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7)      第1943章(01-27)      第1944章(01-27)     

流氓老師1878

第194o章(六角陣法)
  益西嘎瑪與陳天明又走了一圈回到原地,可以說,這一次他們又是徒勞無功。益西嘎瑪有點喪氣了,她前前后后地看了一次,就是無法找到所謂的陣眼。“天明,我真沒有用,還是破解不了陣法。”益西嘎瑪無可奈何地說道。
  “沒事,我們可以再找,有一點希望都不要放棄。我們連六塊玄鐵都找得齊,還破釋里面的圖案,我們一定不會死在這里的。”陳天明鼓勵著益西嘎瑪。他想到當時拿到玄鐵的時候,莊伯不是說過嗎?他們六大家庭的祖訓說,不能把六塊玄鐵合在一起,否則會有大禍。難道這就是大禍,不管是誰過來這里都得死?
  陳天明想著昨天晚上的大蛇,如果不是自己有無堅不摧的飛劍,就憑任候濤他們這些人,是打不死大蛇。要干掉大蛇,可能是要用一些什么穿甲彈或者火箭炮才行。m的,如果不是自己的武功達到反璞歸真中期,再加上飛劍還對付不了大蛇。而且又有這么厲害的陣法,連益西嘎瑪都無能為力,六大家
  族的人過來只是死路一條。
  “這六大家族的祖先搞什么鬼,怎么弄個這樣的秘密?他們這樣做,只會害死自己的子孫。”益西嘎瑪生氣地說道。
  陳天明苦笑一下,“人家六大家族的祖訓就是不讓他們的子孫把六塊玄鐵合在一起,也不能尋找這個秘密。我們也不知道從哪里得到這個消息,才要探查六大家族的秘密。聽說這秘密是非常強大,所以才吸引這么多人關注。”
  “六塊玄鐵,六大家族?”益西嘎瑪一邊自言自語地說著,一邊看著周圍的環境。“天明,你有沒有現我們被困的地方有點不一樣?”
  “不一樣,什么不一樣?”陳天明左看右看還是看不出什么不一樣。如果說讓他把某個人打倒,他是可以的。但是讓他看什么不一樣,他是看不出來。
  “你看看我們所在的空地,是不是呈六角形?”益西嘎瑪指著他們被圍的空地連點了六下。
  經益西嘎瑪這樣說,陳天明才現她說得好象有道理,他們被困的這個空地,剛好是呈六角形,如果不是認真看,還看不出來。而且這個六角形是大六角形,他們全被圍在這里。“益西,你的意思是說困住我們的陣法其實就是六角形,而不是說我們不能到湖泊,也不能到洞口?”
  “可以這樣說,這個六角陣法所在的位置非常巧妙,剛好把我們圍在這空地里,去不了湖泊也去不了洞口。”益西嘎瑪的臉上有點笑容,竟然能找出這是六角陣法,那破解陣法就有譜了。剛才她走來走去,都沒有找到這個是什么陣法?任何陣法,都是有依據和根據的,只要找到所布的原理,就容易破陣。
  “益西,你是不是找到破陣的方法了?”陳天明高興地問道。
  “還沒有找到,不過我們能看到這是六角陣法的話,我是有機會破陣。”益西嘎瑪笑著說道。“天明,布陣之術,也可以說是無奇不有。我以前以為自己非常厲害,但經過這次,我算是開了眼界。像這種地形呈六角,一般人是想不到的,因為我們不
  管處在什么地形里,有時是因為地勢而影響。可這六角形剛好跟六大家族有聯系,我們是應該往這里想。”益西嘎瑪看著這六角形的陣法,心里有了主意。她本來就是一個聰明的人,又熟讀陣法,有了這個提示,她馬上茅塞頓開。
  陳天明說道:“益西,應該怎么做,你,我時刻在準備著。”陳天明聽益西嘎瑪可以參悟了這個陣法,那就說明他們有機會出陣了。m的,一會出陣后,他把那大蛇給撈起來,弄個烤蛇什么的,還有那湖水,臟就臟一點,他現在渴死了,一定要喝個夠。
  “天明,你跟我去那六個角的地方,估計陣眼就會在那六個地方。”益西嘎瑪想了想說道。
  “好,我們現在過去。”陳天明陪益西嘎瑪逛了那六個角。第一個角是一處??,第二個角是一個石頭,第三個角是一棵樹,第四個角是??,第五個角什么也沒有,第六個角是山壁。
  益西嘎瑪走完這六個地方后,她就托著小下巴暗暗地想著。“??,石頭,樹,山壁,到底哪
  個地方會是出陣的陣眼呢?”益西嘎瑪自言自語地說著。她怕亂走之后,會讓陣法又產生其它變化。
  “益西,如果是我,我會先走那個什么也沒有的地方,因為那里是空的,可能就是出陣的地方。”陳天明分析著。
  “天明,那你說最不可能出陣的地方是哪里?”益西嘎瑪反問著。
  “最不可能的就是山壁,那里再走就要碰壁了。”陳天明想也沒有想便回答。
  益西嘎瑪笑了笑,“所以說,這個陣法可能出去的陣眼就是山壁。”
  “山壁?不會,益西,你是不是跟我開玩笑?”陳天明不相信,現在他們在陣法里面看到的全是真實的情景,向著山壁走只會是撞壁。
  “天明,你不了解我們布陣人的心理,越是不可能的,就越會可能。特別是這個陣法那么高明,有可能陣眼就在山壁那個角。雖然這里我們看的是實情,
  但有可能那個山壁不是實景,或者當我們碰到山壁的時候,會啟動陣眼而破陣了。”益西嘎瑪說道。
  “那我們可以先試其它角,最后再試山壁的。”陳天明說道。
  益西嘎瑪搖搖頭,“這樣不好,有可能我們碰到其它的角,把這個陣法的陣眼又改變了。因此,最好是一次就找到陣眼破陣,要不然像這種連環陣,動了那個,其它的就在變,連連生變,變化無窮啊!”
  “那好,我去試那個山壁。”陳天明轉過身,反正他的武功高,就算是碰一下山壁也是沒有什么。
  “不行,還是我來。”益西嘎瑪擺擺手。
  “益西,你不能這樣,那樣有危險的,還是我來!我就算是碰十次山壁也不會有事。”陳天明看著益西嘎瑪嬌弱的身體,當然是不會讓她去試那個山壁。
  益西嘎瑪鄭重地說道:“天明,我也不敢包那個山壁就是
  陣眼,如果不是啟動陣眼而是其它陣眼的話,只會壞事。但是由我碰到其它陣眼的話,我是可以感覺到陣法的變化,對我以后破陣是有好處的。所以,這次一定得讓我去。”
  聽益西嘎瑪這樣說,陳天明只好同意了。“不過,益西,你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要逞強,現不對馬上回來。”陳天明還是決定在她的后面,如果有什么變化,馬上保護益西嘎瑪。
  益西嘎瑪點點頭,慢慢地向那個山壁走去,陳天明在后面緊緊地跟著。任候濤他們也是眼巴巴地看著益西嘎瑪,他們希望益西嘎瑪可以破陣,他們把希望全寄托在她的身上。
  當益西嘎瑪走到山壁旁邊的時候,她停了一下。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后向著山壁走去。陳天明看著益西嘎瑪走向山壁,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他看到益西嘎瑪走過去后,正想跟著過去,可益西嘎瑪突然不見了。陳天明看到益西嘎瑪不見了,心里暗驚,這怎么可能呢?對面明明是山壁,益西嘎瑪要么就是碰壁,要么就退回來,怎么會是不見呢?他正想跟著沖過去的時候,突然益西嘎瑪又回來了,
  是從那山壁里走出來的。
  “益,益西,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陳天明結結巴巴地說道。難道益西嘎瑪會穿墻術,不可能啊?她有這個本事,怎么不告訴自己呢?
  “嘻嘻,天明,我回來了。”益西嘎瑪對陳天明笑著,看她的表情好象非常高興有什么大喜事似的。
  “我知道你回來了,剛才真是嚇死我,我還以為你不見了。”陳天明拍著自己的??膛說道。他現自己面對陣法,真是束手無策。
  益西嘎瑪說道:“天明,我已經破陣了,我們可以出去了。”
  “破陣?”陳天明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益西嘎瑪只是進去突然不見突然又見就是破陣了?破陣不是情景變了嗎?就算昨天在外面的陣法那樣都變的,可是現在都一點也沒有變,怎么可能是破陣呢?難道今天是愚人節,益西嘎瑪騙自己?
  “你不信嗎?那你可以
  向那個山壁走去的,不要走得太快,慢慢走。”益西嘎瑪見陳天明不相信,她便叫他試一下。
  “好,”陳天明也想試試,他向著山壁走去。“啪”,他現自己的額頭碰到山壁,幸好他走得慢,只是小疼沒有流血。“益西,你不要騙我了,這哪是破陣啊?明明是山壁,我們走不過去啊!”
  益西嘎瑪正色地說道:“剛才這里不是山壁,被我破了之后,就變回原樣是山壁了。剛才我過去前面的時候不是山壁而是陣法,所以,陣法破了后,就回復原來的樣子是山壁。”
  “我有點糊涂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什么前面不是山壁是陣法,現在陣法破了是山壁。
  “唉,我只能是這樣說了,剛才那前面雖然是山壁,但山壁前面有一個小陣法,那小陣法就是破陣的陣眼,我進去后,把陣眼啟動,那這陣法就破了。你剛才看到我不見,而且我就在前面,只是小陣法掩蓋我的身影而已。現在陣法沒有了,你繼續往前走,當然是碰到山壁了。你再不信的話,可以叫
  你的人隨便走走,看能不能去那邊的湖泊。”益西嘎瑪說道。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