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919

“你才中了金盅!”許松沒好氣地白了許柏一眼。許柏已經被殺手押在沙上,殺手點了許柏的穴道,許柏只能是說話,手腳不能動。“許柏,我正常得要命,你才不正常呢!我為了比你厲害,我不顧一切不惜鋌而走險。”
  許柏明白過來了,許松這次做的事情完全是為了要比自己厲害。“許松,你不能這樣,你這樣會害了你,你快點回頭!要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條。”
  “呵呵,我還能回頭嗎?而且我現在不需要回頭。”許松哈哈大笑,高明他們控制著幾個軍區,只要聯合起來,什么都可以成功。
  這時,一個殺手走過來,他小聲地在許松的耳邊說著話。過了一會,許松對許柏說道:“許柏,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你明天一早把你的虎堂隊員全調到西部,聽我們的指揮。”由于許松的臨時出現,這些殺手把信息告訴先生,先生想用許柏來命令虎堂的人。
  “這個我可以考慮,只要你能饒我一命,不過,許松你說說你們的計劃,也好讓我知道一下,我不要成糊涂鬼。”許柏有點害怕地說道。
  “好,我告訴你!明天我們的人準備殺龍定,只要龍定一死,各大軍區就可以掌握在我們的手里,你說,天下是不是我們的了?”許松越說越高興。
  “噢,我明白了,你們想殺龍主席,這次你們回來這里就是想要挾老爺子,把第一軍區給控制起來。”許柏說道。第一軍區是直接掌握著京城的權力,如果控制著第一軍區,京城就非常有麻煩。許柏又看了看現在大廳出現的人,有十幾人,許松什么時候這么厲害了,可以帶著這么多人進來?軍區司令部是一個非常嚴密的地方,就算他是虎堂的堂主,也只能帶兩、三個人進來,哪里可以像許松這樣?
  剛才他進來的時候,現門口沒有什么異樣,可見許松是騙過哨兵進來,要不然他也不會不知所措地被別人抓住。許柏想到這里如果被許松他們控制的話,那將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而且許松他們可以瞞過門口的哨兵進來,更是令人可怕。看來,許松說他們要殺龍定,不是在吹牛。現在的許柏為龍定他們擔心了。
  “是啊,許柏,看來你并不是很笨。怎么樣,乖乖地聽我的話!”許松又得意地笑了起來。
  “你妄想,我不會聽你的話,你們殺了我!”許柏搖搖頭說道。得知許松他們的意圖后,他也不想裝了。估計他現在不回虎堂,明天虎堂的人是會知道自己在這里出事了。
  許松沒有想到許柏跟老頭子一樣的硬脾氣,真想直接叫人把他們給殺了。“許柏,我跟上面說了,只要你們配合,一定可以保住你們的命。但是如果你們不聽話,我是保不了你們。”
  “許松,我以后沒有你這樣的大哥。你帶人對付我還說得過,你怎么可以對付老頭子,你知道他是多么疼你嗎?”許柏義正辭嚴地罵著。
  “你不要多說,如果他疼我,也不會這樣對我,讓你當虎堂的堂主而不讓我當。”許松生氣地說道。“來人,把他給押到上面。”有兩個殺手過來押著許柏上樓,而許松躺在沙上,他在想著事情。今天晚上是沒有什么行動了,關鍵在明天。明天的京城,一定會生轟天大事。
  __
  龍定坐在辦公室里看著文件,他現在并不是在南中海的辦公室,而是在軍委里面。剛才他接到高明的電話,說有要緊的事情向他匯報,所以,他并沒有回南中海,而是在軍委里面等著高明。
  對于高明,龍定不知道如何說起,他是上任主席留下來的人,因為他對誰都是笑臉相待,所以人緣特別好。軍委里面的領導班子都對他有好感,不過,龍定還是覺得高明這個人有點圓滑,并不像婁澤冬他們那樣是實干的人。這一屆考慮到上任領導的意見,所以高明是在這個位置上,但下一屆,高明可能就不能再擔任這個職務了。
  “咚咚咚”,門被敲響了。“進來,”龍定對著外面叫道。旁邊的小李馬上退開一步轉身看是誰來了,這里是軍委,不是誰都可以進來。就算是軍委里面的人,要接近領導的樓也要經過層層關卡才可以進來。所以小李并不是很擔心,他只是想確定是誰進來而已。經過鐘向亮的事情,小李有點驚弓之鳥了。
  “主席,打擾你了。”高明推開門對著龍定不好意思地說道。他那媚著的臉,讓人想生氣也是生氣不了。小李對高明也是有點理解,高明這個人是一個十足的馬p精,平時干活不認真,但是在人際關系處理得非常好。也是因為這樣,許勝利經常罵高明作馬p精,最看不起他。可小李也是知道,在現在的社會,有本事的人不一定混得風生水起,反而是那種沒什么本事但會拍馬p的人混得好。
  “高明,你來了,坐!”龍定指著前面的椅子說道。他正在看著一份文件,所以讓高明等一下。
  “好的,主席,你先忙,我有的是時間,不著急。”高明對龍定哈著腰。在旁邊的小李看不慣眼,馬p精就是馬p精,他站在龍定的旁邊,一是幫龍定拿東西,二是保護龍定。現在的社會什么事情沒有呢?陳天明的師兄鐘向亮帶人來殺主席,當鐘向亮被抓后,鐘向亮一直喊著是陳天明指使的,這事也太離奇了。因此,小李一直貼身跟著龍定,一有外人在龍定的身邊,他就在旁邊看著,不讓別人傷害龍定。
  高明一邊喝著小李給他沏的茶,一邊暗暗看著龍定,同時打量著周圍的情況。剛才他的人打探到,跟龍定進來的還有兩個人,現在只是龍定和小李,那說明還有一個人在這房間里面。他聽了聽周圍的環境,并沒有聽到什么呼吸的聲音,能把呼吸收起來的人不讓自己聽到,那人一定是反璞歸真高手。而龍定身邊的高手達到反璞歸真的,也是只有歡喜在了。想到這里,高明又有點猶豫。
  讓高明更加猶豫的是龍定,龍定一直都是大智若愚,不知道龍定會不會武功,武功高到什么地步。他怕自己出手的時候,不能殺死龍定的話,那自己就前功盡棄。這也是高明一直不敢動手,一直派手下出手的原因,這樣他就可以更好地隱藏起來。
  龍定還在看著文件,并沒有因為高明的到來而放下文件跟龍定說話。看他那么聚精會神的樣子,高明又不好說什么。龍定在搞什么鬼,自己明明跟他說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說,他怎么不讓自己過去跟他說呢?難道他已經看出什么嗎?不會的,自己又沒有做什么,只是過來跟他商量事情而已。
  高明看了看小李,小李表面似在等著龍定,但他卻是在暗暗警惕地注視他。他不怕小李的阻攔,也不怕歡喜出手。他怕的是龍定,如果龍定也是一個高手,那他就難辦了。現在他距離龍定有幾米遠的距離,如果他現在一出手,小李肯定會沖上前擋住他。而在龍定后面是休息室和衛生間什么的,估計歡喜也是在里面。這樣一攔一阻的話,自己便沒有那么容易殺龍定。
  “小李,”高明對著小李招了招手。龍定讓他坐在這邊的休息椅,他是不敢自己走過去。他故意叫小李過來,想提醒一下龍定自己的存在,然后再讓龍定叫自己過去。只要他靠近龍定,要殺龍定就容易多了。就算歡喜從休息室沖出來,也可能沒有自己快了。高明要的是一殺即中,不能再出其它事端。
  “高副主席,”小李見高明叫自己,他便馬上走過去想聽聽高明有什么吩咐。畢竟高明是軍委副主席,自己也得罪不起。
  高明見小李走到自己的身邊,心里暗暗高興。如果龍定不叫他過去,那他就趁機打暈小李,然后向著龍定飛去,這樣少了一個高手,歡喜在后面,就算龍定武功厲害他也是不怕。“主席這段時間很忙啊?他還在看文件。”
  “恩,這段時間主席很忙。”小李點點頭。
  “你看看我還有急事,你可以跟主席說一下嘛,我有事跟他匯報。”高明看了龍定一眼,龍定還在那里看著文件,并沒有叫他過去。這好象有點不對,平時自己來找龍定的時候,龍定就算怎么看文件,他都會放下文件叫自己過去的。難道龍定現什么了嗎?想到這里,高明有點心慌。今天一早已經布置下去了,各大軍區都在等著他布消息,這消息就是龍定突然身亡,自己成為代理軍委主席,然后一切的兵權都在自己的手里,誰敢不服,那就拿誰開刀。
  可惜的是許勝利和許柏不識時務,不過高明不管這個,到時把他們殺掉就行了。而在今天早上,高明叫許松用許柏的手機給虎堂那邊信息,讓他們馬上去西部救許柏。哼,就算許柏不配合,也是可以讓虎堂在今天早上亂一下。而且這里是軍委,別人怎么能隨便進來呢?就算是虎堂的人,如果沒有通行證,一樣不能進來,否則格殺勿論。再說了,虎堂的直管領導還是婁澤冬,也是軍委的領導呢!
  “這個可能有點不是那么好。”小李為難地看了看龍定那邊,只有龍定召喚,他才可以實施。像現在這樣,龍定都沒有出聲,他怎么可以去跟龍定說呢?
  高明見小李不肯,他暗暗一運氣便往小李的腰間打去。沒有聲響,小李就慢慢地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