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884

陳天明坐在客廳的沙上,雙手cha入頭里。“苗茵,小紅越是這樣,我就越覺得她可能是報答我。苗茵,我不想過了幾年后,已經是我女人的小紅才現,她根本不喜歡我,而是為了報恩跟我在一起,這樣有什么意思呢?我不想害她一輩子。”
  聽陳天明這樣說,苗茵也不知道如何說。感情這東西,只有兩人才能真正體會得到。自己曾經也是身涉其中。唉,這個事情還是讓當事人自己去解決!“天明,要我跟小紅解釋一下當時你跟黃凌做那事情的原因嗎?”
  “不用了,”陳天明搖搖頭。“如果小紅正常生活下去的話,那就算了。我已經有這么多女人,還讓這么小的她跟著我,也算是害了她。你有沒有現,其實小紅的圈子非常小,她還沒有跟其它男孩交流過,如果當她現比我更優秀更年輕的男孩子,可能想得是不一樣。”其實陳天明的心里現在也是很矛盾,他不是對小紅沒有感覺,而是覺得小紅現在并不一定是真正喜歡自己。
  當時他幫助小紅,可能小紅是抱著感恩之心來喜歡他。如果幾年后,長大成熟的小紅現不是喜歡他的話,那就是一個錯誤啊!所以,這是陳天明一直擔心的問題。也想著再等兩年,讓小紅考上大學成熟了,她如果還是那么喜歡自己的話,他就收了她,而且小紅也是同意了。
  但萬萬沒有想到現在出現了黃凌的事情,而且還讓小紅知道了。看來這也是一個轉折,小紅對自己生氣了,到時她可能會冷靜地想一下,再挑一個喜歡的男孩子交往,這未免也是一種解決的方法。陳天明聽苗茵和路小小說,現在華清大學里追小紅的人不少,不但附中,就算是大學里也有不少。
  可以說,小紅現在也算是華清大學里的小名人,一個高二的女學生,就在研究所里工作,在大學里有自己的宿舍。雖然這些也算是秘密,但這秘密只是相對于一般人來說。華清大學里藏龍臥虎,其中也有不少太子太女的人物,他們知道了,其它同學也跟著知道。
  一個中學生,在京城這樣的大學里有一套自己的宿舍,而且月薪兩萬。這對于學生來說,是非常驚人的消息。況且小紅本來就長得漂亮,來了京城一年后,她比以前長得更高也成熟一些。
  “那好,竟然你有自己的想法,我們也不cha手管了,這些事情要你們解決才行。”苗茵說道。“如果需要我們幫忙的話,你盡管出聲。”苗茵給路小小打了電話,路小小說小紅已經出來吃飯,情緒好象比剛才好了一些。“天明,你可能還沒吃飯?”苗茵問陳天明。
  “恩,我一直在想事情,在飛機上沒有吃。”陳天明點點頭說道。雖然他們那個是專機,但小蘇為他們準備了快餐放在飛機上,可陳天明哪有心情吃啊!現在,他也想通了,他會暗暗派人保護小紅,只要小紅正常交朋友,自己就不會干涉。但如果誰想對小紅不軌,那誰就要付出代價。
  __
  在婁澤冬的辦公室,婁澤冬親自接待了許柏和陳天明。“許柏、天明,我們接到了孟、曹、汪三個家族的抗議,他們說我們所得到的寶藏就是他們六大家族所擁有的,他們要各分一份。”
  “他們是怎么知道這個消息的?”許柏皺著眉頭說道。當時國家拿到這個寶藏之后,只是對外宣稱國家有關人員找到一個寶藏,并沒有說是六大家族的什么秘密。
  “這里面肯定是有人告密,”婁澤冬用筆敲著桌子。“現在這三個家族已經聯系到中央里面的一些官員,特別是一些老領導,說讓我們給一個說法。”
  “看來這三個家族已經是先生的走狗了,先生讓他們干什么,他們就干什么。”陳天明氣得握著拳頭。上次貝文富出事了,這三個家族馬上跟貝家撇開關系。弄得虎堂對他們也沒有什么辦法,他們這些家族都根深蒂固這么多年,在中央和地方多多少少有一些關系。要扳倒他們,靠的就是證據。貝家雖然已經垮了,但他們欠銀行的錢,把他們的那些資產拿去拍賣也是不夠。留下的那些貝家人天天跑去告狀,就差沒有來南中海堵門口了。
  陳天明想起來,這也是先生一個高招啊!那些沒有逃的貝家人是不知情的,現在他們的產業全被國家給封了,貝文富他們把貝家弄成這樣他們也是不知道,現在遭殃的是他們。現在貝文富死了,貝家又欠這么多錢,這些人根本沒有辦法生活下去,這也是一個不和諧的因素。
  婁澤冬點點頭,“這三個家族肯定是得到什么內部消息,才這樣做的。要不然他們怎么會想到這是他們家族玄鐵的秘密呢?”
  “呵呵,這個就容易了,”陳天明的臉上露出陰笑,“反正我們咬定這不是什么玄鐵的寶藏,而且我們也不知道什么是玄鐵寶藏,我們還可以叫這三個家族的人來為我們解釋解釋是怎么回事?另外我們跟莊、史兩家說清楚,他們也會配合我們的。”那四塊玄鐵是從葉大偉的手中得來,陳天明才不會鳥那些家族。
  “對啊,還是天明想得好,這招叫死不認帳,還是天明夠陰險狡猾。”許柏拍著大腿笑道。
  “喂,堂主同志,你可以正確用詞嗎?我這叫聰明。”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許柏一眼。“我們根本不知道那幾個家族有玄鐵,而且他們的玄鐵被別人搶走,關我們什么事啊?只要我們咬死,他們是沒有證據說我們的。”
  婁澤冬笑道:“對,就按天明這樣說的去做,到時那些老領導來找我們,我也是可以這樣說,我們不認帳,沒有證據的事情那些老頭子也拿我們沒有辦法。”
  陳天明繼續說道:“還有,虎堂可以把那三個家族的家主請回虎堂,問問什么是玄鐵,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讓他們交待清楚。我們不是沒有證據光明地調查這三個家族的嗎?現在正是好機會,他們自己送上門來,我們可不要客氣。”
  許柏也是老狐貍,他當然聽明白陳天明的話。“好,我們就這樣做。到時不要說那三個家族來找我們,我怕他們看到我們就要逃了。呵呵,他們不是有什么家族的寶藏嗎?這可是要匯報給國家的,知情不報,多少都有一點關系!而且我們經常在他們開會什么的時候才請他們回來喝茶,嘿嘿,到時他們想不麻煩也不行的了。”
  陳天明無言地看著許柏,老狐貍就是老狐貍啊!這樣的陰招都讓他們給想到,不如他直接說等人家正好在家跟女人xxoo的時候,再沖進去請他到虎堂接受調查。呵呵,虎堂別的不敢說,請別人回去調查這樣的權利還是有的。估計以后孟義他們再也不敢說玄鐵的事情了,可能還要請人來詳情呢!
  “鈴鈴鈴”,許柏的手機響了。許柏不好意思地向婁澤冬看了一眼,然后拿著手機走到旁邊聽了起來。“我是許柏,怎么了?”許柏看到這是虎堂總部的接待電話,不會又有人想襲擊虎堂?現在京城可以說是他們的天下了,如果歹徒想動手,那就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了。
  “堂主,那三個家族的家主帶人又來虎堂了,他們讓我們給一個說法,否則他們是不會走的。而且,好象貝家的那些人也過來,有老有少。”接待員遲疑了一下,還是把事情全告訴許柏。這幾天這四個家族天天來吵,一會是這幫人,一會是那幫人,已經嚴重地影響到虎堂的接待工作。而且不知道誰還聯系到貝家那些老婦幼小,更是讓人頭疼。這也是先生的陰招,他就是要讓許柏頭疼,能得到寶藏就最好,得不到讓虎堂不能正常上班也行。
  “娘的,這些人越來越會鬧了,敢跑到我們虎堂這邊來。”許柏生氣地說道。剛開始這四個家族的人是跑到有關部門去說,但人家怎么可能解決呢?現在他們就來到虎堂討說法了。
  婁澤冬嚴肅地說道:“許柏,你們要回去處理一下了,這些事情可大可小,特別是安全的問題,是我們國家現在的重中之重。有些不法分子還專門用這樣的機會犯罪,我們不得不防啊!”婁澤冬想到現在的一些校園慘案,越來越多,越來越讓人指。不會先生也會利用這個來搞亂?
  聽婁澤冬這樣說了,許柏馬上說道:“好,我現在就回去解決。天明,你跟我走。”
  “我?”陳天明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堂主,你去處理,我只擅長執行任務,跟那些人講道理,還是你們去!”
  “不行啊,這我個辦法是你想出來的,由你去說最好了。再說了,我是堂主,你讓我去說有點不好。”許柏不愧是老狐貍,他想讓陳天明當槍頭啊!有陳天明去說,有什么事還是陳天明頂著,而自己去說,有事就有很大的影響了。
  “我不行的。”陳天明苦著臉,他明白許柏的意思。
  許柏拉著陳天明的手臂往外走,“你怎么不行呢?誰不知道你比流氓還流氓,對于那些人你是最合適的了。我精神上支持你,你給我好好地對付那些人。娘的,這段時間我給他們給吵煩了。”
  “對啊,我的頭也疼,龍主席讓我解決好這件事情。”婁澤冬點點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