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889 反璞歸真中期

鐘向亮和小夏只覺兩眼一黑,他們便倒了下去。老人見他們倒下去,也站起身子自言自語地說道:“唉,只是這些小角色,都不好玩,如果碰上一個反璞歸真的玩玩,那該多好。”
  這時,從那邊的暗處飛出一個男人,他來到老人的面前恭敬地說道:“和老,你太厲害了,只是用一招就把他們倆人給制住。
  老人正是和真人,“呵呵,這只是小事一樁,大,我們找個地方,我好控制那個鐘向亮。”
  大點點頭,他把鐘向亮和小夏抱上車,然后請和真人坐上副駕駛座,他開著車走了。車子到了外面的郊區,大把車開到一個空地上。然后他再把鐘向亮抱了出來,放在地上。
  “行了,你放他在那里,剩下的我來做。”和真人走下車,然后來到鐘向亮的身邊。只見他把手一伸,一道金光從他的體內飄了出來,然后慢慢地飄在他的手掌上。雖然有金光籠罩,但旁邊的大可以看到金光里面有一條蠕動的小蟲。
  “這就是金盅嗎?”大小聲地問道。這東西好奇怪,只是這么小,就可以用它來控制鐘向亮?
  “是的,這就是金盅,”和真人的眼里盡是不舍,他花費了多年才培育出這個金盅,只要他把金盅放到那個人的身上,那人以后就只會聽他的話,而且還不會讓那人忘記以前的事情。總的來說,就是被控制的人心態變一下,只受他的控制,其它的沒有變。而且被他控制后,就算有施盅高手想解救鐘向亮也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他解救。
  和真人蹲了下來,然后口中念著什么。過了一會,他把手掌慢慢地放在鐘向亮的頭頂,手掌一反,那道金光就向鐘向亮的腦袋沒去。只見金光籠罩著鐘向亮的腦袋,慢慢地,金光消失在鐘向亮的腦袋上。
  把這一切搞完后,和真人緩緩地站了起來。..“大,我已經完成了,你現在可以拍開鐘向亮的穴道,他完全聽我們的了。”和真人好象剛才也用了不少的真氣,感覺他有點累。其實金盅是要盅主施用真氣才可以催動,所以和真人也是消耗一些內力。
  “可以了?”大有點不敢相信,這種盅術就是神奇,只用動一下就可以把那個人給控制住了。雖然大還有點懷疑,但他還是聽和真人的話。就算不成功,有和真人在,鐘向亮還能跑得了哪里去呢?于是,大伸手把鐘向亮的穴道給解了。
  鐘向亮睜開眼睛,有點茫然地看著和真人和大。和真人嘴皮動了幾下,鐘向亮的眼睛就亮了起來。“主人,”鐘向亮對和真人說道。
  “鐘向亮,以后旁邊這個人叫你干什么,你叫干什么,知道嗎?”和真人笑著說道。金盅果然是厲害,在他念動盅語后,鐘向亮馬上感應到自己是他的主人。不過可惜的是這金盅只能用一次,被施用之人除非死掉,否則他一輩子都會乖乖聽自己的話。無形中,和真人就多了一個忠實的手下。
  “是,我知道了。”鐘向亮看了大一眼,然后再點點頭。
  大高興地說道:“鐘向亮,你一會回去國安后,就跟以前一樣,另外,你旁邊的徒弟小夏不適合跟你在一起,我一會殺了他之后,我會再給你安排一個手下跟著你,這樣方便你行事。
  “是,“鐘向亮又點點頭。在他現在的心里,他只有服從命令,其它的什么也不在乎。
  “一會你回去,就說遇到敵人的襲擊,小夏被殺,這個你應該懂得應變?”大問道。以后有鐘向亮的幫助,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知道如何做,你放心。”鐘向亮聽到和真人讓他聽大的,他也是聽大的吩咐。
  大安排完一切后,便走到小夏的身邊,一掌擊中小夏的胸膛。“和老,我們走,剩下的讓鐘向亮處理。”大對和真人說道。
  和真人點點頭,與大施展輕功離開這里。而他們的車也在不遠的地方等著,當他們倆人坐上車后,小車快地消失在夜幕中。
  鐘向亮看到和真人他們走后,便拿出自己的手機打著電話,“快派人過來,我和小夏現敵情,可沒有想到遇到襲擊,小夏被殺了。”沒有過多久,幾輛小車來到鐘向亮所在的郊區,鐘向亮把一早設計好的情節告訴國安的人。
  __
  當大回到京城向先生匯報的時候,先生高興了。因為在大回到京城時,也收到鐘向亮提供的消息。自從他們組織一而再三地出事后,要想得到陳天明的情況和c省的情況更難了。特別是陳天明的別墅,先生基本是什么也不知情。
  可現在鐘向亮向他們匯報的情況非常重要,他們不但知道陳天明別墅里有多少高手,還知道里面有個九九**陣,是西部圣女益西嘎瑪布下的,益西嘎瑪也是陳天明的女人。聽到這里,先生不由暗暗嘆氣,這個陳天明的運氣怎么那么好,連西部的圣女都給泡上了。怪不得他跟西部的關系那么密切,原來是如此。
  可惜的是鐘向亮不知道九九**陣的走法,不過這并不是很重要,鐘向亮在玄門的地位很高,還是陳天明的師兄,只要他想打聽的話,一定可以打聽得到那陣法的走法。不過,有一個前提就是,千萬不能讓鐘向亮給暴*出來,反正先生現在也不急著抓住陳天明的女人,他有三個反璞歸真的高手,還是與鐘向亮設計圈套把陳天明殺了更好。
  另外,鐘向亮還把玄門的情況,陳天明所有的人手和分布全說了出來,這也讓先生暗暗高興。以前覺得陳天明非常神秘,現在可以說是一目了然,陳天明雖然高手不少,但只要探明他們如何增援,如何安排人手就行了。這樣要干掉陳天明并不是難事,就算干掉不了,還可以去陳天明的別墅抓住他的女人。
  哼,不就是幾十個高手在別墅里嗎?這個算不了什么,只要得到陣法的路線,就可以把那些人干掉,再抓走陳天明的女人。不知道陳天明會不會緊張自己的女人,會不會乖乖聽自己的指揮呢?
  如果陳天明不聽話的話,他的這些女人完全可以開一個了。嘿嘿,到時生意一定紅火,而陳天明這個大綠帽一定是戴定了。先生已經一掃以前的愁容,果然現在才是關鍵,誰笑到最后誰才是笑得最好。陳天明,你不是很牛嗎?希望這次你還可以再牛。而且你萬萬想不到自己的師兄會在你后面捅你一刀。如果你死了,鐘向亮再當上玄門的掌門,你的人就是我的人了。
  “大,不錯,你這次干得很好。”先生高興地說道。“你辛苦了,我會好好地嘉獎你。”
  “為先生辦事不辛苦。”大得意洋洋地說道。他也覺得控制鐘向亮的好處不少,畢竟鐘向亮是c省的國安廳長,現在可以說,他們的人已經在c省滲透了不少,基本上是滲入國安,這一切都是鐘向亮安排。
  可虎堂不一樣,里面基本都是精英,而且許柏經常跟婁澤冬匯報,如果出現一點小事,上級就會知道,就會懷疑許柏。可c省這么大,下面又有這么多市,出現一點小問題也是引不起別人的注意。用先生現在的意圖,把c省控制,把陳天明殺了,再把陳天明的人控制,那基本就差不多了。最后把龍定殺了,這個國家就屬于先生的了。
  呵呵,先生就是厲害,用這種方法最后制勝。到時自己成為開國功臣,不知道先生會給自己一個什么官來當呢?是總理,還是中組部部長呢?大越想越高興。只要到了那個時候,金錢美女全都有。對了,陳天明的那些女人不錯啊,把她們的武功全廢掉,再讓她們都來侍侯自己,爽啊,那一定是人間天堂。
  “對了,聽說孟義他們在京城里鬧不下去了?”先生問道。
  “是的,這一切是陳天明搞的鬼,他們不但不承認有玄鐵這件事情,還故意幫這幾個家族立了案,經常把孟義他們叫回虎堂問話,孟義他們都快支持不住了。”大點點頭說道。
  “你幫我現在跟他們聯系,我看看他們現在怎么樣?”先生說道。
  大很快就用網絡聯了起來,孟義他們幾人就出現在外國視頻網站上。孟義一看到蒙著面的先生,馬上哭訴著,“先生,你快幫我們想辦法啊,我們再這樣被陳天明整下去,我們會崩潰的。”
  那個女大學生跟孟義分手了,這讓孟義氣得不得了。錢不是問題,問題是他花了那么多錢,還沒有把那個女大學生上了。聽說現在那個女大學生選擇了另一個追求者,那男的也算是太子之類的,讓他不好動手。而且虎堂一直在盯著他,如果他硬來的話,只會讓自己遭殃。
  “對啊,現在我們汪家的股東都撤資不少,再這樣下去,汪家集團只剩下我家里的錢了。”汪俊巖也苦著臉說道。只是一次開股東大會被虎堂傳喚還好,現在虎堂有事沒事便請他們回虎堂進行所謂的協助調查。汪家那些股東都知道虎堂在盯著他,也沒有信心在汪家投資下去了。
  “現在也沒有什么集團公司敢跟我們做生意,”曹健良哭喪著臉。“以前跟我們合作的公司也不再合作,要命的是我們經常被虎堂傳喚,我們真的是支持不住啊!”
  先生想了想說道:“看來這是陳天明搞的鬼,不過現在是你們理虧。這樣,你們集體去找一些老領導,讓他們出來說話,說你們不管玄鐵的事情,讓虎堂不要再找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