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7)      第1943章(01-27)      第1944章(01-27)     

流氓老師190 兩天一次

“太好了”林國他們歡呼起來。
  “六十年?鐘大哥大伯多少歲了?”張彥青聽大伯有六十年的功力有點奇怪了。
  “今年好像是八十歲了。”鐘向亮說道。
  “八十歲?”林國他們睜大了眼睛驚疑著。看大伯好像是五、六十歲的樣子想不到他有八十歲了如果不是鐘向亮說他們還真的看不出來。
  這時張麗玲從外面回來她看到大伯和鐘向亮為兩個陌生人呆了一呆。
  “噢麗玲這是我的師傅、師兄他們來看我。”陳天明忙對張麗玲說道且還邊說邊阻住了大伯那看著張麗玲色色的眼神。
  看來大伯是個假和尚什么酒肉色賭都有可能齊全。
  “你們好。”張麗玲對大伯和鐘向亮微微一笑說道。
  “你好美女。”大伯也對張麗玲笑著說道。
  “麗玲你吃飯了沒有?”陳天明看著有點消瘦的張麗玲關心地問道。
  “我剛才在外面吃了一點”張麗玲說道。
  “對了酒店和房地產的事情你一會跟我師兄說說看他能不能幫上忙?”陳天明看了鐘向亮一眼然后對張麗玲說道。
  張麗玲也看了看鐘向亮點點頭說道“好的我一會就把情況跟他說說。”
  陳天明見大伯還是在看著張麗玲忙拉著他說道“大伯走我們上二樓你告訴我如何恢復功力。”陳天明不由大伯分說就忙拉了上去了。
  “小子那個女孩叫什么名字啊?不錯正點。”大伯邊說邊流著口水他還不時地回過頭依依不舍地看著。
  “大伯我知道你色可不知道你這么色你也不想想你都八十歲快去那邊的人好心你正經一點吧。”陳天明有點氣大伯這樣的神情不知道張麗玲有沒有看到如果看到的話多丟人啊以后自己在張麗玲的面前都不知道如何解釋。
  “我這哪是色?”
  “那你怎么老看人家?”陳天明說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你懂什么?喂我看你這么緊張那美女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大伯突然神情古怪小聲地在陳天明的耳朵旁問道。
  “不是。”陳天明心虛她搖著頭。說真的他和張麗玲的關系他自己也分不清楚。
  “你上了人家沒有?”大伯繼續淫蕩地問著。
  “喂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可是正人君子。”陳天明正色地說道十足柳下惠的樣。
  “你是正人君子?我靠如果你是正人君子的話這世界就沒有色狼了。”大伯嚴重地打擊著陳天明幼小的心靈。
  陳天明把大伯帶進了他的休息室便緊張地問大伯“大伯你告訴我我如何恢復功力?”
  “其實你剛才說的對一半了你就是要刺激你的下面讓你身體里的血液運轉現在你的血液已經和血黃蟻的血液混合在一起了只要你的血液運轉就會激你身體里的潛能幫助你恢復身體的功力。但是只是那樣還不行你要在刺激你下面的同時運起你的香波功。因為香波功本就是一種男女雙修的高深武功你如果在你“性情”高漲的時候用香波功來輔助你就能事半功倍收到很好的效果。”大伯說道。
  陳天明聽大伯這樣說馬上興奮了他淫蕩地說道“大伯你的意思是說我天天都要找一個女人來幫我刺激那里?”
  “你看你一說到那樣你就興奮了。難道你不能自己幫自己?”大伯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我自己幫自己?自己刺激自己?”陳天明呆了。
  “對啊你不是經常看片嗎?還有你可以拿幾本什么公子的書嘛好好看看自己刺激自己?”大伯說道。
  “大伯你知道什么公子?你看過?”陳天明淫蕩地看著大伯看來自己是看走眼了八十歲的大伯夠可以的了連這樣的。
  “我我沒有看過。”大伯好像有點支支吾吾了。
  “我才不相信你沒看過怎么會知道呢?”陳天明一臉的不相信。
  “你怎么會不相信呢?我闖蕩江湖多年雖然沒有看過但我可以聽過啊!”大伯拍著胸膛說得理直氣壯了。
  陳天明無語了照大伯這樣說的話自己很快就成為**高手了。唉真是慘沒有女人的日子真是慘!
  “我告訴你啊臭小子你可不要亂來不要像你以前那樣隨便打一下射出來就行了現在可是要有計劃、要有步驟地刺激。你在刺激自己下面的同時要運香波功可能你開始運的時候氣是不能聚集在你的丹田但是只要你堅持持之以恒時間一長就能聚氣的。血黃蟻血液的功效是強大的連軟骨奪魂散都能解了天下還有什么毒不能解呢?”大伯說到這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好像看到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似的。
  這也難怪他這就是練武人的通病當知道一件無法解的奇毒突然能解了并且是自己的徒弟這種成功和自豪是別人無法能體會的。雖然大伯不能肯定陳天明這樣一定能恢復功力但是他聽陳天明剛才的敘述知道有戲了只要陳天明這樣做肯定能這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要刺激多長時間幾個小時嗎?”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那次幾個小時的刺激是梁詩曼在幫他如果讓自己刺激自己幾個小時的話他怕自己那下面不軟他的手也軟了自己怎么能吃得消呢?
  “說你淫蕩就是淫蕩你還想刺激幾個小時?像你這樣只要刺激半個小時練半個小時的功就行了。”大伯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取笑他。
  “那天天要嗎?要刺激多長時間?”陳天明問大伯。
  “當然不是天天要了你每兩天刺激一次一次半個小時估計少則兩三個月多則半年你就能恢復以前的功力了。”大伯想了想猜測了一下說道。
  “噢那我平時還練不練香波功啊?是不是刺激那下面只是半個小時就行不一定要射對嗎?”陳天明的心里還是有疑問的
  “你不要這么懶好不好?你如果要恢復得快點每天都要練香波功雖然沒有刺激到下面你的血液沒有幫你運轉氣流但是你能天天堅持練香波功的話肯定是有一定的作用。當然不一定要射不過你射了就最好因為你在練香波功的時候又是在你高氵朝會有一種清涼的感覺傳遍全身對你的身體也有好處的。”其實大伯沒有練過雙修功還不大懂得雙修功最精妙的地方他也是照本宣科沒有一點實踐的經驗。
  “那我知道了我每兩天就刺激一下自己天天練香波功。”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還是兩天刺激一次吧如果天天自己**的話那自己就真的成為自戀加變態狂了。
  “好吧該說的我都說了我現在幫你打通一下經脈。”大伯邊說邊走到陳天明的旁邊。
  “打通經脈?你上次不是幫我打過了嗎?”陳天明有點奇怪了大伯不是老糊涂吧打了還打當自己是人肉沙包啊?
  “我是幫你打過了不過我在醫院幫你把脈的時候感覺到你現在身體很多經脈又不通了可能是因為你被廢了武功的原因。”大伯說道。
  “那好快點幫我打。”陳天明高興地站了起來對大伯說道。
  “我幫你打通這些已經塞住的經脈對你練功是很有好處的。
  ”大伯神情嚴肅了他慢慢地舉起手掌。這一次他和剛才幫林國他們打通經脈的時候有點不一樣現在的大伯臉面上好像透著一層白光特別是他剛剛伸出的那手掌白光更多。一層白色的光籠罩著他的手讓人好像看不到他的手掌了。
  只見大伯突然一個飛轉就在陳天明的身邊轉了起來他越轉越快越轉越讓人看不清不一會兒就只見一道白影在陳天明的四周環繞著。
  “啊!”陳天明大叫了一聲一陣劇痛從他的全身傳了過來他想避開大伯的拍打但是他已經被大伯點了穴位哪還能動得了。現在的他只覺渾身熱大伯所拍到他的地方除了熱還是熱讓他熱得都受不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大伯停了下來慢慢地坐在椅子上喘著氣。現在的他臉色蒼白好像一下子老了十歲似的。
  陳天明終于能動了他揮揮自己的胳臂埋怨著大伯“大伯你是不是對有我意見公報私伙7何人家打通經脈不疼一會就行還沒有什么感覺。而我打通經脈要這么長的時間還這么疼。我靠下次我再也不打通經脈了。”陳天明邊說邊慘叫著怎么剛才林國他們打通經脈那么舒服呢?這世道太不公平了!
  “你你怎么能和他們一一樣呢!”大伯邊說邊喘著氣好象他現在和陳天明說話非常吃力似的。
  “大伯你現在怎么了?怎么會是這樣?”陳天明呆了剛才大伯幫林國他們打通的時候還有說有笑好像還可以打一個老虎似的現在卻變成這樣。他慌了忙跑到大伯的面前關心地問道。雖然他平時和大伯斗嘴但是在他心里是非常敬愛教他武功的大伯雖然大伯不認他當徒弟可他一直當大伯是師傅的。
  您正在閱讀的《流氓老師第190章兩天一次》章節結束,請點擊“”繼續閱讀小說流氓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