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876

第1938章(陷陣)
  最先飛到陳天明身邊的是林廣熾,他果然沒有叫錯肉面飛龍,雖然他胖了一點,可輕功非常好。“老師,你沒有事?”林廣熾馬上把陳天明給扶起來。
  “我,我沒有事。”陳天明捂著??膛苦著臉說道。m的,被這么大的蛇尾給掃中,你說會沒有事嗎?就是剛才擊中他的那斷蛇尾,也落在不遠的一棵大樹上,把那棵大樹給砸斷了。看來自己的身體還是比大樹牢固,不過他感覺全身還是痛得要命。
  這時,大蛇已經落在水里,出一聲巨響后就沉了下去,并沒有再躍起來。現在又是風平浪靜,不過湖水就沒有剛才那么清了。
  “天明,你讓我看看。”益西嘎瑪還是不放心,她抓著陳天明的手,查探著他體內的傷。過了一會,益西嘎瑪才放下心來,陳天明只是受了內傷,還沒有性命危險。
  “好了,你
  們退開,我看看那條大蛇現在死了沒有?”陳天明推開吳祖杰,接著拍拍自己身上的衣服。飛劍還在大蛇里面,也不知道大蛇現在如何了?他來到岸邊,低喝一聲,他用意識想調回自己的飛劍。
  但是,他用意識并沒有調回飛劍,好象跟飛劍失去了聯系似的。天啊?不會大蛇把飛劍給帶跑了?陳天明暗暗吃驚。如果飛劍不見的話,自己可是虧大了。飛劍可是他的寶貝,跟他出生入死這么久,幫他度過很多風險。如果在一定遠的距離,他是聯系不上飛劍的。
  陳天明急了,他把雙手舉起回身旋了幾圈,兩道真氣向著湖泊飛去。不能聯系上飛劍,他只能是用自己的真氣去召喚飛劍。“當”,陳天明感覺到飛劍在湖下了。陳天明明白了,飛劍可能在大蛇的體內,由于大蛇沉在湖里,自己跟飛劍失去聯系。于是,陳天明飛到湖水上空,繼續指揮著飛劍飛射。
  飛劍又在大蛇體內飛射,可大蛇卻沒有再怒躍,且是一點動靜也沒有。陳天明現在已經可以確定大蛇已經死了。于是,他用力一吸,把飛劍給吸了出來。白光一射,飛劍
  又回到他的體內。
  “候濤,大蛇已經死了。”陳天明回到岸上喘了一口氣。
  “太好了,”大家歡呼著。雖然大蛇厲害,可陳天明有飛劍相助,正是大蛇的克星。大蛇外表堅固無比,連子彈也射不進,如果不是飛劍真是拿他沒有辦法。
  益西嘎瑪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天明,這大蛇渾身是寶,明天讓人把大蛇給撈上來,里面的蛇丹很重要,其它的蛇肉可以做藥等。”
  “好,我們明天早上再把其他人給召回來。現在大家都累了,找地方休息。”陳天明對大家說道。剛才大家都忙了一個晚上,現在都想休息了。
  由于出了剛才的事情,誰也不想再去洗澡。任候濤他們紛紛找個地方休息,陳天明也與益西嘎瑪找個地方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正在熟睡,便被益西嘎瑪給推醒了。“天明,天明,你快醒醒,你快醒醒
  。”
  “怎么了?”陳天明睜開眼睛看著益西嘎瑪,他已經看了四周,并沒有現什么敵人。
  “天明,你有沒有現現在很奇怪?”益西嘎瑪的臉色非常凝重,好象出了什么事情似的。
  “什么奇怪啊?”陳天明坐了起來,他并沒有現什么奇怪。
  益西嘎瑪指著前面說道:“你還記得昨天晚上被蛇斷尾砸斷的大樹嗎?現在那棵斷樹不見了。”
  聽益西嘎瑪這樣說,陳天明才現那棵大樹不見了。“奇怪了,那棵大樹哪去了?難道昨天晚上有人趁我們睡著把大樹給砍了?不過就算是被別人砍,也會有聲音啊?”陳天明摸不著頭腦,像他們這樣的高手,夜里有一點其它聲音,都會被驚醒,更不要說砍大樹了。竟然沒有被砍大樹,那大樹哪去了?難道真的有鬼?想到這里,陳天明感覺渾身有點冷森森的感覺。自從一進到這陣法之后,這里就透著奇怪。山谷沒有人,湖泊里有一條那么大的
  蛇,而且你不進湖泊里,大蛇根本不理你。“益西,你說這里是怎么回事?”陳天明皺著眉頭,難道西部就是那么奇里古怪?
  益西嘎瑪看著前面不緊不慢地說道:“天明,我們現在又陷入陣法里面了。”
  “陣法?”陳天明心里一驚,好象這里也沒有多大奇怪啊?那山還是山,湖還是湖,山谷里的景物也沒有什么變化,就是不見了那棵斷樹而已。
  “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試著走一下,你能走到那個湖邊,那就是沒有陣法。”益西嘎瑪指著前面不遠的湖泊說道。
  陳天明真想取笑一下益西嘎瑪,這里到那邊的湖泊,也就是幾十米,自己怎么會走不過去呢?于是,他邁開大步向著前面的湖泊走去。可當他才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現眼前的景物突然變了,前面根本沒有路,他閉上眼睛繼續往前走。剛才他已經看到去湖泊的路是沒有什么障礙物,就算是閉著眼睛也能走到那里。嘿嘿,益西,你當我是傻瓜嗎?你說有陣法,那陣法就是障眼法,只要我閉上
  眼睛當作沒有看到就可以走到前面去了。沒有路,其實就是有路。所以,陳天明一直走過去。
  “天明,你睜開眼睛!”在陳天明的耳邊響起了益西嘎瑪的聲音。
  陳天明暗暗好笑,沒有想到益西嘎瑪跟著自己走到湖邊去了。看來還是自己聰明啊!閉著眼睛也是可以走到湖邊。當他睜開眼睛就看到滿臉笑容的益西嘎瑪。“天明,怎么樣?是不是有陣法啊?”益西嘎瑪笑著說道。
  陳天明剛想反駁益西嘎瑪,可當他看到旁邊的景物不由暗暗心驚,原來他又走回到剛才的位置。益西嘎瑪并沒有走動,她還是站在原來的地方。“益西,這陣法不錯啊?不過,我一定可以到湖邊的。”陳天明就不相信自己走不過去,連飛也不行嗎?他暗運內力向著湖泊飛去。
  本來陳天明以為陣法就是在地上產生作用,在空中是不行的。但是當他飛到一半的時候,現前面本來是湖泊的突然不見了,前面全是山壁,他再飛還是會碰到。陳天明又繼續閉上眼睛向著前面飛去,他
  就不信飛不過去。
  “天明,你下來,你再飛就會撞到后面的山壁了。”益西嘎瑪的聲音又響起。
  陳天明急忙睜開眼睛,他又現自己回到了原來的位置,而且他再不下來就會撞向后面的山壁。“益西,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陳天明奇怪地問道。這是什么鬼陣法啊?這么厲害。
  “這就是陣法,不管你如何走或者飛,都是飛不出這塊空地,似是無形卻有形,這是陣法的最高境界。而那棵大樹就是陣眼,它被砸斷后就啟動了陣法。我們看不到里面的陣法擺設,可卻在無形中受陣法的約束。如果我們出不了這陣法,就會在這里被活活餓死。”益西嘎瑪鄭重地說道。
  “那么說,如果我們不惹那條大蛇,那棵大樹就不會斷了,陣法也不會啟動?”陳天明有點后悔了。早知道就不管那條大蛇,想不到這里還有陣法,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明,也不能這樣說,像這種厲害的陣法,那棵
  大樹是一個陣眼,其它地方一樣還有陣眼。只要我們要進到我們想要進的那個地方,就一定會啟動陣法的。這里實在不簡單,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益西嘎瑪看著這里的情況緊皺著眉頭。
  陳天明問道:“益西,你可以破除這個陣法嗎?”
  “我現在都不知道這是什么陣法,如何破解啊?”益西嘎瑪苦著臉。這落峰山的陣法非常厲害,厲害到她從來也沒有見過。
  “這,這如何是好?”陳天明聽到益西嘎瑪也不知道怎么破解,他心里憂愁了。現在他們所有的食物只能是吃到今天,看來是要回去再過來了。想到這里,陳天明看著那邊的洞口。
  益西嘎瑪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不用看了,估計我們是出不了那個洞口,這個陣法的啟動,就是把我們困在這里不能進也不能出,你不信可以看看小杰他們。”
  陳天明轉過頭,現吳祖杰他們想到處走走,可他們就是在這塊空地上亂轉,像
  一只只無頭蒼蠅似的走來走去又回到了原來的地方。“老師,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吳祖杰他們現問題所在了。
  “我們被困在陣法里了,小杰,你帶兩個人,看能不能走進昨天晚上出來的那個洞口。”陳天明大聲說道。
  那個洞口并沒有多遠,就是四五十米,但吳祖杰他們也是走不到那個洞口。陳天明在后面明明看到吳祖杰轉錯位置走回來,但是不管他怎么說話,吳祖杰他們就是聽不到。估計是他們進了陣法里面后,是聽不到他的聲音。
  吳祖杰回到原來的位置后,便對陳天明叫道:“老師,不行啊,我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走到一半后,我們就看不到那個洞口在哪里了,走著走著就回到這里。”
  陳天明明白益西嘎瑪說的什么陣法最高境界了,明明是讓人看到,可卻又走不出去。天啊,難道大家要困死在這里嗎?估計馮一行今天一早上來現大家不見了,也是非常著急。可他們不懂陣法,根本是現不了這里,也沒有辦法過來救援他們。“
  唉,益西,想不到我們會栽在這里。”陳天明嘆了一口氣。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