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901

陳天明接到張彥青的電話后,便焦急地把手頭上的事情處理完,然后馬不停蹄地趕到醫院。但沒有想到,當他趕到醫院時,卻聽到了小紅跟湯家義這對話。現在的陳天明感覺自己的心如被刀割掉似的,他好象要站不穩了。
  在來的路上,陳天明已經問清事情的起因,湯家義為了救小紅而受傷,看來小紅是非常感激他。罷了,小紅跟湯家義是很好的一對,自己沒有必要滲和進去。以前自己不是想著讓小紅找自己喜歡的男孩嗎?現在正是如此。
  想到這里,陳天明默默地轉身離去,小紅的臉對著病床,并沒有看到陳天明來了。陳天明走出去的時候,小五馬上跟上來。“老大,你看到小紅了嗎?”小五小聲地問道。
  “我看到了,小五,你不要告訴小紅我來過,你們要跟緊一點小紅,不要讓她再出事了。”陳天明說道。“一會任候濤會過來查一下是怎么回事,你們配合一下。”說完,陳天明飄然而去。
  小五聽到陳天明說不要讓小紅知道他來過,不由有點詫異,可陳天明居然這樣交待,他也沒有辦法。果然在陳天明離開沒有多久,任候濤帶著虎堂的人過來了。任候濤問了小五一些情況后,便進到病房里面。
  “小紅,你們有沒有得罪什么人?”任候濤問小紅。經過他們的勘查,那些人是殺手,并不是先生組織的人。這些殺手都是在國際刑警里掛上號的,不但在z國作案,也在其它國家作案。現在他們全部伏法,也算是為民除害。所以,任候濤這樣問小紅。根據現場來看,殺手是伏擊小紅,而湯家義是后來才過去幫忙。小英的家人全被殺死在家中,可見這些殺手是多么狠毒。從這里看出,這殺手組織里還有人,任候濤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得罪,我沒有得罪什么人啊!”小紅搖搖頭說道。她一向不跟別人爭什么,她哪里想到是因為上次的飯堂事件,那只是一件小事情。而且那兩個男學生也是請人抓小紅而已,他們還沒有厲害到殺人。這里都是曹健良在從中作梗,他們又怎么知道呢?
  “上次在飯堂有兩個男學生想調戲小紅,被我趕走,不過可能不會是他們。”湯家義突然想到飯堂那件事情。
  任候濤皺了一下眉頭,“有這樣的事,那好,我們會調查一下。小紅,你不要害怕,沒有事的,小五他們會一直保護你。”
  “嗯,謝謝候濤哥,”小紅感激地說道。
  湯家義看到任候濤走后,他小聲地問小紅,“小紅,剛才我聽那個人說他是虎堂的,你認識他啊?”
  “認識,”小紅點點頭。
  湯家義心里暗暗驚訝,小紅到底是什么人啊?開始他還以為小紅最多是有點聰明在研究所里工作而已,可沒有想到她連虎堂的人都認識。
  “湯家義,你放心在這里養傷!我會付你們的藥費。另外你們家死去的那三個人,我對他們非常抱歉。為了表示我的抱歉,我給他們每人家屬一百萬,你到時幫我給他們的家屬。”小紅悲痛地說道。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湯家義的人也不會死。
  “三百萬?”湯家義心里又驚訝了,小紅怎么這么有錢?好像在她的眼里,那三百萬就像三百塊一樣。其實湯家義哪里知道,當時陳天明給小紅一億,只是因為小紅不大花錢,也不管那張卡而已。
  “恩,我知道錢不能代表什么,但我真想表達一下我自己的心意。”小紅點點頭說道。她知道湯家義家里有錢,會賠償給那些保鏢,但這是她自己的心意。由于湯家義救小紅,小紅對湯家義的態度也和藹很多,他們有說有笑地聊著。后來特護給湯家義帶來一些白粥,小紅才想起自己還沒有吃飯。于是,她也出去吃飯了。
  小五看著小紅出來,眼里有點閃爍。他想告訴小紅老大剛才來過,但老大剛才又嚴禁他說。“小紅,飯都涼了,我再給你去打!”
  “不用了,沒事的,現在天氣熱,這飯還可以吃。”小紅搖搖頭。
  “你還去上課嗎?”小五小心翼翼地問道。小五有點明白陳天明為什么要走,他看到小紅跟湯家義在里面說話,可能誤會什么。
  小紅擺擺手說道:“不去了,我留在這里陪陪湯家義,他為我而受傷,我不陪一下他心里過意不去。”說完,小紅看著醫院過道,她想看一下陳天明有沒有過來看她。她知道在自己出事的時候,一定有人通知老師,可老師為什么還沒有來呢?難道他不在京城?或者他不想見自己?“老師現在京城的工作很忙嗎?”小紅故意問小五。
  “是啊,老大現在很忙。”小五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只有說陳天明忙才可以解釋得清楚。
  小紅聽到陳天明在京城,但沒有來看自己,她心里更是傷痛。她黯然地坐在長椅上,拿著飯盒慢慢地吃了起來。小五在旁邊看著,心里也不是滋味。
  第二天,在小紅的指認下,任候濤他們抓到了那兩個男生。那兩個男生聽說他們請來的殺手殺了幾個人,而且連小英和她的家人都殺了,心里不由暗暗吃驚。他們沒有想到那些殺手這么狠,幸好他們也只是單線聯系,并沒有什么證據是他們叫的殺手。
  于是,這兩個男生馬上否認這件事情與自己有關。由于沒有證據,任候濤也是拿他們沒有辦法。這些人是學生,在沒有證據之下,他也不可能把他們抓回到虎堂里用特別的方法審訊。不過,這兩個男生的兩家都是被虎堂給盯上,只要抓住他們家里或者他們有什么違法的事情就容易對付了。
  在調查中,任候濤現這兩個男學生家里開的礦場不但違法開采,還有打死民工的事。所以,他們馬上把這兩個男生的家長給控制起來。那兩個家長想也沒有想到,他們是被自己的兒子連累。
  當這兩個男生家里出事后,他們也沒有經濟來源,也在外面跟一些混混偷雞摸狗過日子。開始他們想投靠曹健良他們,可自從殺手的事情暴*后,曹健良馬上跟他們保持距離。于是,任候濤在這兩個男生偷東西的時候抓住他們,一審訊,這兩個男生什么都招了。他們招出自己請人抓小紅,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殺手們會殺人,等待這他們的將是監獄。不過,這兩個男生也招出提供殺手的是曹健良,雖然沒有證據證明,但也讓任候濤有一個頭緒。
  曹健良是先生那邊的人,他當然是幫助一切對陳天明身邊人有仇恨的人,這事情也就明朗多了。陳天明聽到這件事情跟曹健良有關后,他心里更氣。竟然汪、曹、孟三個家族要跟他有仇,那他就跟他們開戰!
  當然,陳天明開戰的不是戰爭,而是商戰。現在陳天明擁有的產業完全可以對付汪、曹、孟三家,特別是上段時間他們被虎堂*擾后,生意更是一落千丈。當有消息傳出麗人集團要對付這三個家族后,那些跟這三個家族有生意來往的商人馬上掉頭就跑。
  麗人集團是什么集團啊?不但資金雄厚,而且后臺非常硬,人家可是要人有人,要錢有錢啊!如果他們跟這三個家族有關系的話,到時人家可能連他們也一起打。所以,本來生意就不怎么樣的三個家族更苦了。
  雖然先生也暗地里用一些關系給這三個家族撐腰,但是,陳天明也以彼人之道還治彼人之身。他請來他的知己龍月心,在她微微暗示之下,那些太子什么的馬上明白什么是對什么是錯,也是紛紛出手。原來維護三個家族的關系更是害怕得馬上抽身就逃,他們還怕跟那三個家族扯不清關系呢!哪敢幫三個家族呢?
  一時間,三個家族苦得不能再苦,股東紛紛要求要撤掉家主,要不然他們就撤資。孟義、曹健良和汪俊巖頭疼了,他們沒有想到陳天明會用商戰來對付他們。正所謂商場如戰場,人家要在商場上對付他們,他們能有什么辦法呢?就是連先生也是頭疼。
  先生以為那三個家族還可以支撐一點時間,但陳天明攻擊得太快太猛,讓他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而且先生現在也沒有多余的資金幫助那三個家族,等待那三個家族的只有破產了。現在最要命的是銀行來追債,這些銀行也學聰明了,上次貝家出事,跟貝家有聯系的銀行領導全下馬,都蹲在監獄里干苦力了。
  如果這三個家族還破產他們銀行沒有收回大部分資金的話,他們一樣是隨著前面的銀行領導一起在監獄里聚會了。所以,這些銀行領導派人二十四小時看著孟義、曹健良和汪俊巖,以防他們逃走,另外時時刻刻地追他們還錢。
  孟義看著這些以前像龜孫子的銀行工作人員,現在如大爺一般拽,他氣得要死。但他又有什么辦法呢?陳天明的集團公司整天在打擊著他們,不但搶他們的生意,而且還在股市上打擊他們。另外莊家和史家也跟陳天明狼狽為*,他們也是摻了一腳進來,現在更是雪上加霜啊!
  最要命的是,以前的那些關系和職能部門全過來查他們的帳什么的,這讓他們快要崩潰了。先生介紹的那些關系連p也不敢放一個,聽說上頭下命,誰求情幫忙的話,一律嚴查到底。現在他們這三個家族,唯一之路只有宣布破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