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7)      第1943章(08-07)      第1944章(08-07)     

流氓老師1908

陳天明待小紅睡著后,他便起床去衛生間洗了一個澡。洗完澡后,他感覺自己的真氣好象又增進一些,不由心里暗暗高興。這是慣例了,每當他破了一個處子之后,武功就會強上一些,特別是那些會武功的處子,效果更是明顯。
  于是,陳天明盤腳坐在地上練起香波功。身上那些強勁的真氣在他的身體內翻滾,如潮水般涌來涌去。他把香波功運了十八個周天后,便慢慢地睜開眼睛。這時的他覺得體內的飛劍似要情不自禁地奔出,他心里一動,自從上次飛劍奇怪地跟他融合在一起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可以是差不多練到人劍合一。但他又想專門使出來的時候,飛劍雖然出來,但還不能跟他真正地人劍合一。
  對于那天他人劍合一對付那三個反璞歸真的高手時,他就知道人劍合一的厲害。那種人和劍的交融,讓他感覺自己就是劍,劍就是自己,心意隨動,傷人無形。
  陳天明看了看四周,在房間里使飛劍是不合適的。他便從窗戶跳了出去,直接飛上樓頂。現在已經是晚上,別人沒有多大注意。到了樓頂,陳天明馬上使出飛劍,白光一出,他自己就跟著飛劍動了起來。他現在的武功又增進一些,而對飛劍的控制又是自如一些。
  隨著飛劍在空中的旋飛,陳天明的身體一變,跟著飛上空中與飛劍一起旋飛。不一會兒,飛劍射出強烈的白光,把陳天明也籠罩起來,就跟上次陳天明對付天真人他們一樣。陳天明感覺自己的頭腦不再想什么,他只是想著如何把九式劍招聯合起來貫通起來。
  如果別人看到此時情景的話,一定會暗暗吃驚,那一團強烈的光在樓頂上旋飛,幸好現在陳天明在樓頂,要不然一定會被人現。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后,白光慢慢地暗下來,直至到陳天明停下*身形,而飛劍也回到陳天明的體內。
  陳天明感覺自己的體內有股言不明的興奮,他現在完全可以使出飛劍達到人劍合一。如果下次他再遇到那三個反璞歸真初期的高手,雖然不能取勝,但他們要殺自己也是不那么容易,起碼可以支持到張彥青他們的增援。
  高興的陳天明又飛回到房間里,他看到甜睡的小紅,溫柔地親了她一下,便躺在身邊睡覺了。
  第二天,本來陳天明想送小紅回家,可小紅卻是紅著臉說明天再回了,她現在的身體還有點不適,怕被家人看出什么來。陳天明看著小紅走路一扭一扭的,知道昨天晚上他們玩得有點過了,而且小紅還是第一次,當然是會疼了。
  陳天明與小紅吃了早餐,便與她一起回別墅,明天再回家。小紅把那張沾著自己血跡的被單剪下來,小心翼翼地收好。回到別墅后,陳天明看到陣法啟動了,好象有一道人影在里面飛來飛去。
  陳天明奇怪地看著別墅內的保鏢,他們全對陳天明苦笑,好象自己也沒有辦法。當陳天明剛進陣法,那道人影就向陳天明撲過來,而且還向他攻擊。陳天明見對方使出這么凌厲的攻擊,馬上回手一擋就把對方的攻擊化解掉。
  “切,天明哥哥,你的武功越來越厲害了,我跟你不好玩。”一道嬌小的人影撲過來,那是鐘瑩。
  陳天明明白那些保鏢為什么苦著臉了,對著這個小魔女,不要說是他們,就算是自己也頭疼。“鐘瑩,你干嘛啊?你不用去上課嗎?”
  “天明哥哥,你是不是頭暈了,今天是星期六,你讓我去哪里上課啊?”鐘瑩來到陳天明的別墅后,整天無聊的要命,她只好拿這個陣法來玩玩。本來她是想出街玩玩,可陳天明不讓,說她父親都遇到襲擊,她更是不能出去。星期六、天在別墅里學習,像鐘瑩這種坐不住的人,當然是把她給憋壞了。
  “噢,原來今天是星期六。”陳天明哪里知道小紅為了讓自己的課不損失,故意選在星期五請假,這樣也可以瞞住陳天明。
  鐘瑩看到小紅走路一扭一拐的,不由奇怪地問道:“小紅姐,你怎么了?腳受傷了嗎?”鐘瑩哪里知道小紅是破瓜之痛,她還以為小紅的腳受傷了呢?
  小紅紅著臉說道:“不是,是,是受一點傷,不過沒有事,休息一下就行。”
  鐘瑩對陳天明說道:“天明哥,我很無聊啊,又沒有人陪我玩,爸爸只是說有空就過來看我。要不你陪我去逛街好不好?”
  “鐘瑩,你去學習!不要老顧著玩,如果你的成績不好,小心我打你的p股。”陳天明故意對鐘瑩兇著臉。鐘瑩現在是初二了,像她這么聰明的女孩,學習非常好。所以,她把自己的作業什么的做好后,就想著去玩了。
  “天明哥哥壞,老是想著打人家。”鐘瑩紅著臉轉身就跑了。
  陳天明看著跑掉的鐘瑩,心里不由一愣。好象一段時間不見,鐘瑩又比以前長高了很多。不過他不敢有什么齷齪的念頭,他陪小紅上樓。
  小紅回到房間后就又想睡覺,那里的痛讓她想多睡一會。陳天明只好一個人坐在睡廳里看電視,他給苗茵打電話,告訴她不要擔心,小紅過兩天就會回京城上課、工作,而且他也把小紅收了。苗茵聽到陳天明把事情辦妥后,也是高興地掛了電話。
  “天明哥哥,你陪我去玩嘛。”陳天明剛掛上電話,就聽到鐘瑩那嬌人綿纏的聲音。
  “鐘瑩,我沒有空,你乖乖在家,你可以打游戲上網什么的,你要去玩,明天再讓人陪你出去。”陳天明怕鐘瑩在家里太悶,固定隔一段時間,就讓保鏢們陪她出去。
  “切,那不好玩,后面跟著一大堆人,像什么領導去視察似的,街上的人看著我如看動物園的猩猩。”鐘瑩撇著嘴不高興。
  陳天明摸了摸鐘瑩的腦袋,“乖,聽話!現在敵人隱藏在暗處,我也是為你好。要不然你爸爸也不會把你送到我這里來。”
  “其實我想來你這里,在家里更無聊,爸爸媽媽現在越來越忙,他們根本沒有時間顧得上我,只是保姆在照顧我。反而你這里還有這么多姐姐陪我聊天什么的,還有小思琴陪我。”鐘瑩邊說邊坐在陳天明的大腿上。“天明哥哥,你就答應我嘛,最多你陪我去逛街回來,我讓你打p股就行了。”鐘瑩說完,小臉蛋紅撲撲的。
  “打,打你的p股?”陳天明蒙了,鐘瑩這是什么意思啊?“我無端端地打你的p股干什么?”
  “咦?你不是喜歡打人家的p股嗎?”鐘瑩奇怪地看著陳天明,就好象看動物園里的大猩猩一般。“我上次還聽到你在房間里打菲菲姐的p股,你不要以為我什么也不知道?”
  陳天明現在連要死的心也有了,雖然他們的房間都有隔音效果,但他忘記了鐘瑩的能耐。鐘瑩的武功非常高,如果她故意用內力聽房間里的動靜,也是可以聽到的。天啊,她怎么可以偷聽他們在房間里xxoo的事情呢?想到這里,陳天明更是心慌。鐘瑩是不跟他們住在同一層樓,可鐘瑩這個小調皮就是搗蛋,她一定是故意跑過來偷聽。
  “鐘瑩,你不要胡說,我不喜歡打人家的p股。”陳天明苦著臉,如果被別人知道他經常打莊菲菲的p股,那別人一定會說他是一個虐待狂。
  “天明哥哥,你騙誰也騙不了我,我可是親耳所聽,”鐘瑩不依地嘟著嘴。“如果你不帶我出去玩,我就告訴大家,看你是不是這樣的。”鐘瑩還氣得直扭著p股。
  陳天明咬緊牙關不敢出聲,鐘瑩好坐不坐,她偏偏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如果是她以前還有得說,可這兩年她也育成長,一些地方也長了起來,她的p股好像比以前更加柔軟有彈性,胸前的*也高了一些。天啊,鐘瑩你這不是害我嗎?“鐘瑩,你下來,不要坐在我的大腿上。”陳天明故意生氣地說道。
  “哼,我才不怕你,你如果不答應帶我出去玩,我就不下來,看你能把我怎么樣?”說完,鐘瑩又動了幾動p股,這次,她的p股剛好擦到陳天明的火槍。陳天明本來就有點矛盾加興奮,現在又被鐘瑩碰著槍,他心里更是著火。
  “你,你下來再!你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們怎么商量啊?”陳天明倒吸著冷氣,而且他現自己的小明好象要著火,它開始沖動了。不行,鐘瑩這么小,又是自己的師侄女,我不能有那樣齷齪的念頭。陳天明本來是想用手拔一下自己的小明,可鐘瑩坐著它,他哪里拔得了。雖然他不斷地告誡著自己不能想那種事情,可鐘瑩也算是十五歲初二的學生,身體的成長已經完全可以把陳天明點著火。另外,像鐘瑩這種小蘿莉,也是可以吸引男人。
  “不行,你先答應我,要不然我就不下來。”鐘瑩怕被陳天明推下來,她用雙手緊摟著他的脖子。
  陳天明無奈了,鐘瑩似是無意又似有意地在自己大腿上動著,這真的是會要了自己的命啊!“好,我答應你,你快下來。”陳天明咬著牙說道。
  “天明哥哥,你太好了。”鐘瑩高興地在陳天明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后下來坐在陳天明的旁邊。“你說我們一會去哪里好呢?是麥當勞還是肯德基呢?”
  陳天明聽著鐘瑩說那些垃圾食品,頭更大了,怎么她喜歡吃那種東西?不過他沒有辦法,只好答應下來。同時,他暗暗拔正他那不聽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