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7)      第1943章(08-07)      第1944章(08-07)     

流氓老師1937

陳天明與龍月心吃過晚飯后,那些女人也陸陸續續地回來,龍月心讓她們先吃飯,然后再一起跟她們說,女人太多了,一個個地說太費事,干脆等人齊再說節省勞動力。而龍月心也拿著手機走到角落里偷偷地打電話。
  “喂,佩嫻姐嗎?我是月心,你現在哪里?”龍月心給孔佩嫻打電話。
  “月心啊,我現在南中海的家,你有事嗎?”孔佩嫻沒有想到龍月心會給自己打電話,一般情況下,她們是沒有怎么聯系,除非是有事情的時候。
  龍月心頓了頓,“嗯,我現在天明m市的家,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說說。現在天明有性命危險,只有你才可以救他了。”
  “什么?天明有危險,我怎么不知道?”那邊的孔佩嫻非常驚訝。“月心,你說是怎么回事,我如何救他?”
  “他有幾個女人被高明抓去,他后天要去救他的女人。”龍月心把事情的經過告訴孔佩嫻。“佩嫻姐,現在那個天修就差你一個人,因為在最后一個女人中,一定是要處子才可以揮最大的威力,否則天修是沒有什么很大的效果。所以我才給你打電話,你現在可以考慮一下,但不要過三分鐘,我在電話里等你的決定。”
  “你,你不是也可以嗎?”孔佩嫻不是傻瓜,她也知道龍月心跟陳天明有說不表道不明的關系。
  龍月心愣了一下,她沒有想到孔佩嫻會這樣說。其實她剛才是騙陳天明,一定要24個不同的女人,這樣陳天明才可以吸收24個不同女人的陰氣。到最后一個處子跟陳天明雙修,讓陳天明的武功大增。所以剛才龍月心才試探陳天明的口氣,可沒有想到他說得那么堅決。龍月心知道陳天明的性格,他是說一不二,如果讓他知道孔佩嫻要跟他雙修,他寧愿不雙修也是不肯。因此她才瞞著陳天明,看他的意思。
  “我已經跟天明那個了,我不是純女。”龍月心紅著臉說道。“佩嫻姐,你考慮得怎么樣?你既可以為國家做事,又可以救自己喜歡的男人,這是兩全其美的事情。你不是想跟天明在一起,但他不肯嗎?我告訴你,天明這個人的性格就是如此,當你跟他有了關系后,他是拋棄不了你的。”
  “我同意。”孔佩嫻聽了龍月心的話想也沒有想便答應了。她是一直想著如何跟陳天明在一起,現在有這樣的機會,她能不同意嗎?“月心,我現在怎么做?”
  “我最后跟你說清楚,你就算成了天明的人,也只能是跟大家一起分享,不能獨有,否則你是讓天明離開你的。”龍月心提醒著。
  “我知道了,月心,我已知道我以前錯了。我想向天明道歉,可他不肯見我。”孔佩嫻的眼睛紅了。
  龍月心笑著說道:“你現在去坐飛機過來,在明天12點之前來到m市,我會派人送你過來。”龍月心掛了電話,心里暗暗高興。有孔佩嫻的幫助,是可以估那個天修,要不然在這個時候哪里找得到純女,而且還要喜歡陳天明不能害了對方。天明,我現在只能是欺騙你了,為了你可以戰勝高明活著回來。
  晚上11點多的時候,眾女回來了,龍月心跟她們在大廳里商量起來,當然,陳天明是要回避的。當女人們知道這個辦法有可能讓陳天明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后期,她們一點也不猶豫便同意了。多一個孔佩嫻又如何,只要能讓陳天明打敗高明就行,她們不想失去自己的男人。于是,眾女答應一起瞞騙陳天明。反正陳天明那時已經深度練功,哪里知道是誰跟誰了?她們開始分好編號,龍月心第一,燕姐第二,何桃第三……孔佩嫻是第二十四。
  天修規定,每人是一個小時,不能多也不能少,其中由龍月心和婷姐一起監督。特別是有內力的女人,要把自己的內力通過那里向著陳天明過去,這樣的效果更大。而姿勢一直采取女上男下,到預備的人時,預備的人要在身邊等著,那個人一到一個小時后,她馬上接班不得有誤。眾女聽到龍月心的告誡后,個個點頭記了下來。她們不想自己的男人有事,不就是跟他做一個小時那樣的事情,她們還是可以堅持。只是益西嘎瑪和孔佩嫻沒有內力,到時龍月心會給她們輸點內力,讓她們不會疲勞就行。
  分配好任務之后,前面的就開始準備,后面的就去睡覺,準備明天接班。鐘向亮帶著幾百人在別墅樓下和外面警備。可以說,m市已經全城戒備,不要說有敵人,就算是有個蚊子飛過都會讓他們現。龍月心也讓陳天明的專機飛去京城接孔佩嫻,孔佩嫻在明天上午過來就行。
  把這些事情安排好后,龍月心見差不多十二點了,她便與燕姐、婷姐來到陳天明的房間。陳天明看到龍月心她們來了,便問道:“怎么樣,你們安排好了沒有?”
  “這個你不用擔心,你一會把衣服脫下躺在床丶上練香波功就行。天明,你開始練之后,就不用多想什么,我如果沒有叫你停,你還是練到二十四個小時。不過,你的那東西一定要強悍才行,千萬不要軟下來讓姐妹們失望。”龍月心故意調侃著陳天明。這是她最怕的事情,如果陳天明的東東不能挺到二十四小時,那這所謂的天修也是沒有什么效果了。
  “這個你放心,只要你們刺激它,它一定會挺住,一定不會提前泄出來,一定是在二十四小時后。”陳天明自信地說道。他本來就是強悍的男人,又練了香波功更加強悍了。
  龍月心笑道,“我說可以之后,你最后就可以泄出來,讓你二十四小時不能泄,也是苦了你。好,現在開始了。”
  陳天明聽龍月心這樣說,他開始脫衣服,然后躺在床丶上。龍月心看到陳天明已經脫衣服,她也開始脫。可看到婷姐和燕姐兩人在笑瞇瞇地看著,她臉紅了,“婷姐,燕姐,你們也脫,你們這樣看著我,我不好意思。”
  “我們該脫的時候就脫,月心,現在不是害羞的時候,而且我們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怕的。”婷姐笑著說道。
  龍月心見時間到了,也顧不上害羞。她把自己的衣服脫掉后也爬上丶床,她見陳天明的東東還沒有強悍起來,而他又看著自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這時龍月心的小臉更紅了,她慢慢地用手握著陳天明的軟東東,溫柔地動了起來。
  “啊!”陳天明舒服地叫了一聲,他從來沒有想過龍月心這個天之嬌女會這樣為自己弄著,他太爽了太興奮了。不一會兒,那軟東東變成強東東了。龍月心也現陳天明的變化,她嗔罵道:“天明,你快練功啊!你還在看什么?”摸到陳天明的那里,她就想起中午跟他的那事情,真是讓人難以忘懷。
  陳天明不敢怠慢,馬上練起香波功來。龍月心轉動位置,輕輕地坐了下去。雖然她晚上已經作了調理,可她還是沒有很入狀態,所以那里覺得還是有點痛。
  陳天明感覺到自己進入到很窄的地方,他更加興奮了。隨著龍月心慢慢地動作,他感覺到他被血黃蟻咬到的地方涌出了熱流。天啊,如果一直像現在這樣涌到二十四個小時,一定是非常強悍,我有可能練到反璞歸真后期。
  其實龍月心不知道陳天明體內的特殊,她用這個天修可以說是用對了。只有這樣不斷地刺激陳天明被咬的那里,血黃蟻的異能才會更好地揮。當然,欲剛不達,如果沒有開始龍月心跟陳天明的雙修,陳天明的底子也不厚。
  隨著時間的推移,龍月心覺得自己那里不那么疼了,她開始越來越快,快樂地享受著眼前的舒爽。大約半個小時的時候,她到達了一次天堂,而她不敢停止,繼續在運動著。在到了一個小時的時候,她又到了第二個天堂。
  “月心,還有一分鐘就到了,我現在倒計時,燕姐你準備一下。”后面的婷姐提醒著龍月心。現在的陳天明躺著練香波功,兩眼雙閉嘴唇緊合,也不知道他是性福還是專心練功。
  “好,”龍月心在婷姐倒數到一的時候,她馬上坐陳天明的身上出來,而一早脫光衣服在旁邊等待的燕姐立即上去坐了下來。燕姐已經在坐在旁邊看了一個小時,開始龍月心是咬牙運動的,但到后來,她再也忍不住出呻*吟的聲音,以致她和婷姐聽了都面紅耳赤。特別是燕姐想著一會就到自己,她更是想得要命。她覺得自己的腿間已經滋潤,好象有東西流了出來。所以,她只有夾緊兩腿等待著。現在到她了,她急忙沖過去坐了下去,那種充實幸福的感覺馬上涌上她的心頭。
  龍月心有氣無力地對燕姐說道:“燕姐,你繼續動,不要停下來,這樣會刺激天明的香波功,讓他練得更有效果。”
  燕姐聽到害羞地點點頭,她開始動了,她要把剛才的期待全動回來。沒有過多久,燕姐又像剛才龍月心一陣“高歌歡唱”,她感覺到現在有種征服陳天明的感覺,陳天明在她的下面,讓她想著去征服他。
  婷姐看到龍月心很疲憊的樣子,關心地說道:“月心,你先運功調息一下!我已經知道如何叫她們配合了。”
  “好,婷姐,麻煩你了。”龍月心點點頭,她穿上自己的衣服后,便坐在地毯上練起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