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933

其實陳天明想趁著這兩天好好靜修一下,就像以前在玄門大山里面閉關似的,有可能會讓他的武功有一個質的提高。他現在的武功只能是靠自己,別人是根本幫不了,因為玄門的那些人誰也沒有達到過反璞歸真中期,更不要說如何提高到反璞歸真后期了。
  于是,陳天明盤腳而坐練著香波功,他現在又跟以前在玄門大山里面一樣,不吃東西只是在練功。慢慢地,在練了幾個小時之后,他身上又被一層層天氣和地氣給籠罩著。本來那些人想過來叫陳天明吃點東西再練的,可看到陳天明這個樣子,他們又不敢叫了。
  早上,一些要去籌錢的人都紛紛出去,而其它人卻在別墅里候命。誰都知道三天后將是一場惡戰,而主角只能是陳天明,他們不能去。不過估計一個小時后,他們是可以靠近那個地方。一個反璞歸真中期對一個中期三個初期,陳天明肯定是會死的。所以,別墅里還沉浸著一股郁悶的氣氛。另外今天一早陳天明的手機接到一個手機過來的信息,里面有一個外國銀行的帳號,并附帶讓陳天明存進一千億m元,完成第一個條件。
  “天明,你聽到我的說話嗎?”突然,陳天明的耳邊響起一道嬌柔的聲音。
  陳天明正沉浸著練武中,聽到有人在叫他,他心里有點不樂意。自己不是讓其它人不要打擾自己嗎?難道有什么急事?想到這里,陳天明把內力慢慢地收進體內,然后睜開眼睛。那剛才還籠罩在陳天明體外的白氣慢慢地被吸進他的體內。“咦,月心,是你?”陳天明看到進來的女人是龍月心,心里不由奇怪了。她不是跟一個什么高官子弟在一起嗎?怎么會過來自己這里?
  龍月心一直是他心里的痛,他喜歡她,卻不能擁有她。不過這樣也好,畢竟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如果他的武功達不到反璞歸真后期,是不可能對付得了高明他們四人。如果還可以多帶人去,高明他們肯定不是對手。但是,陰險的高明哪會讓他再多帶人去,如果現自己多帶一個人,高明一定會殺了小寧她們。想到小寧她們在高明的手里,陳天明就心急如焚。
  “是我,我一聽到你們這里出事,我馬上就趕過來了。”龍月心非常吃驚陳天明的練功,她不知道他練的是什么功?怎么會出現這么多白氣?陳天明這么年輕武功就練到反璞歸真中期,這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謝謝你了,這次高明很*險,我沒有辦法,”陳天明苦著臉說道。他現在只想著快點練功,快點把武功提高。
  “你真的要把一千億m元給高明嗎?”龍月心擔心地說道。“現在高明可以說沒有什么資金,他要興風作浪很難了。可你的一千億m元在他手上的話,我們國家又會有更大的災難。”
  陳天明說道:“我能有什么辦法,為了我的女人,我寧愿把錢給他。”
  “天明,你難道沒有想明白嗎?高明是不會放過你的,他要你一個人去,他們到時一定會殺了你。”龍月心焦急萬分,昨天她就接到了消息。昨天晚上爺爺龍定讓她過來找陳天明談談,看有什么可以解決的辦法。其實她也非常想見陳天明,可一是沒有借口,而是爺爺那里說不過去。現在有這樣的機會,她當然是一早就坐專機過來m市。
  “我哪里會不明白,但是我不能看著高明殺我的女人,我寧愿自己死,我也不會讓我的女人受半點傷害。”陳天明義正辭嚴地說道。
  龍月心聽到陳天明這樣說,心里非常感動。陳天明真是一個好男人,為什么自己不可以跟他在一起呢?那個高官子弟雖然是一個正經人士,但她跟他在一起一點*情也沒有,她非常懷念跟陳天明在一起的日子。每當她靜下心來的時候,腦海里就會浮現一幕幕跟陳天明以前相處的日子。她現在現以前陳天明討厭的模樣是那么可愛迷人,比那個一本正經的高官子弟強上一百倍一千倍。“天明,我聽說你們現在拼命地籌錢,還要把公司給低價賣掉嗎?”
  “是,要不然也不能在這兩、三天內籌到這筆錢,高明說過如果在第三天的早上九點不給他存錢,他就要殺死小寧她們。”說到這里,陳天明的兩眼怒瞪。
  “這樣,你們先籌錢,如果不行還差多少,你跟我說一下,我幫你借夠。”龍月心說道。如果陳天明把這些品牌集團公司賣掉給一些唯利是圖的人,這對z國的經濟也是一個嚴重的打擊。所以,龍定才讓龍月心出面幫助陳天明籌集資金。
  陳天明知道龍月心所說的借夠是從國家那里調錢,他搖搖頭說道:“借錢就不用了,如果我還差多少錢,我就按低價賣給國家!我不想欠國家的情。另外如果我不賣公司可以籌到錢的話,高明也是會懷疑,小寧她們一定會有危險。”
  龍月心聽了心里又是感動一番,陳天明什么時候都想著自己的女人,難怪他的女人喜歡跟他在一起,就算一起也愿意。“那好,我到時會派人跟你的人聯系,你欠多少錢再賣多少!以后再轉回給你們。”
  “不用了,”陳天明擺擺手說道:“賣出去的就不用還給我,我沒有錢再贖回來。另外我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命再回來了,這次高明有可能會要我的命。”因為龍月心代表著國家前來,陳天明不想把宋顯耀會在外國銀行那里做手腳的事情告訴她。如果他能殺死高明活著回來,那么這一千億正好用這個借口轉到他的外國銀行。
  昨天晚上陳天明已經交待過了,只要高明今天一給他銀行帳號,他就馬上讓人也在那個銀行開一個帳號,先把錢存到那里。到時陳天明就會先把錢在高明的帳號上走一下又回到那原來的帳號。而這一切都是要宋顯耀入侵外國銀行的服務器,進到里面進行修改。
  這樣的話,國家就不會再認為自己很有錢了,不會再惦記著自己會越來越強大,而影響到國家的權力。那個外國銀行在世界都有名,只要存進錢就行,它是會為儲戶保密。“月心,你現在過得怎么樣?聽說你有男朋友了?”陳天明故作輕松地問道。
  龍月心的小臉一紅,她沒有想到陳天明也知道這事情。“是,是我以前跟你說的那個高官子弟,我們只是在一起吃吃飯聊聊天而已。”龍月心也知道以后沒有什么變化的話,那個男人就是自己以后的丈夫。她也不知道為什么,本來這已經是她決定的事情,她以前也跟陳天明說過,她現在又跟陳天明解釋,好象怕他誤會什么似的。
  “他對你好嗎?”陳天明心里酸酸的,他想著龍月心要跟別的男人在一起結婚,他的心里就難過,覺得自己的東西被別人搶走似的。
  “他對我很好。”龍月心木木地點著頭。她也不知道如何跟陳天明說,她現在有點想跟陳天明在一起了,可爺爺不同意。說陳天明有太多女人,二、三十個女人,她跟著陳天明只會受苦。但是她不跟陳天明在一起,會幸福嗎?這個問題龍月心一直問自己,答案是否定的。現在國家出了不少大事,爺爺也是要爭取更多人的支持,畢竟國家不是爺爺一個人的。而且話說回來,她不嫁給陳天明的話,那個男人是最好的人選。
  陳天明苦著臉,“他對你好就行了,如果他敢對你有一點不好,你,你就告訴我,我一定幫你出氣。”陳天明本來是想著說要切那個男人的**數年輪的,但考慮到那個男人以后是龍月心的丈夫,自己切了人家丈夫的**,好象有點不妥。
  “你,你現在的武功怎么樣?聽說你的飛劍可以練到人劍合一,你可以打贏高明他們嗎?”龍月心不想跟陳天明談那個男人的問題,她馬上轉換了話題。如果陳天明是自己的男人,那該多好啊!從這件事情來看,他是一個對自己女人非常負責的男人,這種男人世上少見。
  “如果只是高明的話,我是有信心打贏他的,可還有三個反璞歸真初期的高手,我是打不過。所以,我現在才拼命練功,看能不能在這兩三天達到反璞歸真后期,不過也是不可能的了。我只是想著拼命提高武功,看能不能接近反璞歸真后期,這樣勝算就能大一點。”其實陳天明也是在為自己鼓勁而已,他也知道要勝高明他們四人,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的希望就是在體內的血黃蟻,希望它能出現奇跡。
  龍月心說道:“唉,這次高明算得很狠,只能讓你一個人去,你一個人肯定不是他的對手。可惜我們沒有什么東西可以幫你快提高武功,達到反璞歸真后期。”龍月心想到這次陳天明可能會死,她心如刀割。
  “不用了,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的。高明想殺我,也是要付出代價。”陳天明說得很自信。
  龍月心奇怪地問陳天明,“對了,你剛才練的是什么功?怎么會出現一層層白氣的?”現在高明的問題是國家主要的問題,要不然爺爺也不會讓自己見陳天明。
  “我練的是我們玄門的香波功,這種武功有點特別。”陳天明訕訕地說道。他哪里敢說這香波功最特別最厲害的地方就是男女雙修xxoo啊!
  “天,天明,你說什么,你說你練的是香波功?”龍月心的臉色突然變了,美目睜得老大,好象非常不相信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