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192 你有什么打算

“你娘的你還有沒有良心啊!”大伯聽陳天明這樣說氣得破口大罵。
  “天明你不知道雖然師傅一個月后能恢復功力但是他的功力會比以前遜色不少如果師傅再幫你輸入真氣的話那功力就會不如以前了。”鐘向亮語重心長地對陳天明說道。
  “噢原來這樣。”陳天明不好意思地對大伯說道“大伯不好意思。”
  “哼你給我好好地練功如果我發現你偷懶我就找你算帳。”大伯別過臉不理陳天明。
  “大伯我會的我會努力練功不會讓你失望的。”陳天明堅定地點點頭說道。
  “那好我下去了。小亮你告訴他一些運氣的竅門還有武功的使用方法小子我明天再檢查你一下。”大伯說完便走了出去。
  于是鐘向亮在旁邊告訴陳天明一些武功的使用和一些運氣的竅門。陳天明也把自己在平時遇到不懂的問題向鐘向亮詢問從而讓他知道了很多武功上的技巧雖然鐘向亮只是在旁邊說說但是讓陳天明受益匪沒
  “好了天明因為時間的關系我也和你說到這里以后你在練功遇到什么問題可以問我。我有點事先回市里了有師傅在這里也沒有人敢來。再說那個蔡東風也被打中了一槍估計今晚他是來不了。”鐘向亮說完便對陳天明打個招呼走了。
  陳天明見鐘向亮走了自己又坐回床上繼續練他的香波功。
  蔡東風氣急敗壞地跑回了市里。
  “師傅師傅”他一走進魔王住的那個大廳便大聲地呼叫了起來。
  “小蔡怎么了?又出了什么事情?”坐在大廳的魔王看見蔡東風慌張地跑進來不由地問道。
  “我被打人用槍打到了。”蔡東風指了指腰間的槍傷著急地說道。雖然在回來的路上他已經點了穴道止住了血但是在腰上的子彈如果沒有取出來那是不行的。
  “你怎么這么不小心讓人打到了。”魔王生氣地罵著蔡東風身為一個武功高強的人怎么能讓子彈打到呢?
  “我是想殺那個破壞我們毒品交易的人但是被他的一個手下在背后偷襲偷偷地開了一槍。”蔡東風忙為自己解釋。
  “那你殺了那個人沒有?”魔王問道。
  “沒有他的手下幫他擋了媽的讓他給逃過了。”蔡東風惡狠狠地罵道。
  “沒用的東西殺一個人也殺不了。”魔王指著蔡東風的鼻子罵道。
  “師傅我想問一下軟骨奪魂散是不是吃了就沒有藥可解的?”蔡東風問魔王。
  “我以前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你沒有長記性啊?”魔王沒好氣地說道。
  “我記得你是給我說過這軟骨奪魂散是沒藥可解但是有人吃了好像沒有事?”蔡東風不解地說道。
  “怎么可能呢?我那年對我的一個仇家也是用這種毒藥非常好用連法醫也鑒別不了。你是給誰服了?怎么會沒事呢?你是不是給錯毒藥了?”魔王一臉的不相信。
  “我沒有給錯這人就是破壞我們交易的人叫陳天明。我給他服了但是第二天他竟然沒有事只是在醫院里住一下院他可以說話可以動。”蔡東風搖了搖頭說道。
  “不會有這樣的事?這個陳天明是什么來頭?我們師門中一直用這個軟骨奪魂散的人都沒有誰說過不好使的。”魔王也詫異了。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這陳天明我問了他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門派的他只知道他學的是香波功。好笑這樣的武功我都沒有聽過不過我已經廢了他的武功。”蔡東風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香波功?”魔王托著下慢慢地想著。突然他一拍大腿大聲地說道“我想起來了我曾經聽我的師傅說過玄門有一種武功叫香波功不過好像那武功不是很厲害他們玄門中的人學了不久都紛紛放棄不學改學別的武功后來他們也就沒有人學這武功了。”魔王終于想起自己已經過世的師傅跟他閑聊時說過的話
  不過魔王雖然是從他的師傅那里聽過但是香波功在玄門里知道的人也很少他們所知道的只是香波功不適合他們練不是什么厲害的武功。所以魔門的人雖然打聽到有這樣的武功但也沒有多大注意。
  “什么?香波功是玄門的武功那么說陳天明是我們死對頭玄門的弟子?”蔡東風大驚失色他如果知道陳天明是玄門的人就早結果了他現在可能有麻煩了。他陳天明一定找他玄門的人求助這樣他們一聽到軟骨奪魂散就知道自己是魔門的人還有毒品交易慘了這次太麻痹了。
  “是的絕對沒有錯我師傅是跟我說過只不過是現在玄門好像沒有人練這武功了你如果不提起我還記不起來了。”魔王點點頭肯定地說道。
  “師傅那我們現在怎么辦?”蔡東風有點害怕了陳天明已經不足為懼了他已經被廢武功。只不過他是怕玄門的人來報仇聽師傅說玄門的武功比魔門的強所以師傅才要練這歹毒的陰陽功要把玄門壓下來。
  “你現在不要露太多的臉以免被他們發現。如果我的陰陽功練成的話我們就不再怕他們了。嘿嘿!如果我練成了是我們揚眉吐氣找玄門算帳的時候了。”魔王陰笑著。
  “是師傅肯定會練成的到時再教教徒弟我。”蔡東風拍著魔王的馬屁。
  “哈哈只要你乖乖地聽話好處自然是不會少了你的。小蔡你打聽到毒品現在在哪嗎?”魔王問蔡東風。
  “有毒品就在市邊防支隊里面。”蔡東風說道。
  “那你趕快想辦法不要讓他們把毒品燒了。”魔王催促著。
  “是我知道了師傅。”蔡東風向魔王點著頭。
  “小蔡你再幫我找四個童子回來。”魔王說道。
  “上次不是找了四個回來嗎?”蔡東風愕然了。魔王所說的四個童子是兩個九歲的男孩和兩個九歲的女孩魔王是用來練陰陽功的。上次他抓來做得滴水不漏可是費了一些心思才弄到的。
  “上次陰陽功練到緊要關頭沒有把握住那四個童子死了。”
  魔王搖了搖頭可惜地說道。
  “那好我再去想辦法。”蔡東風說道。
  魔王走到蔡東風的面前然后舉起手在蔡東風的腰間運氣發功。
  “啊!”蔡東風一聲慘叫只見魔王的手掌心有一粒子彈。原來魔王用功力吸出了蔡東風體內的子彈。
  “好了你沒有什么大礙了好好休息就行。記得你這段時間先不要露太多的面也不要又去殺那個陳天明小人報仇十年不晚你現在先幫我弄那批毒品回來還有將軍遲點也會派人過來。”魔王說道。
  “我知道了。”蔡東風點點頭說道。
  “好你先回去休息記得盡快幫我找四個童子回來我的陰陽功已經到了最后的關頭。”魔王又叮囑了蔡東風。他向蔡東風擺擺手然后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我知道了師傅我走了。”蔡東風點點頭便走出去了。
  ——————————
  “咚咚咚”外面傳來了一陣敲門的聲音把陳天明從練功中喚了醒來。
  他站起來看看時間已經十一點了。他走到門邊輕輕地拉開門一看原來是張麗玲。
  “我我吵醒你了嗎?”張麗玲不好意思地對陳天明說道。現尹的她好像剛剛洗完澡一股沐浴露的清香向他的鼻子撲了過來
  “沒有哪會呢?我正在想著你你就敲門了。呵呵。”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三更半夜有美女來敲門這樣好的事就算是自己眼困得要命也要拿著牙簽頂著眼皮強裝笑臉舉雙腳來歡迎。
  “我我可以進來嗎?我有點事情想和你談談。”張麗玲的表情看起來好像有點憂傷似的不知是為何。
  “可以來坐。”陳天明聽張麗玲找他有事忙讓張麗玲進來。
  “剛才你的那個鐘師兄跟我談了他說賠償的還是要賠償不過他可以幫我們解決官司的問題。”張麗玲撥了撥額頭的頭發說道。
  “是的賠償是要賠償的欠債總是要還錢。”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我剛才在房間里計算了一下如果我們全賠完的話帳號上的錢不夠了。”張麗玲吞吞吐吐說道。
  “那把酒店和房地產公司賣了夠賠嗎?”陳天明問張麗玲。
  張麗玲想了想說道“應該夠了但是你把酒店和公司賣了你什么都沒有了?”說完她著急地站了起來。
  “沒有就沒有再說我遲點也要去m市了師兄說會幫我安排并且我也不想在這里呆了。”陳天明說道。
  “那好我明天就找買家。”張麗玲聽陳天明這樣說了只好黯然地轉過身想出去了。
  “你有什么打算嗎?”陳天明問張麗玲。
  “現在還沒有遲點再說辛苦了這么長的時間我自己也想休息一下。”張麗玲苦笑著。這空天酒店可是她一手照看著的說沒有就沒有好像只是眨了一下眼似的。
  “你休息一下也好只是辛苦你了跟了我這么久就為我勞累了這么久。”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對張麗玲他總覺得自己也欠了她一點什么東西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