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1)      第1943章(09-21)      第1944章(09-21)     

流氓老師1940

這章是長章一萬兩千多字,算是四章的份量。
  楊桂月焦急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十萬大山我知道,它在我們的隔離省x省。那里的地勢險要,要命的是那山太大了,有幾千公頃面積。十萬大山里面森林覆蓋率達98%以上,如果要把其包圍,就算用一個軍的兵力也是包圍不了。
  如果我們要搜山的話,一個月也是搜不完。另外十萬大山靠近越南的邊境,高明他們的武功這么高,隨時都可以逃到越南那邊。高明真是陰險,居然選了這樣的地方,我們要抓他很難。”(實屬杜撰,不要對號入座。)
  “唉,不管如何,我都是要去了。高明不是一個傻瓜,他一定是做好萬全之策才給我打電話讓我去的,像你所說的情況,我們想要圍剿他也是很難。看來一切是看我的了,你們不要擔心,我的武功已經達到反璞歸真后期,高明他們死定了。”
  “那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否則我恨死你。”楊桂月盯著陳天明,那幽怨的樣子讓她的美目都紅了。
  陳天明自信地點點頭,“你們相信我!我一定會帶著小寧她們安全回來。好了,我要準備走了,否則時間來不及。”這次為了配合陳天明,虎堂那邊派來專業的飛行員,而且還用國家先進的戰斗直升飛機。可以說,高明他們在十萬大山也是讓國家那邊意外,要想圍剿高明他們是很難的,一切希望在陳天明的身上。
  龍定也接到龍月心的電話,聽到陳天明的武功已經達到反璞歸真后期,心里還是有點安慰,畢竟自己最疼愛的孫女讓陳天明給占便宜了,如果不能成功的話,那會害了孫女。
  陳天明帶著一些必備的東西上了飛機,飛機馬上向著十萬大山飛去。忙碌了一天的龍月心終于軟坐在地上,她太累了,累得實在不想動。陳天明一出后,鐘向亮也帶著大批高手坐著飛機出。不過陳天明告誡大家,如果沒有看到他的信號彈,所有人不得靠近方圓十里,以免讓高明他們看到害了小寧她們。
  __
  高明把手機掛掉后,轉身對在旁邊的天真人說道:“天真人,下午陳天明就要來了,我們要做好準備干掉陳天明。”
  “先,先生,你說我們四個人可以干掉陳天明嗎?”天真人小聲地問高明,他們已經來這個十萬大山兩天了,這里有不少野生動物,還有一些野菜野果什么的,就算是在這里住上一年半載也是沒有問題。可關鍵是他想著陳天明就要來了,他心里感覺不踏實。他覺得陳天明是一個非常變態的人,誰知道他這次會不會把他的飛劍弄得跟天柱那么大,隨便一掃就把他們給掃倒了。
  “你不想幫你的弟子報仇了嗎?”高明盯著天真人問道。他好像想從天真人的眼里現什么。
  “我想,我恨不得馬上殺了陳天明。”天真人點點頭,“但是我的心里有點不踏實,陳天明后面還有那么多高手,雖然這里的地勢險惡方便我們逃走,但我還是有點擔心。”
  高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呵呵,天真人,你相信我,這次我已經安排好了。第一,到時我的手下圍著陳天明的女人,如果陳天明敢反抗,我就殺了他的女人,你說他會不會乖乖聽話呢?如果有人跟著來,那更好,我會先讓陳天明殺那些跟著來的人,這樣就有好戲看了。
  第二,我準備讓你們三師兄弟的武功提高到反璞歸真中期,這樣我們四個人都是反璞歸真中期,你說我們是不是可以殺死陳天明了?就算陳天明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后期,我們只要控制住他的女人,他想不給我們殺也是不行的。”說到這里,高明得意地笑了起來。現在他最大的敵人是陳天明,拿到錢后,再把陳天明給殺了,到時再弄死龍定。現在他只能是冒險了,希望天真人他們守信用,不要吃了千年朱果后不幫自己辦事。
  “你,你真的讓我們先吃千年朱果?”天真人非常激動,達到反璞歸真中期是他們一生的愿望,而且他們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中期的話,也不再怕陳天明了。陳天明不也是反璞歸真中期嗎,他還牛得起他們三師兄弟嗎?
  高明鄭重地點點頭,“我相信你們,不過你們也要對天向著你們師門前輩誓,你們吃了千年朱果武功達到反璞歸真中期后,一定要幫我殺死陳天明和龍定,否則天理不容。”沒有辦法的高明只能是用這個辦法來約束天真人了,在他的眼里,誓就像放屁一樣,不過可能對于天真人他們不一樣。
  “好,我答應你。”天真人叫來地真人與和真人,他們三人對天了誓后,高明從懷里拿出那個古老的錦盒,打開錦盒現出三個出異香的朱果。天真人他們看到千年朱果眼睛全睜得如燈籠一般大,那可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東西。
  “你們趕快吃下然后就在這里練功,幾個小時后,陳天明就要來到這里。”高明依依不舍地把朱果給他們。天真人他們馬上把朱果吃下去,一陣熱流馬上涌向他們的體內。于是,他們全盤腳而坐練起武功來。
  不一會兒,天真人他們的身邊全涌出白色的真氣,看來千年朱果對他們很在幫助。高明心里有點痛心,但現在是沒有辦法。自己一時間達不到反璞歸真后期,又非常需要人手,只能是便宜了天真人他們。
  高明見天真人他們在練功,他也向著大他們走去。今天的事情一了,他就會帶著其它人逃到越南,再從那里逃到m國。到時他再換一個身份回到z國,那時就是龍定的死期。四個反璞歸真中期的高手,就算龍定與歡喜也是招架不住,他們死定了。
  大帶人負責看守路小小她們,高玉毅負責收集外面的信息,高明見安排好后,他也坐在地上看著這里的風景。十萬大山一座座平地拔起,高聳入云,脊如刃,峰似矛,瘦骨嶙峋,山坡上飄浮著朵朵白云。這里真是一個好地方,龍定想抓他們是不可能的。
  __
  陳天明在飛機上觀看著下面的情景,剛才飛行員說快到十萬大山。那數十座大山平地拔起插入云端,東西向一字形排列,似天將下凡,威武雄壯地守衛著z國的海疆。“陳先生,下面就是十萬村,我們要降落了。”飛行員對陳天明說道。
  “好,我下去后,你們就回去!不要引起敵人的懷疑。”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飛機在十萬村上空慢慢地降落,在公路上站著幾個男人,他們看到飛機降落全神情緊張起來。他們是高玉毅的人,根據情報陳天明是坐飛機來到這里。果然,從飛機走下一個男人,他正是陳天明,他們是認得出來。
  陳天明走下飛機后,便向著飛行員揮揮手,飛行員點點頭駕駛飛機離去。那幾個男人見飛機離去,神情才稍微不那么緊張。其中有一個男人走過來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我現在帶你進山見先生,另外我警告你,我們還有人在外面警戒,如果現你還叫人過來增援的話,你的女人就會被殺死。”
  “你們放心,我是說話算話的,你沒有看到我只是一個人來嗎?飛機已經飛回去了。”陳天明說道。“你帶路!”
  男人點點頭,他在前面帶著陳天明向著大山里面飛去,后面還跟著一個男人,好象是在后面監視陳天明似的。陳天明看著前面男人飛躍的身形,知道這些男人是高明組織的殺手,他們的武功并不比金牌殺手差。雖然前面全是縱林野草,但他們好象來去自如非常輕松,在這里如在平地一般。
  “還有多久才到?”陳天明一邊輕松地飛著,一邊問道。
  “一、兩個小時就到了,”后面的男人說道。他負責在后面看著陳天明,不讓陳天明在后面做什么記號,高明不是一般的陰。
  大約在森林里飛行了約兩個小時,前面的男人降慢度,“就快到了,陳天明,你不要耍什么花樣,否則后果自負。”說完,男人在向右一拐,大約飛了兩、三分鐘就到了一塊空地上。
  陳天明看到空地非常大,旁邊靠近樹林的地方扎著十幾個帳篷,大概是高明他們所住的地方。陳天明正在打量著的時候,左邊響起了笑聲,“陳天明,你來了,果然不錯啊,英雄愛美人,你非常著急你的美人。說真的,你的美人太極品了,我年紀這么大看了也是心動。我有點想你不要過來,好讓我品嘗一下你的美女。”高明看到陳天明果然一個人前來,不由心情舒暢。
  “高明,我已經來了,我的女人呢,你可以放了她們嗎?”陳天明也看到了高明,高明一臉的壞笑,好象有什么奸情似的。而那三個反璞歸真高手分別各站一個方位,他們似想把自己包圍。
  “別急,我讓你帶來的十全大補丸秘方和成品呢?”高明盯著陳天明,只要陳天明交出十全大補丸秘方,他們就馬上殺死陳天明。
  “秘方和成品都在這個袋子里面,我的女人呢?她們在哪里?”陳天明看了看沒有現小寧她們,心里非常焦急。“高明,你m的不會是騙我?我現在就把這個袋子毀掉。”
  高明急忙說道:“陳天明,你不要急,現在的太陽這么猛,我怎么會讓你的女人在太陽底下曬呢?她們全在一個帳篷里面,大,把她們帶出來。”高明話音一落,就見一個大帳篷里面走出幾個人,為的是大,后面跟著路美、路小小、梁詩曼和小寧,她們后面還有三個男人跟著。
  “小寧,他們有沒有對你怎么樣?”這是陳天明最擔心的問題,小寧她們長得這么漂亮,怕高明那些手下侮辱她們。
  小寧她們在出來之前被別人解開了一部分的穴道,她們現在的腳可以動,嘴可以說話,但內力被控制和手不能動。小寧說道:“天明,我們還好,你要小心。”
  “天明,你不應該過來救我們的,我們大不了一死。”梁詩曼傷心地說道。
  高明見陳天明已經見到他的女人,便揮揮手讓大繼續點住她們的穴道不讓她們再說話。大點點頭,對著小寧她們連施幾指,小寧她們軟坐在地上說不了話。“陳天明,不要多說了,你的人已經帶到這里,你把十全大補丸給我,否則不要怪我。”他的話剛說完,大他們馬上把小寧她們圍了起來,如果陳天明敢亂來,他們就立即殺陳天明的女人。
  “好,我給你們。”陳天明邊說邊向高明走過去,擒賊先擒王,如果把高明制住一切事情都好辦。
  可高明不是傻子,他現陳天明向他走過來,急忙說道:“陳天明,你不要再動,你把袋子扔過來給我,否則我不客氣。”
  “好,你接著。”陳天明把袋子一扔,一股內力把袋子送向陳天明。
  高明接過袋子打出來一看,現里面有張紙和幾粒帶著異香的藥丸。高明一聞到異香心里一顫,這異香不是什么東西都有,像千年朱果就是這樣的異香,怪不得陳天明老是打不死,原來有這種藥丸。高明聞到這異香已經有七、八成相信陳天明這十全大補丸了。其實高明哪里知道陳天明身邊有一個厲害的益西嘎瑪,益西嘎瑪專門鉆研藥物,而且經常采集到不少奇藥,她對這種異香非常了解。
  所以益西嘎瑪根據這個原理,用了一些藥物經過特殊處理就成了所謂的十全大補丸。這十全大補丸是補藥加興奮藥,人一吃下去,不用多久就能感受到興奮沖動了,非常符合當時陳天明的形容。而秘方里,益西嘎瑪加了兩三味難得一見的藏藥,就算高明認識也是一時間難以找得到對證。另外秘方里還標明,要有特殊的藥效,最好用上千年靈草,或者是百年以上的人參。這些東西只要是練武人吃了,都是可以提高武功的。
  高明看了一下秘方,有兩三味藥他不認識,而另外幾味是寶藥,怪不得陳天明吃了會有這么厲害的效果。千年靈草難尋,可百年人參不難找,只要有錢就可以買得到。想到這里,高明信以為真地把袋子放進懷里,現在是收割陳天明性命的時候了。
  陳天明看到高明的眼里露出兇光,知道他是不會放過他們,他心里暗暗焦急。“高明,我已經聽你的把兩個條件都實現了,你是不是把我的女人放了?”陳天明問道。
  “陳天明啊陳天明,你真是傻*一個,你覺得我會放了你們嗎?哈哈哈!”高明放聲大笑。他終于可以玩弄陳天明,心里非常高興。他不但騙了陳天明的千億m元,而且還拿到十全大補丸的秘方。現在他要殺了陳天明,終于可以揚眉吐氣。聽到高明的笑聲,天真人他們馬上飛過來把陳天明給圍了起來。經過幾個小時的調息,以前反璞歸真初期瓶頸的他們終于達到了反璞歸真中期,他們非常感激高明。如果不是高明幫他們,他們可能這輩子都達不到反璞歸真中期了。現在他們要殺陳天明,為高明也為自己死去的弟子。四個反璞歸真中期殺一個中期,他們眼里全是輕蔑的眼神。
  “高明,你m的不講信用,你們要殺我可以,但放了我的女人。”陳天明大聲叫道。他現在不敢輕易表露自己反璞歸真后期的武功,因為如果讓高明知道自己武功厲害,他一定會用自己的女人來要挾自己。所以,陳天明在等機會,如果自己的女人還沒有在自己可以保護的情況下,他還是繼續裝拙。天真人他們還是反璞歸真初期,他是不怕的。
  “嘿嘿,信用值多少錢?”高明陰笑著。“陳天明,你最好不要動,你的女人在我的手下手里,如果你敢反抗或者逃跑,我讓我的手下殺了你的女人。天真人,我們開始殺陳天明!大,聽到了,如果陳天明敢亂來,或者向你們那邊飛去,你們就第一時間殺了他的女人。”
  “知道了,先生。”大高興地笑著。他們四個人看著陳天明的女人,而高玉毅他們在另一邊收聽其它眼線布過來的信息,到現在還沒有現別人進入十萬大山。
  天真人不由為高明的陰險和小心感到佩服,他們四人都是反璞歸真中期了,隨便一起聯手就可以殺掉陳天明,還至于用陳天明的女人要挾嗎?干脆把她們放了或者弄死就行。免費提供
  陳天明聽了高明的話心里暗暗吃驚,他知道高明狡猾但沒有想到會這么狡猾,他們四人聯手對付自己,可他們還是要用小寧她們來要挾自己。“高明,你m的不是人。”
  “呵呵,你這個人太變態了,我怎么知道你的懷里還有沒有十全大補丸,只有把你干掉后,我才放了你的女人。”高明繼續騙著陳天明。“陳天明,你還是束手就擒讓我們殺了你,我就會放了你的女人。”
  陳天明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那邊的路小小她們。他這里距離路小小她們有一定的距離,如果他現在就飛過去,中間一定會受到天真人他們的阻攔。就算受不到天真人他們的阻攔,那些男人就在路小小她們身邊,他不敢冒這個險。
  “殺掉陳天明。”高明高呼一聲,然后向著陳天明飛去,而天真人他們也向著陳天明撲去。陳天明對于這四個人,心里還是不怕的,以他現在反璞歸真后期的武功,一定可以戰勝他們。所以,陳天明只是用上五成的武功躲避,他不敢回擊高明他們,怕引起高明的憤怒要殺自己的女人。
  “啪”,陳天明心里暗驚,他現天真人他們三人的武功居然達到反璞歸真中期,他急忙暗運內力危險地躲過他們的襲擊。“啊!”陳天明故意慘叫一聲倒在地上,“你,你們的武功怎么變得這么高了?”陳天明現在心里更是焦急,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那三個男人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中期了。如果現在是對付四個反璞歸真中期的話,陳天明不一定很有把握了,畢竟他沒有試過,而且對方還抓著路小小她們。
  “呵呵呵,陳天明,你是不是很驚訝啊?”和真人得意地說道。“我們三人都吃了千年朱果,我們都是反璞歸真中期,你這次是死定了。”
  陳天明明白過來,這三個人都吃了千年朱果,那說明他們以前是沒有的,而他們這么聽高明的話,可能是高明用這個來引誘他們辦事。“高明,想不到你用千年朱果叫來了三條走狗,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放過你們的。”陳天明邊說邊快地想著如何去救路小小她們。
  “陳天明,不管你怎么說,你今天是死定了。天真人,我們一起上,我們要快點把陳天明殺死才行,以免夜長夢多。陳天明的人遲早是會找到這里。”高明大聲說道。四個反璞歸真中期殺一個中期,那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因此,他們又出招了,四個反璞歸真中期所出的真氣是不容小瞧,頓時四周的的泥沙樹葉全飛了起來,并且在高明他們四人中形成一股可怕的真氣墻,把陳天明給完全圍住。
  高玉毅和大他們也被眼前的情景給驚呆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四個反璞歸真高手一起聯手。眼前可怕的真氣不要說人,就是一個鐵牛也會被高明他們打倒。高玉毅他們高興了,看來這次陳天明是死定了。
  被高明他們圍著的陳天明心急如焚,如果他用反璞歸真后期的功力,有可能是逃得過高明他們的攻擊。可如果使出后期的功力,就會被高玉毅他們現。陳天明再回頭看了看路小小她們那邊,心里暗叫一聲,拼了,只有這樣才有機會救她們。想到這里,陳天明運起全身內力在他們的真氣中閃避。
  這次陳天明的閃避不是像剛才那樣閃避,而是在他們的攻擊上往后退上一分,就在他們的攻擊力度最后沒有多大的威力那里閃避。表面看似陳天明被高明他們所打中,而實質陳天明并沒有受傷。當然,如果是平時,這樣的攻擊陳天明已經受傷了,可陳天明現在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后期,還不至于受傷。
  “啊啊啊!”陳天明不斷故意出慘叫,好象他被打中傷得多重似的。高明他們見陳天明不敢還擊只是一昧地躲閃,哪能躲得過他們四個中期高手的聯擊呢?特別是陳天明的慘叫聽在他們的耳里就是樂音,看來陳天明是活不久了。
  “媽的,陳天明,你去死!”和真人想著陳天明那三個漂亮的女人,恨不得馬上把陳天明殺死,然后拉著她們到樹林里xxoo。因此,他對著陳天明連擊了三掌。
  這次陳天明好像被和真人打中,他如斷線的風箏似的在空中飄舞。和真人非常滿意自己的厲害,陳天明再變態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啊!“啪”,陳天明摔倒在地上出一聲巨響。高明他們不由哈哈大笑,陳天明這次是死定了。
  路小小她們雖然不能說話,但她們看到陳天明不敢還手被高明他們毒打,心里悲痛不已。她們全流著眼淚傷心地看著陳天明,他為了她們不要命了。
  “師兄,還是我們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厲害啊!”和真人得意地看著天真人說道。以后他跟著高明吃香喝辣的,而且還有陳天明那些美女,他一定要好好享受才行。
  天真人看著陳天明倒在地上沒有起來,也不知道是生還是死,他的心里也是高興。在他的內力達到反璞歸真中期時,心里的那種快樂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他很想找個人試試自己武功的強悍,現在他們四人把變態的陳天明給打倒,這讓他心里非常滿足。說真的,他心里一直有點怕陳天明,現在看到陳天明被他們當場打得如喪家之犬,這種感覺非常好。
  陳天明一直沒有動,他并沒有受多大的傷,剛才掉在地上時所出的巨響,是他故意用內力撞擊地上所弄出的聲音。他現在所在的位置距離路小小她們比較近了,那幾個看守路小小的男人也是出得意的獰笑,自己是時候試一下了。
  想到這里,陳天明暗暗運起自己的內力,那反璞歸真后期的真氣悄然無聲地開始行動了。大約過了一會,高明見陳天明還沒有起來,他怕事情有變,急忙對天真人他們說道:“天真人,我們一起過去,陳天明這個人很變態,一定要把他的腦袋給割下來,我才會放心。”高明想到當時陳天明明明被廢掉武功還是可以恢復,他怕陳天明現在又吃那個十全大補丸。
  就在他們剛想走過去的時候,陳天明突然動了,他像一只離弦的箭向著大他們飛去。大也是看到陳天明向自己飛過來,他急忙想抓住身邊的路小小以此要挾陳天明。說時遲,那時快,突然從路小小的身上飛出一道白光,那白光旋向大。
  “啊!”大慘叫一聲倒了下去。他根本沒有想到路小小身上的飛器會襲擊他,他不是被自己點住穴道根本運不了內力嗎?怎么她可以用飛器殺自己?大的脖子掉了一半,蝴蝶花讓他命喪黃泉。而旁邊的另三個男人正想殺小寧,可蝴蝶花馬上飛了回來,一個回旋,這三個男人一樣逃不了厄運。
  蝴蝶花太快太猛了,這種度和力度,如閃電一般快,而且如有生命一般。就算是路小小看到蝴蝶花這樣殺敵人,她也是暗暗驚訝。如果是她用內力控制蝴蝶花的話,也不可能會是這么快這么猛。還有蝴蝶花怎么會從自己的體內飛出來呢?自己都沒有內力控制蝴蝶花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是老師?可是老師都被敵人打傷了,而且他們還有一段距離,他哪里可以控制得了自己的蝴蝶花呢?
  突然,陳天明已經飛到路小小她們的身邊,陳天明把手一揚,一道真氣拂過她們的身上。這時,她們感覺到自己身體可以動了,那原來被受制的內力又可以活動。“老師,我的蝴蝶花是怎么回事?”路小小奇怪地問陳天明。
  “呵呵,當然是我用內力控制它出來殺敵人了,”陳天明笑著說道。他終于把路小小她們救下來,剩下的就是把高明他們殺掉。想到這里,他把手伸進懷里掏出信號彈打向空中,“砰”,信號彈出的聲音雖然小,但在空中炸出的火花很大。
  路小小心里非常驚訝,陳天明現在這么厲害了?她把手一招,就把蝴蝶花收到自己的身邊。路美、梁詩曼和小寧她們緊緊圍了過來,她們也知道不是高明他們的對手。
  陳天明見信號彈已經打出,他便對路小小她們說道:“你們四人不要走,我們的人半個小時后就會趕過來,我去殺他們。”說完,他走上前看著高明他們。高明四人在左邊站著,高玉毅那邊有十幾個人,看來自己是要先解決高玉毅他們,才可以專心對付高明了。
  “陳天明,你,你居然使詐?”高明看到陳天明像個沒事人似的站在那里,不由火冒三丈。
  “呵呵,高明,你剛才不也一樣騙我?我們是禮尚往來。”陳天明哈哈大笑,“另外我再告訴你一件事情,我并沒有在你的銀行帳號里存入一千億m元,你的手下已經被我收買,他是故意騙你的。”陳天明說到這里,馬上把手伸到后面一揚,飛劍飛在他的手掌上。
  “什么?”高明不相信地大叫。這怎么可能呢?他是叫兒子高玉毅派人跟蹤銀行帳號的事情,那邊都說已經進帳他才叫陳天明過來的。
  這個時候,陳天明趁著高明驚訝之時,他手上的飛劍馬上如閃電般向著高玉毅他們射去。而且飛劍在飛的過程中越飛越大,真的如天真人所說有兩米長,那飛劍著白光,要說有多嚇人就有多嚇人。
  高玉毅他們看到這么可怕的情景,全是嚇怕了,他們紛紛揚起手掌運起內力向著飛劍打去。他們也像以前天真人他們一樣,看到飛劍越飛越大還著可怕的白光,心里有點驚慌失措的感覺。
  陳天明冷笑一聲,他并沒有沖過去,他要在這里保護路小小她們,以防高明他們趁機偷襲。雖然陳天明沒有人劍合一,但他強大的內力已經牢牢地控制著飛劍。反璞歸真后期就是厲害,在他的內力催使下,飛劍現在就如反璞歸真中期的他。現在陳天明現自己其實可以像分身一樣分出內力來對付敵人,而現在的分身是非常厲害,雖然不是像玄幻小說那樣分出一個人,但他的意識已經分了出來。
  飛劍在他的其中一個意識控制下,就如反璞歸真中期的他在人劍合一。因此,雖然高玉毅他們有十幾個人,但哪里招架得住他的飛劍。“啊啊啊!”飛劍沖進人群里后,就有幾個男人倒在地上。
  其它的男人想逃,可陳天明哪里會讓他們逃走,只見飛劍一旋一退,那些逃走的男人又紛紛倒在地上,鮮血噴灑在空中非常壯觀。
  “玉毅,”高明看到高玉毅倒在地上沒有起來,他不由大聲地叫著。他只有這一個兒子,現在被陳天明殺死,他還有什么希望啊?他轉身看著陳天明,咬牙切齒地說道:“陳天明,我要殺了你。”
  “哈哈哈,高明,你現在知道多行不義必自斃的下場了?”陳天明高興地叫著。現在只剩下高明四個人,他是可以展開手腳好好地跟他們絕斗。“來!高明,我也難得跟四個反璞歸真中期的高手打斗,今天就是你們四個人的忌日。”
  高明對著天真人他們說道:“我們一起殺陳天明,估計半個小時后他們的人就要來了,我們殺了陳天明,沒有人可以攔得了我們。”
  “好,殺死陳天明。”天真人鄭重地點點頭。他們四人一字排開向著陳天明飛過去,他們知道如果不殺死陳天明,他們也是逃不了。而且陳天明后面有四個女人,只要抓住她們任何一個,陳天明就會束手就擒。
  “回,”陳天明大叫一聲,那邊的飛劍向著這邊飛過來。兩米多高的飛劍在高明他們后面旋飛,弄得他們也不敢怠慢,馬上要分出人手對付飛劍。現在高明他們算是被陳天明和飛劍給包圍住,只要他們落單,飛劍就會猛烈地攻擊。
  “媽的,和真人,你回身對付飛劍,千萬不要讓它在后面傷到我們,我們三人一起殺死陳天明。”高明恨聲說道。他快要瘋了,陳天明殺死他的兒子,他一定要殺死陳天明,殺死陳天明所有的女人,他要陳天明付出慘重的代價。
  一時間,陳天明與高明他們打得非常激烈。畢竟對方全是反璞歸真中期,而且是四個,陳天明也是剛剛達到反璞歸真后期,跟他們打得難分難解。在陳天明的意念下,他的真氣隨心而動,根本是不用出手真氣就對高明他們進行攻擊。
  天真人也是感覺到陳天明武功的變化,“陳天明,你的武功怎么這么強了?你這是怎么回事?”天真人知道陳天明是一個變態的高手,但沒有想到會是這么變態。上次明明是他們三個反璞歸真初期跟他打得難舍難分,現在竟然可以跟四個反璞歸真中期打得難舍難分?如果下次再遇到陳天明的話,他會不會跟五個反璞歸真后期打得難舍難分啊?天真人越想越怕,他覺得自己以后最好不要再見陳天明了。雖然和真人在后面對付飛劍,可他還是感覺到飛劍出冷森森的殺氣。
  “陳天明,你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后期了?”高明心里一慌,陳天明的武功怎么會達到這么快?說到后期就到后期,就像坐火箭那樣快。
  “是的,高明,你們的死期到了。”陳天明得意地說道。他迎著高明他們擊過來的勁風沖上,他體內的真氣也是沖了上去。“轟”,一聲巨響,旁邊的大樹全是吹吹作響,路小小她們也是往后面退,后面的帳篷被吹得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和真人一聽陳天明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后期,他害怕了。“先生,陳天明的人可能很快就要來了,我們先逃!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和真人的話引起天真人和地真人的同意,反正他們的武功已經達到反璞歸真中期,等他們把武功練好一點,再來找陳天明也是可以啊!
  “不行,我們今天一定要殺了陳天明,要不然以后沒有這樣的好機會。我們分散一點,目標就是陳天明的女人,只要抓到陳天明的女人,一切都好辦了。”高明歇斯底里地叫著。
  “好,我們拼了。”天真人咬咬牙,然后他們分開向著陳天明的后面撲去。
  陳天明聽到他們想對付后面的女人,心里暗叫不妙。他把手一招,飛劍向著他飛了過來。“合!”陳天明大喝一聲,那飛劍出比剛才還耀人的白光,他豁出去了。竟然高明他們想玩命,那自己就跟他們玩。“人劍合一。”陳天明這次要玩真正的人劍合一,可以說剛才他使出的只是意念人劍合一,跟現在是不一樣的,他第一次用反璞歸真后期的內力使人劍合一。
  只見飛劍越來越亮,那白光快地把陳天明給掩蓋,看不到哪里是人哪里是劍?天真人看到這個情景,大聲叫道:“先生,上次陳天明就是這樣做,這是人劍合一。”
  “不管了,如果我們不殺陳天明,他也會殺我們。”高明兩眼冒火,他現在一心想著要殺陳天明。“殺!”他向著后面飛去,同時,他運起全身內力攻向陳天明。天真人他們也是拼命向著陳天明擊去,他們想著回擊陳天明這一招后,便分不同方位撲向陳天明的女人。
  可陳天明哪會讓他們得逞,只是白光一閃,接著白光跟高明他們的真氣硬碰上。“啪啪啪啪”四聲,白光把高明他們給擊得飛退出去摔在地上。
  高明馬上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抹了抹嘴角上的鮮血,他已經受傷了。反璞歸真后期的陳天明使出人劍合一,真是太恐怖了,簡直是天下無敵。突然,高明想到陳天明給他的十全大補丸,他馬上從懷里拿了出來,正好是四粒,他吃了一粒后,便把另外三粒給了受傷的天真人他們。“天真人,這十全大補丸非常厲害,上次陳天明被我們廢掉武功也是可以復原。”高明高興了,他們有十全大補丸相助,就是受傷也是不怕。
  陳天明看到高明四人把十全大補丸急忙地吞了下去,不由哈哈大笑,“高明啊,我老實告訴你,那些十全大補丸是假的,我們用了一些雞屎、鴨屎、豬屎和興奮劑調配,再加上一些特殊香料做成,你們吃起來香不香啊?”
  “啊!”天真人他們的臉色變了,“卟!”他們把嘴里的東西全吐了出來,雖然這東西香是香,但他們想著是三屎做成,哪還吃得下去。
  “陳天明,我們跟你拼了。”高明他們又向陳天明撲過去。
  陳天明已經知道他本身人劍合一的厲害,他立即又向著高明他們射去。高明算是狡猾,而且他的武功也比天真人他們的高。他看到那團白光射過來,他急忙緊緊趴在地上躲過,可那邊的天真人三師兄弟就沒有這么好運了。“啊啊啊!”三聲慘叫接二連三地響起,他們的胸膛各被白光洞開了一個大洞,鮮血如泉水一般涌了出來。
  “哈哈哈!”陳天明轉身看著高明,他兩眼射出的利光似要把高明殺死。“高明,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人了,你是不是下去陪陪你的走狗和你的兒子?”
  “陳天明,你放過我!”高明見只有自己一個人,他只有求饒才可以保住性命。“我現在什么也沒有,你可以廢掉我的武功,只要饒我一條狗命就行。”高明想著只要能留著一條命,以后還可以東山再起,陳天明不是被廢掉武功一樣可以恢復嗎?
  “陳天明,你不要動,再動我就殺了你的女人!”突然從后面響起了一道可怕的聲音。
  陳天明抬起頭一看,是高玉毅。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偷偷跑到梁詩曼她們的后面,由于梁詩曼在最后面,他抓住了梁詩曼。他一手捏住她的喉嚨,只要他內力一吐,梁詩曼就會沒命。“高玉毅,你剛才詐死?”陳天明呆了,他沒有想到剛才飛劍射過去的時候,陰險的高玉毅會裝死倒在地上不動。
  “呵呵,當然了,陳天明,你以為我是這么容易殺死嗎?”高玉毅得意忘形地說道。路小小她們剛才看著陳天明他們的打斗,并沒有多大留意后面。現在她們現高玉毅抓住梁詩曼,她們瞪著他,恨不得上前殺死他。
  高明看到高玉毅抓住了陳天明的女人,他也是高興地從地上爬起來。“陳天明,你剛才不殺我,現在你殺不了我。玉毅,你看好陳天明的女人,我現在就過去。呵呵,這下又到我們威風了。”
  陳天明的眼里快噴出火,但他實在沒有辦法,梁詩曼在高玉毅的手上。“高玉毅,你放了我的女人,我放你們父子倆走。”
  “你媽的,陳天明,你當我是傻子啊?”高玉毅罵道。“你現在用飛劍把你的一條腳給砍斷,否則我就殺了你的女人。”
  梁詩曼聽到高玉毅這樣要挾陳天明,她慌了。都是自己害天明,要不然陳天明已經把高明他們給殺死。不行,我不能再害天明,我配不上他,我不能讓他受到傷害。想到這里,梁詩曼運起內力一肘向著后面的高玉毅撞去。
  “啪”高玉毅沒有想到梁詩曼會不要命這樣打自己,他的胸膛被梁詩曼的手肘擊中,好象受了傷。他的手松了一下,梁詩曼現自己可以說話,她大聲地叫道:“天明,你不要管我,你幫我報仇。”說完,她繼續打向高玉毅。
  “媽的,我殺了你。”氣急敗壞的高玉毅見梁詩曼不怕死地要殺自己,他也火了,他對著梁詩曼連擊了幾掌。高玉毅的武功本來就非常高,梁詩曼跟他相差了好幾倍。“啪啪啪”,梁詩曼被高玉毅一掌打到腦袋,兩掌打中后背,然后向著前面摔飛出去。
  在空中的梁詩曼吐出了兩大口的鮮血,眼睛慢慢地閉了起來。“詩曼,”陳天明怒喝一聲向著梁詩曼飛去,在她還沒有摔到地上的時候接住了她。她怎么這么傻呢?他一定會救她的,她沒有必要跟高玉毅硬拼。
  路小小她們看到梁詩曼被打飛出去,她們三人一起聯手對著高玉毅擊了過去,高玉毅馬上回擊。“啪”,高玉毅不是路小小和路美她們的對手,他被打得退了幾步。突然白光一閃,蝴蝶花射進高玉毅的胸膛。
  “啊!”高玉毅捂著胸膛慢慢地倒地,他一直不明白,明明都控制住陳天明的女人,為什么那女人不怕死啊?不過他也不虧,他殺了陳天明的一個女人。
  高明轉身想逃,陳天明現后立即放下梁詩曼向著他追去。“高明,你受死!”陳天明怒火中燒,他把手一揚,飛劍向著高明射去。
  高明看到白光射過來,他急忙向右邊躲避,可飛劍如長了眼睛一般回旋繼續射向他。陳天明已經飛到高明的身邊,只見他化身進入到白光中,緊接著白光向高明射去。這時的白光快得沒有辦法用筆墨來形容。
  “啊!”高明也是慘叫一聲,胸膛被白光洞穿了一個大洞,鮮血把前面的泥土全染紅了。陳天明再把手一揮,飛劍在高明的身上繼續旋飛,把高明給割成了好幾塊。
  陳天明把高明給解決后,傷心地回過身向著梁詩曼走去。路小小她們把高玉毅殺死后,也是跑到梁詩曼的身邊扶起她。突然,路小小大聲地對陳天明叫道:“老師,詩曼姐好象還有一點氣。”
  這時,天空上出現了幾架直升飛機……(完)
  (流氓老師終于寫完了,這兩年多大家一直支持我,謝謝大家。寫到結尾越是難寫,這一章我是寫了又改,改了又寫才完成。接下來我會全力寫新書,大概是六月下旬左右上傳,請大家到時多多支持。至于這本書的結尾,如果你們覺得寫得好,到時去我新書的書評里表揚一下。覺得寫不好還需要交待的,也到我書評里說一下,看還需不需要來個后記什么的。另外請大家繼續投花,看能不能讓流氓老師在本月拿個好名次。小夜厚著臉皮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