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875 一切太奇怪了

第1937章(殺蛇)
  不可能的,剛才我們一直就在這里看著,大蛇要逃走我們也是可以看到。陳天明馬上否定了這個想法。大蛇一定是在湖泊里,它是不出來。陳天明想著大蛇這么通靈,知道自己這是誘敵之計,他不由頭疼了。
  能通靈的蛇,一定有一千幾百年,自己要對付它就很難。不過不管如何,他都得引出大蛇。陳天明干脆飛到湖水的上空,左掌對著湖里又是一下。“啪”,湖水好像被扔下一個炸彈炸開了。
  “轟”,突然從湖里鉆出一個蛇頭,向著陳天明沖去。
  陳天明看到大蛇終于鉆出來,他的右掌馬上對著大蛇的蛇頭擊去。大蛇也是厲害,它馬上扭過頭躲過陳天明的攻擊。“啪”,陳天明的真氣打在旁邊的湖面上出巨響,可卻是傷不到大蛇。
  大蛇憤怒了,它猛地一乍,蛇身向著上空沖去,它張著大嘴咬向
  陳天明,只要被它咬中,估計陳天明的腦袋也被咬掉。
  陳天明馬上向右邊一側,身子快得無法用筆墨形容。大蛇撲了一個空,那沖向天空的長軀掉了下來。“啪”,那長長的蛇身落在湖水上濺起兩股強大的水浪,讓人看不清大蛇。那些水珠也濺射到陳天明的臉上,陳天明現在才知道這大蛇到底有多大多重,可能就如一座小山落在水里。
  第一次交鋒,陳天明與大蛇打成平手,誰也占不了誰的便宜。陳天明看著水里的大蛇暗暗稱奇,雖然看起來大蛇比較笨重,但攻擊起來也很快。要命的是它好象很聰明,不比人笨。
  “嘶”,大蛇馬上又從水里探出頭,那火紅的長舌吐了出來,非常嚇人。
  “m的,你去死!”陳天明毫無畏懼地在上空又擊了一掌下去。這一次他擊得非常快,根本不讓大蛇躲閃。“啪”,大蛇被陳天明打中落入水中。陳天明的這一掌是用上了八成的內力,就算是鐵板被他打中,也會打變形。
  大家看著陳天明把大蛇打入水里,個個暗暗高興。還是陳天明厲害啊,剛才這么多人打大蛇,他們的內力落在大蛇的身上好象幫人家搔癢似的。就在大家高興的時候,湖水突然動了起來,而且是動得非常厲害,就像湖水沸騰似的。
  “老大,小心。”吳祖杰他們大聲地叫道。
  “嘶”,大蛇又從水里躍出,現在的大蛇好象吃了偉哥似的非常強猛。而且它好象是通過蛇尾的支撐躍得很高,直向陳天明沖去。
  陳天明看著大蛇向自己猛沖過來,他也不敢掉以輕心。像大蛇這樣的噸位,只要碰到他,他就不知道飛去哪里,更不要說是被它咬中。剛才大蛇咬到尤愛平的大腿是沒有毒的,這并不代表大蛇沒有毒。大蛇狡詐的話,是不會隨便把毒給放出來,一般它是留著給最有危險的敵人才用。
  “破”,陳天明對著大蛇又是一掌,掌刃砍向大蛇。可大蛇好象并不畏懼,它繼續向著陳天明沖去。“啪”,掌刃打在大蛇的身上,大蛇往下面掉。可就在
  這個時候,大蛇的尾巴突然往后一甩,快如閃電般向陳天明抽去。
  陳天明沒有想到大蛇會用上這招同歸于盡,寧愿被自己打中,它也要掃中自己。陳天明立即向著上面飛,如果他被大蛇的尾巴打中的話,不死也是重傷。剛才那兩個虎堂隊員,是被蛇尾的余勁掃中都傷成這樣,現在蛇尾含怒而,更是不得了啊!
  當陳天明剛升上時,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腳上泛起一股強風,蛇尾正好掃過去,那強風把他的衣服刮得鼓鼓作響。m的,老虎不威你當我是病貓了嗎?陳天明對著下面的大蛇一掌打下去。“啪啪啪”,陳天明每一拳都打在蛇身上,而且他運足了十成內力,每一拳下去都讓大蛇怒嘶。
  陳天明也想試試這大蛇有什么能耐,順便讓他試試自己的武功強到什么地步。陳天明一直連續地打著,直把大蛇給打進水里。陳天明把大蛇打進水里后,他也微微喘口氣,飛到湖邊上站著。
  這大蛇也是非常厲害,如果是其它人,一早就被他打成肉餅了。現在它掉
  進水里,也沒有見它再上來。
  眾人見陳天明落在湖邊,個個拍著陳天明的馬屁,“老師,你好厲害啊!這么大的蛇都被你打得退進湖里不敢出來了。”
  “說真的,這大蛇很厲害,我雖然壓著它打,但估計也是傷它不是很重,如果它不上來也是有點麻煩。”陳天明看著湖水有點愁。估計大蛇在湖里生活多年,大蛇在水里不出來,自己也是拿它沒有辦法。自己在水里跟它打,一定不是它的對手。“你們繼續在那里,我要把蛇引出來。”陳天明見益西嘎瑪他們想過來,便擺著手讓他們先不要過來。
  “天明,你要小心一點。”益西嘎瑪叫道。
  其實大蛇真如陳天明所猜想的那樣,它被陳天明打得有點怕了。想著它對付不了陳天明,它干脆就躲在湖里不出來。如果陳天明敢下到湖里,它也是不怕,畢竟它在湖里生活多年,可以借助湖水對付陳天明。
  陳天明長吸了一口氣,微微調息一會
  就向著湖泊飛去。剛才跟大蛇打斗,雖然時間不長,但他也是用上全力對付大蛇,也是兇險無比。陳天明飛到湖泊的上空,繼續用內力打著湖水,他想把大蛇引出來。
  但是,大蛇剛才已經吃虧了,它當然是不會上當。反正陳天明打的是湖面又不是自己,就讓他打!因此,大蛇還在水里躲著不出來。現在的湖水有點晃動,也不像剛才那樣清和平靜。
  陳天明打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看到大蛇出來,他不由納悶了。天啊,如果大蛇不出湖面,不能干掉它的話,今晚他們哪敢休息啊?而且今天晚上不干掉大蛇,明天一樣是要干掉它,要不然甭想在這里找什么寶藏。
  怎么這大蛇那么鬼啊?陳天明一邊看著湖水一邊想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看來我是要下去湖里了。陳天明輕咬著牙,然后長嘯一聲,往湖里落下去。
  “天明,”益西嘎瑪看到陳天明下到湖里,心都快提到嗓子里了。可當她的話音剛落,陳天明已經沒入水里。
  陳天明也是不敢掉以輕心,而且也是不敢深入水里。他一進水里就感覺水的動靜,不管大蛇如何對付他,湖水一定是要動的。果然,當陳天明掉進水里時,大蛇也現他了。大蛇見陳天明自己送上門來,它也是不客氣,它馬上向著陳天明沖過去。
  當大蛇開始沖過來的時候,陳天明也是能感覺得到。周圍的湖水好象在奔跑,陳天明沒有動,還是在水里等著大蛇的到來。近了,越來越近了。陳天明感覺到湖水的翻滾越來越強烈,他暗運著內力,準備在關鍵的時刻一擊。
  大蛇看到陳天明還在水里,也不攻擊自己也不逃命,它心里一喜,張著大嘴向陳天明撲去。
  陳天明眼色一變,同時把手一揚,一道白光向著大蛇的血盆大嘴射去。本來陳天明是想不用飛劍,但這大蛇太變態了,他不得不用自己的寶貝。
  大蛇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它就感覺到自己的嘴被什么射中,而且鉆進它有肚子里面。那種鉆心的痛讓它不再攻擊陳天
  明,它在水里打滾。
  陳天明見飛劍已經擊中大蛇,他不敢再在水里逗留,馬上向著水面飛去。同時,他也要把飛劍召喚出來。飛劍在大蛇的肚子里亂動,更是把大蛇弄得在水里亂滾。一時之間,湖水不斷飛濺,水花濺起有十幾、二十米高。
  雖然大蛇的外表堅固如鐵石,但是還抵擋不住飛劍。當飛劍從大蛇的體內射出時,一道血箭也是從大蛇的身體里噴射而出。“嘶”,大蛇被陳天明所傷,它再也不躲避,它向著陳天明沖去,好象要殺死陳天明。
  “殺,”陳天明的飛劍又向大蛇射出,又在大蛇的身上留下一處傷口。現在的湖水已經變成紅色,特別是大蛇向著陳天明飛躍,完全不顧性命地想殺死陳天明,那些鮮血更是噴灑在水里。
  大蛇的尾巴每在湖里動一下,它就向陳天明攻擊一次,那快的身影,還有它的嘴里噴出黑霧,讓陳天明心里暗暗吃驚。這才是大蛇最可怕的攻擊,特別是那黑霧,一定是大蛇的毒氣。幸好自己不怕毒,要不然自己根本不
  敢靠近大蛇。
  陳天明現在也是知道,要殺大蛇,只有用飛劍才行。隨著他的右手揮舞,飛劍圍著大蛇射殺。雖然大蛇也攻擊陳天明,但是陳天明的身形太快了,一會向左一會向右,大蛇根本傷不到陳天明。
  “吼!”大蛇突然出一聲亂叫,它整個地飛起向著陳天明撲去,它現在的身形好象比剛才還要快。一時間,湖泊四周也好象驚魂變色。
  陳天明也不敢怠慢,用飛劍射進大蛇的體內。別人說打蛇要打七寸,可陳天明也不知道這蛇的七寸要害在哪里?為了殺死大蛇,陳天明這次并不讓飛劍立即射出來,而是指揮飛劍在大蛇的體內亂飛。
  “啪”,大蛇的尾巴突然斷開,接著飛快地向陳天明掃了過來。由于陳天明要指揮飛劍逃得不快,被蛇尾給掃中。他像只被擊中的小鳥向著湖岸飛去。當陳天明摔在地上時,又出一聲巨響。
  “天明,”益西嘎瑪看到陳天明被斷蛇尾掃中,大驚失
  色地向著陳天明跑去。其它人也馬上向著陳天明飛去,誰也不知道蛇尾為什么會自己斷開?難道是陳天明的飛劍割斷的?
  請砸花!