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881

益西嘎瑪有點擔心地問道:“他們睡著了沒有?一會他們過來就丑死人了!”益西嘎瑪還是害怕被人現。
  “沒事的,我已經告訴值夜的兄弟,他們不會過來的,除非他們想找死。”陳天明*笑著。他一早就有安排,他們已經算是圓滿地完成任務,不輕松一下怎么行呢?(他的輕松就是跟益西嘎瑪來個鴛鴦浴。)
  “好,你說怎么樣就怎么樣!”益西嘎瑪也看到陳天明眼里的蕩*,她紅著臉不敢看陳天明。
  陳天明拉著益西嘎瑪走到那個小湖,說是小湖,就是前面的一個活水積累起來的小水潭,不過也夠他們一起洗澡了。來到那里后,陳天明便猴急地脫起自己的衣服起來,益西嘎瑪看到陳天明這樣,她害羞地說道:“天明,你先洗,我等等再洗。”
  “天啊,你說什么話,我們一起洗啊!反正大家都老夫老妻了,沒有忌憚什么,你快脫衣服啊!這里的水真涼快,我也有四天沒有洗澡了,哇,好舒服。”陳天明跳進水里高興地說道。小水潭的水沒有多深,正好到陳天明的肚子上。
  聽著陳天明這樣說,益西嘎瑪心里也是癢癢的,她也是四天沒有洗澡,而且她是女人更愛干凈。算了,反正自己也跟陳天明那個了,如他所說老夫老妻的,還有什么忌憚呢?而且旁邊還有一些樹木,也是可以遮擋著這里,不會有人看到他們在這里洗澡的。想到這里,益西嘎瑪慢慢地解開自己的衣服。
  陳天明看到益西嘎瑪開始脫衣服,不由心里一蕩,她太漂亮了,在月光下的她如女神一般神圣,那凸起的豐m,平坦的小腹,還有黝黑的花園,讓他馬上興奮起來。“益西,你好美。”陳天明由衷地說道。
  “天明,你捂著眼睛,不要看,要,要不我我不過去了。”益西嘎瑪紅著臉說道。聽著自己的愛人贊嘆自己美,她的心里當然是甜滋滋的。
  “好,好,我不看,你快過來!”陳天明笑著說道。他是捂著眼睛,但是手指張得很開,可以讓他的眼睛看到益西嘎瑪美妙的身體。在這個時候,自己不看她的身體就是傻子了。而且有時女人叫你不要看的時候,就是叫你快點看。
  益西嘎瑪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她看到陳天明在偷看自己,嬌嗔地說道:“天明,你好流氓,你說話不算話。”
  “呵呵,你不是叫我捂著眼睛嗎?我有捂著了。”陳天明笑道。他是有捂著眼睛,但只是捂著,他是非常聽話的。
  “哼,你強詞奪理。”益西嘎瑪舉起手要打陳天明。
  “好了,我幫你洗洗,這幾天把你累的,我看了心里好疼。”陳天明開始說著甜言蜜語。
  益西嘎瑪倒在陳天明的懷里,“天明,我不怕累,而且這次我們做的事情很有意義,如果那個真的是傳國玉璽,我們是為國家做了一件大好事,這是我們z國人的驕傲。”益西嘎瑪感覺陳天明摸到自己的敏感地方,她不由*了一聲。“天,天明,你不要摸那里,好癢,啊,真的好癢啊!”
  “呵呵,我這不是幫你洗嘛,你那里也臟了,當然是要洗干凈一點,我最喜歡那里了。”陳天明的手在益西嘎瑪的身上來回地摸索,不一會兒,益西嘎瑪就軟在他的懷里根本沒有力氣站立。
  不過陳天明也不是偷工減料之人,益西嘎瑪也是四天沒有洗澡,他認真地把她全身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洗了兩遍,就算是最隱秘的地方也沒有放過。以致益西嘎瑪更是*吟不斷,她的聲音讓陳天明已經沖動得不得了。
  “益西,我們玩玩那種事?”陳天明小聲地問道。大家洗干凈了,是要xxoo才行了。有時野戰也是很刺激,特別是今天吃了那蛇肉,感覺整個人都是熱血沸騰。..怪不得益西嘎瑪說蛇肉有用,要拿回去做藥。像這種蛇肉做出來的藥,一定是滋陰補腎啊!估計比偉哥還要好。
  “不,不要。”益西嘎瑪拼命地搖著小腦袋,她就知道陳天明那流氓的心思,雖然這里沒有人,但在外面做那種事情還是不好的。
  陳天明把手摸向她的柔軟的酥峰,只是摸了幾下,益西嘎瑪就又*吟起來。現在的她哪還說不要了呢?陳天明見是時候了,一把抱起益西嘎瑪,讓她摟著自己的脖子,兩條美丶腿夾著他的熊腰,然后他用力地沖了進去。
  “啊!”益西嘎瑪興奮地叫道。
  陳天明不再等了,再等就要出人命了,(當然他現在也是要出人命。)他狠狠地沖刺起來,這幾天的擔驚受怕,還有意外的驚喜都讓他需要好好地泄一下。
  當陳天明把自己的精花全泄在益西嘎瑪的體內時,他便緊緊地摟著她,好像要把她給鉆透似的。“益西嘎瑪,累嗎?”陳天明心疼地問道。他知道自己的身體強悍,就他一次的天堂,就會讓益西嘎瑪兩、三次的天堂了。
  “嗯,好累,累得不想動了。”益西嘎瑪難得露出小女人的嬌相,“天明,你這樣抱著我一輩子好嗎?”
  “不行,”陳天明想也不想便回答了。
  “什么?不好?”益西嘎瑪怒了,她想從陳天明的身上下來,但是她現陳天明的那個東東還在自己的體內。“你放開我,陳天明。”
  陳天明涎笑著,“益西,你聽我說,你不穿衣服在這里讓我抱你一輩子,我當然是不同意了。你是我的,我不能讓別人看到你這樣子。要抱,我們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我再這樣抱你一輩子好不好?”
  “貧嘴,你就會亂說話,你不用吃飯不用睡覺了?你能這樣抱著我一輩子嗎?”益西嘎瑪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無言了,女人就是女人啊!明明是她叫自己抱她一輩子的,現在又說起自己來。唉,女人是一個沒有邏輯的高貴動物。
  “好了,你放我下來,我要穿衣服回去了。”益西嘎瑪輕輕地推了陳天明一下。她從陳天明的身上下來后,用水洗了一下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然后走上岸穿起衣服。陳天明也穿上自己的衣服,和益西嘎瑪回到里面的山洞。
  第五天,馮一行他們過來了,他們給大家帶來了一些食物和水,另外他們也向陳天明匯報,虎堂隊員已經趕過來。而為了護送這次的寶物,國家派了幾架運輸機和戰斗機,已經在外面等待。
  那幾十箱珠寶被搬上去了,為了慎重起見,所有的箱子全貼上特殊的封條,另外那個傳國玉璽由陳天明用一個背袋包了起來,然后由任候濤自己摟著回京城。而一些專家也過來了開始勘探,他們現那些可以燃燒的水質是石油,他們也忙活開來了。
  根據這里的情況,許柏向軍委請示,然后派了一個營在這里駐扎保護好這里的一切,等有關專家把這里全部勘探完再作定論。那條大蛇就讓胡明帶著手下運回到神堂,陳天明把益西嘎瑪送回神堂后,與仡桑達杰聊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也坐專機回到京城。在益西嘎來去的時候,陳天明便給她買了一臺太陽能衛星手機,如果她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給他打電話。
  那個傳國玉璽送回到京城后,就有一些專家開始對它進行考證。最后,專家一致認定,這就是失傳多年的傳國玉璽。聽到這個消息,z國高層全部大喜,這是天大的喜訊。因為虎堂立了大功,軍委為他們各自請功,他們都提升了一級,聽說軍委很快就給許柏授中將軍銜,這可把許柏樂得見牙不見眼。中將啊,這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他家的老頭子說了,只要他還努力,可能還會升到上將,跟老頭子一樣的級別了。
  因此,當陳天明回到京城的虎堂,許柏就馬上叫他過來,一看到他就高興地撲過去緊緊地摟著他。“天明,你回來了,這一切你們干得太漂亮了。”
  “二舅,你可以放開我再說嗎?我對男人沒有什么興趣。”陳天明皺著眉頭對許柏說道。
  “呵呵,我也對你沒有興趣。”許柏放開陳天明,“你們這次干得太漂亮了,根據你們的報告,這次如果不是益西嘎瑪,我們還真找不到這個寶藏啊!那些珠寶還是其次,最主要的就是傳國玉璽和石油。”
  陳天明問道:“那里有多少石油啊?”這也是他想知道的,隨便挖一下就可以弄出石油來,有點像阿拉伯那些國家了。
  “當時我們聽到你的匯報后,我們馬上派出專家過去,那些有經驗的專家一看,就認定里面有很多石油。現在我們大批石油專家都過去了,剛剛回來的消息,在落峰山那一帶,起碼可以弄出5o億噸石油(純屬虛構),這還是保守的數字。”許柏眉開眼笑。誰會想到那樣的山也能弄出石油,不過聽有關專家說,這里的地形以前不是這樣的。至于為什么,許柏是不想說了,因為那是被陣法所蒙蔽,如果不是益西嘎瑪解開,大家也是進不到那里的山谷。根據專家勘探,附近的山底下全是石油啊!以后國家有這么多石油,完全可以弄那個石油戰略儲備了。
  “二舅,你們以后是不是要照顧一下莊家和史家,人家是把玄鐵奉獻出來的。”陳天明說道。其它四家就不用說了,可這兩家是有功勞的。
  “這個我知道,你放心,國家不會虧待他們的。”許柏拍著陳天明的肩膀。“怎么樣,有沒有空啊?我請你吃飯。”許柏決定今天大出血,好好犒勞陳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