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1915

第1977章(不是中毒)
  “哪兩種情況?”陳天明急忙問道。“益西,我現在頭腦亂得一塌糊涂,你就快點告訴我!”
  “你師兄一是自己想殺龍定,他隱藏得很深,現在才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二是你師兄被別人控制。”益西嘎瑪分析著。“按照你對你師兄的理解,有可能他是出現第二種情況。”
  陳天明搖搖頭,“我師兄怎么會被別人控制呢?他的親人只有鐘瑩和嫂子,她們兩人都是好好的,誰能控制他?而且我聽虎堂的人說,師兄的神智非常清楚,專家已經檢查過沒有異樣。所以,我才被別人懷疑上了。”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想要控制某個人不一定要用他身邊的人,可以藥物什么的。”益西嘎瑪說道。“你還記得達拉以前訓練的木尸殺手嗎?那就是一種被別人控制不能自主的人。”
  “可木尸殺手沒有理智,師兄是有的。”陳天明說道。
  “我那是舉例,并不是說跟那個一樣。”益西嘎瑪笑了笑,“天明,我跟你一起去京城,看看你師兄好嗎?我看能不能看出什么來?”
  陳天明遲疑了一下,“益西,可能你去不好,我這次去京城都不知道如何,我怕會連累你。”
  益西嘎瑪說道:“有什么好怕的,我又沒有犯法,他們是不敢對我如何。而且我還是西部的圣女,他們多少要顧忌一點。另外我不幫你找出原因,你不但救不了你的師兄,也會連累你。”
  陳天明明白益西嘎瑪要跟著去的原因,她是想為他解決這次的危難。“好,你跟我一起去!益西,謝謝你。”
  中午,把一切安排好的陳天明帶著益西嘎瑪來到京城,為了避嫌,陳天明只是與益西嘎瑪進到虎堂,他的手下在外面等著。許柏現陳天明來了,馬上跑出來。“天明,這位是?”許柏盯著益西嘎瑪。益西嘎瑪太漂亮了,漂亮到讓他覺得她不是俗世的人。
  “我是西部的圣女益西嘎瑪,我想過來看看鐘向亮是怎么回事?”益西嘎瑪自報家門,她要讓許柏知道她的身份。
  “你是西部圣女?”許柏愣了一下。許柏是知道益西嘎瑪,陳天明的別墅就是她布下的陣法,殺掉先生一百個高手。
  陳天明解釋著,“益西懷疑我師兄是被什么控制,她在醫術上很有造詣。”
  許柏點頭,“原來是這樣。天明,那我們先去看看鐘向亮,看看是怎么回事?還有跟鐘向亮一起抓回來的貝家人,在今天剛才全死了。”本來按照程序是要先查問陳天明一些事情,可許柏了解陳天明,覺得問幾天也是解決不了事情。不如讓益西嘎瑪看看鐘向亮是怎么回事,如果能查出鐘向亮的問題,一切都好辦了。現在鐘向亮一口咬著陳天明,這事情真叫人難辦。
  “那些貝家人是怎么死的?”益西嘎瑪問道。
  “好象是毒身亡,我們的專家還沒有過來檢測。”許柏說道。
  “我可以看看嗎?”益西嘎瑪說道。
  許柏說道:“可以,你們跟我來。”在許柏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一間拘留室,本來是抓住四個貝家人,可沒有想到今天中午還是好好的,下午全死了。
  益西嘎瑪走到那四個貝家人的尸體旁邊,小心地看了一會,然后說道:“他們所中的毒叫絕頂藍,毒性非常強,不過這種毒是有解藥的,作時間也不快,吃下后大概是一天左右才會毒身亡。”
  “怪不得當時這些貝家人個個像了瘋似的,原來他們都吃了絕頂藍。”許柏恍然大悟,一般人看到情況不對的時候,是不會還做無謂的犧牲,可鐘向亮他們卻一直在打拼,直至到他們被點住穴道沒有辦法反抗。
  “那我師兄會不會有也吃了這種毒藥,益西,你快幫我師兄看一下。”陳天明著急了,如果鐘向亮也吃了絕頂藍,那他可能就要毒身亡。
  許柏聽了也是慌張,鐘向亮是這次事情的最主要人物,如果他死了,陳天明就更難解脫。而且還有人會說虎堂也有關系,鐘向亮在這里就被毒死。于是,他們又馬上來到關押鐘向亮的地方。
  陳天明看到鐘向亮,現他躺在小床上沒有說什么。一聽到有人來了,他便立即起床。當鐘向亮看到陳天明后,他便高興地說道:“天明,你快救我出去,我雖然不能幫你完成任務,可我已經盡力了,你不能扔下我不理啊!”
  陳天明一聽臉馬上綠了,這叫什么事啊?什么不能幫我完成任務?就是憑這句話,國家就要逮捕自己。陳天明現在終于知道許柏他們是頂著多少壓力,鐘向亮簡直是在害自己,是推卸責任,按他所說,自己才是主謀,他是幫兇。“師兄,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不是你叫我做的嗎?天明,你不能這樣一走之了不管我啊?”鐘向亮看到益西嘎瑪也來了,他又對益西嘎瑪說道:“益西嘎瑪,你快叫天明救我,他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中期,要救我出去并不難的。”
  陳天明不想說了,他看到鐘向亮要撲向益西嘎瑪,急忙點住鐘向亮的穴道,然后把他放在床上。“益西,你快看一下師兄有沒有中毒?”陳天明焦急地說道。鐘向亮的武功一早被別人制住,要制服他很容易。
  益西嘎瑪點點頭走到鐘向亮的身邊,她搭上鐘向亮的脈門查看了一會,又看看他的眼睛嘴巴等地方才說道:“根據我的查看,鐘向亮并沒有中絕頂藍,至于其它的,我要再仔細看一下才行。”
  “好,你仔細看。”許柏聽鐘向亮沒有中絕頂藍,也是暗暗放心。
  益西嘎瑪從自己的背袋里拿出一些銀針,然后在鐘向亮的身上扎了起來。鐘向亮不但被陳天明制住動不了,而且還說不了話,他只是瞪著眼睛看著益西嘎瑪,好象非常憤怒似的。當益西嘎瑪把手中十幾根銀針全扎進鐘向亮的身體后,益西嘎瑪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把鐘向亮的穴道全解開。”
  “全解開?”陳天明和許柏都同時地愣了一下,如果把鐘向亮的穴道全解開,那他會不會搗亂?就算有陳天明在,鐘向亮逃不了,但他有可能會傷到益西嘎瑪或者把她劫持作為人質。
  “你們不用擔心,有我的銀針扎著,鐘向亮是動不了的,跟現在的狀況是一樣。”益西嘎瑪淺淺一笑。“如果你不解開他被封的穴道,我是查探不出他身有沒有別的毒。”
  陳天明說道:“那好,我解開師兄的穴道。”陳天明把鐘向亮的穴道解開了,同時,他也緊盯著鐘向亮,如果現鐘向亮可以動,他馬上再動手。可奇怪的是,當陳天明把鐘向亮的穴道解開后,鐘向亮是動不了,連說話也說不了。陳天明現在才知道益西嘎瑪對穴道掌握出神入化,根據他們的理解,益西嘎瑪扎著的那十幾個地方并不是什么重要穴道。可陳天明哪里知道,就是那十幾個不重要的穴道,一起扎著后,效果就不一樣了。就如十幾味不起眼的藥,一味味分開來吃是沒有什么問題,但如果一起吃的話,有可能就是毒藥了。
  益西嘎瑪現在的神情變得非常嚴肅,她的右手一直按在鐘向亮的左手上,然后閉上眼睛好象在探測什么似的。就這樣過了十幾分鐘,益西嘎瑪才睜開眼睛。她對陳天明說道:“天明,我探測過了,可以肯定地說,你師兄并沒有中毒,他不是受毒物所控制。”
  “沒有中毒?”陳天明愣了一下,“如果師兄不中毒,那是不是說明他沒有被什么東西控制,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心甘情愿去做的?”說到這里,陳天明看著鐘向亮。如果說鐘向亮是壞人,他絕對不會相信。當時還是鐘向亮教導自己應該為國家做事,如果不是他,自己還可能只是開著自己的小公司,并不會有現在的成就。
  “也不是這樣說,”益西嘎瑪搖搖頭,“要控制一個人,不單單是靠毒,而且還有其它東西的。例如說盅術,這種東西非常神奇,不過我對這個不在行,你可以請一些盅術高手來看看,看是不是被下了盅。像你師兄這種情況,有可能是被下了盅,要不然就是他不被別人控制。”
  “盅術?”陳天明的眼睛突然一亮。他想到以前馮蕓曾經被方翠玉用一種叫心盅的東西控制,馮蕓當時只聽方翠玉的,還想殺自己的。后來馮蕓喜歡上自己,不知道為什么不聽方翠玉所控制。這件事情,是后來方翠玉成了陳天明的女人后,陳天明問方翠玉的。方翠玉也承認她在馮蕓的身上下了心盅,但后來不知道為何解除了。
  “是的,有可能是被盅術所控制,你們可以找盅術高手來看看。”益西嘎瑪點點頭說道。“如果你師兄還不是被盅術所控制的話,我也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像鐘向亮這種情況,頭腦這么清醒和理智,只有這兩種可能。”
  陳天明說道:“益西,我們家的翠玉對盅術也有研究,好像聽她說也是一個高手,我讓她過來看看。”
  許柏高興地說道:“好啊,天明,你快點叫方翠玉過來。”
  陳天明拿出自己的手機給方翠玉打電話,他把這里的情況告訴她,然后讓她準備一下,到時安安保全公司的直升飛機會過去接她來虎堂。“二舅,翠玉要晚上才能過來了。”
  “好,天明,你現在先跟我去那邊協助調查一下。”許柏不好意思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