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887

“我們只管帶你回去虎堂,其它的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告訴你。”虎堂隊員搖頭說道。“請你現在就跟我們走,要不然我們就不客氣了。”
  “好,我跟你們走。”曹健良也不敢造次,雖然現在進來的只是兩個虎堂隊員,但誰敢包外面還有沒有人呢?上次他們在莊家見識過虎堂的力量,隨便一弄,就弄來飛機軍隊什么的,人家隨便一弄,他們曹家就會被炸成平地。
  眾人都尷尬地不知道如何是好,明明很好的簽約酒會,虎堂居然來人了。虎堂的權力很大,大家都知道,現在的虎堂比國安和龍組還要牛,誰敢得罪他們啊!特別是克斯先生已經打電話通過自己的渠道了解到虎堂的背景,他馬上對曹健良說道:“曹先生,竟然你有事,那我們的簽約酒會就作廢了,我會再公開選擇合作伙伴。”克斯先生不想跟一個被政丶府部門盯著的人合作,到時他們的項目可能隨時會流產。
  克斯先生的話馬上就在酒會里炸開了,特別是那些生意中人,這可是他們的機會啊!他們跟曹健良競爭了這么久沒有得逞,現在克斯先生說要重新選擇合作伙伴,他們的機會來了。
  “克斯先生,我只是去接受一個簡單的協助調查,沒有什么事的,我們回來就馬上簽約。”曹健良著急地說道。他好不容易才拿到這個項目,現在居然說不簽約了,這也太開tmd國際玩笑了。
  “曹健良,我們的時間有限,請你跟我們走!”虎堂隊員板著臉說道。他們現在這個姿勢,更是讓人懷疑曹健良犯了什么滔天重罪要上刑場了。
  沒有辦法的曹健良只好跟著虎堂隊員走了,而那些商人馬上圍著克斯先生大獻殷勤,他們準備拿上這個項目。那些官員也馬上灰溜溜地跑了,他們要回去好好問一下曹健良到底是怎么回事被虎堂叫去協助調查。虎堂可不是公安局,去那里都是一些重大的事情。如果曹健良有事,他們可是要馬上跟曹健良扯清關系。
  __
  孟義終于泡上了一個漂亮的女學生,這女學生是京城藝術學院大一的校花。而且根據他多年的經驗和別人的匯報,這個女學生還是處子,連男朋友都沒有交過,這可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消息。
  這女學生要說臉蛋有臉蛋,要說身材有身材,特別是像那種學藝術的女孩到大一還保留著處子的身體,這說明該女孩是非常純潔的。孟義決定了,他得到這個女孩后,就算不娶她為妻,也讓她成為自己的阿二,包養她一輩子。
  在孟義的重金狠砸下,女學生也暗暗向他敞開心扉,默認跟他進一步展。孟義長得不錯,又是孟家一家之主,這女學生哪能抵得住呢?所以,在眾多追求者中,該女學生選擇了孟義。
  這不,孟義約女孩吃完飯后,便在上面開了一間房,美其名曰休息一會,但他的心里是想著xxoo了。媽的,他在女孩身上起碼花了一百萬,這女孩在當地也算是名門閨秀,這女孩終于點頭同意上去休息。
  行了,我終于可以上她了。孟義在心里暗暗高興。這些天他只是跟這個女學生摟摟抱抱,間接地隔著衣服摸摸酥峰,并沒有什么實質的進展。花叢老手的孟義是不會滿意這個的,他要上了這個女學生才行。
  于是,當上了房間后,孟義便摟著這女學生親了起來,兩手也在人家的身上摸來摸去。女學生也是喜歡孟義,畢竟像他這么年輕又多金的青年很少見,因此,她在眾多追求者里選擇了他。
  “嗯,不要,哥,”女學生紅著臉說道。她還是沒有經過人事,雖然答應了孟義成為他的女朋友,但孟義的手已經摸到她的下面,她又羞又怕,不知道如何是好。
  “沒事的,我的乖乖,我很喜歡你,我天天都夢著你。我以后一定要娶你為妻,讓你成為我們孟家的家母。”孟義哄著女學生,他不管那么多,先把她上了再說,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了。
  “啊,不要,”女學生半迎半拒,她聽著孟義的話,不可能沒有心動的。所以,她的抵抗沒有剛才那么強烈。而且孟義又摸到她的敏感地方,她慢慢地軟了下去。
  孟義見女學生沒有怎么反抗,他高興地抱著她走向那邊的水床。呵呵,他就要吃掉這個小百合了,他玩了這么久的女人,從來也沒有見過這么漂亮迷人的處子。沖動的孟義馬上脫光自己的衣服,然后就去脫她的衣服。
  女學生還是有點害怕,緊緊地拉著自己的長褲,但她哪是孟義的對手,“嘶”,褲子被孟義給強行撕破。都到這個時候了,孟義也不管了,他只是想著快點把女學生上了。女人都是這樣,開始沒有上的時候非常矝貴,但上了之后,她就非常聽你的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當孟義把女學生的小褲也給扯破后,他就想著要沖進去了。只要沖進去,這個女學生就是他的人了。想到這里,他就要壓下去。“啪”,房門被打開了。“不許動。”外面傳來了吆喝聲。門口的人好象怕孟義真的動下去。
  聽到這聲音,孟義嚇得一直哆嗦,這怎么回事?眼看就可以把這女學生上了,是誰在外面搞亂,自己不是有幾個保鏢在門口看著嗎?“來人啊,把他們給扔出去。”孟義大聲地叫道。
  “孟義,你是不是想造反啊?我們是虎堂的,如果你想造反的話,可別怪我們不客氣。”那些人已經沖進來,他們看到孟義那光溜溜的樣子,不由暗暗好笑。
  女學生看到有人進來,急忙把自己的雙腿夾緊,接著推開孟義,再拉過被子把自己迷人的身體給蓋住。她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孟義不是帶著保鏢嗎?怎么會讓別人進來呢?女學生又羞又氣,她想著自己的身體可能被別人看到了。
  “你們是虎堂的?”孟義大吃一驚,他本來想拉張被子蓋著自己的身體,但是被子已經被女學生拉走,而且把她給裹得嚴嚴實實。“你們來這里干什么?我又沒有犯法。”
  “我們接到命令,請你現在回虎堂協助調查。”為的虎堂隊員嚴肅地說道。“不過沒有想到你居然又在這里干這種事情?難道你就不能不害這些女孩子嗎?”
  “協助什么調查?”孟義愣了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沒有害誰。”
  虎堂隊員搖搖頭說道:“這是秘密,你去了就會知道。”這時,虎堂隊員看到地上被撕破的衣服,他對那女學生說道:“小姐,孟義是不是想強.*你?是的話你可以告訴我們,我們會幫你的。”
  “不,不是,”雖然女學生惱火孟義把自己的衣服給撕破,但自己剛才也是有點情愿,要不然自己也不會跟他來開房。現在她有點奇怪,孟義是不是犯了什么事,人家來抓他呢?而且這些人說孟義又在這里干這種事情,還害女孩子?難道孟義經常帶女孩來這里嗎?想到這里,女學生有點明白了。
  “不是就好,他有很多女朋友的,反正你是生面孔,我們以為你被欺負了呢!”虎堂隊員說道。“孟義,快穿上衣服走!我們上級有命令,你馬上得跟我們走,如果誰敢違抗我們的任務,格殺勿論。”
  孟義灰溜溜地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然后跟著虎堂的人走了。他也知道虎堂可以隨便請人回去協助調查,至于他們為什么要請自己回去,他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門口的保鏢還站在那里,有兩個男人拿著槍指著他們。如果是一般人這些保鏢早就動手了,但人家是虎堂的,這可不能亂來,否則隨便弄一個叛國罪也夠他受的。
  那個女學生見他們全走了,氣得急忙拿起電話給自己的同學打電話,她的褲子破得不能再穿,只能讓同寢室的同學拿衣服過來。至于孟義,她不管他犯了什么罪,反正她以后再也不理他了。幸好自己還沒有被他那個,要不然自己就虧大了。
  孟義被帶回虎堂后,便看到汪俊巖和曹健良兩個人坐在會客室里很焦急。“咦?你們怎么也在啊?”孟義奇怪地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被帶來這里了,”汪俊巖和曹健良生氣地說道。他們這樣被帶回京城的虎堂,可以說臉面全失,來到虎堂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人家說請他們等一下,等著等著,孟義也過來了。
  “媽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孟義生氣地說道。他拿出自己的手機準備打電話了,虎堂又怎么樣?難道就不講道理了嗎?
  “咦,是誰在吵啊?”陳天明慢條斯理地從外面走了出來,他的臉上帶著微笑,好象一切盡在掌握中。
  孟義惱火地說道:“陳天明,你是不是在玩我們?隨便就把我們抓來這里,我們是有人權的,我要告你們。”他們都是在關鍵的時候被“請”回來,可以說他們損失非常慘重。
  陳天明板著臉說道:“孟義,你不要胡說,我們不是抓你,而是請你們回來協助調查。你這樣的態度是不對的,我們的兄弟那么辛苦為你們辦事,你們卻是這樣的態度,唉,真是好人難做啊!”陳天明雖然在嘆氣,但心里卻是暗暗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