。他也跟方翠玉交過手,知道她武功高,而且她是一個非常狡猾的人,如果被她現自己被跟蹤后,一定不會按計劃進行。
  “恩,我知道,我們的人一直在外圍看著,而且也不敢跟得方翠玉太緊。”吳祖杰也明白。方翠玉特別是小心,她跟馮蕓分手后,故意在京城里跑來跑去,讓跟蹤的人沒有辦法跟蹤,要么就是跟得太緊被現,要么就是把她跟丟了。
  吳祖杰也向陳天明請示過,最后陳天明決定不再跟蹤方翠玉的住處。像方翠玉這種間諜高手,一定有一套很厲害的反跟蹤術,因此,沒有必要讓方翠玉現他們,這樣對后面的計劃沒有好處。
  估計方翠玉在
  行動的時候,會露出他們的人手。所以陳天明還是想著在那個時候把方翠玉和她的人一起抓住,來個一網打盡。
  今天爆,今天還有兩章,看在今天爆的份上,大家投花投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