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891

“反正我不管,我家的小月要當大,其它的想當什么就當什么。”許勝利的嗓子本來就粗,這么一大聲叫著把孔浩旗給嚇了一大跳。
  “許大粗,有理不在聲高,你不要以為你大聲就行了。”孔浩旗也生氣了,雖然許勝利還沒有對自己拔過槍,但他這樣的態度也是不行。
  許勝利板著臉說道:“孔總理,這些事情我們不要管了,讓他們那些年輕人去商量決定,至于怎么爭還是看她們的,誰爭到就讓誰做!”嘿嘿,孔佩嫻只是一個文弱女子,哪爭得過自己的小月呢?
  孔浩旗一聽哪肯同意呢?讓她們爭?佩嫻哪打得過楊桂月?“老許,這個不用爭什么,我們商量決定就行了,對于這些結婚的事情,還是我們熟悉一些。”
  “哼,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你想用自己的官職來壓人,好讓陳天明娶了你家的女兒。孔總理,我告訴你,這個萬萬不行,結婚這個東西,是不能用官職來衡量,而且我家的小月認識陳天明的時候,你家佩嫻還不知道在哪里呢?”許勝利生氣地說道。
  “許大粗,你是不是不講理啊?我找陳天明談,他說娶誰就娶誰。”孔浩旗也生氣地說道。自己堂堂一個總理,還不能指揮陳天明嗎?
  “你找陳天明談?我看你是去嚇陳天明才差不多。”許勝利火了,他以前的軍隊作風也馬上出來。“孔浩旗,我告訴你,反正我家小月就要當正室,如果陳天明敢娶別的女人,我就跟誰急。”許勝利邊說邊摸了摸自己的腰側想拔槍,可他卻是摸不到槍。他想起來了,剛才進來的時候,他把槍給外面的警衛員了。
  孔浩旗說道:“許大粗,你是不是想造反啊?動不動就拔槍,我看你是不想當這個司令了。”
  “我能不能當這個司令不是你決定的,是龍主席。”許勝利牛*地說道。決定他能不能當司令,是軍委主席而不是國家總理。
  “許,許勝利,你太放肆了。”孔浩旗拍著桌子站起來。
  “我就是放肆怎么樣?我還以為你有那么好心請我喝酒,原來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許勝利見孔浩旗都拍桌子,他哪能不拍桌子呢?
  這時,龍定走了進來。他一看到孔浩旗和許勝利這樣,急忙叫道:“老孔,老許,你們倆人在干什么?”
  “主席,你來得正好,孔總理以權欺負人。”許勝利把剛才他們談話的內容告訴龍定,“陳天明想娶誰,讓他自己決定,怎么可能是我們跟他們談呢?”許勝利在心里想著,自己跟陳天明這么熟,一定可以說服他的。
  “唉,這些是年青人的事情,你們不應該cha手的,老孔啊,你也太急了一些。”龍定一早知道孔佩嫻喜歡陳天明,可沒有想到孔浩旗會跟許勝利鬧這些事情。“你們也算是國家重要人物,你們吵鬧算什么呢?”
  “唉,老龍,我天天看著佩嫻鬧心,我心里就不舒服。”孔浩旗說道。“他們也不小了,幫他們定下來也是好。”
  許勝利說道:“要定也是讓陳天明來定,你可不能在旁邊威*什么的。”
  “我沒有威*他。”孔浩旗說道。
  “那好,你現在就給陳天明打電話,讓他來自己定!”許勝利想著孔浩旗會趁自己不在身邊的時候再叫陳天明過來,不如現在直接叫陳天明過來說清楚,以免到時孔浩旗在后面使絆子。
  “這,這個……”孔浩旗有點為難了,如果有許勝利他們在身邊,自己怎么可以跟陳天明“交心”呢?
  許勝利瞇著眼睛說道:“怎么了,是不是不敢了?”
  “我怎么會不敢呢?”孔浩旗搖著頭。“我,我是怕陳天明不在京城。”
  “那你不用怕,陳天明在京城的,我現在給他打電話。”許勝利拿出手機給陳天明打電話。
  陳天明接到許勝利的電話,說來中南海孔浩旗的家,他有點奇怪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難道是急事。于是,他急匆匆地來到孔浩旗的家。當他看到龍定、孔浩旗和許勝利都在的時候,心里更是猛地一跳,一定是有什么非常再加非常重要的事情。
  “天明,你來了,坐!”龍定看到陳天明來了,指著前面的沙說道。
  “好的,三位長,有什么急事嗎?”陳天明并沒有坐,只是緊張地看著龍定他們。
  “臭小子,沒有什么急事,我們找你來,是想聽聽你到底要娶誰?”許勝利生氣地說道。“你有這么多女人,有什么決定了嗎?是不是小月啊?”許勝利拼命地向陳天明眨著眼睛。
  孔浩旗哪里看不出許勝利的陰謀呢?“許大粗,你不要這樣說,天明,你是不是想娶我們家的佩嫻啊?是的話就不用怕,我為你撐腰。”
  陳天明現在終于聽明白了,人家這是*宮啊!咦,孔浩旗說孔佩嫻,孔佩嫻關我什么事?我為什么要娶她啊?我又不喜歡她,她又不是我的女人。“各位長,這些是我的私事,以后再!而且我跟孔老師沒有其它特別的關系,孔總理不要誤會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噢?臭小子,你跟佩嫻沒有關系啊?哈哈哈,這樣好。”許勝利高興地拍著大腿。“孔總理,你聽到天明說了沒有,他跟你家的女兒沒有關系,你就不要*他了,他是娶我女兒的。”
  “你現在跟佩嫻沒有關系,并不代表以后啊!”孔浩旗沒有想到陳天明說得這么直接,“天明,我只有這個女兒,只要你好好待她就行。”由于有龍定和許勝利在身邊,孔浩旗不好意思說得太白。
  “還什么以后,天明,你,你想娶誰?”許勝利大聲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各位長,我現在不考慮個人的事情,你們就不要問我這個了。如果沒有什么事,我走了。”陳天明哪敢還在這里啊,早知道他們找自己是這個事情,他一定借故不過來。
  “天明,你經常跟月心、佩嫻和小月在一起,你怎么也得交待一下清楚?佩嫻跟我說過,她是很喜歡你的。”孔浩旗決定把事情攤牌。如果不是龍定也過來,許勝利硬是要把陳天明叫來,他是想單獨跟陳天明談的。而且他也把龍月心給扯過來,反正陳天明也跟龍月心在一起,讓龍定他們也揪心一下。
  “月心?”許勝利皺起了眉頭。如果是龍月心滲和的話,那小月可能爭不過她啊!她從小就是聰明無比,而且武功又高,她如果要當正室的話,小月就不要奢望了。
  龍定也是兩眼馬上出精光,“什么?月心?天明,你跟月心……”
  陳天明感覺到氣氛馬上變了,特別是龍定,好象如果自己跟龍月心有什么曖昧的話,他要把自己活吞。“龍主席,你不要誤會,我跟龍小姐沒有什么關系的,我們之間只是合作關系。”陳天明對龍定說道。
  “噢,原來是這樣啊!”龍定的臉色馬上緩了過來,“天明,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你的那些私事我們是不方便管,你處理好!老孔,老許,我們沒有必要*他的,他自己能處理,只要不弄出事情來就行。”反正只要自己的孫女不滲和進去,一切都好說。
  孔浩旗和許勝利沒好氣地看了龍定一眼,他龍定站著說話不腰疼。不過,他們也是暗暗慶幸,只要龍月心不滲和在一起,一切還可以掌握。
  “那好,我先走了。”陳天明飛快地往外面跑去,如果不是不方便用輕功,他可能現在已經飛出南中海了。
  龍定看到陳天明走后,他對孔浩旗和許勝利說道:“你們倆個人啊,年紀都不小了,有必要為兒女*心這個嗎?他們的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心去!如果是月心的話,我一定不會管她的。”反正月心跟陳天明沒有特殊的關系,龍定也大膽地說這樣的話。如果讓他知道陳天明曾經跟龍月心有過曖昧的話,估計他是要把陳天明給生割活剮。
  “唉,到時再!”孔浩旗和許勝利不約而同地嘆了一口氣。從剛才陳天明的態度來看,他還是不想說這些事情。許勝利心里了是高興,陳天明說跟孔佩嫻沒有關系,那說明孔佩嫻就不是小月的競爭對手了。孔浩旗的老臉也是白一塊青一塊,陳天明果然是不喜歡佩嫻,還是叫她死了這心。其實跟著陳天明有什么好,這么多女人在那里滲和,煩都煩死了。
  龍定與許勝利告辭離開了孔家。“老許,我們走走!”龍定對許勝利說道。他們倆人在湖邊慢慢地走著,而一些警衛員和保鏢在遠處放哨。“現在各大軍區里可能有點不大穩定,”龍定一邊看著前面的湖水,一邊小聲地說道。
  “不會?”許勝利有點不相信。“我們軍區好象沒有什么啊!主席,你是不是聽到什么消息了?”
  “聽是沒有聽到,只不過感覺不一樣。先生這段時間一直沒有動靜,從棋局的走法來看,他可能是走軍區這條線了。”龍定只見湖水在微風吹拂下,微微地蕩起波浪。無風不起浪啊!
  許勝利馬上醒悟過來,“主席,你的意思是說先生可能奪軍權?”這可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得軍權就是得天下。“我向主席保證,我們第一軍區絕對不會被別人利用,一定一直服從你和黨的指揮。”
  “我是要找你們各大軍區的司令聊聊,小心駛得萬年船,千萬不能讓別人利用我們的槍桿子。老許,我是相信你的,但你也要看好自己的人。”龍定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