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7)      第1943章(01-27)      第1944章(01-27)     

流氓老師1902

一個月后,陳天明與龍月心在輝煌酒店的包間里開心地笑著。他們聯手對付三個家族一個月,終于取得了實質性的進展。現在汪家、孟家和曹家已經宣布破產,陳天明他們要開始收購他們的家產,另外,還包括貝家。
  “天明,想不到你這次非常狠,”龍月心看著陳天明說道。以前陳天明一直被別人打擊,這次沒有想到他還會打擊別人了。以前六大家族輝煌的鼎立,估計現在已經不復存在。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一犯我,我必不饒人。”陳天明咬著牙惡狠狠地說道。如果當時不是曹健良他們想動小紅,他也不會狠下這樣的心思找龍月心一起對付那三個家族。可沒有想到龍月心非常爽快地答應,這也讓他非常驚訝。畢竟借用龍月心的力量對付三個家族,是可以事半功倍。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有龍月心他們的幫助,那些原來幫助三個家族的官員根本不敢出面,在商戰中,那三個家族哪可能是他們麗人集團公司的對手,歐哲祥負責打擊股市,張麗玲她們搶三個家族的生意,而宋顯耀破壞他們的電腦*作,就這樣幾管齊下的打擊,那三個家族想不完也不行。
  不過,現在陳天明也知道龍月心當時為什么那么好心幫自己了,原來她也想瓜分這四個家族的產業。現在他們在這里會合,就是開的瓜分大會。
  “聽說這次你是因為小紅才動的手?”龍月心的眼里有點幽怨。陳天明的逆鱗就是他的女人,如果誰惹到他的女人,他一定不會放過那些人。這次曹健良他們敢打小紅的主意,也是死到臨頭了。能當上陳天明的女人是幸福的,但也是悲哀的,姐妹太多了。
  “是的,”陳天明不好意思地點點頭,他也不想瞞龍月心,反正這些事情有心人一問就可以知道。“不過這三個家族跟先生有關,繼續讓他們興風作浪的話,也是一個禍害,到時還會害了我們。”
  “哼,你這是假公濟私!”龍月心沒好氣地瞪了陳天明一眼。其實陳天明說得也有道理,要不然她也不會利用國家的關系幫他。由于出現貝家的事情,造成國家很大的損失。所以,龍定指示龍月心可以幫一下陳天明,條件就是到時大家瓜分一下。
  陳天明摸著腦袋,“呵呵,誰叫他敢動小紅,要不然我也不會這么狠。我這是公私兼顧。,這次你們想怎么樣?”
  龍月心突然沒有說話了,她是覺得有點難以開口。陳天明現在的產業大到國家很難控制,如果再讓陳天明的產業繼續擴大,國家根本沒有辦法控制陳天明。這是龍定所不想的。當某人的力量和錢財比國家還要強大的時候,那國家就很難自主。像西方的一些國家也是如此,國家總統并沒有最大權力,而是那些幕后的財團,他們才真正控制國家。“我,我想我們多分一點。”龍月心不好意思地說道。
  “這個沒有問題,”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但你要說出一個具體的方案。”
  “天明,可能這次我們要的很多。”龍月心咬咬牙嚴肅地說道。“我們國家要把貝、孟、汪、曹四家收購回去,再合理利用。雖然表面是個人私有,但全是國家的財產。不過,我們會把這四個集團公司里分給你一些股份。”說到這里,龍月心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這種過河拆橋的做法是讓人不齒的,本來龍月心自己是不想過來跟陳天明談,她想讓龍定另派別人。但龍定不肯,他覺得還是龍月心跟陳天明談最好。
  “這樣啊!”陳天明托著下巴沒有表態,他好像要思考。
  龍月心說道:“雖然我們這個做法不好,但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希望你也能理解我們國家,自從被先生在幕后搞鬼,國家一些國家資產暗暗地流失。而且如果你的資產太過強大,國家也是不允許。這次就當我們欠你的,我們國家也需要一些資金補充國庫。”
  過了一會,陳天明才說道:“月心,竟然你親自跟我說,我無論如何也會答應你。不就是錢嘛,這樣,這四個家族我不要了,你們全拿去,而且我也不要什么股份。”
  “天明,這怎么行呢?這樣對你很不公平。”龍月心脫口而出,本來想著給陳天明一些股份,他都是非常虧,可陳天明居然什么也不要,那他不是更虧了嗎?
  陳天明擺擺手,“難得為國家做一回事,就當我是為國家貢獻!這次為了對付那三個家族,你們也出了不少力。老實說,打擊那三個家族的時候,我們在股市上也賺了不少錢,我們不但不虧還賺了不少。”
  “天明,謝謝你。”龍月心知道陳天明雖然這樣說,但放棄那三個家族的產業,還是陳天明虧了不少。這一個月,他們麗人集團公司基本上把手頭上的事情全放下來,專門打擊那三個家族,人家賺也是應該的。她把手放在陳天明的手背上,心里的感激無法表達。
  “大家不是知己嘛,客氣什么?”陳天明反手一抓,握著龍月心柔軟的小手。那細膩潔白的小手一觸如碰到軟玉一般,非常舒服。
  “貧嘴!”龍月心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當她現陳天明抓著自己的小手,她的小臉紅了。“流氓,你放開我的手。”
  陳天明涎著臉說道:“沒事,我就握一下嘛!反正我都虧了這么多,不握一下你的手,怎么可以賺回一點呢!”
  “哼,你就是那么討厭,快放開我的手。”龍月心感覺到陳天明大手傳來的熱量,她感覺自己好象有點慌亂。
  陳天明無言了,女人就是蠻不講理啊!明明是她先握著自己的手,但她卻埋怨起自己來。唉,只能是她握著自己的手,自己不能握她的手,這真是叫只準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月心,你想吃什么?我請你。”陳天明當然是不會放手,他故意把話題轉移。
  “不了,今天我是占了大便宜,我如果不請你吃飯的話,我自己也說不過去。”龍月心搖搖頭說道。
  “對啊,你可是占了我大便宜,我現在占你一些小便宜也是應該的。”陳天明繼續摸著龍月心的小手。
  “流氓,你放開我的手,要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了。”被陳天明這一說,龍月心又記起自己的小手被陳天明抓著。
  陳天明故意說道:“切,你敢對我怎么樣啊?你有本事就對我不客氣啊?”陳天明巴不得龍月心現在就向自己撲過來,這樣自己就有機會占她的便宜。這是陳天明的經驗之談,只有龍月心要跟自己打鬧,自己才可以隨手占點便宜,這叫順手牽羊。
  果然,龍月心一聽陳天明這樣說,氣得大叫一聲,然后就向陳天明撲過去。陳天明馬上放開她的小手,龍月心站勢不住就向陳天明倒過來。陳天明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在龍月心倒過來的時候,他一邊叫著一邊拉著龍月心,“月心,你不能打我啊!救命啊!有人想謀殺親夫!”
  龍月心被陳天明一拉,她就直往陳天明的懷里撲去。“啵,”,龍月心在陳天明的臉上親了一下。陳天明在心里暗暗高興,嘿嘿嘿,這樣自己更是師出有名。“天啊,月心,你怎么可以又親我呢?”說完,他一把摟過龍月心,一股處子的幽香往他的鼻里鉆。
  “天明,你放開我。”龍月心驚呼著。她沒有想到陳天明居然會摟著自己,而且還讓自己坐在他的大腿上。這,這怎么行呢?自己不能跟他這樣的。
  “呵呵,誰叫你剛才親我啊?”陳天明只覺一股熱血沖上大腦,龍月心的臀部很有彈性,她坐在他的大腿上,那種柔軟讓他馬上沖動起來。要命的是,他的小明好象正好頂在人家的那個溝溝上。
  被陳天明這樣摟著,龍月心心亂如麻,特別是她聞到陳天明身上那強烈的男人氣味,更是有點暈沉沉的感覺。她現自己越來越對陳天明有好感,特別是剛才他寧愿什么也不要,把四個家族交給國家,這種胸襟不是誰都有的。陳天明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哪個女人不喜歡他呢?我,我是不是也非常喜歡他啊?龍月心問著自己。
  陳天明感覺到龍月心臀部的柔軟,他也輕輕地動了起來。他想著龍月心這個美女居然可以被自己摟著,而且還這樣曖昧,他哪里受得了?摟著她的手也加了一點力,不讓她逃走。
  “嗯,不,不要,”龍月心也感覺到自己臀部下的強悍,她知道那是什么,陳天明怎么能這樣流氓呢?他怎么能用那里頂著自己呢?這樣跟自己做那種事情有什么區別呢?想是這樣想,但她覺得自己渾身又麻又癢,好象渾身不舒服,又好象有種什么期待?我怎么會這樣呢?我是不是燒了?龍月心問著自己。
  “月心,我好喜歡你,你跟了我,好不好?”陳天明柔情萬丈地說道。他摟著她柔軟的身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一把扳過龍月心的身體,接著吻上她那紅艷的小嘴。
  “唔,”龍月心還想說什么,可她根本說不出來。陳天明的嘴已經堵著她的嘴,吻得她意亂情迷,小心臟跳得如小鹿一般。而且要命的是,陳天明的手很習慣性地撫上她胸前的豐滿。被他用力一捏,她整個人都軟在他的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