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923 還有后手

“小月,這兩位是誰?”許松看著楊桂月后面的兩個美女問道。那兩個美女非常漂亮,漂亮到許松在心里暗暗流著口水。他以前不是這么好色的人,可自從被高明拉上賊船后,又經常帶一些女大學生給他上,他的心性就慢慢扭曲了。看到一些漂亮的女人就想上,現在許松覺得,自己以前的生活算是白過了,一個人有權力不好好用,不如回家賣紅薯。
  現在的他不但有錢,而且還有美女相陪。說真的,讓他再過回以前的生活,他是不想了。以前天天不是想著帶兵打仗,就是想著如何*練什么的,跟現在相比真的是有太多的區別。所以,他現在對這兩個美女有點想法。
  “噢,她們是我以前中學的同學。”楊桂月微微一笑,“大舅,外公呢?他不在嗎?”
  “他今天一早出去了,不在。”許松搖搖頭說道。
  “不會,外公的車還在外面啊。”楊桂月奇怪地說道。
  許松愣了一下,他忘記這個問題了。不過他還是馬上笑著說道:“老頭子坐別人的車出去,好象有點急事。”
  這時,在許松身邊的一個殺手的手機響了,那殺手拿過一聽,只是一會,殺手的臉色就變了一下。因為那是高明給他打來的電話,告訴他行動已經失敗,讓他們把許勝利他們殺掉,然后逃走。殺手掛了電話后,低下頭在許松耳邊小聲說著,許松也是臉色一變。高明他們的行動失敗,意味著他也要逃走,要不然他也會沒命。
  這怎么可能呢?怎么會失敗呢?許松不斷地在心里想著。他以前風光的日子不在了,他會成為一個逃犯。除非他逃到國外,要不然他在z國只有死路一條。剛才那個殺手跟他說了,讓他殺掉老頭子和弟弟,然后跟他們一起逃走。不,不行的,讓他殺自己的親人,他是做不到。
  楊桂月不解地看著大廳里的其它人,“大舅,他們是什么人?怎么會在這里的?”就在楊桂月問這句話的時候,從房間里躍出幾個殺手,他們聯同在大廳里的殺手把楊桂月她們圍了起來。他們是知道楊桂月的武功,而且現在是不能再出差錯。如果讓楊桂月逃走的話,他們也出不了軍區司令部。
  “你們把她們打暈后,然后我們就逃走。”許松站起來對殺手說道。
  “不行,上級有命令,他們全得死。”為的殺手搖搖頭。
  “我們當時不是說好,不傷害我的家人嗎?”許松生氣地說道。
  殺手冷笑著,“那是他們配合我們的前提下,如果許勝利配合我們的話,他一個電話,第一軍區就會出動大批兵力了。”
  楊桂月在旁邊聽明白了,原來真是大舅串通敵人在家里作亂。她對旁邊的兩個美女說道:“何桃,小妮,這次我們要大展身手了,你們有信心對付這十幾個人嗎?”楊桂月看到許松老看著樓上,估計外公就在上面。她立即向著那邊沖去,何桃和小妮緊跟在她的后面。
  當楊桂月一早接到虎堂的電話,說許柏了一條奇怪的命令,打許柏的手機又打不通。虎堂用gsp衛星追蹤,現許柏的車在軍區司令部。所以虎堂的人才給楊桂月打電話,看看是怎么回事?
  楊桂月馬上給家里打電話,她現家里的電話打了沒有人接,再打外公他們的,一樣是沒有人接,她才暗暗焦急估計是生事情了。所以,她又打電話回虎堂,讓虎堂向上面匯報,讓軍委下命令查看一下是怎么回事?當然,當時軍委里面正在內戰,也是沒有辦法處理虎堂這個請求。同時,楊桂月帶著人馬趕到軍區司令部。
  在門口的哨兵認識楊桂月,楊桂月在門口查看了進出記錄,現許勝利、許松和許柏都在家里沒有出去,但家里就是沒有人接電話。楊桂月把這個消息跟哨兵說了之后,哨兵也是緊張了。他們負責軍區司令部的安全,如果軍區里面出現什么事,就算他們死上十次也贖回不了自己的失責。于是,哨兵馬上用內線給許勝利的家打電話,現里面沒有人接時,他們著急了。
  許勝利的家是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在接電話,當然,這種內線是許勝利家的工作人員接聽,就算許勝利不在家,里面也有其它勤務兵或者工作人員什么的。其實哨兵哪里知道,就是因為許勝利家有不少內線電話,許松一進來后,馬上讓人給拔掉。哨兵馬上聯系了警衛營的營長,把這里的事情向他匯報。
  昨天許松帶了二十幾個人進到許勝利的家沒有出來,營長也是焦急。他立即帶人趕過來,他不敢拉響警報,怕驚動里面的敵人把許勝利給殺掉。楊桂月他們跟營長商量了營救計劃后,便開始行動了。為了不引起敵人的恐慌而殺掉里面的人,還是由楊桂月他們先開一輛車進到里面,營長帶著人馬上暗處把許勝利的別墅圍起來。所以,就出現了現在這一幕。
  那些殺手也是非常厲害,他們一見楊桂月她們往樓梯走去,知道她們是想什么,他們馬上截攔想阻止她們上樓。樓上還有兩個殺手,可殺手不敢大聲叫,怕驚動軍區司令部里面的巡邏隊伍,那樣的話他們也甭想逃出去。
  殺手固然厲害,可楊桂月三人更是厲害,她們三人都是跟陳天明雙修過的女人,武功強大得雖然沒有達到反璞歸真,但也是很厲害。只見她們三人的雪白小手一揚,三股內力憑空而起,向著那些殺手飛去。“啪”,殺手的內力把楊桂月她們擊退了兩步。
  何桃大聲地對楊桂月說道:“小月,你快上去看看,這里有我們頂著。”
  “好,你們要小心了。”楊桂月咬咬牙說道。她們三人都不是這十幾個敵人的對手,留下何桃和小妮的話,她們更不是對手。但為了救外公他們,她還是硬下心腸往樓上飛去。
  許松跑到殺手的面前,大聲說道:“你們不要打了,我們趕快跑,要不然我們也跑不了。而且當時你們不是說過不殺我的家人嗎?”許松想拉那些殺手逃走,可那些殺手接到高明的命令后,如果他們不殺了許勝利,是不會走的。
  “媽的,許松你這個沒有用的家伙。”旁邊的兩個殺手生氣地叫道。高明給他們下命令,說殺死許勝利的家人,而許松也是其中一個。所以,這兩個殺手不客氣了,他們同時向著許松出手。“啪啪”,兩掌印在許松的胸膛和后背上。許松狂吐出一口鮮血,然后倒在地上。
  楊桂月飛上二樓后,就看到兩個男人守在門口,她向著他們飛過去。她不認識這兩個男人,現在出現在這里的人,估計就是敵人。
  兩個守在門口的殺手看到楊桂月突然出現在這里,他們也是呆了一下,下面不是有人把守著嗎?怎么會讓楊桂月上來的?可也由不得他們多想,楊桂月的攻擊已經襲到,他們急忙運掌相迎。這兩個殺手不是楊桂月的對手,只是一會兒,他們就被楊桂月打得只有招架之功無還手之力了。
  何桃和小妮兩人是面對著這么多高手,她們打得非常辛苦,可她們還是緊緊咬著牙死頂,她們在暗罵著,那個死人怎么還不過來啊?他難道想自己的女人出事嗎?幸好何桃的體內有一些血黃蟻的血液,耐打力強,她比小妮輕松一些。
  外面的殺手見楊桂月她們進了好一會后,他們聽到里面有打斗的響聲,知道自己該動手了。他們派了兩個殺手走向楊桂月的轎車,楊桂月她們三人進去后,車里還有一個司機,那司機坐在駕駛座里并沒有出來,他戴著一頂鴨舌帽,好象怕別人看到他似的。
  穿著軍裝有點人模狗樣的兩個殺手走到小車旁,他們用手敲了敲車窗,示意里面的司機把窗按下有話要對他說。司機把車門打開,走了出來。
  殺手看了心里暗喜,他們還準備如何把司機騙出來然后干掉他的,沒有想到那個司機這么笨,還自己跑出來送死。
  司機走下車,對他們笑了笑說道:“你們是不是想殺我啊?”
  “你,你怎么知道?”殺手聽后條件反射地回答了一句,然后就運起內力要殺掉司機。司機動了,只見他人影一閃,然后他便向著警衛室飛去。剛才那兩個殺手慢慢地倒了下去,他們連自己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那個司機出手太快了,快到他們還沒有感覺到死亡的氣息就死掉了。
  在警衛室的殺手看到司機向著他們這里飛過來,他們急忙跳出警衛室要把那個戴鴨舌帽的司機干掉。當他們抬頭看著那個司機時,不由大吃一驚,“你,你是陳天明?”
  “我靠,我戴著帽子,你們也認出我來了?”司機正是陳天明,他見自己被別人認了出來,不由生氣地說道。
  “不好,我們快逃。”這幾個殺手看到陳天明來了,哪還敢戀戰啊?陳天明的武功已經達到反璞歸真中期,還會那個人劍合一,就是天真人三個反璞歸真高手也跟他打成平手。
  “嘿嘿,你們逃得了嗎?”陳天明身形一閃,向著那幾個殺手掠去。他隨手一點如羚羊掛角一般瀟灑自如,然后手掌翻飛,在那幾個殺手身上拍著。如果這幾個殺手跟陳天明對招的話,可能還可以支持得了幾招,可他們看到陳天明來了,怕得急忙逃跑,更是讓陳天明方便屠丶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