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7)      第1943章(08-07)      第1944章(08-07)     

流氓老師1917

“我,我們要動手了?”大的眼睛一亮,他等這個機會太久了,先生要出手,那就證明時機已到。他知道先生的性格,要么不出手,先生一出手就一定能成功。難道我就要成為開國功臣了嗎?大越想越高興。
  “是的,我們要動手了。”先生肯定地點點頭。等了這么久,他就是等的這一天。本來他們是準備得很充分,可是自從出現陳天明后,他們沒有一次是運氣好的。不過,這次還算是可以,天真人他們幫自己,而且和真人還用金盅控制著陳天明。現在陳天明他們肯定是不能再靠近龍定了,就算龍定相信陳天明,其它負責保護龍定的有關領導也是不肯。鐘向亮一口咬定陳天明就是暗殺龍定的主席,陳天明想不被人懷疑也是不行啊!
  不過,先生擔心的就是鐘向亮遲早會被別人破解掉體內的金盅,或者龍定最后相信陳天明。所以,現在正是他出手的時候,他要趁這個機會把龍定給干掉,然后他一統z國。先生也是知道,他這次出手一定是要把龍定干掉,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否則的話,他所有的一切都得消失。
  “呵呵,先生,我們等這一天很久了,兄弟們早就不想過這種生活。”大興奮地叫著。他摩拳擦掌,準備大干一場。
  “呵呵,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沖動。大,你過來。”先生讓大來到自己的身邊,小聲地說著事情。過了一會,先生拍拍大的肩膀,“去,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是,我現在就去。”大高興地跑出去了。
  天真人看著先生說道:“先生,我們為你也是辦了不少事情,這次殺龍定,是不是最后一次了?我們幫你殺了龍定之后,你一定要把三顆千年朱果給我們。如果你敢騙我們,可別怪我們與你翻臉。”雖然先生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但天真人還是有信心以他們三師兄弟聯手完全可以對付先生。
  先生笑了笑,“那當然,我一向說話算話,而且我怎么會騙你們呢?只要殺了龍定之后,我馬上把三顆千年朱果給你們。至于你們想在我這里享受一輩子,還是回你們的紫葉山莊,這都由你們自己選擇。答應給你們的錢,我也會給你們的。”
  “好,你!讓我們怎么做?”天真人的臉色緩了一點。這次他們下山已經有一段時間,他有點厭倦現在的生活,他想快點把事情辦妥,然后帶著弟子回紫葉山莊。他一早就想去殺龍定,可先生說時機還不成熟,他們只能是不去暗殺龍定。
  “你們不要著急,一切聽我說。”先生不緊不慢地跟他們說道。接著先生跟天真人他們小聲地說了起來。
  先生跟天真人商量完送他們離開他的房間后,他便掏出手機給中打電話,“中,我們要行動了,成敗就看這一次,你那邊準備得怎么樣?”
  “行了,就剩下第一軍區。”中說道。
  “那好,我們也讓許松行動了。”先生陰森森地說著。
  __
  許松接到高明的消息后,便先來到了c省,在c省停留半天后,他帶著一些人往軍區司令部趕去。如果是平時,許松帶的人都要盤查看證件,查看過沒有問題后,哨兵才會放行。畢竟這里是軍區司令部,全是司令級別的長在這里居住。
  但是,許松是許大粗的大兒子,一般人不敢攔。另外許松現在也是某軍的軍長,他雖然帶著這二十幾個人,可許松拿著軍委領導親自簽字的通行證,這些人陪同許松來軍區司令部執行軍務。而且哨兵也向負責保衛的警衛營長匯報,警衛營長也打電話向軍委查證過了,確實有此事。于是哨兵放行,讓這些人跟著許松進入軍區司令部。..
  許松一進軍區司令部,心里無由地揪緊。他知道自己是走上一條不能回頭的路,開始他是被高明所*惑,慢慢地,他就陷入了里面的圈套。高明介紹給他的人,*惑他墜入深淵。開始許松跟他們一起喝酒,當他醒來后,才現自己著了道,酒里被別人下了藥,他把那兩個陪酒的女大學生給*殺了。
  那些人不但拍下當時他*殺女大學生的情景,而且還要挾他。說不乖乖地聽他們的話,就把他這些罪證拿出來,到時就算是許勝利也是保不了他。許松知道自己家老頭子的性格,如果讓老頭子知道這件事情,可能老頭子第一個就要殺他。
  而且高明還跟許松說,不就是兩個女學生嘛,算得了什么呢?那些人還給許松帶來兩個漂亮的女大學生,她們全是處子沒有男人碰過。許松看到這些,不由心動了。讓他更加心動的是,只要配合他們的行事,以后許松就是第一軍區的司令,也就是說他直接由少將升到中將,這是絕對吸引他的*惑。
  所以,沒有辦法的許松開始聽高明他們的話,慢慢地陷了進去。以前許松還可以說是被*做壞事,現在他主動做壞事,這些事也是足以讓他槍斃幾次了。他身邊的這二十幾個人并不是軍人,而是先生的手下。這些人配合許松把許家給控制起來,在關鍵的時候舉事,一舉奪取天下。
  許松咬咬牙狠下心來,一將功成萬骨枯,要成大事的人就是如此。而且高明他們也答應自己,只要把第一軍區的兵權奪過來就行,可以不殺許勝利他們。這樣,到時自己當上司令后,就可以讓老頭子他們安享晚年。
  到了家門口,許松向著后面的車倆使了一個眼色,那些車只是停在旁邊也沒有下來人,而許松帶著四個人進去。“大少爺,你回來了。”其中一個警衛對許松說道。這警衛跟了許勝利多年,他看到許松帶人回來并沒有多大在意。反正這是許松的家,許松不會亂來的。
  “恩,”許松點點頭,“我爸在里面?”許松就是得到這個消息,才趕回軍區司令部。
  “司令在里面。”警衛員說道。他們馬上回到自己的值班室,不管許松。
  跟著許松的兩個殺手留在外面,另外兩個跟著許松進去。許松進了家里,沒有看到許勝利,他便問里面的傭人,“我爸在哪里了?”
  “司令在樓上,”傭人回答。
  “你去忙!”許松揮揮手,就在傭人進到里面的房間后,跟著許松的兩個殺手馬上跟著進去,手起手落,那些跟隨許勝利的工作人員紛紛一聲不吭地倒在地上。不用多久,那兩個殺手便把一樓的工作人員全點倒了。許松坐在沙上猛吸著煙,按照計劃里的安排,他是不用動手。
  不一會兒,從外面走進十幾個人,他們的進來表明他們已經把里面的警衛給搞掂。在外面的殺手會換上警衛員的衣服。“許軍長,外面已經搞掂了,我們可以上去。”一個殺手走到許松的身邊說道。
  “好,我們上去。”許松點點頭,“不過說好了,只能制服我老爸,不能殺了他。”
  “這個請放心,我們會聽你的命令。”那些殺手異口同聲地說道。在沒有拿到兵權之前,誰也不敢殺許勝利。因為只有許勝利的命令,下面那些將領才會聽指揮。
  許松帶著十個殺手向樓上走去,許松知道這樣是有點大題小作,老頭子雖然會武功,但也不是很厲害。這些殺手的武功他是見識過,任何一個殺手都比自己強,隨便兩個殺手就可以控制住老頭子。許松也知道這些人的謹慎,同時他也知道如果這次事情不成功,他也是逃不了。劫持司令要第一軍區的兵權,這可是滔天大罪。
  上了二樓,許松便往書房走去。這個時候老頭子應該在里面看書,他一走進房間門口,其它殺手馬上分開了。只有三個殺手跟著許松,其它殺手向著其它房間走去。那快的輕功,居然不帶有一點聲響,許松不得不佩服他們的武功。
  許柏把門扭開,便看到許勝利戴著一對老花眼鏡在看著書。許勝利聽到有聲音,他抬起頭看著許松有點驚訝,“許松,你怎么回來了?我不是交待過你,這段時間,沒有我的命令,你們各軍軍長不能離開你們的軍區嗎?”
  許勝利看到許松后面的三個男人不由一愣,這是從來沒有的事情。因為不管是許松還是許柏,他們回家是不帶手下進家門,要么他們的手下在門外等待,要么他們的手下離開軍區司令部,可是現在許松怎么帶人進來啊?就在許勝利覺得不對勁的時候,許松后面的三個殺手開始動了。
  許勝利見勢不妙,把書向著那三個沖過來的殺手扔去,那本書居然還帶著勁風掃去。如果是對付普通人,這本帶著內力的書完全可以把沖向許勝利的人給打倒。但是許勝利失算了,這三個人全是高手,每一個人的武功都在他之上。
  “啪”,許勝利的那本書被前面的殺手一掌給打飛出去,而且那三個殺手并沒有因為許勝利的出招而停滯身形,他們舉起手掌砍向許勝利。那強悍的掌刃如三把鋒利的刀分成三個角度攻向許勝利,且快得只是一瞬間。
  許勝利不愧是沙場老將,面對這三個厲害的高手,不但面無改色,他還身子一傾,右手一拉底下的椅子,那椅子被他一掄一招橫掃千軍向著三個殺手掃去。
  “啪”,椅子還是被三個殺手給打破。雖然椅子被對手打破,但許勝利還是對著他們打了幾拳。“啪啪啪”,他們又對了幾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