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89 背后

林國聽陳天明這樣一說飛快地拿起鐘向亮手中的小鐵圓球仔細地看了起來。“天啊這是那塊一元的硬幣。”說完他遞給小蘇。
  小蘇一看也驚訝了他忙走到鐘向亮的身邊說道“鐘大哥你快教我們武功我們要學。”張彥青和林國也在旁邊嚷著要學。
  “喂喂你們先吃飯好不好我都快餓死了。”大伯一邊咬著一個雞腿一邊大聲地說道。
  “是是先吃飯。”張彥青忙給鐘向亮拿了一張凳子小蘇忙撕了一個雞腿遞過去給鐘向亮林國給鐘向亮盛飯。
  “小亮那一個雞腿是我的。”大伯那些已經被鐘向亮咬著的雞腿心痛地說道。大伯和陳天明都呆了林國他們三個人現在把鐘向亮看成了大爺而大爺的師傅和他們的老大好像不大理睬了。
  “啊國你幫我拿一個盒飯給我外面的司機吃。”鐘向亮對林國說道。
  “好的我馬上就去。”林國如逢圣旨拿了一個盒飯馬上跑了出去。
  “喂你們三個小子一會吃完飯我幫你們打通經脈怎么樣?”大伯為了抬高自己的地位故意引誘著林國他們。
  “打通經脈?不了我們不要了。”林國他們一聽大伯要幫他們打通經脈忙拼命地撰著頭說道。他們一想到那天陳天明幫他們打通經脈就冷汗直流那種感覺他們可不想再嘗試。
  “你們不要?”大伯懷疑自己聽錯了這樣一等一的好事他們去哪里找啊?玄門里的晚輩求自己自己還不答應呢!
  “這么好的事情你們怎么不要啊?”鐘向亮也奇怪了他問林國。
  “好事?”林國和張彥青互相看了一眼不敢茍同。
  “是啊這是很多人想都想不到的。師傅肯幫你們打通經脈是你們的造化。”鐘向亮笑著說道。
  “很多人想都想不到?”林國他們還是搖了搖頭上次陳天明都幫他們打了但好像是一點用處都沒有。“不要了老大已經幫我們打過經脈了。”林國看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他幫你打過了?”大伯疑惑地看著陳天明他問陳天明“臭小子你會打通經脈?”他一臉的不相信。
  “我我會一點。”陳天明強裝笑容地說道。
  “你在哪里學的?”大伯問道。
  “這還要學嗎?你上次幫我打通經脈了我就看著學了一點。
  ”陳天明白了一眼大伯自己是那么笨的人嗎?
  大伯問林國他們那天陳天明是怎樣打的林國就把那天陳天明“高超”的打通經脈技術詳細地說了出來。
  “你啊你我怎么說你呢?你不會打就不要亂打你這樣會把他們打殘廢會走火入魔的你真是害人不淺啊!”大伯邊說邊把手中的雞骨頭往陳天明的身上扔過去。
  “什么?會把我們打殘廢會走火入魔?”張彥青一聽大驚大叫了起來。“怪不得原來老大不會還把我們打得那么慘。大伯老大還叫我們打磚頭啊!”
  “什么?亂來真的是亂來。陳天明我告訴你你以為別人都像你啊都可以練香波功。我老實告訴你你能練香波功是因為你身上的體格和別人不一樣。我是見你身上的體格可以練香波功才教你的。別人就算是練了香波功沒有你這樣的體格那也是沒有用的。他們還不如練別的武功懂嗎?”大伯大聲地罵著陳天明。
  “我我怎么知道啊?你又沒有告訴我。”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你以后自己小心一點自己管好自己不要自己不會就想當師傅你還沒有那個本事呢!”大伯終于找到一個奚落陳天明的機會當然是不會放棄的了。
  “我我喂大伯這能怪我嗎?你才教我兩三天就不見人影了我能學到這樣子算是不錯了。如果不是蔡東風在我背后暗暗偷襲我才不會被他放倒呢!”陳天明拍著自己的胸膛自信地說道。
  鐘向亮一聽“蔡東風”這個名字眼睛又是一亮他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把你是如何與蔡東風結怨的經過告訴我。”
  陳天明聽鐘向亮問他便從天星暗殺他到破壞他們的毒品交易然后到蔡東風害他的情形說了出來。
  “這么說來這些毒品真的是他在背后操縱的了。”鐘向亮想了想慢慢地說道。
  “小亮你認識那個蔡東風?”大伯聽鐘向亮這樣說不由地問道。
  “是的我們一直就在盯著他只不過他有后臺我們沒有證據不敢動他現在聽天明這樣說看來這些事情不但是蔡東風而且他背后還有他的師傅在支撐。”鐘向亮說道。
  “蔡東風用的毒藥和武功都是魔門的我知道了你是說這些交易跟魔門有關蔡東風只是魔門派出的一個棋字”大伯恍然大悟大力地拍了一下張彥青的大腿。
  “大伯你怎么不拍你的大腿啊?”張彥青捂著自己的大腿慘叫著。
  “笨啊你我拍我的大腿不疼嗎?當然是拍你的大腿了。”大伯沒好氣地白了張彥青一眼。
  “是我以前一直沒有發現蔡東風是哪個門派的只是覺得他可疑也沒有見他使過魔門的武功我也曾經派人探過他的底細但是他為人狡猾我的人探不出來。師傅看來魔門是想有大動靜了。”鐘向亮正色地對大伯說道。
  大伯的神情也嚴肅了起來“我現在都不大理江湖的事情也有十年沒有聽過魔門的消息了看來這魔門是不甘寂寞幾次的聚會他們都輸了看來這次他們又要來狠的了。”
  “師傅今年年底是不是剛好十年了我們三大門派又要聚會了。”鐘向亮問大伯一付非常期待的樣子。
  “對今年年底是十年的三門聚會上一次聚會你剛剛好閉關沒有去今年你可以去見識見識一下。”大伯笑著說道。對于眼前的這個徒弟他是放心的不知道自己玄門那群道貌岸然的師侄們教的徒弟是怎樣?有沒有鐘向亮強?
  “太好了師傅我今年是無論如何也要去見識一下就算不派我出去比賽但能在旁邊看看各派高手的比武也是不錯的。”鐘向亮高興地說道。
  “蔡東風能用上魔門的軟骨奪魂散和破氣指看來他的師傅在魔門的地位不低小亮你要注意啊蔡東風可能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遇上他師傅可能就有麻煩了。”大伯關心地對鐘向亮說道
  “那師傅你幫幫我啊”鐘向亮哀求著大伯。
  “我就不參加這些江湖的恩怨了過兩天我幫這臭小子調理一下身體順便教教他一些東西我就要走了。不過我幫不了你你可以找幫手嘛!”大伯說完用嘴撇了撇陳天明對鐘向亮暗示著。
  “我知道了謝謝師傅。”鐘向亮大喜他已經聽出大伯的意思了。陳天明的武功被廢只是暫時的大伯已經說可以恢復那問題應該是不大了。最主要的是陳天明學了玄門最高深的武功香波功他才學了不長時間大伯就說功力有自己的一半了自己可是學了二十年才有現在的功力。
  所以只要陳天明有人正確指導他的武功不用多長時間便能高出自己那就是自己一個很好的幫手了。想到這里鐘向亮心里有了一個念頭就是他的這一個念頭讓陳天明又開始了自己另一個人生。
  陳天明疑惑地看著大伯和鐘向亮好像覺得他們的神情有點怪怪的好像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大伯你和師兄說什么?”
  “說什么也不關你的事大人說話小孩不要插嘴。”大伯白了一眼陳天明。
  “大伯你吃飽了嗎?吃飽了我們開始!”林國他們在大伯面前媚笑著。
  “開始什么啊?”大伯故意板著臉說道。
  “當然是幫我們打通經脈了”林國高興地說道。聽老大說只要幫打通經脈就能力大無窮這太好了。
  “切你們不是說不要了嗎?”大伯故意吊著他們的胃口。
  “要要剛才那是小蘇說不要我沒有說你先幫我打。
  ”林國忙幫大伯捶著肩膀小心翼翼地說道。
  “我我說的?”小蘇指著自己的鼻子冤枉地說道。
  “好了你們不要在那推了時間也不多了我就幫你們這三個小子打通經脈一會還要幫那個臭的打呢!”大伯說完便站了起來對著林國他們三個人飛快地打了起來。
  不一會兒大伯就站在旁邊對林國他們說道“行了可以了。”
  “什么?就行了?”林國呆了這也太快了老大那次把他打得又疼時間又長。可是大伯打他只是感覺到打在身上并沒有多疼。
  “是的行了你們和那臭小子不一樣的他的身體特殊我打通經脈的時候幫他注入了一點功力你們只是打通而已。你們現在沒有感覺到什么但是你們以后練起功來就會感覺到事半功倍了。”大伯得意地說道他好像在看著自己的杰作似的。
  “是啊阿國你不要小看師傅的這一會的拍打這可是凝聚了師傅六十年的功力了。你們練功的時候就能感覺到你們的真氣運得很快比平時練的快一倍。”鐘向亮見林國他們不相信但笑著對他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